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59章 直属安置办公室(十四)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政府办吗?你马上给我查,马上,青云坪,对大溪镇青云坪,革命英雄纪念碑。”

    朱军辉放下电话,和郑书强疑惑的对视着。大约半个小时,电话打了过来。

    “报告市长,这是军队自己建立的,属军队直属管理,不归地方,没有记录,刚联系我市驻军首长,首长也不清楚。他联系省军区,得到明确的答复,不允许惊扰烈士灵魂,不允许任何人不经允许私自入园。首长指示将派一个排保卫与驻守,属军事重地,希望我们立即撤离,不得惊扰驻地村民。否者军法处理,无论级别多高。”

    “什么?你,你再说一遍?你问的那位首长?什么?你等一下。”

    朱军辉话没说完,随行市委人员报告z国中央军委来电。请马上接听。朱军辉颤抖的拿起电话交到郑书强手中,郑书强看着脸色都变白了的朱军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国家军委直接来电,我的妈呀。

    “您好,请问?”

    “我是总参政治部主任。你是y市地区辖属hy市市长朱军辉吗?”

    天哪,郑书强那汗直接就下来了,脸色和朱军辉一样瞬间煞白。

    “不,我是hy市市委书记郑书强,陪同y市市政府秘书长王浩同志为其英雄的爷爷王承恩,父亲王涛等革命先烈扫墓。请首长指示。”

    “你说什么?秘书长王浩?y市市政府?好了,我知道了。你记住,这是我国军事重地,请马上离开。其他事情不许问,好了,就这样吧。”

    电话直接挂了,听筒里传来茫音。

    朱军辉拿出手绢递给郑书强,郑书强愤怒的看了看朱军辉。

    “你小子,顶雷的事总是找我。以后离我远点,好事你就往前冲,坏事你就跑。”

    朱军辉满脸通红。

    “书记,看你说的,我这不是为了上进,我明白了,以后你说了算。你是领导,我保证跟着党走,你是书记,我听你的。来头不小吧?”

    郑书强抬手指了指天。叹了口气,小声的说。

    “也许是个机会,老朱呀,改改脾气吧。我们与时俱进的机会来了。你的性格你明白。”

    朱军辉露出兴奋地神色,看了看远处的村民和痛哭失声的王浩。用手指了指王浩。

    “你是说?我明白了,那,上面刚才怎么说?”

    “马上离开,军事重地。和先前一样。九百九十九,数数都九,你还不明白?快走。要记住是军事机密。要上法庭的,这也是我的猜测。”

    “哄”朱军辉只感觉双腿发软,直接就坐在了地上。

    郑书强拉起朱军辉,来到王浩身边,扶起悲伤地王浩,要求村民们离开。

    “乡亲们,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换来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们作为一市官员,我们在烈士陵前宣誓。

    我宣誓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听从党和国家的安排,不计个人荣辱得失,先国而后家,先民而后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郑书强和朱军辉在王浩祖父两代先烈陵前的宣誓,成为后世众多官员效仿的途径。

    也正是这次的祭扫,正是这次的宣誓,拉回了朱军辉向往享受,安逸生活的私心。而成为一位共和国的部级领导,可惜的是,在十几年后的一个夜晚,为人民献出了可敬的生命。真正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走时冰清玉洁,两袖清风。家里全部存款不足两万。一时被全国人民所敬仰。所管辖省市人人悲痛。自发悼念。失声一片。

    刚走到山下回到刘奶奶家的领导们接到报告。大溪镇党委书记李国章,带领其小舅子抗衡市监察局执法,殴打执法人员。

    通知当地镇派出所已半个小时还没见到一个人前来支援。监察局三名工作人员已被一百多人围困,情势相当危急。

    郑书强当机立断,指示马上赶赴现场,通知市局立刻赶赴镇派出所调查情况,请武警支队全力支援。

    大溪镇镇长崔长征,急忙要来一个手机,把自己的卡换上,打给了李国章,要求他一定要保持头脑清醒,不要顽抗执法,通知他市委书记,市长就在大溪镇。话没说完被对方直接挂了。

    朱明辉力斥崔长征,不懂纪律,不请示,直接打电话,若造成严重后果,将不堪设想。

    崔长征没办法想到了镇铜矿的李元奇,请示领导,经领导同意直接把电话打给了李元奇。

    “你好,元奇同志,我是市长朱军辉,我请求你厂党员,共青团员,先进积极分子。保卫科同志马上出发。记住,不允许发生任何伤亡事件,你们的任务就是要保护纪委几位同志的安全,坚持到支援你们的武警同志们的到来。要记住只有一个要求,阻止一切武力斗争事件发生,我们马上就到。千万不要与对方发生冲突,你能保证吗?”

    李元奇正在厂里检查安全措施,也是要过年了,这安全问题可不能忽视。

    接到市长的电话立即要求厂部所有安保人员,记五十多名,又召集了四百多名职工携带铁锹。直接开上二十多辆矿车,浩浩荡荡的赶住镇政府。

    王浩和大家,告别了乡亲们,带上奶奶和牛犇,让邻居帮着看好家。随同hy市领导一起坐上牛车,急速的赶往镇政府。

    走到山下,让一号车先带着奶奶、牛犇、刘丽丽、寒雨蝶先行回y市。

    袁小艺和许薇坚决不走。王浩也没办法,车也坐不了。只好安排都上了中巴。

    大溪镇政府早已被围得水泄不通,李元奇成功的救出三名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监察局工作人员,与李国章对持着。

    李国章的小舅子纠集了一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挥舞着棍棒,砍刀叫嚣着。

    骂着李元奇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李元奇的工人们吼声一片,吓得混混们也不敢太嚣张。

    这可是铜矿工人呀,个个身膀腰圆,又拿着铁锹,这铁锹和砍刀的优势就立见高下。

    宽大身长专用来装矿沙石锹体被磨得铮铮发亮。要是拍在身上,不死也要短几个骨头。

    混混们不傻,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只能喊两声给自己壮壮胆子。可是刚喊两声就被铜矿工人们齐心协力的威吓声吓住了。

    现在是喊也不敢喊了,只能干靠着。要不是看在李国章的小舅子天天请吃喝,经常弄些好活干干的面上,早撒丫子了。

    郑书强和朱军辉连忙分开铜矿场的工人,走到前面。王浩和崔长征紧随其后,袁小艺被许薇直接拉到了中巴车顶,袁小艺哪经历过这种阵势,兴奋地按着快门。

    一路上都在和崔长征了解情况的朱军辉扯开了嗓子。

    “同志们,乡亲们,我是hy是的市长朱军辉。我知道,你们是一时被迷惑,你们想想,这李国章都干了什么,他是我一手提拔的干部,今天我来了。”

    朱军辉清了清嗓子,使劲的咳了咳。

    “我对不起大家呀,对不起大溪镇的父老相亲。我一路上了解到,这个李国章上任后就没做过一件好事,大家有大柳湾的吗?站到前面来。”

    对持的无业游民们有二十多个站到了前面。

    “大柳湾,多好的名字,多美的画卷。你们说说,你们村以前什么样?还是我来说吧,风景如画呀,每到夏日,一片绿荫。依山傍水,颗颗翠柳荡漾了几辈人的情感。年轻的小伙,靓丽的少女,那大柳湾就是你们大溪镇爱情的发源地。”

    “现在呢?谁说说?现在就是茔地,为什么呢?柳树爱招虫,爱招天牛。政府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每年都有专项拨款两万元。同志们,乡亲们,区区两万元呀,哪去了。就是被李国章挥霍了,挥霍了可是虫害没解决呀,怎么办呢?四年来他竟然每年都用石灰水来充当农药,呵呵,好好地大柳湾呀,被他搞得遍地雪白,银装素裹呀,谁还敢去大柳湾转转,转完了回家就得洗衣服。”

    窝在在墙角的张安义愤怒的咆哮着。嚣张跋扈的指挥着自己的几个打手。

    “不要听他胡说,老子对你们怎么样。啊,你们说说,哪天不是烟呀酒的,吃的喝的,告诉你们,别看它是市长,老子姐夫后面有人,省里的,市长算个屁呀。看看吧他们电话打了这么久派出所动了吗?告诉你们,谁也动不了我们。救兵马上到,等着瞧。”

    大家一听,纷纷点头。心里揣测着,是呀,人家根基厉害呀。早就听说他们家有关系。

    可大柳村的人不干了。纷纷叫嚷着。

    “比害虫还厉害,哎,可惜我们村的风景了。”

    “还说建个公园呢。”

    “你知道个屁”

    “建公园的钱早被他匿了。他小舅子不是说了吗?”

    “对,对,铜矿捐了一百多万,说建公园,他把工程包给了他小舅子,现在还没动工。”

    朱军辉看着出了效果,立刻说。

    “同志们静一静,你们说的对,我们就是来给大家除害的,这三位就是纪委的同志,专管党员干部的,可是你们呢?我们来抓贪官,来为人民除害,你们是怎么做的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