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84章 误会横生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马德江真不清楚怎么回事,就知道王浩惹了祸了。袁小艺叫自己想办法帮忙。惹的还是省委书记。他这个头痛呀。

    “你说话呀,是不是你侄子惹的事?让我们去帮他擦屁股?我告诉你老马。我家小艺的性格我了解,别说她不惹事,就是惹也不会惹到钱书记。过年时我还带他去钱书记家拜过年呢,你想想她会没数?”

    马德江假装咳嗽了几声,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说。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我们去看看再说。好吗?算我求你。”

    袁万彤一看,好吗还真让我猜中了。他急忙朝司机喊了一句。

    “停车,你侄子惹的事,你自己去处理,我管不了。”

    马德江一看,都说袁大炮点着了就好办事,看来传言不实呀。他是想跑?

    “你就不管你女儿?老袁呀,算我求你,你就当帮我了,你要不管也行,你女儿可还在那等着呢。是她打电话让我叫你来的,你自己考虑吧。你去不去我没意见。”

    说心里话,袁万彤是真不想去,去干什么呀?钱书记会扣自己的女儿?开玩笑,这指不定是马德江玩的什么计策。可是老马从不和我开玩笑呀。

    这个王浩究竟惹了什么事?让马德江这么为难?其实我就是去了能怎么样?还不是和你一样,看领导脸色说话?好你个老马,一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还拿我女儿说事。我还就不去了,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袁小艺走到二楼就看到陈小欣焦急的徘徊着。她急忙上前抓住陈小欣的手。问了半天,陈小欣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实在是没了办法的袁小艺拿出了电话。

    她定了定心神,算了,死就死吧。

    “爸爸,我是小欣,女儿求你过来帮帮我,以后你无论想干什么,你想怎么批评我都可以。我只要你现在能帮帮我,好吗?女儿求你了。”

    接到女儿的电话,袁万彤没说一句话。这是真出事了。女儿从小到大就没求过自己。自己这个爸爸很失败。成天忙工作,很少顾家。

    那时娘俩都在下面,也没跟到任上。自己一年中偶尔回次家,孩子都不认识自己。袁万彤这个心酸呀。哎,女儿哪张过嘴呀?为了个外人,竟然求自己帮忙。

    “看什么看,你还不让你的司机快点。”

    “老袁?是小艺的电话?究竟他们惹了什么事了?你快和我说说。我担心呀。”

    袁万彤怎么知道?他生气的说

    “你都不知道,我能知道,这个孩子,电话没说完就挂了。哎,真没办法。”

    车稳稳的停到村江饭店门口。马德江和袁万彤走下了车。就看见袁小艺和陈小欣在焦急的看着自己。

    “爸,你快想想办法呀,王浩和钱伯伯打起来了,桌子都掀了。”

    “是呀是呀,马伯伯,袁叔叔,你们快点上去看看吧。”

    袁万彤看了看陈小欣。

    “小欣呀,你怎么也在?快和我说说,谁是王浩呀?他和钱书记为什么要打架?”

    “爸,你就不要问了,王浩是我的男朋友,我们,我们已经关系很好了。只是还没带回去让你认识。你们先上去看看好吗?”

    袁万彤的脑袋就大了,小艺说话这么犹豫,这不是她的性格呀。什么叫关系很好?难道超出底线了?好你个王浩,你倒是会给我来个先斩后奏。

    我这女儿算是白养了,这还没怎么地,就被你拐走了。

    袁万彤看了看马德江,也不说话直接就往饭店内走去。袁小艺急忙走到前面带路。

    到了门口的袁万彤,心中是七上八下。他硬着头皮就拉开了门。

    “谁是王浩,你给我过来,我打死你。”

    钱沐槿看到怒气冲冲的袁万彤张嘴就问。

    “万彤呀,怎么是你?徳江?你怎么也来了?”

    还没得到回答,就看见了随后跟进来的马德江。马德江听到了书记的问话。焦急的点了点头,非常谦卑的说。

    “钱书记,您大人有大量,这王浩不懂事,你就原谅他吧。”

    钱沐槿没明白,这什么呀?没头没脑的。他刚才听着王浩的详细分析,才知道为什么要投资,为什么要选择y市,原来这个投资计划是王浩一手操作的。

    看来还是有可能的。要不这小子哪来的这么大的信心。

    “钱书记,这王浩真惹着你了,你放心,我拔了他的皮,我抽他的筋,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他。”

    钱沐槿抬着头看着袁万彤。明白了,明白了,这两个人是听到了什么消息呀,以为我要处理王浩?哎呀,王浩好深的关系呀。这一来就是我的两员爱将,好小子。

    “钱伯伯,你帮帮我,不要为难王浩好吗?钱伯伯,小艺求你了。”

    “钱伯伯,我也求你了。我给你送好吃的行吗?钱伯伯你想吃什么呀?你和我说,我马上要求他们去做,做最好的。”

    陈小欣?陈兵的女儿?王浩和陈兵是什么关系?又是怎么认识的马德江?还有袁万彤?好呀,看不出来呀。

    王浩立刻就明白了,自己的两个小老婆出面了,看来刚才我们在屋子里闹的动静有点大呀。他们误会了,这算怎么回事呀。我一个大男子汉,什么时候轮到你们为我出头了。

    马德江看着钱沐槿慢慢缩到一起的眉头,连忙把钱沐槿拉到了一边,附着耳朵说。

    “钱书记,您别生气,这王浩是俺营长的孩子。是烈士的遗孤。是姚老的孙子。他真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您该打打,该骂骂。只是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要是传出去了恐怕,恐怕会有大麻烦。他的父亲是,哎,是王振山。是我军原特别行动组的组长。”

    王浩郁闷的看着一屋子,帮自己求情的人。

    “袁叔叔,马叔叔,你们误会了,我在赵书记的带领下,正向钱书记汇报工作呢。你们这是?”

    钱沐槿的脸上是青一块,白一块。好吗,你吓唬我呀,老姚怎么了,老姚也得讲道理嘛。王振山的孩子,哎,没想到呀。王振山还能有个孩子。不容易呀。

    他看着王浩,感慨万分。原来是这样呀,我说这小子不简单,还真是不简单。得,引资的事,十有八九是老姚联系的。看来老姚是要重点培养他呀。这么说一号是完全同意的?

    钱沐槿不是不买姚为民面子,他也不敢不买,只是他不愿意,别人拿姚为民来吓唬自己。这拿出来说,和被自己侧面了解,意义不同呀。

    钱沐槿是省委书记,还是排一排二的经济大省。又是中央委员。从本质上来说他完全不需理会姚为民,可从现实意义上说,现在是许向东当权。许向东是谁?是老姚的徒弟。

    那王浩是谁?王浩很可能就会成为许向东的女婿。因为王浩告诉过自己,他在和许薇谈恋爱。这马德江又告诉自己王浩是老姚的孙子,王振山的儿子。

    理清了关系的钱沐槿乐了。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好运来了,是王浩带来的。也被眼前的事实证明了。老姚和许向东要捧得人,有戏看了,也会有文章做呀。

    “怎么,都楞着干什么?也不看看几点了。小欣呀,你看看,你的叔叔伯伯们都在,就你爸爸没来,你给他打电话,就说我请他吃饭。我们工作也谈得差不多了,你看看安排点什么好吃的,犒劳犒劳我们吧?”

    陈小欣这个兴奋呀。钱伯伯没有责怪王浩,他还要在我这里吃饭,还让我给爸爸打电话。

    “钱伯伯,我马上去。你稍等一会。我马上回来。”

    “钱伯伯,你们先坐会,我去帮小欣,给您泡壶好茶。”

    袁小艺说完和陈小欣一起离开了。她们互相打闹着,嘲笑着对方的紧张与担心,相互取笑着对方。走廊里传来一阵悦耳的笑声。

    钱沐槿见大家都有点拘束,不能这样呀,要调节一下气氛。现在屋里的人和自己多少都有些关系,还有两位常委。袁万彤就不用说了,自己一手提起来的,马德江怎么也得拉过来,就是短时期拉不过来,也会是一个联合的助力呀。

    “德江呀,听说你们前段时间的冬季拉网行动,干得不错呀。老袁可没少在我面前提起过。这效果到底怎么样?”

    马德江看了看钱沐槿,这什么意思?清查拉网都是各地区自己的主张。和我没关系呀。可是话不能这么说,自己是省政法委书记,干的是省公安厅厅长。这政法部门的行动自己还真有责任。他勉强的笑了笑。

    “钱书记,这清查拉网每年都要举行,意义重大呀,这对侦查犯罪、制约犯罪、震慑犯罪都具有相当大的意义。

    通过每年的拉网活动,我们可以追逃一部分犯罪分子,可以加大案件的侦破力度,可以开展安全检查,加强各方面的控制力度。

    这样会有利人民的生产,加大人身与财产安全的保障。对维护社会稳定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

    其实我们也是严格落实省委的决定,强化各地的治安形势,加大分析力度。

    实行严抓控管。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决策。坚决的为社会发展保驾护航。

    钱沐槿皱了下眉头,看来这个马德江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呀。这除了官话,就是套话。是我的方式不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