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82章 省委书记的震怒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钱沐槿春风拂面的出现在了门外。身上还略微带着些许雪花。赵誉刚和王浩连忙把钱书记让入室内。王浩轻轻地拂去钱书记肩上的浮雪。

    赵誉刚有些疑惑,这是省委书记呀,我都在打颤。好个王浩,有气魄。

    钱沐槿哈哈的笑着,向赵誉刚和王浩打着招呼。

    “哎呀,今天的雪好大呀,我走过来的,誉刚呀,怎么想起带着王浩来看我?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有问题就说,我还是很看好你的吗。我能解决的一定帮你解决。是不是呀王浩。你小子,几天不见脸色好看多了。”

    赵誉刚知道在自己装着受伤时,钱沐槿见过王浩,可是也不会关系一下就好到如此地步吧。算你钱沐槿有驭下之道。可王浩仅仅是我的秘书呀。

    往大了说,兼个市委副秘书长。哎,这也是因为不能一下就把他提起来,也太过分了。短短两个月就正处级,再提怎么也说不过去呀。

    算了,也想不明白,不想了,赵誉刚正了正身形。急忙对钱沐槿说

    “赵书记您辛苦了,我这次来就是想来看看您,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向您汇报。王浩说您喜欢这里的环境,所以他就给安排到这儿见面。您看?”

    钱沐槿点了点头,汇报情况,赵誉刚呀赵誉刚,你也会汇报情况,我等你的汇报等了六年了。

    “啊,这样呀,是不是因为我去过y市看你呀?你就来看我?呵呵,誉刚呀,没必要,我们都是党的干部,这是工作需要。”

    赵誉刚的心就炸了,书记的意思很明确呀!他不待见我。哎,我终究还是个小人物,还进不去他的法眼。

    赵誉刚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他满怀希望而来,却被一瓢冷水当头浇下。看着窗外纷飞的大雪,赵誉刚更加的迷茫。刚才还一路晴好,这怎么就突然雪飘了?

    纷纷飘扬的大雪加深了赵誉刚的思绪。他旁若无睹的看着窗外的雪景,思绪万千。钱沐槿和王浩挤眼相笑。王浩是何许的聪明,立刻就明白了钱沐槿的意思。钱书记是嫌赵誉刚来的太迟呀。

    六年的市长,却不知道和自己的主管的省委书记沟通,可见这个人是多么的愚笨。他以为凭借自己的实力,以为自己只要努力的付出,就一定会有收获。

    哎,聪明反被聪明误,何尝不是说的这种人。王浩焦急地想打开面前尴尬的局势。就听钱沐槿说

    “王浩呀,我记得春秋编外里谈到,冠叔偲佟,本是吴国一位小吏,相当于我们现在比较大的一乡之长。他爱民如子。深为百姓爱戴。只是不知道进取逢迎,也就是坐到了县尉而已。”

    “哎呀,钱书记,我还真知道,自古就是逢迎进取,拜师求进。你不向师傅阐明观点,不向自己信服的人说明原因。那怎么会得到认同?就是想用你,也会仔细的考虑呀,万一这人要是用错了,还不如不用。”

    王浩的话立刻激醒了沉迷中的赵誉刚。他兴奋地转回头,哆嗦着嘴唇。脸上洋溢着兴奋的微笑。久久的没有说出自己想要表达的话。

    他转过身,拿起放在椅子上的烟酒,举到钱沐槿的眼前。

    “钱书记,我,我从王浩手里抢得。您尝尝。”

    王浩这个气呀,你真不是个东西,你送就送吧,干嘛把我埋了。

    “哈哈哈,钱叔叔,我就知道他给你抢的,其实我就是给你准备的,可惜被他看到了,这都说财宝不外露呀。我真是吃了大亏了。”

    “你胡说,钱书记,您还记得吗,当初我第一次参加人代会,受到首长的接见,首长给了我一盒烟,我一出门就献给了您呀,你看看,是不是这种烟。是不是它。”

    赵誉刚激动地打开装烟酒的黑色熟料袋。拿出了那条烟。递到钱沐槿面前。

    钱沐槿这个气呀,我说老赵呀,你有点智商好不好,你这都办的什么事呀,这哪像个一地的市委书记。

    当钱书记看明白在自己眼前晃着的那条烟时,就放弃了自己原来的观点。他回忆起自己陪赵誉刚走进红墙时的情况。

    首长的秘书小魏走到两人面前。

    “钱书记,一会首长需要接待外宾,他交代让我和你解释一下,让赵市长赶紧进去,他想问问y市现在的变化。您就在这等一会可以吗?”

    钱书记当时那个气呀,好你个赵誉刚,挡了我见首长的机会不说,还得让我在外面等着。得,首长我不是没见过,还隔三差五的见,今天就让给你吧。

    过了一会,看见兴高彩烈走出来的赵誉刚,钱沐槿就乐了,因为他看见了赵誉刚,拿出一根烟给自己。那是什么呀?那是首长的烟。

    当时钱沐槿强板着脸,整盒的抢了过来。也正是因为这盒烟,使新任省委书记的钱沐槿,顺利的巩固了自己在s省的地位,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你一直都记得?哎,就因为这你不来见我?来省里开完会,还躲着我?”

    “不,不是,钱书记,您,您不知道呀。我,我就是感觉自己没实力,也没干出什么成绩,不敢见您。其实,其实我这六年里,六年里那天都在想着怎么样会得到你的认可。得到你的表扬。”

    看着激动万分的赵誉刚,钱沐槿笑了。

    “所以你今天就抢了王浩的烟?你就学我不讲道理?”

    赵誉刚慌乱的心,突然就稳定了下来,他明白了钱沐槿的意思,这不用说了,不用说了,意思就是我有样学样。意思就是我徒弟学师傅。

    “钱书记,王浩的叔叔是肖振国,他家里能没有这样的烟?谁信呀,我这不叫抢,您说呢?”

    ‘哄’好个王浩,我说怎么会这么多人关心你,原来出在这呀,你竟然是姚老爱将的侄子。好吗,让我猜得好苦。算了,姚系人马,也是自己的同盟,更是自己的一大助力。

    “钱伯伯,我不是有意瞒着您的,我,我其实在和许薇谈恋爱,就是肖叔叔的侄女,这八字还少一撇呢,只是肖叔叔很欣赏我而已。不能当真呀。您不要误会呀。”

    许薇?那个许薇?肖振国的侄女?钱木槿直接就坐到了椅子上,这是驸马爷呀。

    呵呵,呵呵我老钱看来要时来运转了。哈哈,哈哈哈。我要争取呀,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许薇十几岁就跟着肖振国,这里面的原因太复杂,太复杂了。

    钱沐槿的内心里就乐开了花,这太值得啦。我怎么就交了这样的好运,哈哈哈,他看着王浩直乐。

    “王浩呀,要好好和人家交往,可不能三心二、、、、、、”

    话说了一半,钱沐槿满怀春色的笑容就凝结了,严肃的看着王浩。

    “你老实告诉我,外面的女孩子是谁?说。”

    王浩马上意识到了钱沐槿的想法。

    “钱书记,她是陈部长的女儿,陈小欣,这个酒店是小欣的同学开的,她在这帮忙。小欣和许薇是同学,又是闺蜜。”

    王浩没有别的选择,没有,他选择了谎言,其实谎言有时也是善意的,他能给别有用心的人,带去完美的掩护。

    钱沐槿点了点头,这样呀,还以为这孩子朝思暮楚。算了,看来我是多心了。想起赵誉刚来见自己的目的,应该有很重要的事情他们解决不了吧。要不凭王浩现在掌握的实力,什么事会难倒他。

    “老赵呀,你说说,不是有事情要告诉我吗?说吧,我听着。”

    赵誉刚看了看王浩。见王浩没有说话的打算,意识到自己的失误,是呀,我是领导,现在在见自己的领导。看来我的脑子是要生锈了。

    他详细地讲述了y市和的合作意向。阐叙了合作的可能性。合作的前景与经济效益。在钱沐槿面前展示了一副绚丽的思想蓝图。

    钱沐槿相当的震惊,非常的兴奋,这是什么,这是王浩来送礼。赵誉刚来送金呀。这是赵誉刚和王浩在规划自己日后的发展方向,与展示自己退休后的美好生活。

    官坐到了钱沐槿的地步,想的不仅仅是再上一级,而是真正的综合考虑。他意识到了问题的难度,意识到了赵誉刚与王浩的担心。

    是呀,没有实力,没有那金刚钻,怎能揽的了瓷器活。他们是想分蛋糕,想不漏痕迹的吃大块。其实何必呢,哎,站在不同的层次上,考虑问题的方式就不一样。

    我何不这样办,嗯,先不急,我得回去好好想想,这可是个耀眼的蛋糕呀,是个人人都眼馋的家伙。弄得好了,不光是分有一杯羹,也许会分一块大蛋糕。弄得不好,只能是看着别人吃,还得被嘲笑,别人吃完了还得去帮着收拾桌子。

    “誉刚呀,你们今天先找个地方住一晚,正好今天周末。我先回去想想,你们的心意我明白了,誉刚呀,你要想清楚呀,要知道你们现在要做什么,可千万不能大意呀。你告诉我,要说实话,这件事都有谁知道,他们知道多少。”

    赵誉刚仔细的想了想,把书记会议的情况,和自己得到的消息一字不拉的汇报给了钱沐槿。

    钱沐槿听完直摇头。大声斥责着。

    “胡闹,你们就是胡闹,这么大的事情不知道先向我汇报,这么大的事情私下里作出决议。我看你这市委书记也不用当了,你给我赶紧滚回家种地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