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95章 恶犬相欺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杨成宝今年三十一,是jn市市中心区财政局,余杭街道财政所马硕章的小舅子。年纪轻轻的他整日在社会上闲逛游荡,给马硕章惹了不少麻烦。

    马硕章真是拿他没办法。出了事,自己就得跑前跑后,成天给他擦屁股。因为杨宝成爹死的早,这个小舅子就成了自己的负担。也不是不想帮,只是这个杨宝成被岳母惯得实在太不像话了。

    给他介绍了几次工作,他不是嫌累,就是不服管。马硕章是看明白了,这个小舅子就是个吊儿郎当的材料。

    自己也别费那个心了,他和‘留一手’很熟,一商量,得,让他干了个协警。也算成全了自己,少了无数麻烦。

    所以杨成宝就把‘留一手’看做自己的恩人,这协警好呀,虽然不是正式的,但也穿着身制服不是,好歹是公家发的,不是保安。

    他这个抖呀,老子也有成神的一天,在大街小巷更加耀武扬威,也让他了勒索了不少好处。这猫有猫道,够有狗洞,看来一点不假。

    杨成宝一看指导员安排自己审王浩。心里这个激动呀,说实话,他还有些感激。这留一手毕竟对自己有恩,也是自己在所里的依仗,现在死了,依仗没了。 杨成宝顿时就像没跟的浮萍,感觉左摇右荡,不是个滋味。看来指导员还是想着自己的,得,指导员这是生气呀,他知道我和留一手的关系,让我给犯人开荤来了。

    好吧,我一定得努力表现,说不定指导员还真就看好我了。他想问问指导员怎么审,自己从没主审过,也就是陪审,想来想去,算了,也别丢这个人。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

    “你去吧,要记住,好好审,可不能放过任何疑点呀,但是要文明,文明审案,你懂吗?”

    “我懂,我懂,指导员,您放心,这小子有可能是潜逃犯。我一定审出个所以然来,我就不信,身上没事他反抗什么?还想跑。领导,您回去吧,我审完了向您报告。”

    郝徳瑜点了点头,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他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副所长李洪发。

    “喂,你好,我说老李呀,你怎么还不来,你快点呀,我都急死了。对呀,就这事,大局长早上就来了,来时我还没到呢,他指示要往深里审,往大了挖。你快来吧,来了再说。”

    李洪发是个转业干部,一身正气,最见不得徇私舞弊,今早上女儿发高烧,孩子他妈两天前就回他姥姥家了,实在没办法的他,把孩子交给了物业办公室的经理,人家是真上心,带着孩子就去医院打吊瓶了,李洪发这才脱身。

    进入审讯室的杨成宝,痞像尽漏。摘下帽子丢到了桌子上,挽了挽胳膊。

    “你他马,行呀,一脚就把我们大所长给踢死了。还他马想打我,来来来,爷爷我现在在这呢,你打我下试试。”

    王浩很不屑的瞪了杨成宝一眼。没说话。

    “哎呀,我靠,你还敢瞪眼,也不怕把你这牛眼瞪出来,我叫你瞪,我叫你狂,我叫你嚣张,我叫你没眼力。”

    杨成宝一边说着一边抡起了巴掌,就往王浩脸上扇去。王浩被拷在椅子上,脑袋拼命地左躲右闪。杨成宝是一下没打着。

    他这个气呀,他跳着脚,转身从墙上摘下挂着的警棍。照着王浩的胳膊后背没命的抡了下去。

    “我让你躲,让你机灵,还真看不出来呀,他马的真有两下子。我让你抗,我让你硬。我告诉你,到了老子这一亩三分地,是条龙你的给我盘着,是条虎你的给我卧着。”

    王浩是真没反抗与躲避的余地,就感觉胳膊一阵钻心的剧痛。大叫一声晕了过去。杨成宝也感觉把王浩的胳膊打折了。

    折就折了,杨成宝没那么好心,本来赵振川拿了瓢水想把王浩浇醒,被杨成宝拒绝了。

    “浇什么浇,弄得满地湿乎乎的,直接打醒不就得了,反正是刺激苏醒,怎么醒都一样。”

    说完照着王浩的后背狠狠地抡了一警棍。王浩哎呀一声连人带椅子就跳了起来,直接歪倒在地。

    安德里掌中的多功能监测仪,发出尖锐的警报声。他急的团团转,这是受伤了,受大伤了,生命体征指数直接就下降了五分之三。

    “喂 ,马叔叔,我求求您,您到了没有,我家少爷现在显示受重伤了呀。马叔,您快点。”

    马德江接到了赵誉刚的电话,非常气愤,这小子,不成器,还玩起小姐了,这和领导一个毛病,爱好女人呀,得,不就是个前任女友吗,派出所也是,小题大做。一会让秘书打个电话让他们放人就得了。

    还没当件事放在心上,心想至多是被踢两脚,得个教训。哪想着接到安德里的二次来电,情形飞转直下,人就受了重伤了。

    他这个后悔呀,别人不知道情况,他能不知道,这要是真受伤了,不要说小小的派出所,就是自己也得跟着吃瓜捞。这国家可是安排了个将军,在保护王浩呀。

    真翻脸了,他那个妈妈就能直接对z国来个全方位,立体性的总体打击。人家有这个实力。听说现在在世界上排行第六位。

    不要说单单的经济制裁,就是在军事影响方面,恐怕也不会输给一个小国家。

    马德江是真急了,站起身来就往外跑。也没叫秘书,跑到办公楼大院里,才想起来没人安排车。正好看见院子里一辆普桑开了进来。他也没忧郁,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

    “你愣着干什么,你赶快开呀,去市中心区分局,快。”

    这个举动吓坏了前来上班的,省公安厅宣传处的小干事李真福。他今天起来晚了,成天上班也没什么事,他是真羡慕别的处的同事,你看看人家,看看人家成天那个忙。

    这忙就有收获呀,哪像自己,就赚个死工资,还得天天等月底发工资,才能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是天天被媳妇唠叨。

    “厅,厅长,好,好,我马上去。”

    “你倒是开呀,这怎么了?快点。我着急,你快点。”

    愣了有一分钟的李真福,掉头就向中心区分局驶去。大楼里顿时就一片议论声,这大清早的,宣传处的小李接着大头这是去哪呀?这什么时间李真福和咱们家大领导有联系了?真看不出来呀。

    杨成宝拉起了躺在地上,小声哼哼着的王浩。王浩是有进气没出气,有出气,没进气。疼地不敢大口呼吸,不光胳膊疼,胸口疼的钻心。

    赵誉刚和安德利叫来了袁小艺,把情况详细的告诉给了袁小艺。袁小艺大惊失色,王浩被抓,还身受重伤,眼泪顿时就下来了。

    “死王浩,你着急,你找我和小欣呀,我们难道满足不了你,一个抛弃了你的负义女子,你理他干什么呀。这下好,卖唱的就是卖唱的,一接触就得倒霉。”

    痛哭焦急的袁小艺想起了陈小欣,小欣有个王叔叔关系很好,就在市局,那就不用自己打着爸爸的旗号乱找人了。

    她急忙给陈小欣打电话,要求在桃花街派出所门口见面,一定要快,要快。告诉他王浩已经受重伤了。接到电话的陈小欣脸都没洗,穿着衣服就跑了出来。

    她开着车一路闯着红灯。就来到了桃花街派出所门口,看到了大家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走,跟我进去,我告诉王叔叔了,他马上到。”

    “站住,你们干什么的,请出示身份证明。”

    陈小欣是真恼了,她听说王浩受了重伤,那是不顾一切的跑了过来。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看我的证件,你给我让开,把你们的所长给我叫过来,我要和他说话。”

    门口停下了两辆警车,陈小欣欣慰的笑了,这王叔叔来的真快。看门的警察也被陈小欣的语气吓着了。他是真不敢惹这些莫名其妙的人,他嘟囔着说。

    “我们,我们所长今天执行任务时牺牲了,被一男一女杀了,听说男的是个什么市委书记秘书,我上哪给你叫所长去呀。”

    赵誉刚就感觉五雷轰顶,全身的力气在瞬间就被抽光了,直接坐到了地上。车停处下来四个交警。

    “拦住他们,拦住那个女的。小姐,你连闯六个红灯,我现在依法请你和我去交警队处理问题,请吧。”

    “我,我不去,你算个什么东西,你给我起来。”

    听到保安答复的陈小欣脑袋晕晕的,王浩哥哥杀人了,还是杀了个警察?

    她直接就踢了前来命令她,接受处理的交警一脚。交警有点感觉丢人,伸出手就要打陈小欣,被安德利一把握住。

    “住手,你走吧,我就当你没来过,什么人你也敢动手,我看你们是真不想干了,能随便打人吗?你走吧,就当我没看见。”

    几个交警这个气呀,得,你厉害,老子比你更厉害。你牛哄什么呀,来这里办事,被挡在门口,连个派出所的门都进不去。还敢大言不惭,说我们不想干了,有本事你撸了我的公职。

    “兄弟们,这几个人胆敢袭警,给我打。”

    大家说完就朝着安德利去了。剩下的一个感觉安德利不好对付,直接把袁小艺和陈小欣给拷了给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