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64章 两大常委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哎呀,怎么把这丫头忘了。王福生是真不想管了,这什么事呀,可走又走不了,算了,死就死了,陈部长总不能不管自己吧。他硬着头皮难为的对孙玉修说。

    “对不起孙书记,我还得请你们回去协助调查。你看?”

    孙玉修是真生气了。

    “放肆,你一个小处长,敢带我一个副厅,你先请示y市人民代表大会吧。”

    孙玉修说完一屁股就坐到了椅子上。

    “副厅,好,那我叫个副省来,我看看还用不用请示人大会。”

    陈小欣说完拿起电话拨了起来。王福生就放心了,正主要出场了,好吗,看来自己可以脱身了。

    一会时间一辆悬挂着s省公安厅一号车牌的红旗轿车轻轻地停在了村江饭店的门口。刑警大队的干警们立刻,立正站好,王福生转身立正大声喊道

    “敬礼”

    “厅长好。”

    “同志们好。”

    “礼毕”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王浩爸爸的老部下马德江。s省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

    马德江正闲着没事,心情舒爽的看着报纸上的一篇,表扬公安干警在缉毒干线上作出了伟大成绩的文章。

    接到了陈小欣的电话,就纳了闷了,y市纪委书记帅众殴打饭店员工不说,还调戏妇女?荒唐,太荒唐了。怎么也得去看看,这么大的事。是真的要马上报告省委的。

    y市是怎么了?纪委书记是孙玉修呀,自己见过的,传说中的老干部了。一身正气,绝不可能。

    “王浩?你怎么来jn了,也不和叔叔说一声,哈哈哈,好呀,想叔叔了吧,来来,过来,让我看看,怎么两天没见瘦了这么多?”

    王浩一看就乐了,刚想着怎么脱身呢,怎么她把马叔叔叫来了,看来这个女孩不简单呀,能请得动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

    也就有样学样的过去抱着马德江的右胳膊,嘴里叫着马叔叔。因为马德江的左胳膊已被陈小欣抱住了,陈小欣正马伯伯的叫着,还流着眼泪。

    马德江的心瞬间就融化了,他仁爱的看着自己首147长的孩子,哎,老首长,您在天有灵呀,看看长得多好,和您当初一样,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由得掉下了眼泪。

    陈小欣一下就愣了,这男孩是谁,怎么马伯伯看到他会流泪?她赶紧放开马德江的手,拿出纸巾装作不经意的放在马德江的手中。马德江的左胳膊得到了解放。就一下把王浩抱到了怀里。欣喜地看着王浩。

    这是他的私生子吧,一定是,好呀,你个马德江,看不出来呀。算了,我不追究了,呵呵,但是我掌握了你们的秘密。

    陈小欣转身走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拿起电话就打给了自己的父亲。

    “爸爸,我掌握了马伯伯的重要证据,他,他竟然有个私生子,是真的,现在就在我饭店里。啊,没,我没开饭店,是帮同学打点的。”

    陈兵在电话中怒斥着自己的女儿,可听着陈小欣的详细陈述也不由得相信了。把服务员都打成重伤了,断胳膊,断腿的二、三十人,你马德江竟跑过去认子?

    “荒唐,太荒唐了。我得过去看看,这个马德江表面和我很亲近,我要抓住这个机会呀,让他完全和我一条心。好,你等着,爸爸马上过去看看,我就不信马德江敢纵子行凶不成。”

    其实陈小欣不是想把爸爸叫来帮自己的,但是一听爸爸这么说就感到特别高兴,看看,爸爸是心疼我的。

    她信步走到大厅,看到市局的人已经撤了,马德江和那个小伙子们围坐了一圈。正在兴奋的交谈着,那个外国人叽叽喳喳的讲着什么枪呀炮的。

    她吩咐服务员赶紧泡了一壶好茶,送了过去。我先稳住你们,怎么也不能让你们跑了不是。

    “老马呀,你欺负我闺女,哼,你这是纵子行凶。你得把你儿子嫁给我,要不我和你没完。”

    “哈哈哈,哈哈哈,陈部长,哪个是我儿子呀,我儿子在海南呢,天天守海岛呀,成天看海,天上飞过去个鸟都要看看是不是母的。好呀我同意,嫁了,你可得多准备彩礼呀。”

    马德江听着陈兵的话就明白了,陈兵这是误会了,看来陈小欣没说什么好话呀。联系刚才孙玉修汇报的情况,也就想到了解决的方法。毕竟打了那么多人不是。

    “陈部长?”

    “您好,陈部长。”

    孙玉修和王浩一看,急忙站了起来,这怎么回事,随便打了一架,闹出两个省委常委,都是重量级人物,还都和双方关系不一般。

    ‘轰隆’一声,酒店的大门外,风风火火的冲进来一位美女,‘咔嚓’‘咔嚓’的相机声,声声入耳。

    “哈哈,让我抓了现形了,接群众爆料,省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私自包庇,喝酒滋事,致人重伤,调戏妇女的y市监察局,副厅级正职干部孙玉修。欲瞒天过海私下了结。呵呵,本姑娘绝不允许。”

    这个袁小艺,唯恐天下不乱,王浩气愤的喊道。

    “你给我过来,胡闹,谁让你来的?”

    “我,我,王浩?你怎么在jn,来了也不通知我,我说过要请你得呀,好呀,你骗我,你说你回y市,却自己偷偷来jn,是不是不想和我一起坐车?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哼!”

    袁小艺也不知道自己胡乱的说了些什么,她有些哀怨,自己真的感觉很生气,这个王浩怎么和其他男子都不一样呀,我竟然一点也不能引起他的注意,自己太失败了。

    陈小欣和袁小艺都是jn市出了名的美女,都住在省委大院,还一起偷偷地去参选市花,只是决赛当天已冲进前十的陈小欣重感冒,与决赛失之交臂。

    “小艺姐,你怎么来了,你在说什么呀?这个人和你什么关系?你男朋友?可是我从没见过呀。”

    陈兵和马德江一起看向袁小艺,袁万彤的女儿?哈哈,不简单,马德江欣喜的是王浩交友有方。陈兵欣喜的是自己在y市曾力挺王浩,为自己当时明智的选择欣慰不已。

    “陈小欣,你敢乱说,看我打死你。”

    袁小艺追着陈小欣就到了小欣的办公室,她无法再呆在大厅,这怎么两个伯伯级的人物在场呀。这要是传出去,哎!自己怎么向爸爸解释。

    “小艺姐,你快向我说说,究竟你怎么认识的那个小子呀?他可嚣张了,你是不知道呀,马伯伯一来就抱着他流眼泪呀,一定有问题。我怀疑他是不是马德江的私生子。他自称少爷,那个孙玉修应该是y市的市委常委吧,竟说是他的管家,那个外国人竟是他的侍从,我晕。他们把我酒店的员工全打伤了。”

    袁小艺亲历王浩的hy市之行,经历了王浩拜祭自己祖、父的一切,她也隐隐的感觉到有问题,在郑书强和朱军辉的模糊的话语中。在那诡异的宣誓中。

    作为记者的袁小艺,敏锐的感觉出王浩不平常的出身。父子两代都是将军,还都为国捐躯,那曾经的部下呢?

    那时将军的兵,混到现在怎么也都是省级干部了吧,那父子两代的朋友呢?不可想象,真的不可想象。

    “乱说话,马伯伯是部队转业干部,王浩的爷爷和爸爸都是部队首长,你想想?但是你千万不要说出去呀,王浩不让说。”

    “姐姐,你好奇怪呀,我怎么感觉你有些怕他?难道你真的喜欢他?奇怪。”

    “哼,小妮子,看我不割了你的舌头,成天胡说八道。你呀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了解完情况的陈兵,一听王浩他们还没吃饭。就板下了脸,服务行业,人家来消费,你态度蛮横不说,还无理打人。嗯,一会找个机会好好说说她,这个女儿太任性了。

    “小欣呀,你们在里面干什么,这孙书记和王浩都没吃饭呢,你还不赶快安排?我们也一起蹭点饭吧。也尝尝你朋友这个店的特色怎么样?”

    马德江连忙点头。

    “对呀你们两个年轻人也过来一起陪陪我们y市来的客人吗,年轻人凑在一起有话题,哈哈”

    陈小欣撅着嘴。

    “什么话题,哼!我和他没话题,他打了我的人,现在还都在医院呢,这怎算?有话题也可以,那就谈谈怎么赔偿我吧。”

    王浩腹议着,这也是你先惹得不是,算了,谁让你请来了两个常委呢,你厉害,有个好爹,我就当拉关系投资了。转身和安德利要了张支票写好,来到陈小欣面前。

    “妹妹,对不起呀,我向你道歉,是哥哥不知道呀,那什么,这是我给他们的一点医药费,还有给你买衣服的钱,认个妹妹我高兴,拿着,快拿着,那什么他们都没事,你放心啊,我就是把它们弄脱臼了而已。我保证,一个受伤的都没有。”

    一百万,我的天哪,他哪来这么多钱?真是嚣张呀,看来他一定不是个好人,这钱究竟是怎么来的?听他们谈话,好像他也是个干部。

    贪污?受贿,一定是,这个贪官,还和纪委书记在一起,天哪,纪委书记是他管家呀。那谁告他也没用呀。难道他们平分?

    “哈哈哈,你也配做我的哥哥,拿开你的臭钱,贪污受贿得来的钱,我才不要呢,你给我起开,看见你就生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