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13章 电击小麻雀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资本的目的就是完全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许薇投资了,投在王浩身上。现在的王浩就是许薇的自我,许薇已经没有了自己的存在。

    她的话让很多人感到误会,当然,是个男人,都会误会。王浩也有些不自在,你在说什么呀?我们可是身陷囹圄。

    赵晓璐羞涩的笑了,赵晓璐误会的最深。因为赵晓璐是个处女,她想要yy的思想最重。

    然后是韵寒,韵寒没有什么想法,她只是想起了自己多年前的一次感冒。那次感冒很严重,几乎转成肺炎。是王浩一直辛苦的照顾自己,喂饭喂水。

    他很细微,韵寒很感动。其实我才是王浩的第一次,无论是喂水还是喂饭!还有,还有那每个女人都喜欢和向往的第一次。是我教会了他,我让他成为了男人。

    许薇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可是现在已经没有了改口的可能。这么多人看着自己,许薇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王浩看到许薇那不自然的样子,有些心痛。许薇对自己没说的,许薇一直是自己的最爱。

    “怎么了,小乖乖,你想要,也要老公我回家喂你!我现在忙着呢,你看看,我抓了一条狗,我得给小狗弄点吃的,你不会也想来帮我喂狗吧。”

    许薇明白了王浩的意思,他故意再说一遍。那样就变成两个人打情骂俏了,性质就变了。即使谁有什么想法,也只能当做开了个玩笑。而不会去在乎自己是不是花痴。

    许薇嫣然一笑,幸福的从王浩的手中接过大勺子。让王浩把住范得彪的脑袋,王浩抓住范得彪的脑袋使劲的按着。许薇皱了皱眉头。

    “你得把他的嘴弄开呀,要不我怎么灌。”

    王浩急忙点了点头,去扒范得彪的嘴。范得彪真急了眼了,张开嘴就向王浩的手上咬去。还好王浩的反应挺快,瞬间就躲开了。

    “王哥,我来吧,这人太野,你别伤着!你来按着腿。”

    过来掐住范得彪的面颊,狠狠地一用力。范得彪‘呜呜’叫着,痛苦地被迫张开了嘴。许薇也不罗嗦,整整一大勺辣椒水一滴不剩,全灌了进去。

    范得彪剧烈的挣扎着,咳嗽着。大伙按不住他,王浩使了个眼神。都往后退开,一起松了手。

    范得彪如旋转的陀螺,原地转着圈,打着滚,鼻涕眼泪一起冒了出来。还在剧烈的咳嗽着,气管像在拉胡琴,又像在调音。不住的往外呼着气。

    “你们这些天杀的,你们不是人,咳咳,我范得彪,咳咳,绝对,咳咳,绝对咳咳、、、、、、”

    范得彪实在呛得难受,他说不出话来。整个人不住的咳着,如果说现在只要把肺吐出来,那么咳嗽就好了,我相信,范得彪一定会吐的。

    鲁小川怕了,是真怕了,他被这伙人的猥琐神态吓怕了。女的疯狂,什么都敢玩,还敢吆喝着现在就要。男人嚣张,什么都无所谓,明知道是局长还不放过。

    “赵晓璐,你快说说呀,你和他们说说呀。你帮我求求情,让他们放过我。要不,要不一会外面的人冲了进来,你们就惨了。我也没想拿你们怎么样,你也看到了,我没让人对你动手呀。”

    如果鲁小川不求情,也许再过一会赵晓璐就会找个借口,主动让安得利放了他。因为安得利太坏了,他拿着小功率电击枪伸到了鲁小川的内裤里。

    鲁小川的脸都白了,他还不敢动。

    “,杨哥,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呀,我们是同学,我们是哥们!杨哥,杨哥!不要呀。我还没结婚呀、、、、、、”

    皱了皱眉头,这也行?安得利,你太牛了,你就是我师傅,你就是我的偶像!

    安得利看看了左右,看了看大家那奇怪的眼神。怎么了,我不就是想找个敏感的部位吗?

    这没什么呀,大不了糊层皮!又电不坏,说不定麻木了,还能提高他以后的生活质量!切,一群白痴!

    不看还好,安得利被大家看的有点不能承受。丫的,也没人说话,那我可开始了,难道以为我不敢电?

    他‘嘎嘣’一下扣动了扳机。

    “啊”

    “我x你马”

    “啊,妈呀”

    鲁小川一个高就蹦了起来,原地跳起了足足好几米,可惜了,真可惜了,你说说奥运会怎么就没发现这么个人才呢?

    看着疯狂舞蹈的鲁小川,赵晓璐有些哀叹。好好地人,这是为什么呢?怎么能一眨眼的时间变得这么坏?

    人性本善,是真的吗?为什么善良总会被抛弃,为什么恶习一定会来陪伴每一个人?大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笑。

    安得利的做法,让这群年轻人感到震惊!太有创意了,太地道了。既然不说话,又何必打乱这种气氛!也许沉默也是一种交流!

    门不合时宜的被打开了,一队威武的士兵闯了进来。鲁老爷子拄着拐杖、严肃的看着大家。

    看到了满地乱跳的鲁小川?鲁老爷子连忙招手,把大孙子拉到自己的身旁。鲁小川还在捂着下身,不住的哀嚎着。

    “跳什么跳?蹦蹦跳跳的成何体统?你就没有一时安稳的时候。这是怎么回事呀?你给我说说?他们打你了?”

    鲁小川这个气呀,他也是气急了。

    “爷爷,我不行了,爷爷救救我,救救我呀,他们电我的小鸡鸡。爷爷电我的小鸡鸡呀!爷爷!我做不了男人了,孩子成太监了、、、、、、”

    鲁老爷子张着大嘴,傻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子。他疑惑的转头,问向旁边的警卫。

    “他,他说什么?我没听明白?什么小鸡鸡?怎么就成太监了?你说说?给我解释一下。”

    人老了,有时候耳背,更何况是在生气的情况下。神经紧张,听得就更不明白。警卫皱着眉头,这怎么说呀,这么多人,还有女的。

    新兵一般都是小伙子,面嫩,张不开口。老兵吗,见识多了,时间长了也放开了。特别是探亲的时候,回家相了媳妇以后。

    那更是一天想三次,怎么才能摸摸小手。什么时候能再看看媳妇,抱一抱,亲亲小嘴什么的。

    想着,就记挂着。记挂的时间长了,就和新兵蛋子说着玩,也是种变相的炫耀。一个老兵就走到鲁老爷子身前。

    附耳向老爷子解释了一遍。这下可是麻烦了,老鲁家那是三代单传呀。鲁老爷子火冒三丈,他的第一要求就是把门关上。

    鲁老爷子恼了,是真恼了,你们让我断子绝孙。我就不能放过你们,我得让你们陪我孙子过一辈子。

    警卫们端着枪,警戒着。老兵飞快的关上了审讯室的大门。鲁老爷子左右看了看,来到躺椅前,把手杖抱在胸前,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把他们给我拷起来,不,用铁链全给我锁起来。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有什么能耐,你们让我老鲁家断子绝孙,我就得让你们都陪着,一个都不能少。”

    王浩皱了邹眉头,看来事闹大了!老家伙亲自出马了,安得利也是,你说,你电哪不好,你非得电人家小鸡鸡。

    王浩想着想着,就笑了,他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想想也笑了。这笑也传染,再说大家想想也挺有意思。

    看着痛苦不堪的鲁小川,实在是再也忍不住了,哄堂大笑。这笑不要紧,更加激怒了鲁老爷子。

    怎么的?看来我老鲁是真老了,我说的话不好使了。想当初鬼子们、听到了我的名头,那是闻风而逃呀。

    这帮小青年,就是欠揍,就是没素质,没教养,没文化。这哪行呀,长此以往,误国误民呀!我有责任,有义务替他们的家长管教他们!

    “怎么的?你们还不动手,难道要我自己动手不成!”

    警卫们其实也很迷惑,这帮人是干什么的呀?怎么一个个,大大洋洋的,胆子不小。难道真不知道面前坐着的是开国老元勋?

    要是鲁老爷子真火了,就你们这些小年轻的,这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吗?谁也救不了你们。自求多福吧!

    许薇还真听说过这个鲁老爷子,叔叔说鲁老爷子正直、秉帅、沉稳、大气。想当年威震西南,是一员虎将。

    她稳了稳身形,制止了要给大家绑铁链的警卫门。缓步走到鲁老爷子身前,她仔细的端详着这位老英雄。

    英雄是老了,两鬓苍苍,眉须尽白。只是双目中,还透露出严厉的神采。一种英雄的霸气!这种霸气是日久成性,秉性使然。

    “鲁爷爷,我是许薇,薇儿向您问好了。鲁爷爷,我们是闹着玩呢,您不许生气呀。”

    鲁老爷子疑惑的看着许薇?他不明白许薇是谁?也没听说过,不过一个小女孩过来向自己道歉,他还真莫不下面子。

    “你这个小娃娃,你向我道的哪门子歉?啊,你怕了,你干了坏事,怕我处理你。怕我找你们的家长算账,你就先向我道歉?

    我告诉你闺女,没门,你想都甭想!你们把我孙子打了,把人给我废了。我这还指望抱重孙子呢!

    哎呀!好,道歉好,你给我把衣服脱了,你长得俊,你和我川儿一块试试,我看看他还能不能行,你快点,现在就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