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74章 直闯闺房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十一楼一个侧开着的窗户里面,微微探出了半个脑袋。这个脑袋胖胖的,怎么看都像个皮球。

    圆乎乎的,就是个球。可惜的是球上,只在两侧有一点毛。被特意的留长,精心的喷上摩丝,梳到了头顶,小心的掩饰着那一抹的铮亮。

    不争气的的毛,在探出的瞬间迎上了风。于是毛就被一起吹开了。由于摩丝的定型与聚拢作用,就像极了被去了皮的半个芋头,露出了白花花的肉。

    吕忠静气愤的看着玻璃中自己的样子。如果头发不是这么少,如果浓密点。嗯,怎么说也能再帅点。会更有形象。更像个领导。呸,我本来就是领导,你正职怎么了,还不是要民主集中制!

    哈哈哈。哈哈哈。狂笑了两声,拿出了自己的云雾,想了想,在手上小心的掂了掂,不舍得又放下了。

    “哎,太少了,就给这么点,得,也就靠你出力了,省省吧。”

    转身狠狠地掰了一小块普洱,放入杯中,续上水,眯上眼,哼着打虎上山,细细的品着。

    王浩与赵誉刚来到假日,停好车。直接就从后门进了员工通道。轻车熟路的走到许文静的单身宿舍门口。王浩也没有敲门,拿出钥匙直接拧开了房门。

    一阵清香扑面袭来。王浩不由得耸动了一下鼻翼。香,真香,也别说,这个许文静也不施粉黛,可每次来都是这么香,这种香气很独特,不是世俗脂粉的香,仿佛是某种鲜花,还带有些雨后的泥香。

    赵誉刚‘扑哧’就笑了。一改刚才在办公室时的严肃表情。眉毛也弯了,脸上的褶皱也出来了。就是一个叔伯家的表哥形象。

    “看看你这样,你闻什么呢?怎么和猫一样?”

    王浩疑惑的看着赵玉刚,上下打量了一下。关上门。

    “你没闻见?香,我每次来都能闻到,你是不是有鼻炎呀?奇怪?”

    会吗?没有呀,哪来的香味,也就有点洗发水的味道。这个王浩,看不出来呀,毛病还真不小。

    “我没有,我的鼻子好使,但也不想你长了个猫鼻子。这样可不好,影响形象呀,你看看,看看你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采花的淫贼。偷摸的大盗。”

    许文静,根本没意识到两人的到来。还在浴室哗哗的冲洗着自己的头发。

    听到说话声,简单的擦了一下头发。有流氓?还是采花淫贼。坏了。自己就穿了件吊带小短衫。下身,呜呼,迷糊的就起床了。这才十点多,今天还是休班,根本就什么也没穿。

    她有着裸睡的习惯,不喜欢被束缚。本来洗头时还想什么也不穿的。走到浴室看着自己裸露的胴体,感到一阵悲伤,我为了谁呀,守了这么多年。

    哎,多不容易呀!酒店行业接触的都是形形的人。许文静冥思着,想着流逝的时光。想着那稍纵及失的机会。也不凡众多迷人的帅哥,有钱的老板,更有甚者歌星与总裁。

    她又气愤的走到衣柜旁,胡乱的套了件吊带小衫,拧开水龙头就细心地洗着自己的秀发。她惊恐的看着浴室,想找件自己可以依赖的东西。

    小小的浴室能有什么?后悔呀,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勤快,哪怕有件需要洗的衣服也行呀。这下倒好。不由得眼泪直掉。

    王浩和赵誉刚直接就坐到了外屋的沙发上。赵誉刚拨打着邓立化的手机。王浩找出茶叶冲了一壶茶。瞥了一眼里面卧室空空的床。也掏出了手机。

    电话接通了,声音却从卧室里传了出来。一首《香水有毒》哀怨的感叹着。王浩走了进去。

    “赵哥,你等一下,许文静没带电话,我到大堂看看。”

    是王浩,许文静崩溃了,直接坐在了浴室的地上。紧张的心得到了一丝舒缓。

    “王浩,王浩你快过来。”

    她十分无奈的叫这王浩。

    “咦,在洗浴间呀,叫我干嘛?奇怪。”

    王浩看了看赵誉刚,赵誉刚又接着拨了林雅茹的电话。得,你拨你的,是她叫我的,一定有事,我可去了。王浩用手指了指浴室的门,又指了指自己。意思是你看到了,我不是主动的。

    他拧了拧浴室的门,却发现里面反锁着。

    “文静,你在干什么呀?你说话呀?”

    浴室里静悄悄的,许文静非常的生气,我说什么呀,我怎么说呀,难道要我告诉你我什么没穿,你给我拿衣服?你个猪,你来就来吧,怎么还带个人呐。

    许文静是万分的无奈,她不能说,真的不能,实在不能,她无法说出口,她试想了几个说词,到了要说的时候却张不开嘴。

    “是王浩,要死了,你不会猜呀,我怎么办呀?”

    赵誉刚看着浴室门边的王浩,这是搞什么呀?王浩问了半天里面也没声音?出事了?不能呀。那、、、、、、

    “王浩,你赶快,你过来。”

    王浩纳闷的走到赵誉刚身边。瞪着眼,神情疑问的看着赵誉刚。赵誉刚小声的说。

    “我们来的时候不对呀,我们先出去,她是不是没有‘八度空间’了,不好意思说呀,我们先出去吧,她还是个没结婚的女孩呢,你就想不到?还问什么呀。”

    “啊,这你都能想到!厉害,给雅茹阿姨买过?”

    王浩张着大嘴,嘿嘿的笑着。转身走到浴室旁边。敲了敲门。

    “文静,我忘了车里还有东西,和赵哥下去拿,你要什么吗?我帮你买点带上来。”

    许文静这个感激呀,王浩呀,你真聪明,我爱死你了。

    “不用了,不用了,我就是想知道外面是不是你。这下我就放心了,我洗头呢,一会就好,你帮我关好门呀,关门时大点声。我洗头听不到。”

    王浩看了看赵誉刚,摇了摇头,对老赵做了个鄙视的手势。

    “好的,你放心吧,我们一会就回来。”

    说完和赵誉刚一起走到了门口,重重的带好了门。刚走到楼梯口,按了下电梯的按钮,就被赵誉刚拉住了。

    “在这等会吧,我们去楼梯间吸根烟。你还不明白呀,他不需要其他的东西又不出来,能有什么情况发生呢?”

    “我明白什么呀,我又没经验,赵哥,看不出来呀,你是经验丰富的老手呀。”

    赵誉刚神色平静的吸着烟,要说女人嘛,那是需要了解与呵护的。更要懂得欣赏与珍惜。还要细心,你个小毛孩子懂什么,呵呵,也许就知道一时的乐趣吧。

    他也不反驳,徒说无意,还会被这小子嘲弄,我才不上当呢。

    王浩看赵誉刚不说话,还以为老赵生气了,得,你是书记,俺说错了不行吗,摆什么架子呀。哎,你摆就摆吧,这么严肃,不好玩。

    想着怎么样挽回自己一时语言得失误,就被赵誉刚拉了一下胳膊,闪到了一边,顺着眼神就看见电梯间走出来两个叽叽喳喳的美女。

    小警花竟然一身雪白的羽绒服。看来做工与衣料都很考究。紧紧包围着那纤巧的身躯。把胸前的山岚,翘挺的臀部彰显的风情万种。

    又加上那挺拔的风姿,长久自信与傲气的眼神。一时把王浩和赵誉刚看的yy了半天。

    不一会就看到邓立化急匆匆的走了出来。手里大包小包的提了不少东西。看来这是现买的了。

    赵誉刚连忙走了出来,也不打招呼,随手从邓立化手里抓住一大包东西,就递给了王浩。

    “帮你邓哥拿点,你看他累得。”

    邓立化一看,疑惑着,哎呀,这两人什么时间改了爱好了,这爬电梯呀,乖乖,19层呀,气不喘,色不变。厉害。厉害。

    “哎,不行,不行,这我买的,你们没带礼物呀,下去买去,哪带这样的,这是抢劫。看你们身体倍棒呀,跑楼梯呀,厉害,俺佩服十分佩服,那什么,你继续爬下去买吧,啊,不能抢我的呀。”

    赵誉刚也不解释,轮头就是一小巴掌。

    “走你的,到了再说。”

    邓立化这个气呀,抢东西不说还打人,打人不说,还不让反抗。

    走在前面的两女就被后面的声音吸引了。林雅茹回头看了一眼,那真是风情万种呀。老赵立刻就笑了。小警花可不算了。噔噔噔的走了过来。

    “你欺负我家老赵,好呀,老赵,你说,我怎么修理他?”

    邓立化就乐了,嘿嘿的干笑着。

    “进屋说,进屋说,我说妹子,你可得帮我出气呀,他管不了你,可能管得了我呀,我是不能正面和他发生冲突,这有五项原则呀,你没关系,你怎么修理他我都没意见。咱家你说了算,我没意见,没意见。”

    王浩这下可学精了,轻轻地敲了敲门,耐心的等待着。屋门应声而开。一袭素雅幽静的许文静,静静地依在门旁,眼神里流露出丝丝柔情。顿时就把王浩看愣了。

    “进来呀,怎么了?我美吗?哈哈哈。赵哥、邓哥、雅茹姐、慕儿妹妹你们都来了,快进来。我今天休班。你们是不是得到消息了。”

    许文静俏皮的神情,悄好的掩饰了赵誉刚和王浩的尴尬。大家随即鱼贯而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