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92章 开房被抓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离开了新海岸夜倾城,赵誉刚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下次坚决不能和这个小子出来胡闹了。想到刚才在包间里跟出来的,那些小姐们惊诧的眼神,与崇拜的样子。赵誉刚笑了。

    “赵哥,你笑什么?”

    “王浩,我告诉你,老子现在很不爽,我笑,我笑你个大头鬼呀,你看看,我这衣服里面都湿透了。哎呀,难受死我了,安德利,你让司机快点开,回去洗个澡赶紧休息一下,明早还得回y市呢。”

    王浩听赵誉刚说明天早上,内心就是一震。还好,你提醒了我,要不两个小老婆一早准来查房。

    “赵哥,我们找个洗浴中心洗洗多舒服。回去洗太麻烦,又没洗漱用品。我们洗完了直接在那休息一会,醒了就回y市,怎么样?”

    赵誉刚一想,对呀,酒店里什么也没有。这么晚了还不知道有没有热水呢。

    “行,哎,看看快看看,这是什么?”

    路边闪烁的霓虹灯组成的‘浴都’洗浴中心特别的耀眼。安德利直接就让出租司机把车停了过去。

    半夜两点钟。浴都迎来了衣装得体的三男一女。服务生急忙迎了过来。

    “先生。啊外宾呀,你们好,要洗澡?是洗冲浪,还是桑拿?对了,你看我见到外宾就激动。别的洗浴中心有的,我们这都有,别的洗浴中心没有的我们这也有。您看看,这是项目价格表。”

    洗浴中心很大,装饰非常气派,赵誉刚很满意。大家一合计每人选了个260元的韩式套浴。就是包括洗浴、搓背、桑拿、推拿、修脚、汗蒸、排毒等一系列的服务活动。

    由于韵寒是女孩子,刚演出完也出了一身汗,王浩就给韵寒点了个女子单浴。也有这些项目,不过可以选做,不做不收费。

    换好了一次性的洗浴用浴服。三个大男人就走进了浴场。推开浴室大厅的门,感觉非常舒畅。宽大的浴池冒着蒸蒸的热气。

    据服务生介绍水是刚换的,因为每天这个时间正是客人流动性比较少的时间。换水清池很有必要。赵誉刚看着清冽碧蓝的水池,第一个跳了下去。享受的仰躺在水池的一角。

    安德利慢慢的巡视了一圈。好家伙这里还有水帘瀑布。冲浪泳道。他要求服务生打开泳道。与王浩兴奋地享受着,浪花冲击拍打在身体上的舒适感觉。

    王浩在冲浪泳道里游了一会,招呼赵誉刚也来享受了一下。就去找按摩师搓背按摩了。赵誉刚洗了一会也招呼安德利一起去按摩。因为时间太晚了,想赶快按完休息一会。

    按摩了一半的王浩就被服务生叫了起来。

    “先生,和你同来的是你的女朋友吗?她已经洗完了,希望你能赶快出去陪她。”

    已经了解了韵寒的整个经历的赵誉刚向王浩挥了挥手,他也是打年轻时过来的,当然知道年轻人的想法。

    “你赶快去吧,这么久没见面,一定是想和你说话,我们按完就过去。你也不用等我们了。我们随便选个单间休息一下就好了,明早上在大厅集合。”

    王浩点了点头,又去冲了个澡离开了洗浴厅。随着服务生的指引来到了蕴含的休息单间。单间不大,也就是个宾馆普通的标准间的样式。

    刚刚出浴的韵寒更加的妩媚。由于按摩和汗蒸的刺激,脸上红晕晕的,更具风情。王浩不由得看得呆了。韵寒扑到王皓的怀中。轻抚着王浩的后背。

    “王浩,你喜欢我吗?我们还可以回到从前吗?我感觉你变了很多,很多,我说不清楚,你当官了,还是大官?连省长都害怕你。可是我明明听到赵书记说你是他的秘书。王浩难道一个市委秘书可以与省长抗衡吗?”

    韵寒掩住王浩要解释的双唇。抬起头凝视着王浩。

    “浩,不要解释,我不想听,我只想要我的王浩。浩,我洗干净了,你要了我吧。我没被任何人动过,除了你以外,我是你的,哪怕你不会再要我,我也无怨无悔,会一直留着这身体,为你守候到老。”

    王浩再也坚持不住了,抱起韵寒就压在床上。他们疯狂的吻着,紧紧地拥抱着。王浩使劲的揉捏着韵寒的高山幽谷,毫无顾忌地探索着。

    韵寒激动的挺着自己的身躯,她太需要他的爱抚与拥有,太需要这种疯狂的刺激与碰撞。多少个冷漠的夜晚,多少个酒后的清晨。幻想了无数个结局与希望。

    韵寒太兴奋了,歇斯底里的嚎叫着,像蛇一样缠绕这王浩。紧紧地包容着他,一次次挺起自己爱的三角,去迎合那极度的撞击。

    泥泞烂漫,水泽莲莲。韵寒轻轻地擦去王浩的汗水,一只手压在王浩的后背。用自己的嘴轻轻地吻着王浩的前胸。她不允许王浩离开自己的身体。不允许王浩和自己剥离。

    被紧紧地包容着的王浩再一次挺枪跃马,辗转征伐。又一次在万花丛中缴械。

    韵寒心疼的看着王浩,轻轻地抬起自己早以无力的身躯,把王浩扶正躺好。低头就咬住了那依然不肯服输的大棒槌。深吸浅添。深情地服侍起来。

    王浩就感觉心髓骨酥,全身像触电般的轻颤、、、、、、

    门被咣当一脚踢开了。咔嚓、咔嚓的拍照声惊起了正在享受的王浩。

    “放肆,你们是干什么的?谁允许你们闯进来的。”

    进来五六个民警,其中还有一位女警。正拿着相机不停地拍着。

    “哎,大家看,快看看,这是不是夜倾城的韵寒公主。哎呀,真看不出来呀,平常装的和个真公主似的,想请他喝个酒那个难呀。上次我陪辖区的李老板去竞拍,赏了她六七万呀!怎么,小,你不记得了,你过来就敬了我们几杯酒呀,我要摸摸你,你还装嫩,我呸。马得,都给我抓起来,随便披件衣服就得了。我就要看她漏,进了老子的地盘,老子让你给我好好舔。”

    女警瞬间就脸红了。命令王浩和韵寒穿好衣服。

    “李所,说什么呢,这么下流,你神经呀。”

    被称为李所的那警察顿时虎眼一横,脸上的肥肉也跟正轻微的颤抖。

    “下流?老子再下流,有这小下流?你看看,她在做什么?这吃的这个欢呀。嘿嘿,不错,真不错,真他马的有韵味,不愧叫韵寒呀。”

    王浩是真生气了。照着李所的肚子狠狠地踹了一脚。这一脚真狠。李所直接就抱着肚子躺倒了地下。一动也不敢动。

    警察们急忙蹲下身把李所长扶起来。刚扶了一半,发现李所长的脸变得煞白。咳了几声竟吐出一口鲜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协警嚎叫着。

    “你他马敢袭警,兄弟们上呀,弄回去狠狠的打。”

    说完率先掏出了防爆专用警棍,照着王浩的脑袋就抡个过来,王浩一侧身躲了过去。抓住韵寒的胳膊往怀里一收,抱住韵寒就跳到了窗台上。

    王浩是真郁闷呀,因为对面的警察中有两个掏出了手枪,还在出声警告着。

    发现王浩跳在窗台上,要逃跑的警察们急眼了。他们扣动了扳机。子弹在王浩身侧穿过玻璃,划出亮丽的弧线,投入到茫茫的晨曦。

    两枪示警后的警察们吼叫着。

    “站住,这里是八楼,你难道真要跳下去?你的命应该很贵吧,这么高档的小姐都玩得起,还是跟我们回去吧。放心,玩不死你,你有钱花钱不就得了。大不了打你一顿过过瘾,也许你给的多了,我们李所长还愿意再被你踢一脚呢。”

    王浩是真感觉到有些点背,这都怎么回事呀,他犹豫着。站在右侧一个警察瞅准了犹豫中的王浩。飞身而起,抓住王浩的左衣角就把王浩连同韵寒从窗口拖了下来。

    几个民警急忙将摔倒在地的王浩按住,拧转后背反铐了起来。被铐住的王浩咬着牙,怒视着几个民警。李所艰难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带,带回去,给我好好的审,我怀疑他是重大凶杀案件的逃跑嫌疑犯。带回去,先送我去医院,我回来亲自审。哈哈,哎呀,疼死我了,小子,你祈祷吧。”

    一边吩咐着,一边捂着肚子的李所,被大家扶了起来。他用手指了指韵寒。

    “小寒寒,哎呀,你看看你,看看你的样子,我心疼呀,来,我送你个镯子,我可没钱呀,哎,干警察不容易呀,你说是不是,你看看这风里雨里的。霜里雪里的,这没黑天没白夜的。

    可是小寒寒,我喜欢这工作呀,没这工作我哪能这么了解你。哈哈哈,来,哥哥给你戴上,这是白金的,比那些黄金的贵好多呢,哎呀,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拷上一起带回去。疼死我了。”

    韵寒愤怒的吐了李所长一口。

    “你他马的去死吧,你没有好下场的,怎么也不踢死你。就你也配当警察,真是给警察丢脸。”

    ‘啪’韵寒被走上前来的女警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咔嚓’就带好了手铐。

    “走吧,所谓的公主!也进宫去玩玩,让你好好享受一下什么是王室的待遇。”

    说完推搡着韵寒跟着押着王浩的民警,乘坐电梯下了楼。钻进警车打开警笛一路狂啸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