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89章 新海岸夜倾城(下)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夜已深 还有什么人

    让我这样醒着数伤痕

    为何临睡前总会想要留一盏灯

    你若不肯说 我就不问

    只是你现在不得不承认

    爱情有时候是一种沉沦

    、、、、、、

    韵寒用心的唱着这首《伤痕》。仿佛向大家倾诉着自己心伤的往事。大家被韵寒的歌声迷醉了。好有才华的姑娘。舞跳得好,歌唱的也不错。

    刚在后台换去了那典雅的晚礼服。改穿了一条紧身裤,搭配着一件短身大开领白色小外套。里面是件浅红色的羊绒衫。精制时尚的新款女鞋,采用了纯水晶制作的鞋跟。在灯光的映绕下反射出炫彩的光芒。

    李新琳大声叫好。一巴掌拍在旁边拿包的保镖头上。指示着。

    “你还愣着干什么,给我赏呀,赏。”

    保镖也不敢狡辩,他急忙拉开了自己提着的大公文包。

    “董事长,赏,赏多少。”

    “你他马傻呀,还能给多少,两万。”

    这保镖心里嘟囔着,哎,我一月工资你才给我一万。这出来泡妞,人还没到手你就甩出去三万了。也太不地道了。不就一烂货吗?值得吗?找个处也不用这么多吧。

    想归想,他却不敢犹豫,拿出两万块钱扯开了嗓子。

    “华洋李董赏韵寒小姐现金二万元。”

    旁边早有礼仪小姐。穿着一袭得体的靓丽旗袍。轻摇柳腰,端着精制的纯银托盘,走上前来小心的致谢收好。那保安趁机摸了一下小姐的胸。

    “告诉你们的韵寒小姐,我们李董等着她呢。让他快点啊。”

    小姐唯唯诺诺的答应着,转身走了回去。主持人等韵寒唱完,亮开嗓门。

    “亲爱的来宾们,朋友们,我们豪爽的贵宾李董事长,仰慕韵寒小姐已久。奉上现金两万元,前次一万元,加起来是三万元。为了表示感谢,我们的韵寒公主决定,前去敬酒一杯。等所有的演出结束后,谁出资最多韵寒小姐将奉陪,共赴宵夜。谢谢大家。”

    主持人刚说完。就见韵寒轻摆腰身,微移莲步。手中端着华丽的托盘,上面放着洁净发亮的高脚杯,和一瓶86年的爱斐堡张裕特制干红。正向李董走去。

    大家阵阵欢呼,喝一个交杯酒。来一个,吻一个。

    在一号桌的斜对面,坐着几个服饰高雅、品质不凡的青年。他们偶尔小声交谈,偶尔放肆的大笑。喝起酒来也是轻酌慢咽,很有风度。

    “冯哥,你心仪的妞,要去给老肥李敬酒了,还是交杯酒呢。端的可是八六年的爱斐堡呀。”

    “是吗?你就这么看着?”

    “得,冯哥,您不说话,我哪敢呀?您瞧好吧。”

    说话的青年站了起来,对走向李新琳的韵寒大声说道。

    “韵寒小姐请留步。我们家公子爷仰慕小姐已久,备薄礼献上,请小姐笑纳。”

    韵寒邹着眉头,她知道中场打断节目的贵宾,都是常来的客人。这个人没见过呀,李董可是常来。虽然李新琳人长得胖,说话又浑。

    可是李新琳知道新海岸夜倾城不好惹,也就从不做非分的举动。只是赏几个钱给自己,让陪着喝喝酒,说些过分的话,让自己过足心瘾。

    他曾经明着告诉过韵寒,你我弄不起,我不弄,但是哥喜欢你的样子,每天来看看就得了,你要是过不下去了,记得找哥哥我,哥哥会真心疼你,绝不会拿你出去赚钱。哥没那癖好,不是男人所为。

    这样的男人韵寒钦佩,钉是钉,卯是卯。不拖泥带水。更不会感觉钱花的冤,一味的纠缠。韵寒曾仔细的算过,李新琳在自己身高花的钱足足八十多万了,可他什么也没得到。韵寒光拿提成,就拿了四十八万了。也是与老板约定的四六分。

    可是有新客叫自己,自己又不能不过去。这是新海岸夜倾城的规矩,小姐下了台就得招呼客人,无论身份地位如何。就是娱乐城各级董事,一样要端茶送水。不能含糊,否者退股走人。

    韵寒看了看左右大厅里人高马大的保安,又朝李新琳点头道歉。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慢着,韵寒呀,哥不对你,你先回台上。我赏你,是哥喜欢你,我真心待你。可是别人和我叫板就另当别论了。怎么,那三号坐着的,说说吧。”

    李新琳是生气了,他和新海岸夜倾城的老板很熟,废话,天天来送钱能不熟。自己的企业又大。还是外商独资。这就不能不说说这个李新琳。

    李新琳祖籍z国沿海明珠之南。生在港城地区,在南洋长大。祖上在没建国时做过一品大员。也没少捞,在乡民起义攻打nj地区时,私自放弃抵抗,弃城携家小到了南洋定居。

    这也是经历了好几代,看到z国的良好社会氛围。加上思乡忆祖的情怀,联系上目前的省委副书记宁成业。在省城举半个身家投资建了个国际贸易发展集团。不光做贸易,也有一部分实体。

    坐在三号桌上的不是别人,正是s省的省长公子冯伟宸,与jn市的市长公子张俊豪。陪坐的也是一些地方企业的大家公子。

    张俊豪本想在冯伟宸眼中露个脸,笑话,怎么说自己也是jn市的大少爷,也就jn市是省城,显不出自己的权威,要是在下面,呵呵,那还用自己出声开吼?说不上早有明事理的主自动的献上了。

    听大胖李这么一说,气就不顺,你在我爸爸的地盘上做生意,也不见你逢年过节的来孝敬一下。虽听爸爸说过大胖李是省里领导的成绩,亲自招商发展的企业。

    这张俊豪还真不憷,不就一个副省级干部吗,自己还认识正省级领导呢?经常叫伯伯。他明白大胖李的底,听大胖李这么一说,也就无所谓让与不让。反正主子在这呢,这可是s省的太子爷。

    “呵呵,怎么长得胖就想喘,你也不怕得了肺气肿。哥告诉你,我们老板赏韵寒现金五万,没本事就别在这碍眼了,省的心烦。”

    张俊豪说完拿起五万块钱,朝礼仪小姐挥了挥手。礼仪小姐连忙走了过来,哥长哥短的收了。欣喜自己没被占便宜,高兴地回去了。也是张俊豪正在斗气呢,哪想着要占便宜。

    冯伟宸欣赏的看着张俊豪。

    “行,有两下子,懂得用实力说话。来哥我敬你一杯。”

    张俊豪心里直乐,被冯伟宸夸奖,那就等于被认可。这以后有什么事,不是就更近一步。我今天帮你找面子,为你付出,以后我需要你出面的时候,总的照顾一二吧。

    李新琳生气了,是真气,对方明着和自己叫上了。却不报名,说明人家有意和你较真。要拿你开刀。就自己这身份,这地位,怎么也不能轻易输了场子不是。

    他朝自己的保镖使了个眼色。小声的动了动嘴唇。保镖也不含糊,他知道,自己的主子是亮开了面子,现在和玩小姐已经没有瓜葛了。出手那是争地位。

    男人好勇。好勇也是为了面子。保镖扯开嗓子,如虎啸般一声大吼。他要的是为自己的主子助威。

    “李董赏现金十万,为韵寒小姐略增点衣料钱。请小姐海涵。”

    ‘哄’可不得了了。大家不是没来过新海岸夜倾城,对竞价抢公主的节目也没少见。可是今天的价码太高了,以前就是五万封顶了。

    赵俊豪有些急眼,谁出门带这么多现金。跟着来的几个老板公子有钱,这都是年收入过千万的主。多少不在乎。可是竞拍是现金呀。

    “怎么办,你们还有吗?要现金,我们不能栽了面子呀。”

    几个公子爷也认识一号的胖子李,要在平常就过去打招呼了,可是现在撩开了阵营,又感觉靠上了太子,早就把胖子李忘了。

    纷纷打开了自己的包。眼看着三个人凑了四十多万。哎,感叹呀,什么叫有钱,有钱就是你还在为自己孩子学费发愁的时候,人家一个小费甩出去,够你花十年的。

    张俊豪乐了。有了底气人就壮。

    他招了招手,礼仪小姐正拿眼瞅着他呢,一看急忙走了过来。张俊豪也没客气拿个二十叠就放在托盘里。这可是崭新的红票子呀,封都没拆。

    “让主持给大家说说。省的向某些驴一样的嚎。发春呢。”

    礼仪小姐扑哧一笑,甩了一个迷人的媚眼。张俊豪的魂都飞了。这个心痒呀,别提了。有钱有势力,还有能力。哪个小伙不张狂。

    他趁着礼仪小姐不注意,也趁着舞厅的灯光幽暗,就把手伸到礼仪小姐身下使劲的拧了一把。

    “啊,哎呀”

    礼仪小姐一声惊呼,彷如春叫,不由燥得满脸通红。一低头,不敢过份声张。急忙走了回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