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78章 辅佑法师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这一梦天地失色,许文静竟然和王浩做着相同的梦。不能说这个世界充满着奇异与古怪。王浩感到万分的离奇与荒谬,真的荒谬吗?这也太奇怪了。

    许文静娓娓的讲叙了自己的故事,叙说着自己小时候的一切,和自己那次去算卦的经历。

    王浩认真的听着,难道冥冥中真的会有安排?是要去试一下,也算一卦。

    “文静,我们明天去静安寺怎么样?听说那里的大师道行高深,佛学功底深厚。很有成就。”

    “真的吗?王浩,你认为我们还有必要去吗?我相信,我已经找到了你,也不会,永远也不会离开你。这是千年的祈盼。永恒的誓言。难道你不会相信吗?”

    王浩沉思着,是呀,何尝不是呢?哎,可是就是感觉不能说服自己。

    “我相信,其实我早就相信了,但是我不能理解,文静,你陪我去一次好吗?或许我身上还有别的我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存在呢,你说呢?”

    许文静点了点头,她想起了静安寺的传说。去静安寺需要先前一天沐浴更衣,焚香静己,养神静心,还不能食荤腥。

    “王浩,您今天吃菜了吗?我拿过来的那些菜都没动,我没吃,你吃了吗?”

    “我没有呀,都没动筷子,我光吃花生米了。都打包让邓哥带走了,对了,我们晚上吃什么?”

    许文静笑了,没吃就好。

    “真的没吃?一点也没吃?去静安寺是要吃素的。还要沫浴更衣,焚香。走了,乖,我们下去洗洗。”

    原来是这个意思呀,好吧。王浩起身刚要进浴室,又转回头,抱起了许文静一起推开了浴室的门。

    “嗯,要好好洗洗,心诚则灵。哎呀,你掐我干什么?”

    许文静羞涩的依偎在王浩怀中,把头深深地埋在王浩的胸前。

    “小流氓,你不会自己洗呀,我,我还很痛,你不要,不要再动我好吗?”

    王浩抚摸着许文静白皙迷人,光滑的后背,怜爱的说。

    “文静,不要胡乱想了,我不会再欺负你的,只是想一起洗一下,相互可以搓搓后背吗。”

    许文静轻轻的点了点头。一时万种旖旎的风情在整个浴室中上演着。

    次日清晨王浩和赵誉刚请了假,又接到直属安置办副主任李勇的电话。说以初步拟好了去y国考察人员的名单,希望王浩有时间可以回办公室批示一下,也好报到市委。

    王浩答应着,什么名单,有什么用,还不得被刷下一大半。现在那些太太小姐们就听说了,争着抢着要一起去。哎,怎么回事呀,要是都安排了,我不成导游了。

    在y市久居的人,都喜欢来静安寺走一走。静安寺依山傍海,确实是一个休闲度假的好地方。无论是周末怡情,还是在假日里,想放飞自己。来这里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除了美丽的风景以外,静安寺的传说和道行高深的佛学大师,总是带给诚心前来的香客,很多意外的惊喜。这也就更加吸引了,前往游览与进香的人们。

    王浩的前来,不是因为静安寺的环境优美;也不完全是对佛学的向往,他是前来释疑的。

    静安寺的大师和王浩的身世竟然有几许相似。也是从小丧父。只不过大师是父母双亲具亡孤苦无依,才无奈被佛家收留,做了弟子。而王浩生母依在,确不能相安同处,由爷爷抚养成人。

    落发静安寺后,授予法号‘辅佑’。曾一度被人争议。因佛家视金钱于身外物,可有可无,可多可少。‘辅佑’与‘富有’谐音。所以在市井民间曾传为笑料。

    还好辅佑聪明好学,乖巧伶俐,十几岁便饱读经书,学识异人。人们才发现这个‘辅佑’是指的学习方面,而不能与钱财里的‘富有’挂钩。

    王浩的学识也是相当出众的,当然他学的不是佛学。刚到山门,便看见气派的三个隶书大字‘静安寺’。步入山门,就见一年轻佛童,垂首施礼

    “贵宾来访,纳寺蓬荜生辉,小僧奉方丈口喻,在此迎候多时,请随我来。”

    王浩与许文静都感到十分诧异。面面相觑,也不说话,随着引路僧人,来到大殿后厢房外。就听厢房内传出浑厚而令人心神俱安的诵经声。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

    听得多时,就见厢门大开,走出一位法师。连忙拱手施礼。王浩就意识到一种由内而外,悲天悯人的气质。使人一眼望去,顿时感觉宝相威严。端庄不凡。低眉、微闭眼、嘴微翘。感到一阵共识。

    “老衲日做功课,不可耽误,望施主海涵。是否可以厢内一叙。”

    王浩急忙还礼,随法师入内,却听见小僧人说。

    “女施主请留步。随小僧廊房侍茶。”

    “觉远,不可无礼。请女居士,随我来。”

    王浩是越听越迷惑。不由仔细端详着,室内的摆设。一厅,两侧室。南侧是辅佑的卧榻,北侧是觉远的休憩之地。

    厅内竟是软榻。上摆一几,大家脱鞋席榻而坐。几上佛具依然。

    “看茶。居士请。”

    王浩实在是不能不说话了,再这样下去自己就会郁闷死。

    “辅佑法师。祝您身心安好,我今日来是想?”

    “哈哈哈,居士不必多言,请喝茶。”

    老法师朗声大笑。转头看向自己的徒弟。

    “徒儿,为师昨日之言能记否?”

    觉远连忙点头,竟然‘扑通’一声跪在师父面前。

    老法师起身离席,觉远连忙拿出大红袈裟,帮法师穿戴整齐。扶入内厢,法师盘膝而坐,嘴颂经文。觉远大声悲呼。

    “方丈,师傅。”

    山门大殿旁,竟然传来三声悠远的钟声。王浩和许文静仿佛被钟声击中,顿时一起站起身来,走向内室,怎奈外面早已进来六名弟子,把持着内室的入口。具垂首合十,低声诵经。

    觉远取下师傅手中的佛珠,拿来走到王浩身边。

    “居士,师傅有言,您今日必来,令我速去山门迎接。传法喻‘遇欣而生,坤而大难,不避则亡。昕玉而止。’现尊喻旨这是师傅留给你的,你需日夜佩戴,不可轻易离身。切记、切记。”

    说完也不管王浩愿不愿意,直接就把佛珠戴到了王浩手腕上。王浩只觉一种凉意,由手腕瞬间传到心脏,顿时全身冰凉。耳旁就听到觉远大声喊道

    “壬辰年嘉平巳时三刻,法师辅佑遇明主西见如来。”

    众弟子大声唱诵

    “法师圆寂了”

    “咚、、、、、、咚、、、、、、咚、、、、、、”

    外面钟声阵阵、、、、、、

    王浩一下就被钟声惊醒了,却发现自己在许文静的房内。合衣躺在床上。

    许文静发现王浩醒了,连忙用一根手指堵住王浩的嘴。

    “你不要说话,听我说,说完了,你就明白了。”

    王浩脑中比较沉闷,却思路清晰,急忙点头。

    “大师说你我均是有造化的人,此后的人生,荣华富贵就不用说了,必定是人上之人,也就是说你是当权的人。只是你日后的道路凶险异常,所以万万不能轻视,人生中会逢多次大难,都是性命攸关,若是不好好规避,也许就,就不会活下来。有一个唯一的解救办法,你会在多次大难后遇到一个可以保你今生安泰的人,他名叫昕玉。你一定要记住这句话‘遇欣而生,坤而大难,不避则亡。昕玉而止’王浩。王浩。”

    王浩听着许文静得叙说,暗暗心惊,难道这是真的。又和许文静详细的询问了一下,自己晕倒后的事情。

    许文静说她也不是太清楚,当时就看见你要倒下,连忙扶住。那几个僧人就七手八脚的帮忙,把你抬回来了。

    王浩想起了自己手腕上的佛珠,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一串圆滑的手珠恰好的套在自己的手腕上。细细看出竟是小叶紫檀的。他轻轻往下拽了拽,要拿下来,立刻便感到一阵透心的凉意袭来,赶忙松开手。疑惑不解的看着。

    许文静连忙向王浩解释。

    “觉远说,这串佛珠可保你多次安泰,遇难呈祥,你千万不要轻易的摘下来。不过他说佛珠得到大师的加持,你暂时是摘不下来的,除非佛珠的法力得到破坏,那样它就会全碎了。你也不用摘了。”

    许文静看了看王浩,见王浩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觉远说,你十年内不能再去静安寺,否则,静安会因你而不存在。”

    “什么?那十年后呢?”

    “有心可往。”

    王浩摇了摇头,什么乱七八遭的。他默默地重复着大师的话。

    “遇欣而生,坤而大难,不避则亡。昕玉而止。有心可往?”

    王浩是无神论者,不是太相信这些神奇的东西,但同时他又是一个知识分子,当一种现象被科学无法合理的解释时,也就成为了神秘。

    许文静温柔的劝解着王浩,宁愿信其有,也不信其无。走着看吧,小心无大错。王浩看着贤淑的许文静欣慰的笑了。心情也好了起来。起床来到窗前。拿出许文静准备的高香点燃,默默三拜。洒向空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