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62章 面见省委书记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实在忍不住,也想缓和一下气氛,一会要见省委书记的紧张情绪,就向孙玉修讲了个笑话

    笑话关于“电灯”。

    向方当上了s省主席,进驻jn府没有见过电灯,很是奇怪,电灯一晚上也不灭,守门的侍卫以为主席晚上在办公。也就没进去关灯。第二天一早,几个侍卫拿着牙膏、香皂、端着洗漱用水就进了他房间。

    就见向方光着膀子,汗流浃背的在吹电灯。嘴里还叫骂着奶奶的,什么灯呀!俺吹了一晚上也吹不灭、、、、、、侍卫们乐得够呛,也不敢笑。放下东西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侍卫们进来进来倒洗脸水,就听向方说今天的早饭,那长长的(牙膏)好吃,甜甜的。那方方的(香皂)不好吃,苦苦的。那盆汤(洗脸水)不好喝,我都喝了,没味道,以后换换。

    孙玉修纳闷的看着王浩?就这也会笑?奇怪,这孩子,哎,还是孩子心呀,不过他的内卫很奇怪吗,竟然是z国特遣。厉害呀,看来很有来路。

    “孙书记,不好笑吗?”

    “哈哈哈,有些好笑,可是我感觉,那也是时代背景不同,不以为意呀。”

    王浩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这个古怪的孙玉修,什么人呀,死板板的,一点也不好玩,还好干的是监察工作,要是去搞经济,还不被你搞死。

    钱沐槿的秘书通知让王浩和孙玉修马上进办公室。交代了一些注意问题。这不说还可以,说完后孙玉修和王浩更加忐忑。心中就和揣了个小鹿。乱窜着就进了钱沐槿的办公室。

    “哈哈,孙倔驴,王浩!好呀,好呀,怎么,我听说一路艰险呀。还好吗?”

    孙玉修和王浩就咧着嘴笑了。一句玩笑,一个倔驴,就把紧张的情绪驱散了。仿佛一下拉近了三人的关系。

    一路的凶险,要是死了,就是一生的传奇。哎,人呀,这就是艺术,就是处事哲学。

    王浩腹议着,这就是领导的艺术,领导调和气氛的手段。他抬起头看了看钱沐槿。鬓发微白,面色红润。话语不失风趣。却张弛有度。

    一句倔驴,又是道听途说,拿来而已,何况孙书记曾以倔驴自诩

    俺面对贪官,面对求情的人,永远不会换颜色,以倔驴之性代之。

    也是孙玉修坚持原则的真实写照。深受市里众人爱戴,一时传为佳话。却想不到传到了省委书记的耳朵里。

    “钱书记,这是有关材料。”

    孙玉修双手把王浩整理好的材料,交到了钱沐槿的手中。钱书记接过材料认真的看着。

    他越看越气愤,颤抖着双手,抽动着嘴角,这也是党的干部?这也是我们的选择?我有罪呀。

    “王浩,都调查清楚了吗?”

    王浩赶紧上前,立正站好。

    “领导。都调查清楚了,确信属实。”

    “这利用勾结竞标一万多亩?非法拆迁四年内还没安置?修路公款竟然私自侵吞?这是真的?”

    钱沐槿看着材料,抬头看着不卑不亢的王浩。

    “你们半路被追杀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高速全程的录像我刚看完。胡闹,这简直是胡闹,光天华日之下击杀,国家公务人员。我已经报告总理了。王浩呀,你以后不要叫我领导,叫我钱伯伯吧,你年轻有为呀,又有孙书记的帮扶,总理已经指示要彻底的查,一定要查清楚。赵市长怎么样了?”

    钱沐槿愤怒了,这一个星期不到,已经两次接到了总理的批评,还是严肃批评。批评的原因竟然都是因为党的好干部被报复,被追杀,看来自己真要严肃党纪。好好整风了。

    这s省都出了名了,不光总理,刚才一号首长竟然直接给自己打电话,听语气对自己很失望呀,说什么我党的某些干部是不是要转入地下工作,这是明晃晃的暗示呀。也就是说我钱沐槿处理不好,那就下去吧。

    自己这把年岁,怎么也要做到吧,s省历来的省委书记都是中央委员。一号首长竟然在电话中多次提到王浩,意思很明确。

    自己委婉的说出是任家的可能,首长竟然大发雷霆,说什么没有平衡,可以严肃处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首长竟然可以不顾及?仅仅一个王浩,首长可以沉鱼断线?这么说王浩的作用很可能超过任家。那就意味着什么?

    官做到了钱沐槿的程度,什么话都能分析明白了。所以钱沐槿就拿出了定心丸,你们干吧,我无条件的支持。

    孙玉修仔细的品味着钱沐槿的每一句话。他揣摩出很多意思。这书记说得明白呀,我要帮扶王浩,就是说王浩大有作为。

    又问及市长。难道老赵无论身体好坏现在都要重用?为的是培养王浩?他立刻回应道。

    “钱书记,我昨天还去看望了赵市长,他现在亦可以起床,只是不能下地行走,还需多住院疗养一段时间。”

    “好的,我知道了,王浩呀,这后续问题很多呀,你的直属安置办公室能完全处理好吗?”

    王浩挺了挺身姿。

    “请钱伯伯放心,我一定会保证在公平公正的前提下做好任何事情。”

    钱沐槿欣慰的笑了笑。

    “好,这样就好,自古就没有绝对的公正一说。公正只是相对的。要学会辩证的思维方式。”

    “钱伯伯,你不用担心,也不用调查了,我想这件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钱沐槿暗暗心惊,一个小小的市政府处级干部,竟有这种城府。他最欣赏干部的这种胸怀,不虚怀若谷怎能安身立命?

    “王浩呀,中央已经对我们s省有看法了,要动一动某些人了,对我们省的政局做一些调整。你回去告诉赵誉刚,也好让他有个准备,老孙呀,你听着就是。”

    孙玉修仿佛被敲了一闷棍,这是什么,省委领导和一个市级秘书谈s省政局。

    他联系到今天发生的一切,王浩亲自导演了对常务副市长的抓捕。自己亲历了惊心夺魄的一切。而这一切都和王浩有关。为什么?为什么一个小小的秘书,就会有如此神奇的力量?

    王浩也非常激动,这是省委书记在和自己说体己话呀,难道书记知道我的身世?不会,如果知道那么肖叔叔一定会告诉我的。

    那究竟为什么钱沐槿要和自己说这些?难道他听到什么风声?也不对,绝不可能。突然间王浩灵关一闪,是总理,对,一定是,钱沐槿误以为我和总理存在着某总联系。

    一定是这样的,我的内卫,我的实力也暴露出一些问题,看来自己还是应该隐藏一下呀,低调一点。

    钱沐槿撇了撇嘴,这小子,自己和他说话他竟然不回答,还在想别的问题,看来真是有恃无恐呀,看来s省的明天就应在此人身上了?我是否需要和他搞好关系呢?

    “你们下去吧,回去后该办的就办,该请示的可以直接找我吗。”

    什么?‘哄’书记怎么会这么说话,孙玉修立刻绷直了身子。

    “请领导放心,孙玉修坚决执行领导的决定。配合王浩,决不手软,不会放过任何人。”

    王浩也赶紧表明立场,笑话,这是书记在收编呀,自己再笨,也能听明白呀。

    钱沐槿摆了摆手,吩咐秘书拿出两小袋好茶,一袋二两,一人一包。茶叶袋上竟有钱沐槿的小楷一首,名章俱全。

    秘书十分不痛快,重重的分到两人手中,心想这谁呀。不过一个副厅,一个正处而已。可惜这美好的碧螺春了。

    孙玉修可是懂茶之人。不光懂得察言观色,还深谐茶道。他一看这省委大秘的神色,就知道此物不凡,又看看这极少的数量,方就释然。物以稀为贵嘛。

    可惜的是上好的碧螺春被孙玉修一直珍藏在家中四十多年。后来竟被其子拿到香港佳士得拍卖得款若干!买车买房。也不失为对廉政干部的美好奖励。

    离开省委的王浩与孙玉修方才感觉到肚子咕咕直叫,一看时间已经下午三点。就一起来到附近的村江饭店就餐。下午三点正是饭店中午打烊的时间,厨师服务员全休息。

    仅在门口留有两个值班的女迎宾。安德利也不太明白这里面的门道。以为和小饭馆一样只要门口有人,就还营业。直接就要进门。

    迎宾一看来人了,直皱眉头,再一看还是个外国帅哥,这怎么办,别看自己打工的店大,还是连锁。但自己不会英语呀。

    安德利都走到门口了也不见迎宾门有什么反应。笑着对王浩说了一句英语。

    “ i a hand, have a look  their eyes are straight” 我很帅,看看她们眼睛都直了。

    王浩鄙视的对安德利做了个手势。这女迎宾门可懂,这个手势很下流吗。那帮服务生、小伙子、厨师们就经常这么调戏她们,她们的董事长是最反感这个手势的。连带着这几个漂亮的女迎宾也深受感染。

    “神经病,滚一边发疯去,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狗,崇洋媚外,那老外是你爸呀。不要挑恤我们的的底线,我们是有尊严的。”

    被骂了的王浩和孙玉修面面相觑,安德利偷笑着不敢说话,笑话我能当我家少爷的爸爸,那他妈妈不生吃了我。

    又一看王浩不高兴了,连忙说。

    “少爷,您不要生气,我把他们抓回去,给你暖床。”

    孙玉修扑哧就被这个外国人给逗乐了。刚刚笑了两声,就看到旁边停着的一辆超级豪华跑车上,走下一位绝色少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