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93章 成就英雄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安德利是真累了,开了一路的车来到jn市。紧接着是陪酒吃饭,又是一连两顿,确实有些高。还好刚洗完澡,又做了个排毒,轻松了不少,睡的是真沉呀。

    他还在生服务生的气,这小子见自己是外国人,非要给介绍个小姐陪床。还好自己和赵誉刚一直坚持,这才有幸能睡点觉。要真找个小姐,自己这一晚上就不用睡了。

    服务生很生气,转身走时还嘟哝了一句。他也没心情理会,倒头就睡。朦胧中就听见两声枪响。对枪声分外敏感的安德利,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下床,匍匐到床脚。仔细辨别了一下枪声的来源,披了件衣服飞身闪出了房间。

    来到王浩的楼层,就发现房门大开着,窗上的玻璃明显是被子弹击穿的。安德利扫视了一下房间,看样子打斗不是太激烈,确定王浩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他急忙走到服务台,听到高谈阔论的值班生正讲述着事情发生的经过。坏了,王浩被抓,还被拍了照片。此事不妙呀,这是官场大忌,annie特别交代自己,在王浩的前期打基础的时刻,要严格注意这样的问题。

    这可怎么办,如果在国外还没什么,可是这是在z国呀,以韵寒新海岸夜倾城公主的身份,身为市委书记秘书的王浩,夜招公主陪宿是绝对的大忌。这会丢了前程的,想再爬起来是不可能的。

    他转身回到了房间,直接叫醒了还在睡着的赵誉刚。

    “什么?你说什么?王浩和韵寒被派出所抓走了?还被现场抓拍了照片?这是真的?”

    赵誉刚紧邹着眉头,这可怎么办,这无论怎么说照片是事实,韵寒的身份也是事实。他焦急地走来走去。

    还不能通知肖振国,这要是被肖振国知道,自己的侄女婿在外面召陪宿公主被抓。那情况也许更糟,指不定一生气还要落井下石。

    找谁呢?钱沐槿,不可以,这一下就毁了自己和王浩在钱心目中的形象,再想建立就难了。

    陈兵?也不行,陈兵还想让王浩和她女儿谈恋爱,这恋爱还没谈,就弄个出轨!哎,赵誉刚想的头都大了。

    他甚至想到了袁小艺,实在不行就找这孩子吧,他爸爸毕竟是省委常委,她打着爸爸的名义也许就能把事办了。只是这么好的女孩,以后,哎,以后谁知道呢。

    “安德利,把袁小艺的电话给我。”

    安德利看着赵誉刚,这也能行?他找袁小艺无非就是想办法怎么救王浩,可是袁小艺和王浩以后怎么面对?那可是王浩钦定的小老婆呀。这种事能不告诉就不告诉。

    赵哥,你别急,我给马德江打个电话,他主管省厅,又是政法委书记,省委常委。又是王浩父亲的老部下,一定会有办法的。

    赵誉刚狂拍大腿。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呀,快,把号码给我,我亲自打。”

    赵誉刚忘记了安德利的身份,他总是把安德利当做王浩的司机。也难怪,一个将军做司机,潜意识里大多数人,通常都喜欢交往和自己实力相当的人。赵誉刚就是在这样的人,他刻意的忽略着安德利的身份,把他当做一个平级,甚至一个司机来看待。

    jn市桃花街路派出所内灯火通明,一大群干警紧张的忙碌着。快过年了,为了加快执行市里统一部署的冬季迎新春拉网活动,好多人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

    在这个严打的时刻,在这个铸就自己功勋的时刻,值班室接到了医院的来电。

    “您好,是桃花路派出所吗?我是jn市人民医院,有一个不幸的消息通知你们,你们的所长刘永坤同志,经我院认真全面的检查,发现脾脏严重破裂。经抢救无效。我们非常抱歉,请你们节哀顺变,哎,刘永坤是个好同志呀,来晚了,来晚了。”

    值班干警瞪着眼睛,仿佛接到了天外来客的挑战书。这怎么可能,开玩笑吧,被称为‘留后手’的所长挂了?他不是接到举报,亲自带队去抓卖了吗?

    他‘咣当’的一声挂了电话,直接就坐到了靠椅上,怎么会呢?这去抓人的可是派出所的精英呀,大伙都没回来呢,所长就挂了?

    我说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原来是出事了。他急忙抓起电话,拨通了市中心区分局的值班电话。

    “喂,你好,我是桃花街爬出所得杨成宝,我接到市人民医院的电话,我们的 ,哎 ,我们的所长在执行任务中,与歹徒展开了生死搏斗,现在,现在壮烈牺牲了,我请求你们马上汇报给局长。好吗?”

    分局值班室也是灯火通明,就要过年了,大家紧张的忙碌着。

    as“你是谁?杨成宝?老杨呀,你说话可的负责任呀,你是说‘留一手’挂了?不会吧,他那个小心眼,碰到什么事,都往后跑的主会挂了?什么,是真的,好好好,我马上给局长打电话。”

    接到汇报的局长,非常的郁闷,这就少了个进贡的,不会吧,今年这礼钱可少了不少呀,留一手可是很大方呀,他办案留一手大家都知道,不知道的是他进贡从没留过一手呀。

    “奶奶的,这是谁呀断我财路,你断我财路,我就断你的命。”

    史大柱推开腻腻歪歪的情妇,就坐起身来。

    “老史,你有病呀,这么早,你要去哪呀?”

    史大柱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

    “去哪?还能去哪?留一手挂了,你今年的衣服,鞋,零花,还有你想买的那个小甲壳虫都没了。我的去看看,这奶奶的谁呀,敢杀警察。我是出名了,留一手呀,没想到,你死了死了么还要成就我一把。我治下有方呀,不顾生死,以命相搏。好,好,老子怎么也得成全你的名声,你也算给我出力了。”

    小情妇嘟着嘴,真死了,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要到年底死,我y了个x的,我一年来辛辛苦苦的,是没命的奉献着自己的身子,让你这个弄呀,你说不买就不买?

    “你做梦,我告诉你史大柱,留一手死不死和我没关系,你答应我的就得给我买,我这处女身子都被你搞成筛子网了,我不,呜呜呜,史大猪。我恨你,你要有本事就不要再见我。”

    史大柱是真不想得罪这个小嫩货,这孩子是一次陪酒时别人贡献自己的,艺术学院的嫩雏呀。不光摸样好,那活更地道,自己爽过一次就忘不了了。这动作,这肢体形势和行为表达能力。

    史大柱小心的哄着自己的小情妇,他感叹着,留一手呀,你可真给我争气呀,这都马上节骨眼了,你给我闹这么一出,上次吃饭时你还信誓旦旦的表示,没问题,一定没问题,今年的礼包你管了。你这事还没给老子我办,你就敢挂了。

    史大柱,坚决表示,无论如何,也要解决好自己小心肝的过年问题,答应的事坚决做到,如做不到请组织责罚。好不容易脱了身,走了出来,使劲的踢了一下自己的车轱辘。愤怒的向桃花街奔去。

    “局长,您可来了,您快看看吧,这是我们刘所长。我们把他带回来了。”

    执行扫黄打非的几个干警一字的排开,在他们的身前。刘一手脸色蜡黄的躺在单排椅上。被警用大衣覆盖着。

    “胡闹,你们这是胡闹,马上通知警容科,这是我们的英雄呀,我的刘永坤呀,呜呜呜。永坤那,你走吧,一路好走,我来看你了。你放心,你是我们市中心区的骄傲,是我们全体干警的榜样,是我们区分局的灵魂。”

    史大柱扫视了众位干警们一眼,接着说。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老刘呀,你这是在执行任务中牺牲的,用自己的身心换取的群众的安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了一个共产党员的不屈胸怀。你应该得到我们的尊重,得到我们的认可。”

    “所有人注意,严格执行党的有关烈士人员的《革命烈士褒扬条例》我宣布,刘永坤同志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好儿女,是我们一代人的骄傲。每个人从现在做起,从我做起,大家努力学习刘永坤同志,不怕牺牲,艰苦奋斗的精神,为事业,为人民,无视自我,先国家,先大家,无自己的大无畏精神。

    我命令立刻召开局党委会议,专门讨论刘永坤同志的一心为民,无视自我,努力与犯罪分子搏斗的伟大精神。我们要做到让烈士有归属,让家属有安慰,让群众有欣慰,让我们有感触的四有扩大局面。全面宣传刘永坤同志的英雄事迹。

    你们现在,就现在,给我马上联系报社,电台,电视台,我要请求市局,举行新闻现场发布会。” 干警们纷纷点头,几个人连忙敬礼转身,跑到办公室打电话。一时间桃花街派出所的门厅内就剩下了还在站立着努力的表演着的史大柱。

    史大柱这个气呀,你们跑什么,你们跑了我说给谁听,我说给这个死人听吗?他怒吼一声。

    “有活的,给我出来一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