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53章 直属安置办公室(八)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哈哈,秘书长个屁,王浩,呵呵,总和我们任家做对的王浩,好吗,我弟弟就是被你送进去的,我叔叔还躲在外面呢,你厉害,我会让你死的,但不是现在。好,我先让你多活几天,你们走吧。”

    说完一摆手喝退保安,径直朝办公室走去。

    王浩?刘丽丽站起身走到王浩面前,仔细的端详起来。

    袁小艺吓了一跳,连忙把王浩拉到自己身边,这女的不会真受刺激了吧,怎么了这是。

    “你是王浩?你是哥哥?你是?”

    王浩仔细的看着刘丽丽,腾地一下反应过来。

    “丽丽?你真是丽丽?你怎么在这?奶奶好吗?”

    “你是王浩哥哥?真是哥哥,哎呀,哥哥,我太高兴了,终于见到你了,奶奶病了,快不行了,哥,我来这都半年了,哥,奶奶天天都念着你,你还好吗?”

    刘丽丽扑到王浩怀里就开始哭。

    “哥,我可是找到你了,听他们说你毕业后在y市工作,我毕业后就来这里找你,可是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没办法我就想你总会吃饭吧,我就到饭店打工,这已经是第十一家了,哥 ,呜呜呜。你快回去看看奶奶吧。她真的很想你。”

    王浩仿佛看见了自己隔壁的刘奶奶,看到了那慈祥无限的爱。他傻傻的站着。想着自己的刘奶奶,想着也许奶奶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不会再有希望看到。他哭了。痛哭中他呓语着

    一生要走多远的路程

    年少的我总是轻狂任性

    挥霍着无度的青春

    做着迷茫不切实际的梦

    终究只有亲在牵挂

    那是无限的关怀与真爱

    饶恕我吧

    仁慈的爱人

    爱着我的人

    任我在忘记你后的苦苦挣扎

    放任自己在外的徘徊

    我会回家

    袁小艺急忙拿出笔记了下来,牛剑晨推了推王浩。

    “回去看看吧,你奶奶不容易。”

    “哥,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呀,哥,我不想刚见到你就失去你。哥。”

    “好吧,胡说什么,我们明天回去,走,现在去董家沟。丽丽,你跟哥走”

    王浩带着大家离开了天外村,和牛市长告别后直奔董家沟。

    任伟东气愤的在自己办公室内走来走去。

    “王浩,你个狗卵子,你敢打我,你敢插手董家沟?我让你死,我让你死。我就不相信,你一个小刺漏能翻了天。哼,爷爷不发威,你把我当病猫。”

    他拿起了电话,愤怒的拨着按键。

    s省经贸委主任办公室内任海涛正烦躁的看着文件。秃顶的他配上宽宽的额头,显得格外睿智。

    “你没事打什么电话呀,你不会惹什么事了吧?我说伟东呀,你不能让我省点心,我这刚被钱沐槿批了一顿。哎,有什么事,快说。我忙着呢。”

    任伟东小心的拿着电话,搽了搽还在出血的的嘴角。

    “叔,这不能怪我呀,王浩,王浩开始查董家沟了,他把我打了,说是任家有什么了不起,打了又怎么样,他想抓就抓,说任轻松已经被他抓了,就不差再多抓几个。”

    任海涛气愤的捶了一下桌子,却不想碰翻了茶杯,正洒在自己刚改好的,要交到省委的文件上。他这个怒呀,这个恼呀。

    “王浩,你不要太猖狂,一个小毛孩,哼,我知道了。”

    说完刚要放电话,就听到任伟东又说。

    “叔,我打算,打算找海鬼。”

    “放皮,你想死不要拖累任家。这样的事你也在电话里说!‘可靠吗?”

    任伟东双眼放出残忍的凶光。仿佛就像夜间的饿狼。

    他死死的抓着听筒,紧紧地挤压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电话听筒终于承受不了如此的负荷,爆裂开来。

    任伟东冷笑着,拔掉扎到自己手心里的听筒碎片,吸允着自己手上流出的鲜血,沉默了片刻,拿出了手机,换了张卡拨通了电话。

    “海鬼?是我,老地方。”

    王浩的车刚开进董家沟就看见一大片残垣断壁。在积雪的覆盖下更加萧条与冷漠。多好的村庄呀,这么一大片,听说一早上就没了,一共来了200多辆工程车。不同意拆迁的都被强拉出来了,一下就成平地了,什么都没了。

    王浩回忆着了解到的一些情况,向袁小艺介绍着。一抬头吓了一跳,车外是密密麻麻的人群。这么冷的天他们还有很多人没有穿棉衣,上身就裹件外套。

    群众欢呼着,叫喊着,王浩连忙下来。

    “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赵市长,感谢王主任。”

    喊声一片,说什么的都有。王浩双眼湿润了,就是这么一点点的关怀,一点点的爱,就是这么一个送温暖的举动。

    谁说人是无法满足的,谁说私欲是不断膨胀的。谁说老百姓是不可理喻的。都是错误的,都是相对的。

    其实人有的时候要求很低,哪怕是小小的恩惠,就可以让他们满足,让他们欣喜,所以现在的企业主就懂得在过节的时间发点福利,或是奖金。

    别的单位有,自己工作的单位没有,就会有想法,就感觉老板黑,不近人情。同时也一样,你发多了就造成了攀比,造成了负面影响。所以也就有一个度,就应该有一个标准。

    “大家好,大家听我说,你们都分到炉子和煤炭了吗?天气冷,大家要注意安全呀,困难是暂时的,一定会过去的,马上还有棉衣,棉被,大家都有,不用着急,你们看,车来了。不要跑,等一下,乡亲们,排队吧,让村支书分一下。哈哈,我知道你们高兴,其实你们的高兴就是赵市长的心痛。就是我们良心的悲哀,同志们,乡亲们,你们放心,我马上帮你们解决就业,养老,医疗和其他问题,我们一样样的来,大家不要着急,还有后面的分房。市里已经决定拿出200多套民心工程,先给我们董家沟,其他的后续问题慢慢解决,大家放心,我一定帮大家处理完所有的问题。好了,董叔叔,我就说这么多了,你分吧。”

    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乡亲们谁也没动,他们就这样站在雪地里鼓着掌,没有欢呼,没有吵闹。

    王浩沉默了,这就是民意吗?这就是民心吗?这就是当官的欣慰吗?

    他笑了,转身坐到车上,向还站在车外的袁小艺和丽丽招了招手,二女相视一笑急忙也坐到车里。

    王浩看着几个穿着警服的工作人员正在忙碌着,向其中的一个招了招手,那人立刻就小跑了过来。

    “主任有什么指示。”

    “张婷婷?怎么是你?”

    “是我,怎么了?”

    王浩147看着一身警服的张婷婷笑了,自己的就命恩人。也英姿飒爽。

    “哈哈,不错,工作还顺利吗?我怎么看着你好像很害怕呀。”

    张婷婷低下了头。

    “你不喜欢我来吗?我是主动要求来的,你要是不喜欢我就回去。我在那什么也干不了,所以想来帮你忙。邓局说了,我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不是不是,很好,你就在综合科当科长吧,你给我盯紧了,能做好吗?没问题,综合科吗,和办公室差不多,我一定能办好,我向你保证。”

    王浩发动了汽车刚要离合挂档。

    “等一下,王主任,其实我认识一个小伙子,是刑警队的,身手很不错,可不可以来我们这,就是怕邓局不放人,他要是在你的调查科一定会帮你很多忙的。他是野战部队出来的,可厉害了。”

    “是吗?叫什么?”

    “飞鱼,所有的人都叫他飞鱼,连身份证上都是飞鱼。”

    “还飞鸟呢,我和邓局要,只要有能力就行。你很棒,谢谢你。”

    张婷婷看着离开的王浩大声说。

    “他还有个战友,叫飞鸟。”

    王浩一个急刹车就停了,袁小艺‘噔’的一下,就撞门玻璃上了。气的袁小艺对着王浩一阵猛打。王浩也不理她按下车窗对着张婷婷喊道。

    “飞鸟在哪?”

    “还在服役。”

    “嗷!给我找个网,我要一网打尽,什么鸟呀鱼的,一个也不能放过。”

    说完一溜烟的向市局开去。

    邓立化看着眼前的王浩,又盯着袁小艺和刘丽丽,是彻底的失败了。

    这小子比我厉害,比我厉害,哎,老了,老了。

    “邓哥,再看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是我妹妹,那是袁小艺,省报副主编,jn市袁万彤的女儿。”

    “什么,你说什么?小艺呀,快坐,不理他,她妹妹多,可是也不知道都会嫁给谁,也许都嫁给眼泪了吧。”

    “扑哧”

    袁小艺笑的花枝乱颤,邓立化直接就晕了。

    “你说什么,你要飞鱼?不行,坚决不行,飞鱼不归我管呀,你是怎么知道的,他是公安部下来的,还没安排呢,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得走。”

    王浩看着邓立化,笑了,邓立化表现得太不自然了,一看就是心痛。他是不舍得呀,有戏,越是不舍得,就越有问题

    “怎么邓哥,你不舍得?我借用,借用行吧!我给他个科长,科长总行吧。”

    邓立化撇撇嘴,倒吸了一口凉气。罢了。

    “科长,算了吧,他和我同级,和你同级,科长,科你自己吧。”

    “什么?你说什么?邓哥,怎么会这样。”

    “算了,这是机密,也就限于我们几个知道。得,算我没说。你们都明白了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