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60章 直属安置办公室(十五)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哄”人群沸腾了。

    “李国章你个王八羔子。”

    “当官不为民做主,你光想着怎么喝我们的血了。”

    “大家把他抓起来。”

    “抓起来呀,交给纪委。”

    “交给市长”

    “把他小舅子也抓起来。”

    “对,这个祸害,就喜欢大姑娘。”

    “是呀,被他祸害的不少了。”

    “都跳河了,我们村的傻姑娘就是被他祸害了,才疯的。”

    转眼间风向就变了,李国章的小舅子张安义就被他们自己找来的人抓了起来,扭送到市长面前。

    “市长,我们错了,我们不知道呀。”

    “市长,能原谅我们吗?我们就是被蛊惑了”

    “对呀,市长,他说帮我们找活干,我们还等着钱过年呢。”

    朱军辉看着面前的一个个精壮小伙。向郑书强点了点头。

    “同志们,看着你们很有力量吗,铜矿招工去不去呀?市里投资建个铜厂,怎么样呀?”

    建铜厂?李元奇一听就来了精神,自己报告打了两年了。就如同石沉大海。这下好了,有希望了,这可是市长和书记当着大伙面说出来的呀。

    远处传来一片警笛的尖啸声,却被百十个精壮小伙的吼声淹没了。

    “我们同意,我们干了,只要能赚钱就能娶到媳妇!” 精神抖擞、配备精良的武警战士瞬间就包围了过来。拉动枪栓的‘咔嚓’声吓坏了一片小伙,他们不由自主的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郑书强疾步走上前来,在人群中四下搜寻着。转头看看崔长征。

    “李国章呢?快,封锁全市主要干道路口,联系y市机场,码头,边防,全力追捕。决不能让他跑了。一定要把他抓回来。”

    王浩信步来到郑书强面前附耳低声说了几句。

    “什么,哈哈哈,王浩呀,你厉害,真有你的,我们走,回市区。”

    郑书强交代hy市警察局妥善宽大处理受蒙蔽的青年。指示登录造册,按人收编交给李元奇。

    hy市召开常委扩大会议,王浩列席。会议专门讨论了关于大溪镇镇党委书记的贪污受贿问题。选出新书记崔长征,镇长李国安。

    常委会刚进行了一半,监察局汇报原大溪镇党委书记李国章被匿名群众抓获,交代出重大问题,涉嫌到常务副市长昊承允。请示市委如何处理。

    郑书强看向王浩,坐在会议室边上聆听的王浩摇了摇头,手按向了自己衣服内的手机拨话健。会议室门外就响起了清楚地敲门声。

    随着郑书强‘请进’的声音刚落。市纪委的孙玉修同志就出现在了门口。郑书强急忙站起身,大家一看是孙书记来了,都纷纷起身打着招呼。

    “同志们,我是不请自来呀,也许你们会嘀咕,这个铁面驴来干什么,但是同志们,我也不想来呀,我知道你们讨厌我,不待见我,我马上就走,马上就走,哈哈哈,都坐吧,不必拘束。坐。”

    孙玉修谦逊的向大家打着哈哈,一时惹来一片纷纷的笑声。

    “同志们,历来我们党,我们国家对惩治贪污腐败问题都没有手软过,现在也是,应该警惕呀,我建议大家在我走后严肃的讨论这个问题,以为自勉吗!”

    他转回头,面向昊承允。

    “承允同志,我们走吧,你还等什么?”

    脸色飒白的昊承允低着头,依然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自己已经在hy市排名第五了,有可能呀,马上就能提市长了。

    哈哈,多行不义必自毙呀。我算什么,炮灰吗?难道你就这么看着,我不会交代的,你会救我的,你高高在上,我不怕,我就是条小鱼,也没得到你们多大的实惠,我就是想升官而已。我办的事情都是你们授意的,不救我就一块死。

    他抬起了头,看了看大家。

    “孙书记,你得了失心疯了吧,还是抓人抓糊涂了。神经病。这是hy市常委会,你知道你这样随意的行为会带来什么后果吗?”

    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市委秘书疾步了过去打开门,市委办公室副主任高扬焦急的来到会议室。

    “郑书记,省里电话。请孙书记接听。”

    王浩站起身,他知道,这是走了消息了,怎么办。他发现了郑书强稍微看向自己的神色。

    “孙书记,你不是很忙吗,应该在回y市的路上了吧。我听说省委钱沐槿书记要等你回话,要求你把收到的有关赵连江的违纪材料亲自送交省委呀。”

    “啊,啊,对呀,我都准备好了,你不提醒我还真就耽误了,在车上呢,我这就去,这就去,走吧昊承允,我请你见见省领导。”

    昊承允神色不肖的看着孙玉修,省领导,省领导会见我?忙还忙不过来呢。还想争辩,就见孙玉修摆了摆手,两名纪检人员上来就给他戴上了手铐,扭转着胳膊就要架着自己往外走。

    “孙玉修,你放肆,你不尊重领导,你接电话呀,接呀,你他马的一定比我倒霉。”

    “大家注意了,孙书记是在电话来前就走的,都听好了,散会。”

    朱军辉也不知怎么了,突然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话。他尴尬的咳了咳,看向平时默默地支持着自己的hy市市委部分常委们。

    “同志们,哈哈,我是看着我们郑书强书记的意思说的,散会吧,我们要紧密团结在郑书记周围,坚决服从党的领导,市委领导市政府吗。我们的一切行动都是按照党的指示进行的,这是恒古的定律。散会。”

    ‘哄’大家面面相觑,这是怎么了,怎么朱市长发烧吗?算了,风向变了,得赶紧回家找找,挂个风向标吧。要不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稀里糊涂呀。

    有心人也看出了问题的关键,关键就是常委会怎么会多出个y市市政府秘书长,这算怎么回事?虽然王浩没发表任何意见,但是大家还是敏锐的感觉到问题的出处。

    郑书强每次要作决定的时候都会看向王浩,这个小小的动作很隐秘,可惜的是看着不在意,谁能没有觉察呀。在坐的是谁?hy市,市委常委。谁是傻子?

    更不能理解的是,一直和书记对着干的朱军辉怎么就变声了?他说话的时候都是看着书记的脸色才说的。怎么会这样,难道说书记要高升?朱市长要调整?

    联系一下近来y市的风云变换,大家也就释然了,特殊时期呀,散会后的大家纷纷电话要求向郑书强报告工作,一时间,hy市市委车水马龙,络绎不绝。

    王浩随同孙玉修坐车一起向省委走去。

    “王浩,你小子,你就不怕出乱子?这么大的事,我也是豁出去了。你真有把握?”

    王浩没有回话,他根据安德利的汇报,亲手导演了一切。利用回hy市探亲的机会,出手抓捕身在任系的昊承允。这只是一个饵。他要看看,这条饵究竟会钓到多大的鱼。

    他看了看孙书记,摇了摇头。

    “只要我们把证据交上去。我们就一定会成功。放心吧,我不相信他们会只手遮天。”

    安德利小心的开着车,他总感觉今天有点不对劲,好好的高速怎么会这么几辆车?还显示修路。并道行驶?

    一辆斯太尔急速的从后面超了上来。大家都感觉出那油门是被一脚踩到底了,发动机的轰鸣声太不正常了。越来越近。对面正驶过来一辆长途客车。

    车前挡风的广告牌上书写着省际旅游。

    “有情况,系好安全带。”

    安德利急速的吩咐着,轻巧的打着方向,沃尔沃就像风似的漂移了过去,与大客车仅相差零点五米的测距。孙玉修被两车相错的凤箫声吓出一头冷汗。

    “王浩呀,你这朋友厉害呀,厉害。”

    ‘砰’话没说完的孙玉修就被惯性带着一头撞到了车顶。他紧紧地抓住车门左侧的把手。

    “怎么了,怎么搞的?”

    “不要说话,都坐好,用腿抵住车前座。我们被追杀。”

    安德利焦急的说着,伸手从左胸下方掏出了自己的防爆手枪。

    “哈哈,来啊,老伙计,我们又要合作了。”

    这人是干什么的,怎么还有枪?这枪自己重来没见过。这么粗的枪管,还是个外国人,这王浩怎么会和这种人在一起。

    “枪?你怎么会有枪?你是干什么的?”

    王浩按下孙玉修抬起的头。

    “孙书记,不要说话,坐好,低下头。”

    后方的斯太尔又加速冲了过来,一排密集的子弹击打在车身上。‘砰、砰、砰’的声音使孙玉修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放心吧,这车是特制的,除非高爆制导小型单兵导弹能把我们掀翻。不过也就是掀翻而已,想炸毁我们是不可能的。”

    王浩看了看自信满满的安德利,笑话,你试验过吗?我还不想死呢,好多妹妹在等我呀。

    “嗷,y d, ”

    正前方又开过来一辆长途大巴。

    “安德利,小心,注意不要伤害到群众。”

    “王浩,你算了吧,我们都要死了,你还顾忌这么多。我还想紧急的时候侧开,让他们两个撞到一起呢,这样我们就一定会逃生,要知道我的暴力里只有四颗子弹。对方可是斯太尔,我打他就像蚊子打大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