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11章 地下室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一定是鲁家和杨家有什么冤怨,要不鲁小川怎么会在许薇刚回来时闹事呢?杨家是靠上了许家了。

    一大屋子人小声议论着,眼睁睁的看着王浩一伙被武警押解而去。许家看来是想出头,替杨家壮壮身板。没想到捡了个芝麻,丢了个西瓜呀。

    王浩看着狠狠地推搡着许薇的范得彪,非常恼火。他转回头,严厉的看了一眼范得彪。

    他要记住这个人,记住他这死猪般的容貌,一定不会放过他。范得彪看到王浩那恶狠狠的眼神,全身都颤栗了一下。

    “娘的,横个球,一会老子让你好好爽爽!还玩女人,玩个球,我把它们全发劳教去,劳教知道吗?劳动教养,就是教训妓女的地方。”

    王浩非常的气愤。

    “廖启明,你现在上去给我打他一巴掌。以后无论出了什么事,与你无关。我王浩说话算数。”

    廖启明非常郁闷,这小子太狂妄了,哪有这样的。被警察抓着,还得让我给他办事。这是威胁我呀,他知道我是局长,还这么说?

    呼!廖启明有点想明白了,这是个神,一定是个神。他明白我们的身份,还故意要这么做。想到这得廖启明,浑身的冷汗就下来了。

    他这么做的意思是什么呢?难道是神仙打架?我去你奶奶的,你们闹着玩,过家家。拿我们穷开心,老子惹不起,我躲得起。

    “范得彪,我警告你,你最好注意一下你的身份,你现在给我立刻回去,安排好所有受伤人员的治疗工作。然后你给我写个报告,明天送到我办公室。”

    说完话,转头看向刘德明。

    “刘上尉,既然你们军方接手了。又是军事秘密,那么我们也不便参与。人我就交给你们了,我廖启明告辞了。”

    廖启明说完,向武警支队的支队长交代了几句。带着他的人就走了。王浩乐了,这个熊包,还有点脑子。不过范得彪我是不能放过。

    刘德明看了看远去的廖启明,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他知道廖启明一定不是看在老爷子的面上来的。这里面的道道自己看得明白。

    “都给我带回去,还愣着干什么。支队长,谢谢您的帮忙。有时间一起坐坐,我看你也回去吧。人就由我们接管了。”

    武警支队长本来听到廖启明的嘱托,就在想着办法脱身。一听正好,顺坡下驴。命令队员做了一下交接,客气地离开了。

    鲁小川看着几个碍眼的都走了,乐了,还是刘德明会办事。回去要好好和爷爷说说。怎么也得当面夸奖他几句,以后再有什么事,就可以直接找他了。

    被押到车上的王浩,看着昏迷不醒的安得利。还真有点担心,这要是真打伤了,我就拆了老鲁一家。

    他趁几个押解的战士不注意,轻轻地踢了踢安得利。没想到安得利还真没反应,王浩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了。

    他又稍微加了点力气,安得利还是不动。王浩就急了,安哥不会真被打坏了吧。王浩看了看左右的战士。

    战士表情严肃的坐在他的旁边。身板挺得绷直,面视着勤务车的车窗。许薇和赵晓璐旁若无人的小声的说着话,韵寒却面目凄楚的趴在小薇的腿上。

    “闭上嘴,再说话我就,我就,行了,不要说话了。”

    一个班长摸样的战士,歪歪了半天,也没说出就干什么来,他是真没法说,就能怎么样,还能打女人不成?

    “那什么,班长,你看看我兄弟他没事吧!你帮个忙,我告诉你,他可是外国友好人士,到我们这投资的。真被打坏了,我们都要负责任。”

    班长拿枪比划了一下王浩,警告王浩不要动。他摸着自己的爱枪,想了想。朝自己身旁的战士怒了努嘴。

    “你看看,不会一枪托砸死了吧?杂毛猪,这么不经打。”

    许薇一听班长骂安得利,就想恼,许薇憋了半天了。自己人生第一次举办舞会,还是向心爱的人,宣布了自己爱的决定。这舞会还没结束,自己却被抓起来了。

    “我警告你们,现在,就现在,我不想和你们玩了。地上躺的是你们的首长,在他上衣内有他的证件。你们现在可以打开看看。”

    班长斜着眼看了看许薇,又转头看了看王浩。这些人还真不一般,最起码不像犯罪分子。再看更不像普通的老百姓。

    老百姓要是被抓了,哪能是这么个表情。看看他们的神态,看看他们的傲气。这姑娘还亲口说不想玩了,你看看这打扮。怎么感觉也是个影视大腕的摸样。

    班长也不傻,自己在京基要地当兵。怎么说也是见过点世面,他亲自翻出了安得利的证件。又一摸,一把乌黑铮亮的45口径的1911,出现在他颤抖的右手中。

    身边的战友一看急忙拉动枪栓,做出警戒的姿态。班长看了一眼自己的战友,颤巍巍的打开那本墨绿色、镶嵌着国徽的证件。

    ‘沉’给他的感觉就一个字‘沉’。班长好像双手抱着个千斤坠,大冬天脸上的汗珠子,像爆豆般的滴了下来。

    他左手拿枪,立正站好对着安得利敬了个礼。赶紧招呼战士们把安得利扶了起来,慢慢的推按着人中。

    安得利其实早就醒了,只是没想好该怎么办。是一起被抓进军区呢?还是现在就走。他还没想好。

    许薇的意思就是要把事闹大,让王浩有点知名度。好吧,既然这样就闹个人仰马翻。也省的以后麻烦。警告一下也不错,有了点名气也会省不少事。

    看到睁开眼的安得利,班长急忙给他打开手铐。对着安得利又是敬礼,又是道歉的解释着,意思我们就是兵,只是执行任务。

    安得利哪能难为小兵,他命令把手铐再给自己带上。让士兵们装作不知道,把人送到了,你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班长很感谢安得利的体谅。又对被抓的大伙们解释了一番。谁也没难为他,他也就释然了。

    车到了军区大院,王浩一伙被押解到了地下车库的一处地下审讯室。

    鲁小川跟着刘德明回到了家。刚进门的鲁小川,被鲁东海一把抓了过去,‘啪、啪’打了两巴掌。

    鲁老爷子急了,赶紧把孙子拽到自己身前。用拐棍狠狠地敲着地面。

    “你干什么?啊?干什么?反了你了。你打他干什么?我孙子又没做坏事,他是在外面吃饭,碰到杀人逃跑的凶徒。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问问刘德明。我告诉你,我孙子这是好市民,是临危不惧,勇斗歹徒。你给我滚,滚,我不用你管我孙子,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鲁小川使劲的跺了跺脚,他气得七孔冒烟。感觉口干舌燥,看着不成器的儿子,既然回来了。

    也稍微安慰了一点,你在家就行,在家就不能给我惹事。在家,我还少操点心。他一转身去了自己的书房,把桌子上的茶杯、书本全扒拉到了地上。

    他这个气呀,你就惯吧,早晚得让你惯出毛病。其实鲁东海也明白,父亲对自己那是感觉到有些愧疚。

    小时候对鲁东海的野蛮教育方式,使鲁东海和父亲之间存在着相当大的隔阂。父亲不说,只是想着办法婉转的,倪补着自己的错误。

    父亲就把这种补偿的方式,转化成了对自己孙子的万般溺爱。所以说隔辈亲!这种溺爱,也就造成了鲁小川的侍宠而娇。有的放矢!

    被惯着的鲁小川,那是三天两头的惹事闯祸。惹了事,就拉着鲁老爷子当挡箭牌。闯了祸,就躲在鲁老爷子身后不出来。

    鲁东海军务繁忙,久而久之也不想管了,管什么呀,怎么管呀?一管父亲就恼,他岁数也大了,血压又高的厉害,自己还真怕。

    惹了这么大的事,鲁小川三言两语的就向鲁老爷子解释完了。鲁老爷子是真疼孙子,他就看着自己的孙子好。说什么他都信。

    再加上刘德明的刻意掩饰,鲁老爷子完全认为孙子在做好事。乐呵呵的给市委书记挂了个电话,回房休息了。

    鲁小川一看爷爷走了,兴奋地做了个ok的手势。向刘德明摆了摆手,刘德明屁颠屁颠的来到身前。

    鲁小川咬着牙,说自己想出口恶气,杀杀王浩他们的威风,不就是个富二代吗?他得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真正地有势力。

    两个人一脸猥琐的走出了门,朝地下停车场走去。半道看见了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的范得彪。范得彪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这是是急赶慢赶,赶上了。

    范得彪按照大局长的指示,随便交代了医生几句,让办公室主任赶紧去写今天晚上的案件经过。大局长说了,明天要看。

    他就想到了怎么应付,心里最重要的想法,就是得要王浩的好看。他得出口气,为自己的尊严而讨回公道。

    刘德明一看范得彪跑了过来,乐了!本来刘德明还在算计着,怎么早点回去休息一会。他晚上比范得彪多喝了两杯,这会人也抓回来了,也不想去审什么‘犯人’!

    刘德明就对鲁小川说。

    “小川呀,你和范局长过去吧。我就不过去了,我睡会。老范经验多,整人的办法比我丰富呀。我困了,休息会,有事你叫我。”

    鲁小川巴不得刘德明不去,他还怕刘德明暗地里和爸爸打小报告。那就砸了锅了!不去正好,我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鲁小川笑着对刘德明,说了些谢谢的话。赶紧打发了这个碍眼的人,带着范得彪一路小跑,来到了地下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