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2章 爷孙闹剧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大院长方才释然,原来是姚老的孙子。哎呀,可不能怠慢了呀,我说首长怎么亲自送过来治疗。

    本来医院里大伙都认为这个受伤的青年,有可能是部队里执行特别任务的勇士。在任务中负伤,得到领导的特别关怀。

    现在看来那就是领导的亲属,更不能小视了。得想办法搞好关系呀。

    姚为民和李博明走进了病房。袁小艺急忙站起来。仅仅一夜,袁小艺变了,变得无比的憔悴,变得不是袁小艺了。她头发越来越乱了,眼睛肿的像个桃子。

    衣服也皱巴巴的,完全失去了往昔迷人的风采。乍一看上去,那叫一个心疼,人都折磨的不成样了。韵寒畏缩在床的一角,抱着腿,把头紧紧地埋在腿上,迷糊的睡着。

    袁小艺和王浩说了一晚上的话,她苦口婆心的劝解着王浩。王浩就是不愿意醒来,仿佛一个植物人,除了轻微的呼吸,还有脉搏的跳动,回应袁小艺的只剩下了一具沉睡的躯体。

    姚为民阻止了要说话的袁小艺,他还是看不惯,不理解现在年轻人的生活方式。这是怎么了?见一个爱一个。你明知道人家有女朋友,你还往上靠。

    往上靠就靠吧,还拉着一个一起靠。姚为民是从内心里的不理解。可是爱屋及乌的他,刻意的不去理会,就当看不见。

    “你们先出去吧,我和他说说话。”

    袁小艺点了点头,往门外走去,又折回身来。拉起了韵寒,看着迷迷糊糊的韵寒,用手指了指门外。一起出去了。

    老姚激动地抚摸着王浩的胳膊,老李也有些伤怀。老了老了,就见不得亲人的伤痛。这是心的折磨。是真情的无奈。

    “孩子,我是爷爷,你睁开眼看看我。也许你不认识我,你知道吗?在你还不到一岁时,我就抱过你。你知道吗?那时你可调皮了。

    你往我的大将制服上撒尿。那时你妈妈想揍你,被我劝阻了。我说,你敢,这是我孙子,我这衣服也就能给他当当尿垫子。干别的我还不愿意呢。

    孩子,我知道你能听得到我说话,我问过医生了。也许你一直在恨我,因为是我,是我拆散了你的爸爸妈妈。是我让你们骨肉分离。

    是我让你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是我让你没有一个完整的家,是我让你的爷爷带着你逃避,是我让你的童年充满无限的痛苦。

    孩子,你原谅爷爷吧,爷爷也是没办法呀。”

    老姚说着说着就掉下了泪水,老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我说,你有没有良心,你姚爷爷这么担心你,亲自来看你,你不起来就罢了,还装昏。你看看他,啊,你看看,他这么大的年岁,还在向你道歉,他就是错了又如何,他是你的长辈,是你的爷爷,错了也不错。”

    王浩紧紧地绷着自己的身体,病床上的他早已经苏醒。他不想起来,真的不想。小艺劝了自己一晚上了。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能听到,也都明白。

    可他就是无法原谅自己,无法让自己醒来。他想着小欣,是小欣救了自己。在枪响的刹那间,小欣扑向自己。用那纤弱的娇躯,迎接着生命的礼赞。

    他无法认同小欣死亡的事实。他无法向自己解释这是真实的。就这样吧,他感觉出在枪响的一刻。晨钟暮鼓,经声朗朗。

    辅佑大师的音容浮现在自己的面前。还是那样悲天悯人、宝相威严、端庄不凡。

    “遇欣而生,坤而大难,不避则亡。昕玉而止。”

    大师的声音萦绕在耳中,久久的回旋。继而就是永不停歇的金刚唱诵。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是遇欣而生,这个而生是小欣拿命换来的,拿命换来的呀。小欣,你去哪了?小欣,你还能看到哥哥吗?

    哥哥想你,哥哥好后悔好后悔。哥哥为什么,哥哥为什么会失去你?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

    王浩狠狠地坐了起来,他怒视着姚为民。

    “请你出去,出去,道貌岸然,你哭什么,哭什么?你出去,我不认识你,也不想见到你。”

    姚为民愣愣的看着,突然坐了起来的王浩。他怎么这样对我,怎么会。

    “as孩子,我是你的爷爷,是你的爷爷。我是你的爷爷。”

    “你是谁的爷爷呀,你请出去,我再说一遍,你出去,出去。我的爷爷他已经不在了,我的爷爷没有你这么坏,你是个神经病,你走。”

    二号病房内的任康年一下子就做了起来,他指着任海涛,兴奋的说。

    “看看,你看看,听听,你听听呀,哈哈哈,老妖怪,哈哈哈,他也有今天,这不是自己亲生的,就是不行呀,你看看,你听听,你听听人家在说什么。哈哈哈,好呀,好呀,就该这样,就该这样。”

    任康年极度的兴奋着,他盘算着,一个邪恶的想法由心而生。老妖怪,姚为民,不要说我任康年狠。我也没办法。都是你逼的,都是你逼的。

    王浩怒吼的声音在整个病房内回荡,姚为民傻傻的站立着。他不能不去接受这个后果,不能逃避这种打击。

    王浩说的没错,我为了私心,为了自己的名誉。我为了能再上进,为了权力。我牺牲了他们一家,我拆散了他们一家。

    我就是最大的坏蛋,就是罪魁祸首。我该骂,我应该接受他的谴责。

    “可是孩子,难道这一切我都做错了吗?难道说我就没有对的地方?”

    王浩冷冷的看着姚为民。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你就知道权势欲望,你就知道当官当官,你还知道什么?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情,叫爱情吗?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情,叫亲情吗?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情,叫友情吗?

    我恨你,恨你,你走吧,我不想说了,我好累好累,你可以让我休息一下吗?

    我求求你,求求你,我拜托你,你放弃我吧,远离我吧,不要再介入我的生活,我的家庭,我的一切的一切。我不喜欢你,不喜欢!”

    姚为民怎么也没有预见到,会是这种结果,他颓废的看着自己朝思暮想的孩子。他一直把这个孩子当做作自己的孙子。他一直都在想办法补偿,在寻找。

    现在找到了,找到了,这是第二次见面呀。为什么每一次见面都会是在医院?为什么见面后会是这种后果。姚为民十分的无奈,他不知道,也毫无办法。

    他曾千万次的幻想着,他曾刻意的憧憬着。幻想着那美丽的邂逅,憧憬着那快乐的拥有。他幻想着王浩会飞扑到他的怀中,亲切的喊着爷爷。憧憬着王浩环绕在膝下,认真的听着教诲。

    现在的一切,一切的一切都变了。都变的不同,和以前不一样。是自己,都是自己的错误。是自己亲自,造成了他们骨肉的分离,是自己毁了一家。

    姚为民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不是现在,他早就意识到自己错误的存在。可是他不敢承认,也无法说服自己去承认。

    潜意识里的姚为民,一味的拒绝着自己错误的存在。他不承认自己错了,更不会相信自己会犯错误。我是姚为民呀,我怎么会犯错误。

    人老了,思维就不同。更不能接受自己不认同的行为方式。也不能理解不相同的意见。

    姚为民颤抖的举起手,他想狠狠地打王浩一巴掌。可是他停住了,他犹豫了,他就那样举着。

    “哈哈,怎么,你要打我吗,难道你恼羞成怒?来呀,我等着,你不必犹豫,打呀,你打呀,几十年前你也打过我的爸爸吧,打过我的妈妈吧。

    你凭什么?谁给你的权力,你有什么权力打他们,你有什么权利拆散他们?”

    王浩往前靠了靠,把自己的脸伸了过去。姚为民再也无法忍受,他实在不能接受,这种对自己非常无礼的挑衅。

    非常了解姚为民的李博明赶紧拉住了老姚。这要是一巴掌打过去,那可就麻烦了。以后怎么处呀,他们现在很生分,毕竟不是亲孙子,这刚见面。他赶紧把姚为民拖到了门口。

    “老姚,你先冷静一下,孩子受了刺激,我们是大人,你冷静,冷静。我们先回去,回去好吗?”

    李博明也不等姚为民说话,拉着老姚就走。他一边安抚着姚为民。一边向走廊里的二女努着嘴。

    两个傻乎乎的丫头这才回过神来。这是怎么了?是王浩的爷爷?这王浩怎么和他爷爷打起来了。急忙走进了病房。

    “王浩,王浩哥哥,你醒了,王浩哥哥。”

    激动万分的两个美女一起跑到王浩身前,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爱人,她们忘记了王浩在争吵,忘记了王浩身上有伤。

    心情激动起伏的王浩不能自己,他不想控制自己的情感,他感到很累很累。他一歪头又睡了过去。没有了意识的刻意支配,王浩的身体立刻就垂软了下来。压在了她们身上。

    “医生,医生,快来呀,快点来呀。”

    发现了王浩异样的袁小艺,慌张的跑了出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