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65章 智取人心夺其魄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坏了,这个陈小欣,怎么胡乱说话。袁小艺心内忐忑的看着王浩。

    她不想出声劝阻,她太了解陈小欣了,只要是陈小欣认准的事情,除非拿出事实来证明,否则她是不会认输的。

    她不想大家都误会自己,继续误会自己和王浩的关系,她不想传的沸沸扬扬,她不想父母知道。

    王浩看着袁小艺,她怎么就不帮我解释一下呢?她去过我家的,难道她的意思是让我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是让大家误会我是靠谁的关系走上来的?

    “哈哈,说得好,我喜欢,可是你真的确定你自己的臆想?真的这样认为?我是个大贪官?”

    陈小艺眨着自己的眼睛,看看吧他心虚了。贪官就是贪官,看来我的猜想是正确的。

    “哈哈哈,心虚了吧,臆想?没理由反驳我吧,你一个小小的国家干部,哪来的这么一笔巨款。竟然还随便送人,你是要拉拢我吧,是看上我父亲的身份了吧,想大树底下好乘凉。告诉你,休想。”

    王浩不屑的看着陈小艺。他不想反驳她,因为感觉没意思,可是在座的这么多人,如果自己不反驳的话,那是不是就等于默认呢。

    陈兵其实也想知道王浩是那弄了这么多钱,一个干部的清廉与否可是与前途有着密切的联系呀,他和马德江似乎有着什么关系,又好像与袁小艺有些牵连,这小子赵誉刚又十分护着他。

    想起了赵誉刚,陈兵马上想起了总理,总理去过y市,又亲自安排王浩负责一个什么拆迁安置项目。也有传说总理是在考察王浩?这个王浩究竟是什么来头?

    “这样可不好,以自己的主观臆断,给一件事情定性。会害死人的,陈大小姐,难道你的脑子就这么简单?好吧,实话告诉你,我是y国科技公司在z国地区的首席执行官,这位尊敬的外国友人,就是我的助理,不过他已经加入我国国籍了。属于我国正是公民。另外,我在考取公务员以后,进政府部门工作时已完全通过国家的审核,也辞去了的工作。把执行总裁的位子让给了安德利。这下你应该明白了吧。”

    王浩的话相当的雷人,在z国的执行总裁,这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排行全球第一的国际科技公司在z国的第一人。那年薪可是上百上千万的。

    一个小小的孩子,竟会是一国际集团在z国的首席执行官。这谁会相信?不但陈小艺不信,陈兵也不信,笑话,你这么厉害,你会去给以市长当个秘书?

    可联系到近期总理的意外出现,他是半信半疑。难道总理是因为这个才力挺王浩?也有消息说y市正与国际财团总部洽谈一个十几亿的大项目。

    难道这真是真的,要是果真如此的话,那么这个王浩可真是个宝呀,我得好好把握,一定要将其收到旗下。不为别的,只这一项就是s省省长也不一定,一下就能拉来这么大的投资。

    “王浩呀,不要和你小妹妹一般见识吗,传说中的y市与的合作是你牵的头?”

    陈小欣就火了,爸爸在说什么呢?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

    “跨国财团?哈哈,很厉害吗?我看你去市政府工作就是要做间谍吧,好为你服务的跨国集团,窃取商业秘密吧。”

    安德利无法继续忍受这种裸的侮辱,她侮辱的不是别人,是自己长官的儿子,是自己的希望。

    “放肆,我警告你,我受党的指示全面保护你面前的人,如果你再对他出言不逊,我就对你不客气,这是我的证件,你自己看吧。看后立刻道歉,以后不经我的允许,不准对任何人提起。”

    一个墨绿色的小本本轻轻地飘在在陈小欣胸前,竟然慢慢的旋转着,不上升也不落下。那墨绿的颜色肃穆,那耀眼的国徽闪亮夺目。

    陈小欣傲慢的抓住旋转中的证件,抿着嘴打开。又赶紧合上了,她小巧嫩白的双手紧紧的捏着这个证件。眼睛愣神的盯着自己的爸爸。一动不动。

    这是什么证?竟然权力大到不需要请示,直接杀死像爸爸这样级别的人物?笑话,爸爸是干什么的,那是省级干部。这在陈小欣的眼中就是最大。她从小接触的就是被奉承和恭维。长大后更加明白了爸爸的职位带表着什么。

    “小欣,小欣,你怎么了?给我看看。”

    陈小欣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她傻傻的看向安德利。安德利轻轻地点了点头,她是害怕,她真的害怕了,刚才自己抓证件时就感觉到一丝奇特的力量从安德利身上传来,直到自己看了安德利一眼才能拿稳证件。

    “嗷”

    陈兵倒吸一口凉气。这竟是真的。听自己的大佬说过有这么个证件,还好自己终于见到了。还是一个少将军衔的外国人做王浩的保镖。怎么会这样?

    他仅仅是个市政府秘书长而已。难道说王浩有着更加不可告人的身份?

    一旁的马德江看着变了脸色,冒着虚汗的陈兵。心里傻傻的笑了。让你狂,怎么样狂不了了吧。

    “安德利,收起来吧。大家记住就当没见过,这个包间内就我们这几个人。我会记录在案的。听清楚了,这是国家的机密,还好我是有幸知道的。明白吗?”

    大家纷纷点头,乖乖,政法委书记说得这么严肃,这个证件的威力这么大,谁还敢再说什么,别说前途,人家可以直接取了你的性命,还可以不负任何责任。

    “哈哈,老陈呀,玩笑也开完了,那什么小欣呀,看你这名字取得,这什么时候能真小心。赶紧上菜吧。给你王浩哥哥添杯酒,妹妹气哥哥很正常嘛。哈哈哈。”

    陈兵赶紧附和道。

    “对,对就叫哥哥,哈哈哈,可惜呀,我就一个独女,这下好了,你终于有了个哥哥。这认亲酒可得喝呀,那你哥哥给的钱,你还不赶紧收下,他可是一直举着呢。”

    陈小欣转身就看见王浩依然举着那张支票,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可是这感觉怎么这么奇怪呢?啊,好像自己是一个努力服侍人的妓女,正在接受完事的嫖客给的赏钱。

    她的仿佛感觉自己还没有服侍好客人,不敢拿似的。‘腾’粉嫩的笑脸顿时就一片潮红。一把抓起支票,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谢谢哥哥,我去安排酒菜’转身就跑了出去。

    出门叫来服务生,叮嘱他按照最高的规格制定酒席标准,就跑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莫名其妙。哎!今天怎么了,她看着手里的支票,小心的放到保险柜中。竟然珍藏了一辈子,始终没有兑换。

    后来得到财务总监经常提醒的王浩,也始终没有将这张支票作废。直到被许薇整理家的时候才发现了这张奇怪的支票。

    看着早已发黄变色无法承兑的支票,许薇流下了痛苦的泪水。正是自己的一时疏忽,最终酿成了无法收拾的后果,让一个年轻的生命就那样流逝了。

    陈兵看着一盘盘制作精良的菜肴,稳稳端起面前的酒杯。

    “我今天高兴呀,我女儿认了个哥哥,我也就放心了,哈哈哈,小欣以后就有人管了,我可以解放了。来大家一起干一杯。王浩呀,你可得好好替我看着你妹妹呀,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可不能轻饶了你。”

    王浩连忙端起自己的酒杯,站起身来。

    “陈叔叔,您放心吧,刚才我妹妹的酒我都干了,可是一滴也没敢浪费呀,这大家都看着呢。小欣就是我的妹妹,我的亲妹妹。干。”

    “好好好,干,一起干一个吗。”

    大家纷纷举杯,随了一个。陈兵邹了邹眉头,看了看马德江。

    “我听说y市的事情是任家在插手,老马呀,怎么说你也是政法委书记吗?又是王浩的干叔叔,你就没点想法?”

    “咳咳,哎,老陈呀,你这话说的,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你让我as打打前锋还可以,你要是让我做后卫,你就太抬举我了,打前锋没问题我有经济大队吗,我就给他们定个性,这是经济诈骗。刑事犯罪。我可以和监察局,检察院,合并执法。这没问题。其他的我就怕雷声大,雨点小呀。”

    “怎么?难道省常委会上,你想装哑巴?”

    “这不会,绝不会,我有多大能力使多大能力,这你放心,王浩呀,叔叔就能帮你这么多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王浩感激的点了点头。他站起身来。

    “陈叔叔,马叔叔,你们放心,我有把握,一定让我的建议在省常委会上通过,我先谢谢您们。我干了。对像任海涛这样鱼肉百姓,不顾人民死活的蛀虫我坚决不能让他们继续存留下来,我不管他是谁,也不会害怕什么所谓的任家。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说完一口干了杯中的酒。杯底朝天向大家示意一圈,证明自己的决心。陈兵心里默默地喊好,年轻有为呀,就是让我现在和任家撕破脸皮,我也得好好考虑考虑呀,初生牛犊不怕虎呀。

    酒席竟然一直吃到晚上八点才散,安德利责任在身早就离开了,孙玉修也在半途看他们讨论问题时借故尿循了。找到汽车看到车里的安德利,两人一合计直接去开了个房间休息了。

    喝的醉眼熏腥的王浩被袁小艺和陈小欣,直接架到了陈小欣在酒店的卧室中。陈小欣又担心自己的爸爸,因为妈妈一直在bj市没有来jn市,所以就跟着爸爸回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