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61章 直属安置办公室(十六)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摇着头。他不想,真的不想牺牲别人换取自己的苟活。

    “不,安德利,坚决不可以,我宁愿死”

    哄,又是被疯狂的撞到了尾部,斯太尔咆哮着把沃尔沃推出老远。沃尔沃就像个苹果般急速的被抛起来,离长途大巴越来越近。

    “快想办法。”

    ‘轰隆’一声沉闷的枪响,王浩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他疑惑的看着前面平坦的路面。没撞上呀。

    安德利悠闲地关闭了天窗,挥了挥手中还冒着烟的高危防爆手枪。

    “真棒,地道的国货,哈哈哈,真棒。”

    王浩和孙玉修赶紧回头,车后面的大巴被手枪子弹击中,摇晃着车身侧翻在防护栏里。

    “胡闹。安德利,你这个外国人,怎么没有一点血性,谁给你的权力,在我们z国随意开枪。那是一车人呀,一车生命。”

    安德利从容的在自己怀中掏出一个墨绿色的小本本丢在孙玉修身上。

    “看看吧,老头,我在为你服务呀,我调节了子弹的射击角度,又调节了子弹的射击力度,你看不到吗,那大巴士就是平地里躺下而已,绝不会有人伤亡的,嗯,就是蹭破点皮而已。”

    他悠闲地在仪表盘上随意的点击着。仪表盘的中央部位竟然从中间自动分开,一部微型电脑缓缓地抬升出来。

    电脑屏幕上显示出高速路面的整体情况。安德利的脸色变得分外深沉。王浩和孙玉修也凑近看着。

    在前方标示的十公里处竟然停了两辆斯太尔。画面高清晰,全角度的拍摄出驾驶室里的情况。

    里面迷彩打扮着,用油彩涂抹了整个脸的驾驶员,正精神集中的准备着,副驾驶上的人员手中竟然拎着ak47。还在仔细的搽试着。

    “孙叔叔,我们此行必有艰险,你就不怕路丧黄泉?”

    “哈哈哈,王浩,我老孙一身正气,死就死了,我不怕,只是你还年轻,你真的想好了把自己当饵?”

    “看来我们命不久矣。”

    “安德利,你确定?”

    “我们决定着别人的生死,要知道哦。我想大货上装的油桶里应该全是汽油吧。我们会变成烧鸡的。只要他们前后夹击,我们这些饵,也就真喂了鱼了。”

    孙玉修气愤的看着安德利。

    “他们敢,朗朗乾坤,我们可是堂堂的国家干部。”

    “哈哈哈,孙书记,你们z国人真是莫名其妙。干部怎么了,干部还不是一样要升遣?要往高处奔?只要触动了利益,只要涉及到底线,没有不可能的。”

    前方高速还在并道行驶,右向临时封闭。前往省城方向的一侧被路桩隔离开来。一面警示限速标示牌,被安放到并道的路口。

    明知道前方有危险,安德利依然无惧的向前行驶着。他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车速。打开了小电脑上的视频通话系统。

    “佑毅,狙击前方第一辆”

    画面上出现了一个单兵空中飞人,他驾驶者单兵飞行器。在半空中悬浮着,带着特制的军用头盔。全身都被特殊材料制成的衣服武装起来。竟然扛着d89式80毫米单兵火箭筒。

    “佑毅收到。坚决执行命令。”

    “佑兵,狙击前方第二辆车辆”

    电脑画面竟然切换到一辆超级棒的路虎上,路虎正停靠在第二辆斯太尔的前方500米处。车内的佑兵穿着洒脱的越野车休闲服,悠闲地嚼着口香糖。

    “佑兵收到。保证完成命令。”

    “后车就交给我吧。但愿我不是那么残忍。”

    孙玉修实在不相信面前的一切,这太疯狂了。他仔细的揉了揉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天上发射出一枚火箭弹头。成功击爆了前方的第一辆斯太尔。

    斯太尔飘舞着,飞入空中,慢慢的绽放着,后车箱里的汽油大桶‘轰隆’的炸开,腾起数百米的蘑菇状云朵,像极了一个微型核弹的爆裂画面。

    第二辆斯太尔竟然发动了汽车,刚提速前进了不到百米就一头扎进了路旁的深沟里,做着漂亮的的自由转体。

    孙玉修打开了那个墨绿色的小本本。

    “z国内卫”

    姓名安德利

    国籍z国

    职务内卫长

    军衔少将

    所属机构z国中央军委特勤部

    备注

    持有本证件的人,拥有自主决定。可以不经汇报,采取紧急措施,阻止一切可能危害到z国政府或可能危及到所保护人员的生命安全的活动。

    一、拥有使用武器(包含重武器)的权力。

    二、拥有在不经允许的情况下,采取必要措施,击杀任何触犯z国法律的省部级以下官员的权力。

    三、拥有直接与国家军委通话的权力。

    其他权力由z国中央军委独立解释。本证不做详解。

    仔细的看了一遍又一遍的孙玉修,瞪着大大的眼睛,这就是传说中的特别执照?那冷汗就浸湿了衣背。他刚想搽搽头上冒出的细汗。

    就感觉自己坐的车左摇又晃了起来。连忙紧紧地用双腿抵住前座椅,后背紧紧地靠在后座上上。双手死死地抓着前座椅。

    转着头向后面看去。后面那辆斯太尔正加速朝自己的车冲过来。副驾驶的车窗被打开,一个凶徒端着ak47疯狂的向自己乘坐的沃尔沃扫射着。一边开枪,一边疯狂的叫骂着。

    子弹就像蹦豆一样击打在车上。急速的向外弹射着。安德利娴熟的驾驶着自己的汽车。轻蔑的嘲笑着。

    “嗷,是海鬼的人。上帝呀,怎么把他们招来了。”

    王浩连忙抬起头。

    “海鬼?什么人?”

    “丫的,国际贩毒集团,在世界各地都有分支,主要领导机构在t国与我们z国的金三角地带。国际刑警组织很头疼的对手。怎么把他们召来了,难道?”

    安德利急速的思索着,被发现了?不能吧,怎么会,我们隐蔽的很好呀。难道终于要面对了,可是我的主子还很小呀,哎,这才正处级,怎么办呢。

    他狠狠地按下了自己方向盘内侧,某位置上的特殊按钮。我知道你们在观察着,好吧,给你个警告。我安德利不是好惹的。竟从车尾的另外一个排气管中,发射出一枚小型制导导弹。精确地命中了疯狂的斯太尔。

    y市市中心。某山体正中的一座别墅内。海鬼怒吼着,漫骂着。他指着任伟东的鼻子,点着任伟东的头。最后疯狂的扇着任伟东的脸。

    “这是些什么人?你看看,你让我干什么了?是特勤!是y国的国家精英。你是疯了,你别连累我呀,你让我和你们国家做对,我还不想死,你这个垃圾,你这条狗,你这个疯子。你们任家算个屁,你这是要变相剿灭我呀。”

    他越来越狠的扇着任伟东的脸,用脚狠狠地踢着任伟东的下体,可怜的任伟东就这样,活活被踢死了。

    他拿起自己的电话,一阵叽里呱啦t国话纷纷传到手下所有干将的耳中。

    奇迹发生了,在当天下午y市所有的大小黑暗娱乐部、歌房、夜总会,竟然包括jn市在内。竟然都紧急告缺没有k货供应。

    赚钱急眼了的黑社会头头们纷纷联系外省,紧急调货,却被告知境况相同。沿海码头、港口、车站竟然抓捕了一百多位警方长期通缉的犯罪分子。

    以后数年内z国相当一部分城市,竟没有发现过有毒品销售。使缉毒干警们很是舒心了一段时间。频频受到国家公安部门的奖励与表扬。

    丧心病狂的海鬼紧急的调查着王浩所有的详细资料。最后得到的明确答案是军区司令的侄女婿。

    军队更惹不起,他默默地记下了这笔账,把所有的业务都转移到了其他地区。他担心也许会遭到这个z国雄狮的疯猛打击,笑话,自己竟派手下暗杀z国将军家属。

    这在国际上也是禁忌。如果被查实会被所有的同行耻笑。谁还会和极度丧心病狂的自己谈生意。他做好了一切隐匿准备,想尽办法杀死了知道这次计划的所有手下。一时竟然风平浪静。

    s省

    省委大楼古香古色。宽大雄伟的围墙内是s省的最高行政中心。这是铜钱时期遗留下来的老建筑了。已被多次修缮。原本是想完美的保留下来作为历史的见证。可是历届政府的严重占据与破坏,早已失去了那古老的风韵。

    门被改了,窗户被换了,长廊楼台已不见了往昔的风采。只有那大院中还汩汩的涌动着的一袭清泉,默默地证明着原来的水榭雕栏。

    王浩不由心生感叹,想起了一代霸主向方,曾声震各地,叱咤一时。被老蒋封为上将。却密谋反蒋,在日寇进攻jn市时,私自放弃抵抗,终被老蒋处以极刑。

    想起了他文采丰富,写得一手好字,却被世人广为褒贬。想起他担任s省防务。驻守黄河,曾游泰山留下千古绝唱

    咏泰山

    远看泰山黑乎乎

    上头尖来下头粗

    有朝一日倒过来

    下头细来上头粗

    也是千古绝唱!不由万分感叹。又想起其诸多笑话,按捺不住,竟然开怀大笑。一旁的孙玉修莫名其妙,这刚刚脱险,险些就没了小命还能笑出来,开口问道。

    “笑什么呀?你怎么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