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0章 余波动荡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送走了许向东。钱沐槿和冯岳泽呆呆的站立在机场。良久,冯岳泽收回心绪,看向钱沐槿。

    “老钱,我们应该心和面不合呀。”

    钱沐槿听见了冯岳泽在说什么,他点了点头。没有回话,心和面不和,老冯呀,难道你就不明白。终究是会知道的。到了我们这个层次,来不得半点虚假呀。

    “老钱,难道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你倒是说说呀。”

    钱沐槿仰天长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

    “老冯呀,张承宣和你什么关系?他得动动了。你看赵誉刚怎么样?”

    冯岳泽倒吸一口凉气,任家是主线尽断。鱼虾四散呀。动张承宣,就意味着任家在s省只剩下副处级以下的鳞爪了。

    自己这个龙头也在转向,那么说任家就彻底的失去了s省的控制权。s省在国内排行第三呀,任家岂能轻易放弃?

    “老钱,是不是太早了?我怕会遭到反扑呀。”

    钱沐槿不是不明白,可是不动张承宣,怎么向王浩交代?一个张承宣,一个麻痹大意的史大柱,这些人必须严肃处理。

    “老冯呀,我们不动,上面就的动。你还看不出来?”

    冯岳泽想了想,是呀,自己不动,那么等到许向东出手?恐怕就得动自己了。虽然首长没有批评大家,那是首长大度。那是首长明白事理。

    现实是首长已经下来了,下来没有去省委。这更糟糕。这表明了领导的态度,领导就是私自下来的,这就是说牵扯的是个人问题。

    冯岳泽出汗了,大冬天的,站在空旷无垠的机场一角。感觉到大地是如此的博大与宽广。天上繁星点点,哪一颗是自己的归属呢?

    小时候的冯岳泽生活在农村。农村不同于城市,最起码文化底蕴不尽相同。农村有农村的特色,农民喜欢饭后哄着儿孙,讲讲故事,聊聊家常。

    当然最吸引孩子们的就是故事,故事最好带点浓郁的民间色彩,象什么《嫦娥奔月》呀,《玉皇大地》呀,《孙悟空》呀,《牛郎织女》什么的。

    民间故事就带有农民伯伯们丰富的想象,丰富的感彩,与民间信仰。在幼小的冯岳泽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在众多故事的熏陶下,冯岳泽总会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天上的神将,或是天上的哪一颗星宿。也许一不小心犯了错误被贬落凡尘,自己就是下来修炼吃苦、积攒功德、等待飞升的那一颗晨星。

    所以做官,冯岳泽总会认真的钻研,做事,冯岳泽总会努力的追求完善。他认为这是给自己积累资历,积累飞升的资本。

    他幻想着自己哪天得道成仙,重返天宫。直到自己做到了省长,他明白了,这终究是儿时的幻想,是梦境与希翼。

    明白了做官的真正内涵,知道了民意人心,感觉到责任与义务。也认识到了人生的真滴,爱与被爱的行为法则。

    他知道了选择与追求,知道了投靠与维护,知道了只有群体才能生存。知道了里面真正的学问。

    前期一直处在官本位思想中的冯岳泽,感觉到自己方向的偏离,认识到自己的严重不足。他转过身,面对着钱沐槿。

    “老钱,你说得对,我知道了,也明白了。我想张承宣就去宣教局吧。省宣教局,任局长,也是正厅级。你看呢?”

    呜呼,冯岳泽呀,冯岳泽,你好狠的心呀,还好我始终没和你撕破脸。这张承宣是个jn市的市长,你把它调到宣教局,还是省宣教局。这也太惨了吧!

    这么说张承宣彻底的到底了,宣教局有什么,宣传教育,那也不归他管呀,宣传局独立划分,教育局也独立托管。

    宣教局正在改制,也许马上就取消了,分为两个独立的部门。这张承宣过去后,那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呀。

    再说宣教局哪有那么好管理的?都是些省里,市里的家属子弟在担任主要工作,哪个服你管呀,你就一个小正厅,人家说不定随便出来一个,家里的身份都比你硬。

    你管谁去呀,真有好戏看了。钱沐槿点了点头,就这样吧。

    省委常委会议上,由于陈兵痛失爱女的缺席,省长冯岳泽亲自宣读了省委的决定。要说,还是自己说吧,他昨天晚上就和任老爷子打了招呼。

    任老爷子不尽其详,听到冯岳泽的详细解释后。释然了,得罪王浩了。还得罪了个狠的,那就这样吧。任老爷子装作很随意的样子挂断了电话。其实早已五内俱焚。

    王浩,又是王浩,王浩让我接二连三的损失数员大将。这究竟是何方人物?难道是老姚要出手了?一个小小的市委秘书。

    任老爷子狠狠地丢出了手中的茶杯。任海涛赋闲后就很少出门,成天在家研究孙子兵法。他生气,他郁闷,他幻想着东山再起。

    听到茶杯的破碎声,他知道老爷子又发火了,任康年脾气大,老了老了还是没改。任海涛小心的跑了过来。

    任康年不看见任海涛,发发火就完了,这一看见任海涛是更加的气愤,你说说,你们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斗不过一个孩子。

    他指着任海涛没头没脸一顿臭骂,气急攻心。就感觉心脏一阵剧痛,坐到了地上。这下可是慌了一家人,连忙送到了军区总院。

    常委会议上跌落了一地眼镜,大家知道,明白这是因为桃花街事件,而引发的官场小地震,但是谁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后果。

    张承宣可是你冯岳泽的铁杆,谁人不知。你冯岳泽这是演的哪一出?难道是挥泪斩马谡?这也太狠了。

    宣布是直接宣布,竟然不做投票,采纳众人的意见。大家明白了,这是上面的直接决定。省委没有讨论的必要,只是在做处理通知。

    可张承宣毕竟只是个小小的正厅级干部,会是哪个部门做出的决定呢?中央组织部,不能,绝不可能,有违体制。真是无法揣测,被贬还不知道是谁出的手。

    大家看向了袁万彤,难道说是袁万彤出的手?不能呀,要动一个常委,还是正厅级别的市长,怎么说事先也会传出点风声。

    这如果没有很强势的证据,对方也没有特别严重的错误。即使你袁万彤使阴手,各方也都盯着呢。这可是绝对出乎意料,出乎猜想之外呀。

    不要说张承宣是冯岳泽的铁杆,就是隐隐的曾传出,在京里也有人呀。能做到省级城市的市长,那个身后会没人?

    常委会议结束后,有那实在想不明白的主,直接利用自己的关系,给京里去了个电话。打听了一圈下来,大家都没听说,组织部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

    坐在一起瞎商量,这是怎么了?仅仅一个王浩,就能撂翻一个实力派的正厅级市长?不一会,京里竟然来了电话了。

    “老宁呀,你也是省委副书记了,这事你以后千万不要再打听了,就到这吧,就到这吧。”

    身为s省,省委副书记的宁成业。心顿时就凉透了,看来王浩的实力太强大了。钱沐槿都不用和自己商量,这书记碰头会都省略了。

    “完了,张承宣是完了,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大家以后可要谨慎呀。这说不定哪一天,我们也就一路同行了。”

    他强摆了摆手,直接回办公室了。留下了几个惊诧的脸孔,面面相觑。

    袁万彤回到了市委,直接召开了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宣读了省委对张承宣的处理意见。会议严肃提出了,开展执法干线的整风精神。加大执法队伍人员的学习力度。

    直接提出让史大柱同志去纪委,要深刻认识自己的错误,严肃的交代问题。这又是惊诧一屋的大神。对于这一点,大家有些郁闷。

    这都是下面惹的事,拿主管领导开刀,批评一下也就罢了,怎么能如此不讲情面。难道你袁万彤真护孩子到了这种地步。

    你想让人家做女婿,人家玩的可是省长的女儿。你这个级别,拿女儿去给人做小,你不怕丢人不说,还在这为人家撑腰。真是打败了一屋子人。

    散会后的大伙,还没离开市委。就纷纷接到了电话,听到了一个版本的解释。也就释然了,袁万彤只是一个传声筒而已。

    昨夜晚十一时许,一架专机停在京城的专用飞机场。外面军区总医院的顶尖专家、学者、老教授早以恭候多时。

    军区总院是z国的最高级医学研究治疗机构。他名义上是军区总院。实际上医院的重心,是为z国中央特别人员开辟的,唯一医疗保健专属机构。

    王浩被安排到医院的特殊中心位置,这栋独立的大楼,只对最高层的国勋级人员开放。经专家学者、严密认真的检查。

    王浩被确定已无生命危险,只是自己不愿意苏醒。就是说病人的抵抗意识,与绝望意识非常强烈。不愿意醒过来,一直排斥着要苏醒的意识反应。

    外伤已经处理完毕,全身大面积淤血,青肿。断骨完全接好。心肺功能完善只需康复与静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