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97章 郁闷的省领导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在场的领导都是省级以上的干部,既然省长冯岳泽这么说了,那就是板上定了钉了。你不相信那是你的事情,原则上你必须得承认,韵寒是省长的女儿。

    既然是省长的女儿,那就不能再去用卖唱女的身份,来看待这个姑娘 。就只能臆想,或许是姑娘的逆反心理,要不就是省长要求的太严格?把女儿逼出了家门?

    一气之下去了歌厅?因为喜欢音乐与舞蹈,所以在那演出?对,这就对了。人家是爱好艺术,只是缺少一个平台,这不新海岸夜倾城就给创造了个平台!

    省长一定是不喜欢自己的女儿去唱歌跳舞,老封建吗,老思想吗。所以一直瞒着不告诉大家。自己想明白了的省委领导们,也就开始发表意见了。

    “哎呀,老冯呀,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孩子毕竟是孩子,他们有自己的主见。你可不能强迫她呀,这唱歌跳舞可是艺术,你不喜欢也不能不让他回家吗。”

    军区政委沐晓峰连忙接话。

    “老冯呀,你说说你,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不要逼她,不要逼她。你就是不听,这孩子无论是唱歌,还是跳舞,那可是没说的。伯伯今天在这给你做主,我们军区艺术团正在招演员,你明天就去找我,我保你被录取,我还不信了,这么好的苗子,能埋没了。”

    钱沐槿也转过弯来了,这是有情况,还是大情况。

    “我说岳泽呀,你没什么错误,孩子呢,也没什么错误。两个人谈恋爱,虽然说有些过激了,不过完全可以理解吗。年轻人嘛,现在上大学就可以结婚,国家允许吗。

    只是,哎!你们说说,你们看看,这么简单的问题被那个什么,刘永坤,对就是他,被他搞得鸡飞狗跳,乱弹琴,乱弹琴。

    那个区公安局的什么局长,很没水准吗,他就是这么管理公安局的?老马呀,你这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是干什么吃的?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马德江是真后悔呀,他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这怎么了这是,我在干什么呀,我以后泉下,怎么面对自己的老首长?我怎么和他妈妈交代呀?

    “钱书记,您批评的对,我马上严格要求,我马上召开政法干线的整风会议。我马上严厉的处理相关责任领导。”

    钱沐槿这个气呀,你知道你的部下惹的是什么乱子吗?你知道我会受到什么样的批评吗?何止是批评呀,我看我这个省委书记是干到头了。

    “谁欺负我哥了?啊,连我妹都抓进派出所了?你们?哎、、、、、、”

    和个愣头青似的冯伟宸,嚷嚷着跑了过来。话说了一半,就闭嘴了,连忙改口。钱伯伯,沐叔叔,马叔叔的喊了一圈。

    这是冯岳泽事先安排好的,他知道大家一会要来医院看王浩,为了加深大家对韵寒身份的肯定。就和冯伟宸导演了这么一出。

    几位省领导一看,得了,还真是人家的女儿。那么一配合钱沐槿刚才的讲话,明白了!这事情和王浩一点关系也没有。

    人家就是正常恋爱,谈恋爱还是和省长公主在谈。人家是真公主,不是什么卖唱的假公主。你这派出所完全是多余,就不能说是多余。

    你是敲诈,你还拿枪对人家射击。这下倒好,你敲诈没诈到点子上,还送了命。人家紧急避险,完全是正当防卫。你死也白死,还得被处罚。

    这就是公安的问题,还是大问题。既然是敲诈,首先是乱用职权。既然乱用职权,就存在着违法犯罪。那么说性质就变了,怎么办?调查吧,处理吧。

    省委副书记宁成业,看看了钱沐槿。

    “我认为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查,要严肃认真地对待。身为执法人员,以身犯法,更要加重处罚力度,加大对公安队伍的严格管理。

    对我们的执法部门,要做出统一的学习安排。让他们加深思想,统一认识,什么是为人民服务,什么是无私的奉献,什么是党员。

    这还像个党员干部吗?总有一部分害群之马在捣乱,在搅混水,对这样的人,我们要严格处理,决不手软。

    随便就可以开枪,随意就可以恐吓群众。这思想都到了什么程度了?这是严重的犯罪。”

    被爸爸打了一巴掌的袁小艺,捂着脸又回到窗前,紧张的观察着王浩。她的整个心都用到了王浩的身上,对父亲那严厉的一巴掌,早就没了感觉,仿佛爸爸没打过自己。

    “王浩哥哥,王浩哥哥,王浩哥哥动了,医生,医生、、、、、、”

    袁万彤摇了摇头,这女儿是怎么了?真是傻了?人家昨天还和省长的女儿开的房,你怎么还这么上心?难道你就不知道吃醋?不知道丢人?

    转念一想,哎呀,王浩也太优秀了。也难怪自己的女儿犯花痴,这个小子是个迷呀。我可得好好开导一下我的女儿,这怎么说呀,马德江可是告诉我他们已经,哎!

    医生们急匆匆的跑了过来,马上对王浩又做了一遍详细的检查。开玩笑,这么多省委大员在这站着,耐心的等待着王浩的苏醒,这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呀。 难道是中央的干部?不对呀,这么年轻?哎呀,一定是我们哪个中央首长的孩子,这是在s省出了大事了。

    哪敢疏忽,检查数据精确又经,对照一边又一遍。反过来复过去,就是不敢出去汇报。这还没有苏醒的迹象,出去怎么说呀?

    钱沐槿是真等急了,直接到了icu的门口。

    “怎么样了?你们说说,怎么样了呀?我进去看看行吗?”

    钱沐槿的这个举动吓到了一批人,马德江和沐晓峰明白王浩的身份,这冯岳泽也是刚知道。可是其他常委不了解呀。老钱这是怎么了?一个小毛孩子,至于吗?

    来看看就得了,表示一下关心未尝不可,说明你看在省长冯岳泽的面子上,不就是和她女儿谈恋爱吗?至于吗?你这是要对省长示好?不能吧,你们的分歧也不是一两天了。

    医生可不敢随便,怎么办?挡吧,怎么挡?拿话挡吧。

    “钱书记,你不要着急,就目前的情况看来,王浩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他的左胳膊骨折,肋骨也断了三根,有一根还插进了肺里。看情形是要在晚上才能醒过来,刚才他动了动,应该是神经的紧张造成的,我们一定会严格观察,仔细治疗,您放心吧。”

    “什么?这么严重?哎呀,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呀?”

    钱沐槿在走廊里来回的走来走去,他是真的不敢把情况向许向东报告,这么多年来,他就没这么急过。听一号说话的语气,事情不对呀。

    王浩不仅仅是在和许薇谈恋爱,一个女婿,许向东哪能这么憔悴?这么上心?嗓子都变声了,语调是相当的悲痛呀。

    这钱沐槿的行动大家是越来越不理解了,有的人就在想,难道能是老钱的私生子?长得不像呀,也说不定,老冯能弄出个女儿,老钱就不能弄出个儿子?

    猜测的大伙面面相觑,人都有好奇心,这做官的人更要讲究消息灵通。对这样的事情相当的敏感。在不了解情况的前提下,当然会胡思乱想。

    冯岳泽看出大家有点想法,是呀,老钱这是没办法了,一号一定给他打电话了。

    “这样吧,病人暂时不能醒过来,我看大家先回去吧,这工作我们不能耽误呀,钱书记,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钱沐槿听到冯岳泽这么一说,就明白自己失态了。

    “啊,啊,好吧,都回去,都回去吧!在这等着也没用。我们走吧。”

    省委领导们一个个眉头紧锁着离开了医院。钱沐槿等自己的车拐出了医院,就命令司机去第一大道,又从第一大道拐了回来,他下了车,几步又跑回了病房。

    走到icu重症监护室门口的钱沐槿就愣住了,不光是自己,省长冯岳泽、省军区政委沐晓峰、政法委书记马德江都站立在门口。

    我的乖乖,难道他们都知道内情?这钱沐槿还以为s省只有自己知道事情的真相,看来我是低估了大家的实力了。

    几个省委常委看到两鬓苍白的钱沐槿跑着上来了,就知道,老钱这是真着急了,也难怪,自己不是一样站不是站,坐又坐不住。冯岳泽朝愣了一下神的钱沐槿点了点头。

    “老钱呀,稳住呀,你可是我们的主心骨呀。都着急,这不拐了个湾又回来了。你说说我们怎么办呀?”

    钱沐槿一听,得了,已经不是秘密了。

    “走吧,大家去医院小会议室商量一下,这么等也不是办法。我看呀,s省要变天了。”

    钱沐槿的话不是危言耸听,是实话,这几个人心理和明镜似的。太子受伤,还是两代单传,现在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个大问题。

    这要是真醒不过来,那还用说,在坐的也许都得跟着吃瓜烙。可是吃瓜烙是小事,这惹得上面震怒是大事。也许自己一生的政治前途就到这了。

    坐下来的几人谁也没开口,讨论什么呀?讨论怎么治疗?怎么样赶紧让他醒过来?这自己不会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