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94章 虎落平阳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局,局长,您有什么吩咐?”

    一个干警急冲冲的跑了出来,史大柱摇了摇头,哎!这还用问,看看你这素质。

    “你们的指导员呢?副所长呢?怎么还没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啊?我好好的一个大所长,就这样说没就没了,犯罪分子呢?歹徒呢?抓到了吗?”

    干警紧张的回答着,这才几点呀,还没上班呢。

    “局,局长,他们在路上,已经通知了,马上就到,凶手已经抓到了,据说是因为涉嫌票宿鸡女,只是,只是抓到得这个女的很独特,不好处理呀。”

    史大柱抬起了头?什么?抓了个嫖娼的还能死人?这也太笑话了吧!刘永坤呀你这个‘留一手’看看你这外号起的。你这叫办的什么事呀。你说说,就你这么点成绩,叫我怎么为你争取。

    “胡说,什么票宿鸡女,一定是个逃犯,就是个票娼?能丧失理智?失去人性?达到杀人的程度?你马上带我过去看看,我倒是要好好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敢如此胆大妄为。”

    小民警也不敢辩驳,急忙带着史大柱来到了羁押室。

    羁押室里的王浩正闷头大睡,一晚上没睡觉了,从医院和刘永坤一起来的派出所。只不过刘永坤是躺着来的,自己是坐着来的。得,死就死了,死了更好,看他那熊样,看看那德行。

    就要死的人了,还目不转睛的盯着韵寒看,都说不出话了,还忍着疼挑逗韵寒,什么人呀,哎,佩服,实在是佩服。

    王浩也无所谓,更没感觉到有所顾忌,他也实在是有些累了。稀里糊涂的睡着了。

    史大柱通过门上的小窗口,看了看安然入睡的王浩,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此人气势不凡,就是在睡梦中也透露出一股威严。

    呵呵,看不出来呀,还真是有两下子。此恶不除,必成大患,看看这心态,这动作,人都被杀了,竟然还没事似的在里面睡觉?

    他摆了摆手,阻止了要叫醒王浩的干警。

    “你说那个女的不寻常?怎么个不寻常呀?”

    小民警急忙站好,想了想。

    “局长,这个女的,就是和里面那小子做的。哎!就是里面那小子,找的这个女的,她是新海岸夜倾城的当家头牌。就是那个什么韵寒公主。”

    史大柱听的稀里糊涂?这说的什么呀?一会当家,一会公主,难道把新海岸的老板他女儿抓起来了?乖乖,可不得了了,那听说可是中央的关系呀。这可怎么办?

    我得好好问问,一定要问清楚。

    “你去,把昨晚参加办案的人员,都给我叫过来,我仔细了解一下情况。”

    小民警应声而去,不一会叫来了昨天一起参加过抓捕活动的有关人员。史大柱看着大家,要求大家详细的讲述一下事情的整个经过。

    大家逐个详细的讲叙了一遍,原来在所里值班的大伙已经很累了。时间到了凌晨3点多,接到浴都的举报电话,说有人携带小姐在他们那洗澡,开房,声音特别大,影响非常恶劣。

    浴都说已经接到很多客人的投诉电话,要求换房间,被声音吵得受不了,或者是性服务,否者就报警。浴都工作人员一想,你们报还不如我自己报,也就报给我们了。

    所长接到的举报电话,就召集大伙一块去。没想到这一去就没回得来。

    史大柱的眉头是越皱越紧,新海岸夜倾城的头牌韵寒被人包宿?他不相信,可不相信不行呀,韵寒在女单间羁押着,包她的小伙子还在羁押室里睡觉。

    这不会是搞错了吧,史大柱拔腿就往女单间走去。韵寒,声贯省城呀,不要说上流社会,就是平民百姓几人不晓?谁能不知!

    打开门的史大柱愣了一会,我的妈呀,台柱子到了我的地盘。他是真吓了一跳,以他的层次当然知道韵寒的一些真实传闻。

    这可是新海岸夜倾城的支点呀,用得好自己以后那不用说了,无论是升官,还是发财还不是自己说了算。用得不好,就更不用说了,大鱼抓不到,自己这破网也就退出历史的舞台了。

    他急忙命令手下的干警们好生招待,认真对待,尽力满足合理的要求。那这个包他的小伙子会是谁呢?

    刚才问过韵寒,自己还报了姓名,可是韵寒是什么也不说。只告诉他搞错了,人家是在谈恋爱。那是她的男朋友。要求保释。

    “给我把人带进审讯室!我就不信我审不出来。”

    史大柱面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王浩,王浩抬着头与他对视着。史大柱心里非常的不爽,好姑娘让你弄了,我说句话人家都不搭理我。

    你在我面前还这么拽,你可是杀了我的所长呀。我一个堂堂的大局长,亲自问你话,你拽什么拽?难道你真有些来头?

    他朝坐在身边的桃花街派出所指导员点了点头,意思是开始吧,好看呀。指导员麻利的整理开询问记录。

    “我们是jn市公安局,市中心分局的人民警察。你面前这位是我们的局长史大柱同志,我是指导员郝德瑜。现在我们依法对你的犯罪行为进行询问。你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姓名?”

    “王浩!”

    “职业”

    “y市市直属安置办公室主任、市委副秘书长、市委书记秘书、办公室副主任。”

    “什么?你要讲实话,我告诉你,我们会核实的。”

    “我的有关证件在上衣兜里。”

    指导员看了看一直不说话的史大柱。史大柱点了点头,郝徳瑜还真在王浩外衣内兜里,掏出了y市市政府颁发的工作证。交给了史大柱。

    史大柱其实已经赶到了压力,对面坐着的可是个正处级干部,自己也不过是个副处级。可是自己已经四十多了,看看人家,也就是二十几岁。

    大学刚毕业才两年,这要是身后没人可能吗?会做到市委书记秘书?他寻思了半天。

    “你父母是干什么的?”

    王浩也没多想,这是要调查家庭情况呀。他严格的记住了母亲的话‘无论谁问起,就说是父母双亡。’

    “父母都不在了,就是hy市的普通农民。”

    “那你是怎么当上的市委书记秘书?”

    “考的公务员,被市委书记看好了,我的文笔很不错。”

    史大柱点了点头,我肋了个去的,你耍我,一个小小的毕业生。走了狗屎运,当了个市委书记秘书,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好吧,你详细讲述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

    王浩就仔细的说了自己接女友下班。和女朋友洗完澡,然后在房间碰撞出火花,这时候警察就进来了。出口调戏自己的女友,还威胁自己,要好好的收拾自己。

    自己一生气踢了他一脚,被误会是袭警。就这样。完了。

    “你说完了?”

    “说完了”

    “哈哈哈,好狂妄的杀人凶手,你就是故意袭警。你就想着要杀死我的所长,你这个人渣,我的所长讽刺你一句,你就受不了了?你看看你做的这事?你分明是在票娼,就是在违法。我告诉你的,你承认最好,不承认也得承认。”

    史大柱站起身来,严厉的看着指导员。

    “他必须认真交代问题,你要严肃的对待这件事情。你不会连个询问笔录都做不好吧,做不好你就给我辞职。”

    史大柱掉头走了,就这么一个小虾米,自己完全没必要陪着,看来这个韵寒公主也没什么了不起吗。他主子允许她出来陪客,那就是不怎么重视。

    “你过来,告诉你们的指导员,女的不用审了,直接劳动教养三年。都他马什么玩意。”

    史大柱其实还想着yy一下韵寒,再一想,得,现在是多事之秋,热闹之季,自己还想用这件事情大造舆论。

    这可是为自己的前程,做宣传的大好时机呀,女人,什么时候都有,何必急在一时。等派出所的教养程序报上来再说。先压着,看看有没有油水也不迟。

    他驱车直接赶到了局党委办公室。看看时间已经到了八点钟,于是吩咐下去立刻召开局党委办公会议。指示办公室马上联系省市各媒体,准备做专题报道。他不住的点着头,要闹我就要闹大点,老子也该动动了。

    看着大步流星转身就走的史大柱,郝徳瑜明白了,局长这是说要往死里整。刚想着要怎么处理,就见自己所的小民警跑了过来,说了局长关于对韵寒的处理意见与指示。

    郝徳瑜也就放开了,哎,孩子,你一个大好的前程,市委书记秘书呀,这干两年随便下到哪,也是一区之长。有可能高配副厅呀。

    算了,天要毁你!我没办法呀,我老郝做了一辈子好人呀,你怎么就落到了我手里了。我这是真不忍心呀。他看看了过来报信的小民警。

    “你把昨天晚上去执行任务的协警杨成宝给我叫过来,还有把协警赵振川也给我叫过来。”

    民警领命而去。不一会带来了郝徳瑜平时很不待见的两个协警。这是‘留一手’没死前的得力干将呀。就让他两个审吧,也算我对得起老刘了。协警吗,真出了点事,也好办,大不了推卸责任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