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6章 社交舞会(上)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听说许薇要回家,许向东心情格外的舒爽。这都十六年了,十六年来许薇没正眼看过自己一次。

    十六年里许薇没有再叫过自己爸爸,十六年里许薇没有回来过一次。十六年的春节,许向东都是一个人过的,当然是说在拜访过领导、朋友们以后。

    听到冷玉梅那欣喜兴奋地命令。许向东乐了,在办公室来回溜达了一圈。得,孩子让办个舞会。你就是不说,我也得办个小型聚会,我得好好庆祝一下。

    这么久了,大家还以为我许向东没女儿呢。怎么都得办好点,我一定要当个合格的父亲。坚决不能让她再失望。

    许向东仔细的想了想,确定了一些要请的同龄孩子。就开始处理相关的公务。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王浩艰难的处理完小欣的后事。与陈兵长谈了很久很久。陈兵是越发的,显得有些苍老。

    双眼没有一丝光彩,整个人特别憔悴。不但是两鬓变得有些苍白,就连胡须也出现了白的痕迹。

    “爸,爸爸,你就是我的爸爸,爸,我小时候就没有了爸爸,小欣是我的妻子,爸,你放心,我就是你的儿子,永远都是!”

    王浩真心的跪在陈兵身侧,袁小艺哭的一塌糊涂。陈兵颤抖着,他心里的苦谁能理解?小欣呀,爸爸想你呀!

    小欣呀,爸爸给了你什么?什么也没有呀。小欣呀,你知道吗?你是爸爸的生命呀,是爸爸的一切。

    爸爸是喜欢当官,可是也不是爸爸的本意,你知道吗?你知道爸爸有多苦吗?这都是你爷爷逼的呀。

    难道你爸爸我就那么没人性,会丢下你和妈妈,只147想做官?做官有什么好?有什么好?爸爸都做到省级干部了,还不是一样的无奈?

    孩子,你理解我吗?你会原谅我吗?会原谅爸爸吗?

    “爸爸,你就答应浩儿吧,爸爸。我,我是,我是姚为民的孙子。”

    陈兵愣住了,凄惨的面容在瞬间凝结。由于悲伤与心痛,鼻孔中流出了一筒青鼻。他根本就没感觉,他被王浩的话吓住了。

    “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王浩站起什么来,小心的扶着陈兵,走到沙发旁坐下。

    “爸,我是姚为民的螟蛉义孙。也是他唯一的孙子。爸!”

    陈兵仔细地看了看王浩,看了又看。他颤抖的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王浩,不要拿我开心,你是谁的孙子和我没关系了,没关系了。”

    王浩知道陈兵不相信,他知道,现在陈兵在已经失去了小欣的情况下,说什么都没用了,唯一有可能打动陈兵的只剩下权力和欲望。

    陈兵为官来看,还是很负责任的。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也没有犯过什么错误。在他担任、主管的市级的城市中,反响还是很不错的。

    陈兵为人宽厚仁慈,大方和蔼。的确得到很多好评,只是做人不够狠辣。所以说这么大岁数了,终究只是个省委组织部长。

    王浩也看准了,摸清了陈兵的命脉。人到了这个岁数,也没什么太大的欲望与追求了。更何况小欣已经不在了。

    现在唯一能使陈兵振作起来的只有权力,只有那仅有的一丝欲望。这也是陈兵多年的期盼。

    “爸爸,我去y国考察,只要能签署了初步的合作意向,那么就是成绩。我相信,钱书记会动的,冯伯伯也会动一动。

    那么我希望,希望爸爸能一主s省,为s省人民换来利益。我相信,项目只要动工之时,也就是开花之际。”

    陈兵的嘴角动了动,王浩说的没错,但是自己现在在s省仅仅排行第四,还远远不足以争取第一的位置,难道说王浩的意思是让我揽局行政?

    行政也不错,毕竟是政府事物的主管领导。实实在在的权力人物。哎!陈兵长叹一声。老了老了,还要扶鞍上马,驰聘沙场。

    “此话当真?”

    “爸爸,如有虚言,浩儿万死不辞。”

    “好,你走吧,我明天上班,你记住,我了无牵挂,心中只有吾儿。”

    陈兵答应了,话语慷苍凄楚。神情万分悲凉,他端视着王浩。欣儿,这个男人,会是爸爸老年的依靠吗?

    王浩看着陈兵,伤怀不已,两行清泪淡淡的落下。他退后一步,俯身跪倒。对着陈兵行了一个晚辈大礼。

    陈兵转过身去。良久。

    “浩儿,起来吧,我老陈担当不起呀。你记住,要记住欣儿的好,不要再拈花惹草了。小艺这孩子也不错,你要珍惜。”

    陈兵说完,直接进了书房。袁小艺连忙过来,小心的扶起王浩。王浩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她担心的都快哭了。

    离开了陈家,王浩被袁小艺扶上了车,安德利急忙向京城驶去。因为今天晚上,许薇要举行一个超级豪华的交谊舞会。

    舞会的目的就是要宣告大家。自己是许向东的女儿,我的夫婿是王浩。所以说王浩是主角,必须要到,只是傻逼王浩不知道而已。

    王浩一路上都在想着心事,袁小艺见王浩低头沉思,也不敢打扰他。自己也没有其他事可做,靠在椅背上,晕晕的睡着了。

    安德利一个紧急刹车,高配的沃尔沃像被海浪推起的一叶扁舟。硬是车身打横,斜斜的滑出去十几米。

    “我的上帝呀,我干你的雅卖碟!”

    安德利停下车,走了下来了,围着车看了一圈。走到前面的一辆宝马x6前,照着车门就是一脚。

    崭新的宝马x6,前门顿时憋进去一大片。触目惊心。车上下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板寸平头。样子到很精神。

    “你丫的找死,你干嘛踹我车?兄弟们下来,给我扁他。”

    安德利也不说话,没等他的兄弟们下来。生生的抓起了板寸男,原地拎了一圈,直接把人丢在了前挡风玻璃上。

    拍了拍手潇洒的回到车上,发动汽车扬长而去。几个小伙子愣了足足有一分钟。硬是没敢阻拦,这谁敢上呀!

    被打的板寸叫,是yn省军区司令杨毅的儿子。他接到了一个请柬,说有一个上层的高级交谊舞会。是一个大首长的女儿,为庆祝毕业举办的。

    他问了好几遍,是哪个首长,对方只告诉他,比他的爸爸大两级。然后说不来就算了,直接挂了。

    这个气呀,我勒了个去的,比我爸爸还大两级,那只有现在的常委级别了。我靠,骗我不成,他一看时间。

    这哪行呀,现在赶过去,也得晚上到,得,收拾一下赶紧走吧。叫上大院的几个弟兄,一路嗷嗷的就上了高速。

    远远地看见一辆沃尔沃。要说沃尔沃也不算稀奇,可希奇的是面前的沃尔沃,完全是顶配,还是车报上的最新款。

    爱车如命的,打着方向就超了过去。他想逼停这辆车,下来看看。这车怎么样,看样子同路,如果能相互换着开一开,那就爽呆了。

    也是在yn省横惯了,就没拿任何人当回事。这下可是吃了亏了,他拧了拧被摔得发酸的身体,瞪了几个弟兄们一眼。

    “奶奶的,还愣着,给我追呀。”

    几个兄弟是被安德利吓傻了,这什么人呀。还是个外国猪,敢在我们国家这么横。不会是个大力士吧,把像皮球一样就丢了出去。

    “大哥,我看咱们打不过他,这就没伸手呀,你是楞被他摔出去的。你说他得有多大的劲呀。”

    转了一下脖子,发动了汽车。也是,这就不是一个级别呀,追上去也打不过他呀。得,先追了再说,怎么的也不能让他跑了。

    楞归楞,人却不傻,其实他不是楞。只是被环境造就了发狂的性格。军区里足足好几万人,哪个不供着这个小祖宗。

    也就养成了他狂妄的性格,张牙舞爪的姿态。说来人也不坏,还很有人缘。出手大方阔气,从不乱逗女孩子。

    就是喜欢打个架,惹点事。他打架归打架,都是占理才出手。在军区里也算有个好名声,不讨人嫌。

    其实刚才被安德利一摔,就知道了对方很有两下子。更勾起了他的兴趣,小时候就喜欢刀枪棍棒,习武爬树的,心里早有了点想法。

    我得追上他呀,看看他究竟会不会功夫。如果会就发达了,我得学几招。那就是师傅呀,是大神。

    “你们听好了,一会追上了,都给我谦虚点。看到了吗?随便就把我丢出去了,这是功夫呀!你们不是成天哇哇着,要学点功夫吗。兄弟们,希望就在前方,追呀。”

    几个哥们一想对呀,一下就来了精神。打开劲爆dj舞曲,一路嚎嚎的追了过去。

    这宝马x6没毛病的时候,还真不是盖的,飙起来时速眼看着就上了200多。高速监控,控制室的人员一看,都站了起来。

    “疯子,这就是个疯子,马上进行有效劝导,千万不要出事呀,你看他那牌子,那牌子惹不起呀。要注意方式,算了,我自己去吧。”

    高速路监管大队,大队长亲自招呼了几个手下,驾驶着巡逻车就开到了前方的高速路口,耐心的等待着宝马的来临。

    他想了想不对,命令自己的手下赶紧做好准备。只要一发现露头,立即喊话。话还没说完,感觉身旁一阵风飘了过去。他一个机灵跳了起来,头就撞到了车顶。

    “还愣着,过去了,过去了,你给我喊呀,快喊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