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83章 闻风而动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赵誉刚喃喃的看着钱沐槿,他知道自己错了,可是这真的不能怪自己,你钱沐槿就从没示意过我,哪怕你点点我,稍微有那么点意思,我赵誉刚也不会游荡这么多年。

    王浩也被吓着了,怎么说现在面对的是省委的第一大佬。这大佬的气势一发出来那不是闹着玩的。王浩就感到脊背发凉。一阵冷气由上而下浇过全身。

    他低着头偷偷地看了一眼愤怒中的钱沐槿。147发现书记是真生气了。

    钱沐槿这个气呀,你们把我当什么?啊,这么大的事情。这么大的功绩,不运作,只要签了约了。你这个市委书记就有资格提副省了。我这个省委书记也会光彩无限呀。

    他看了看赵誉刚,看看你们这些熊样。看看你们一个个的,都能干点什么,事没做,就闹得满城风雨,你们嫌知道的人不多呀,你们是不是感觉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们几个人,别人都不如你们。

    不要说s省了,这要是被其他省市得了先,我看看你们怎么办?这么大一块蛋糕,会连渣都不剩。

    他想着ld地区人们的生活水平,想着省内地区的巨大差异。哎,苦呀,难呀。这么大的投资下来,会解决多少困哪,会安排多少人?能解决十几万人的就业问题呀。

    钱沐槿的担心是正确的,现在各省、各地区都在想尽办法促发展。加快步子搞引资。这要是稍微漏了点风声,别人就不认识的人了?谁不眼红,人家就不会公关?就显出你赵誉刚和王浩的能耐?

    赵誉刚和王浩都没有考虑到这方面,他们考虑的仅仅是省内的斗争,想着自家兄弟要来争食吃。

    赵誉刚毕竟是比王浩老练,他看出钱沐槿光发脾气,却不转身离开,那是等着自己解释呀。他就想明白了,看来钱书记还是疼我的。还真是对我有感觉。

    “钱书记,您先坐下,听我们慢慢说,您消消气,消消气。”

    王浩急忙上前给钱沐槿倒上一杯茶。钱沐槿这个气呀,哪有心思喝茶,颤抖的手拿着茶杯,水就晃了出来。他能不气吗,能不着急吗?想喝口水却拿不稳杯子。他‘恍啷’一下把杯子丢到了桌子上。

    王浩看了看真上火了?不能吧,这就是我玩了个计划呀,要是把你气病了,我找谁给我撑腰呀。

    “钱叔叔,您别急,您听我说,这件事十拿九稳,我一定会办好的,我只是不放心,要是我把这投资拉回来,他们不用赵书记管了怎么办呀。”

    钱沐槿听王浩这么一说,难道还真能签下来?算了,问问再说。成不成的,哎,我这是怎么了,老了老了,还这么激动。

    “哈哈,口气不小呀,王浩呀,你认为全z国,就你一个人叫王浩?就你一个人有能耐?”

    赵誉刚救助的眼神看着王浩,你小子,可得有把握呀,他明白了钱沐槿的担心,是呀全国上上下下几十亿人。怎么就显出你了。我还真是没考虑到,被希望撞昏了头了。目光短浅呀。

    王浩也听明白了钱沐槿担心的理由,是呀。自己光想着y市,想着省里,想着上面。也没想到其他省会来参合。他灵光一闪。好吗,既然要干,就干大点。你们不是都想来吗,那我就索性玩个大的。

    “钱书记,其实的本意是投建一个全球最大的科技生产基地。他们也有担心,担心我们y市消化不了。所以前期只考虑投十几个亿。不过现在看来,只要能得到您的支持。我就有信心让他们先期投一百个亿。”

    ‘恍啷’钱沐槿站了起来。衣服挂到了桌角,带翻了一地碗碟,还好,现在还没上菜。赵誉刚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王浩呀王浩,牛皮不要吹得太大,我们y市没养牛场呀。你这是要我去跳河呀,那夹河我刚刚拨了五个亿,大上个月才开始动工,趁着冬季水少,好好把入海口那块完善一下。你是想准备我修好后,让我直接跳进去呀。

    钱沐槿也不看赵誉刚,他看着王浩。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可是一百个亿的投资,哎。没办法,失态就失态吧!

    王浩皱了皱眉头,你们怎么了?不就是点投资吗。

    “钱叔叔,是真的,我有把握,他们前期的十个亿已经打过来了,合我们z国人民币有将近一百多亿了。要是要求他们直接投一百亿美元的话,那就能合到将近一千亿人民币,您看呢?我们要想点办法,好好规划一下。”

    钱沐槿实在是站不住了。美元,王浩一直在和我说美元?他伸出手,颤抖的指着王浩。动着嘴唇,激动无比。他想说,你先过来扶我坐下呀,可是却无法平静心情,无法让自己的语言顺利的表达出来。

    一直都站在门外等候的陈小欣,这个紧张呀,老公在里面说什么?怎么感觉杯子碗都被摔了?不行,这钱沐槿看来是要欺负他,我得进去帮我老公,怎么说爸爸也是组织部长,这个钱老头能不给个面子?

    她想要进去,是真担心,要是钱老头真不给面子怎么办?对,我得把姐姐叫来,我就不信两个常委的面子你都不给?

    陈小欣跑到一边,焦急的给袁小艺打着电话。

    “姐,不好了,王浩把钱沐槿叫到了我这里,他们在包间里打起来了,杯子碗都被摔了,我听到好像谁把桌子掀了。我一个人不敢进去呀。钱老头要欺负我们的老公,你快来看看吧。”

    陈小艺一听,大发了,这事怎么处理?这真打起来也管不了呀。不对劲呀,王浩哪来这么大的胆子?一定是钱沐槿掀的桌子,不好,王浩凶多吉少。我得过去看看,可是怎么去呢。

    马伯伯,得找马伯伯帮忙,上次看到马伯伯那么疼王浩,那是真疼呀,他不会看着不管的。还得想办法把我爸爸叫去,哎,怎么办呢?爸爸知道后也许就知道了我和王浩的关系,算了,顾不了这么多了。先救人要紧。

    袁小艺开上车往村江驶去。一边开着车,一边给马德江打着电话,要求马叔叔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把自己的爸爸弄过来助阵。

    马德江一听吓了一跳,好个王浩,你敢和省委书记叫板。你是真能蹦跶呀。这也是你能惹得起的。马德江想了想,计上心来

    “小艺呀,你先关机,我就说你在村江吃饭,吃出问题了,和饭店打起来了,我去了没用,人家饭店有后台不鸟我。这样才能把你爸爸骗出来,你想呀,你爸爸最痛恨什么?那就是仗势欺人。”

    袁小艺也没细想,说了声好,直接就把电话关机了。

    “老猴子呀,你女婿被钱沐槿抓起来了,你女儿去找钱沐槿要人,钱沐槿说要你亲自去呀。你来不来呀?小艺也被钱沐槿扣了,电话都被没收了。那是他警卫亲自扣得,我没权利管呀。人家属中央警卫办直接管理。”

    袁万彤一听马德江这么说,就蹦高了。

    “我女婿?我哪来的女婿?哪个王八羔子敢冒充我女婿,奶奶的,不想活了。想做我女婿,他爸爸还没生出来吧。”

    马德江这个气呀,你袁万彤这是怎么说话呢,你敢污蔑我的老领导。哎,算了,这个猴脾气。我先把它骗出来再说。

    “你不许乱说话呀,你怎么连我哥都骂上了,告诉你,你女婿就是我亲侄子,你来不来随便。我正往你那赶呢。我可不能看着我侄媳妇受欺负。”

    “马德江,你得气死我呀,你个老东西,你们合着伙的骗我老袁呀!好呀,好,我让你们蛮着我,敢情把我女儿都偷家去了,你给我马上过来,马上,你要不来,我就去拆了你的阎罗殿,我让你狂。”

    马德江乐了,好,哈哈,好,我不怕你不发火,我不怕点不着你,点着了最好呀。哈哈哈,你这猴脾气,急眼了天王老子你也敢撸三撸,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好好,你说的话我敢不听,我的阎王殿怎么说也在你的地盘上。我现在就在你楼下,你快出来吧。来晚了,小艺就没得救了。”

    袁万彤心急火燎的从办公室内跑了出来。秘书一看想要跟着。被袁万彤狠狠地瞪了一眼,没敢上前,很担心,这要干什么呀?

    想打电话给司机让他多上点心,就看见袁万彤,钻进了一辆省委的‘红旗’,‘红旗’一溜烟的开走了。这才摇了摇头,看来是省政法委书记的车。也就放了心。

    袁万彤还没坐稳,就大声嚷着。

    “我告诉你,老马,你的跟我说明白。这彩礼我的要,这样吧,你马上给我拨点钱,我这公安局早就想改造一下了。这怎么说我们也是亲家了。你可不能不管。”

    “哈哈哈,好,好,没问题,你拿闺女换糖吃,我老马怎么的也得成全你不是。哈哈哈。”

    “你放屁,我换什么糖了,我告诉你,马阎王,也就是你这个‘马面’的脸大,我还没看见你那侄子长的怎么样呢。要是不对我的眼,我可是不能同意的。你就等着挨揍吧,敢骗我闺女,大不了我这个书记不干了,我真拆了你的阎罗殿。”

    老马一看火候够了,算了,别再浇油了,要是火势真烧大了,自己可救不了。

    “你先说说,老马,这究竟怎么回事,怎么小艺就惹着‘钱老鳖’了?我就奇怪了,我女儿没那毛病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