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76章 国酒醇香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许文静看着赵誉刚。有些紧张的瞥了一眼王浩,怎么说呀,王浩肯定没给他。

    “不能吧,也没那么好吧,是朋友上次来玩送给我的。就是看到大家开心,赵哥,你都当书记了,所以拿出来庆祝一下。”

    赵誉刚才不傻,许文静说的犹犹豫豫,又偷偷的看着王浩,早就被他看见了。

    朋友,切,你有什么样朋友,这种酒就是中央警卫员被领导表扬了,才有机会弄一瓶。还不一定能弄到。要不就是省部级领导才会享受到,享受也不是这样的呀。看这标,这酒瓶,怎么也是委员以上的级别。

    “得,你不说,我也不问了。可是能不能就喝一瓶呀,这瓶我留着,告诉你们呀,这可是个好东西。马上要过年了,要是拿着这个去拜访哪位领导,说不定你今年就发了。哈哈哈,玩笑,玩笑。”

    大家也都没怎么在意,一瓶酒而已,徐文静打开剩下的那瓶。好家伙整个屋内,顿时酒香四溢。赵誉刚更坚信了自己的想法,也就这小子吧,找了个好丈人,看看酒都偷出来了。

    大家抽动着鼻翼,感受着酒香,许文静小心的斟好。

    “你等等,你等等,这不能浪费呀,我的留着。”

    邓立化接过空瓶,又小心的拿过放在桌子上的酒瓶盖,仔细的盖好。

    “慕儿,给我好好收着,我回头摆到我小屋里。这我感觉不对劲呀,怎么味道有些我当时受奖立功时,在大会堂品过的感觉,嗯,不对劲,比那个还醇。!”

    王浩实在受不了了,这都怎么了,一下都成酒仙了,连个空瓶也不放过。

    “回头一人送你们两瓶,这是我在叔叔家拿的,他那好几箱呢,不过叔叔说我拿的这两瓶最好,是一号首长赏他的。”

    一号首长,赵誉刚和邓力化直接就站起来了,这是什么概念?国家第一人给的酒,到了我们嘴边了。

    老赵也没矫情,小心的端起了自己面前的杯子,看了看邓力化。

    “就给我分这点呀,我得到阳台上慢慢品,慢慢品。”

    说着端起酒杯走到阳台,邓力化也有样学样的走了过去。赵誉刚咂了一小口,含着没吞,慢慢感受着这醇香的滋润。邓力化也抿了一小口,却咕咚一下就吞了。

    “哎,老赵,你别说,真不一样,好东西呀。悠远绵长,回味不已。柔呀。好东西。”

    赵誉刚不舍得吞,也不能说话,直点头。

    “你倒是吞呀,到了肚子里感觉更不一样,整个肠胃都能捋一遍,你试试。”

    赵誉刚信,他当然信,不是听说过一次了,上次去省里开会,还听那些人吹呢。当时自己那个羡慕呀,别提了,看着那个夸夸其谈的省领导,真想给他来顿胖揍。就是不敢。

    有什么呀,我也喝到了,哈哈哈,赵誉刚这个美呀,我不光喝到了,还在感受着,我还有一瓶,对了,这小子,他说再给我两瓶。赵誉刚一口就干了杯中的酒,连忙来到客厅。

    “王浩,你什么时候把那两瓶给我,你可得快点呀。”

    林雅茹拉了一下赵誉刚,让他坐在自己的旁边。看着老赵空空的酒杯,就把自己的酒倒给了老赵。

    王浩看见了也没说话,司徒慕儿一看,也有样学样的倒给了邓立化。邓立化嘿嘿直乐。

    “好呀,不过你得把张婷婷给我弄出来,这马上就得去y国了,她办事仔细,思路清晰。还有李勇。李勇聪明伶俐。写材料谁也比不过呀。行吗?”

    赵誉刚看了看王浩,他真的不明白,这个笨蛋。这样是事情你让我怎么开口?常委会定下来的。

    “王浩呀,你也知道,这去党校学习是所有常委都同意的,这个怎么说,请假可以,但是还要参加下期的培训。你明白吗?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

    王浩腹议着,是呀,决定时你知道是我的人,还不帮我阻止?

    “那也不能把我主管的都派去学习吧,我那安置办就放假好了,就给我留一个领导?”

    “哈哈哈,你是真不明白?你想呀,早晚得去,早去早脱身,早安排,不是学习后要重新安排工作吗?哈哈哈。”

    王浩明白了,他欣喜地看着赵誉刚。

    “好,这可是你说的。那去y国考察的名单我可要上报了。这两个人我可得都报上。我需要呀。”

    “嗯,你报吧,报完还得上会讨论,报了也许就不用学习了,也就不需要请假一说。”

    王浩点了点头,随手掏出了车钥匙,递给了许文静。

    “拿六瓶,在后备箱里,拿条烟上来,一块给他们分了吧,省的说我小气。”

    邓立化一听赶忙站起来。

    “我去,我去,这种事哪能让弟妹去,他拿不动呀。”

    “哈哈哈”

    大家看着邓立化的神情一阵欢笑。

    王浩也没阻止,去吧,反正里面就那么多了,叔叔那就留了三瓶,都给我了。叔叔也说了,过年时就能分一箱,要是和他一起去拜年,说不定能搬好几箱回来。

    赵誉刚疑惑的看着王浩,一下就能拿出六瓶,这小子有货呀,那是半箱呀,再加上这两瓶,难道说他弄了一箱?这一出手就是一箱?会是什么样的人有着这样的实力?

    肖振国?不可能呀,不可能,肖振国再厉害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那会是谁呢?除非中央委员。王浩呀,深藏不漏。还好你是我的秘书,我是你的朋友,要不你想整我,还不和吃柿子似的。

    “来,我们喝一个,今天是真高兴。王浩呀,想不到,想不到,你提前让我过足了做省委领导的瘾,哈哈哈,这就是我们的钱书记,恐怕平时也不会喝到这么好的酒吧。”

    不一会邓立化就跑了上来,他手里抱着个小箱子,还有条烟,这条烟太不起眼了,连个烟标也没有,就是个白皮封,上面写着‘中华’。

    赵誉刚起身接过来,他仔细的观察着这条烟,没拆封呀。哎,全给我今年这礼就齐了。可是怎么说呀,总不能耍赖吧。

    邓立化看着赵誉刚那自己从没见过的眼神。这是怎么了,没见过呀,就是在市里发生了大事的情况下,也没见过他这么犹豫过。

    “老赵,你傻了?你干什么呢?”

    “誉刚,你怎么了?说话呀,你想要这条烟?我给你买去,给你买一箱。”

    慕儿也感觉不对劲,赵誉刚给她的感觉虽然很严肃,但自己从没把他当领导,赵誉刚外向,人随和,秉性耿直,愿意发火,可是发完了就完了。所以人缘很好。

    “赵哥,是不是这烟也是国宴专用的?买不到吧。我们这身份抽不起,就抽不起吧,我让老邓多给你弄点好的。”

    王浩也感觉出来了,老赵是不好意思说呀。这烟有什么呀,不就是条烟吗?

    “赵哥,你说话呀,不就是条烟吗,你要你拿着,老邓那,我回头给他几盒就得了,我还有几盒呢。”

    赵誉刚瞪着眼,严肃的看着王浩。

    “当真?”

    王浩是真学乖了,可不能告诉这群狼了,连忙说。

    “我骗你不成,我那还有六盒,我包里现在有两盒,上午刚拿的,还没拆。”

    “把包拿来。”

    赵誉刚拿过王浩的包,就翻出了那两盒特供中华,哈哈哈,哈哈哈,可以尝尝鲜了。说着递给邓立化一盒,自己打开一盒,分给王浩和邓立化一人一支,又把剩下的装进自己兜里。

    王浩一看,急眼了,你给我留一盒呀。上来就抢。

    “你离我远点,哈哈哈,进我兜里了,你还想抢走?哈哈哈,你坐下,我告诉你,要不糟蹋东西。”

    几个女人一看急忙帮各自的男人点上烟,老赵慢悠悠的吸了一口,好久才吐出一口烟气。点了点头。林雅茹狠狠地拧了他胳膊一下。

    “你神经呀,烟伤身的。再这样抽我全给你没收。”

    赵誉刚笑了。像个孩子。

    “你们不知道,这烟不怕,这里面有害的物质基本上都去净了。还添加了些提神醒脑的东西在里面。说起来话长,我就说说。”

    赵誉刚又吸了口烟。

    “那是我,对两年前吧,我去京里开会,就是人代会,你们是不知道呀,我见到谁了,一号首长。他给了我一盒呀。哎,就抽过那一回,刚出门就被钱书记看见抢走了,那是生抢呀。我当时也不敢抢回来呀,现在也不敢呀,钱书记看我快哭了,就又给了我三根,就三根呀。”

    赵誉刚看着大家都瞪着眼听故事,索性来了兴趣。

    “那三根现在还被我保存的呢,哎,你们不知道,一号首长当时去南边考察回来时,经过我市,感觉我们市的规划不错,所以开会完会才会想着找我,想了解一下,y市现在的发展情况,我们是沿海最早的开发城市,有很多内地城市需要我们的经验呀。这我才混了那一包。后来回来时和钱书记坐一辆车,书记告诉我,这种烟是卷烟厂,专为一号亲自制作的。你们明白了吗?”

    呼,大家深吐一口气,这就是传说中的御用?乖乖,怎么到了王浩的手里呢?王浩也非常疑惑。叔叔只告诉自己是首长送的,却没说的这么仔细。

    赵誉刚看了看王浩,吞了口吐沫。

    “王浩呀,你不要说我贪心,你还不知道呀,我有了你这烟和酒,就能敲开老大家的门,这要是你和谈妥了条件,真成了事,不用你叔叔他老人家费力出手,我们自己就能提出条件,你知道吗?我们背后的支持,有时候是不能轻易的暴漏给他人的,你慢慢的会明白的。我们要学会自己奋斗,不能总靠着提携,那是有限的,用一次,少一次,慢慢的就用完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