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77章 惜情依依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点了点头,经验呀,自己奋斗才是最能证明自己实力的方式。想不到这一瓶酒、一条烟,竟会有这么大的利用价值。

    大家又畅谈了一会,确定了邓立化的下一步升迁方案。在邓立化的百般嘱托下,王浩答应一定帮他搞条特供。才欣然的离去。

    许文静哀怨的看着王浩,他要出远门呀,什么时候能回来呢?自己非常不愿意他离开。知道这是男人的事业,自己心爱着的人的工作。

    “你要走吗?”

    “不走呀,怎么,希望我走呀?”

    他误会了她,以为她问他现在走不走。许文静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王浩连忙抱住许文静。看着怀里的许文静,仿若一个文雅的同窗校友。飘逸的长发,俊俏的容颜,白皙而微红的脸庞,似乎总带有一丝忧郁的神情。王浩内心不由得抽蓄了一下。

    “我不走,我还没和你好好说会话呢,这么长时间了,我天天都想着你。”

    许文静的心瞬间就碎了,变得一瓣一瓣的,怎么拢也拢不起来。零落的一塌糊涂。

    她伤心的腹语着王浩,你好狠呀,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我喜欢你,深爱着你,但是我怎么才可以告诉你,你知道吗?我是个女孩呀,你让我怎么开口!

    “静,怎么了,说话好吗?”

    “你喜欢我吗?那么你告诉我,你爱我吗?因为什么?你告诉我好不好?”

    许文静叹了口气,终于是说出来了。算了。谁让自己爱了,爱得这么深。不能允许自己拥有半点敷衍的情绪。

    “我爱你,感觉似乎相识多年,也许是前世的渊源吧,第一次见到你,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是我曾经把你遗失了,又突然找到了。”

    王浩紧紧地抱住许文静,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好像是真的遗失过?

    “当时很多同事在一起吃饭,我不好意思和你说太多的话,其实我一直都在观察你,你知道吗?你宁静而悠远,娴淑又文静,像个公主,却没有跋扈的骄奢。我喜欢你的性格,喜欢你的沉醉,喜欢你迷人的香气。”

    许文静真的被感动了,他喜欢我,他爱我,他真的会闻到我身上的香气?难道这是命运,冥冥中真的有谁在主载?

    “浩,抱紧我,难道仅仅这些?我不漂亮吗?还记得我告诉你的那个故事吗?记得吗?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的缘份?”

    进入思想状态的许文静,柔柔的,说话的声音又很小,那迷离的神色更加妩媚动人。王浩看的就痴了。这时的许文静正迎着王浩的面容,仰着脸,目不转睛地看着王浩。

    许文静穿着一件淡粉色的纯羊绒紧身小衫。脖间系着一个红绳,吊坠着一枚深绿色的玉坠。使白皙的肌肤更加的夺目。

    刹那间许文静就意识到了王浩的失态,和自己的走光。她慌乱的掩住自己的胸,轻轻地踢了王浩一脚。

    “胡乱看什么,流氓,眼睛都看直了,你就是个小流氓。”

    王浩裂开嘴笑了。

    “你不要胡说呀我在看那个坠子,感觉是玉的吧,成色不错,难道是祖母绿?”

    “看就看了,没点担当,难道你会不负责任?”

    王浩皱起了眉头,我还没做什么呢,这就要负责任?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做点什么吧。

    王浩也不反驳,抱起许文静就进了里屋,双手齐动,开始了原始的垦荒工作。

    许文静羞涩的拒绝着,一味的稍微的反抗着,她真的不能,不允许自己的放纵。原则里自己就是一个思想落后的女子。她不能原谅自己随意的轻浮。

    她曾幻想过无数次,自己爱人的情况与摸样。为自己默默地珍惜而骄傲。她憧憬着步入殿堂的圣洁,幻想着新婚之夜的欢畅。

    她鄙视酒店内其她女孩子的乱情,不能相信那轻易地一夜付出。看着朝欢暮楚的同事,她不会嘲笑,也不会怜惜。只是自己职责所在,一味的严厉要求她们自重。

    九零后的女性不好管理,更不好随意的批评。许文静作为一个八十年代末期的女子,拥有着那个时期的一些思想,更被自己家教的严格束缚。更加的拥有了迷人的素质,与不同的文化修养。

    她爱好文学,更被文学所感化。她畅想着自己,追逐着迷离的文化底蕴。深受小说中那些美丽描叙的熏陶的与感染。

    她不时地自省着,严格的要求着自己的同时,也严厉的要求着自己所带领的服务员与每一个迎宾。还好八零末期的她与九零后的她们不存在着多么大的代沟。使她们信服与崇拜。佩服与服从。

    所以五星级的海滨假日,不会传出什么流言蜚语。也不会有无端低俗的登徒子前来品鉴。这也是许文静的一个成就。也更加使假日酒店高层的管理人员佩服与认同。塑就了海滨假日在y市人们心中的良好形象。

    她由慢慢的反抗,变为稍加凌厉的抗拒,在自己外衣被剥离的瞬间,她放弃了抵抗。流出了自己也说不出是为什么要流的泪水。

    她实在无法拒绝王浩的要求,不能允许自己去伤害王浩,她真的爱他,爱到无视了自己的存在。

    疯狂的王浩停止了自己疯狂的行为。他慢慢的拥起心爱的女人,我这是怎么了,和禽兽有什么不同,为什么每见到一个女人我就会想着要拥有和霸占。

    难道爱的表达只会是原始的进入与这样无端的占有?这就是人类的行为方式吗?王浩无法解释自己狂暴的理由,因为拿不出理由。这就是自己本能?不受大脑支配的意识情形?

    被王浩拥入怀中的许文静更加的伤感。她内心拥有的是更多的欣慰,还有深深地负疚。我阻止了他的侵犯,会不会就阻止了他的爱恋。我会失去他的。他还会不会继续喜欢我。我究竟应该怎么办?

    “浩,王浩,我们相爱吧,我给你,好吗?我爱你,只是我还没准备好,我、、、、、、”

    王浩打断了许文静的话,深深地吻着许文静。许文静慢慢的迎合着王浩的吻。人生拥有着太多的无奈,太多的情不自禁。

    许文静小心的脱着王浩的衣服,不允许王浩放弃自己的唇。王浩明白了许文静的想法,默默的配合着。身下坚硬如钢的自己被许文静颤抖的握住,慢慢的送到那早已烂漫的深邃。

    “喔”

    许文静被刺痛了,紧紧地咬住王浩的肩头。更加刺激了王浩。他不顾一切的疯狂着,刚刚被破身的许文静哪经得起王浩这样勇猛的探索。竟然昏迷了。

    王浩竟没有觉察,一味的攻击着,随着许文静体内不住的紧缩,王浩也步入了峰巅。整个室内竟弥漫出一种迷离的香气。

    香气很浓,萦绕在整个室中,王浩开始四下的寻觅着,一会竟晕晕的有一丝沉睡的感觉。慢慢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的王浩作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的自己与许文静身在大唐古都,洛阳皇城。自己一身戎装,威风凛凛,身后远远地跟着一名侍官,牵着一匹汗血宝马。

    许文静携一名俏丽的丫鬟,身姿妖娆纤弱,像在送自己出征。她泪落前襟,盈盈郁郁。无限的哀怨与感伤。

    王浩连忙上前扶住自己心爱的女子,轻轻地拂去她那晶莹的泪水,怎奈远远地军中号炮三声。吹角阵阵。

    王浩在怀里拿出一枚碧绿幽蓝的祖母绿挂件。上雕蝙蝠寿桃栩栩如生。

    “我此番出征大漠,生死未知,还望小姐安排家将,多多照顾家中年迈的双亲。今生负你,容君来世相见!”

    许文静早已泣不成声,她轻浮着碧绿的祖母雕饰。看着那莹瑞的光环。

    “君此去路途艰险,战场厮杀,保家卫国。妾无一回报,愿厮守终身,如若相公不能回还,你我约定,来世再见,我当结草衔环以报君的恩情。”

    “你去吧,无需记挂家中亲人,我会安心照顾。抚养天年。”

    王浩转身扶鞍跃马,战场中。以一种荆轲的潇洒,纵横着驰聘的美丽,采一柱大漠的的孤烟,映射太阳的巡礼。捉一轮浑圆的落日,放飞无限的情思。

    一去经年,不觉日下。终究在飞传的谍报中,耗尽了自己的青春。感动了唐皇的御泪。挥毫定西将军。

    安排举国大丧,享王室封侯。亲具封官,国礼代之。

    得到消息的王府小姐,肝肠寸裂,痛不欲生。吞玉而逝,一时朝野震惊。

    “文静,不要,文静,不能呀,文静、、、、、、”

    睡梦中惊出一身冷汗的王浩,疯狂的摇晃着自己怀中的许文静。吓得大惊失色。他猛睁双目。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悠悠转醒,泪水夺眶而出。

    “文静好可怕的梦,好可怕、、、、、、”

    却被醒来的许文静阻止了说话。

    “相公梦中可否有我?是否征战沙场?”

    王浩真的愣了,他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许文静双手捧着自己胸前的祖母玉坠。颤抖的送到王浩面前。

    “可惜爸爸在河套内挖出时,已损坏了,我后来找人重新加工成这枚玉坠,一直配挂在胸前。你是他,是我的夫君。”

    许文静扑到王浩怀里放声大哭。多年来的哀怨汇集成河,倾泻而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