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17章 捡个男人做老公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作为一个失去自我的女人,也是可悲的。许薇的心里,王浩是最优秀的,王浩就是她的一切。

    王浩的确很优秀,他没有很多坏毛病,没有张狂的个性,没有令人讨厌的感觉。他有着沉稳的,与自己年龄不相符合的一种霸气,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贵感使然。

    这种感觉,这种天然的尊贵感。会令很多人,特别是女人爱恋。会使她们无端的感觉到一种仰望,感觉到一种依赖。

    夜已深深,许薇辗转在床,久久无法入眠。她为王浩的承诺感到欣慰,为自己即将订婚的消息而振奋。

    她一遍遍的回忆着与王浩的相识,与王浩的交往。最后她欣喜地认为,这个男人是我捡回来的,在大街上捡回来的。耶!我捡了个男人做老公!

    王浩要回家了,要回到了姚为民的家。姚为民的家在bj市城东,象山国家地质公园的一角。

    豪华的山间独立别墅群,掩映在绿水青山之间。神秘而充满尊贵的气息。

    听前来送他的警卫介绍,这里是z国最有名的人士居住的地方,住在这里的人身份都很隐秘。具体是干什么的,没有人会知道。

    王浩对前来送他的警卫表示感谢,劝他离开了。自己围着别墅区转了一圈,这才叫别墅,自己在y市住的别墅,只能说是个民居。

    “先生,你好,请问你是干什么的,来找人吗?”

    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位黑色西装,戴着无线耳麦的人。

    王浩有些不自然,还有些惊诧。凭自己这机警地修为,竟没有发现有人站在自己身旁?怎么说自己也和爷爷学了十多年的擒敌术。

    看来自己还是懒散了,要不时的每天抽点时间,加强练习才可以。这不,每次自己打仗都吃亏,前番真是吃了大亏了。

    肋骨都断了三根,还有一根竟然插进肺里,几乎是捡了条小命。王浩狠狠地发誓,以后绝不能被抓。

    我一定要狠,要听许薇妈妈的话。想到自己那个注定的,极品yy岳母,王浩痴痴的笑了。

    “小伙子,你笑什么,没事不要到这里玩,这里属于高级警戒地区。是私人地盘,请你马上离开。”

    王浩点了点头,笑嘻嘻的看着这个有趣的警卫。这应该是个警卫吧,看这打扮,一定是。

    “请问,这是姚爷爷的家吗?你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我来找他。”

    警卫疑惑的看了看王浩,他已经打量王浩很久了。从王浩一下车开始,那辆破红旗也不知道是哪来的?竟然不挂牌,只在前挡风玻璃上挂着个‘内部通行’。

    一定又是拉关系,求门路的,姚老成天都烦死了。天天嘱咐,可不能轻易的放他进去。虽然姚老为人厚道,好说话。

    自己就更得负责任。找了这份工作不容易呀,主要是受到尊敬。因为自己守着自己敬爱的人,也是一种享受。

    “你是干什么的?就你这种人也来找人办事?还说什么让我通知一下主人?你有没有搞错,这也是你能来的地方?别说我不知道什么姚爷爷,知道也不能帮你。”

    王浩有些不高兴了,我这种人怎么了,我这种人大街上多了。

    “你有毛病吧,为什么我这种人就不能来。”

    “兄弟,我劝你还是回去吧!天天上我们这求情办事的多了,看你也稍微有点关系,还行,坐着中警内卫的破车过来的,怎么,内卫局你有哥们在那当兵?”

    王浩哈哈大笑,他竟然把我看成来办事的了。一转身按响了大铁门上的门铃,警卫慌张地跑过来阻止。

    “我说,你可别瞎按,这也是你能按得?我警告你,小心我把你送公安局,你还得托关系,往外保自己,花那冤枉钱。”

    王浩看了看警卫,摇了摇头。

    “你别说了,我不是来办事的,我回家。”

    警卫心里这个气呀,奶奶个腿的,我好心好意提醒你,你把我当耳旁风了。他上前抓住王浩后衣领,转身想来个大背,把王浩放倒。

    王浩第一反应就是不好,重心失控。他双手化掌,反着一错。来了招,反方向的双风贯耳,机灵地拍了下去。

    大门口冲出五六个安保人员,看到地上捂着双耳的同伴,哗啦啦的掏出了枪。我靠,直接亮枪?够拉风。

    “住手,怎么回事?大清早上的,你们都吃错药了。老爷子在后面练太极呢,可不能打扰了。”

    来人一身洗的发白的,干净利落的旧军装打扮。年纪大约六十多岁,干部头,眼光深沉而幽邃。让人无法一眼看出他内心的想法。

    “报告王队长,我是虎岭山游击队队员,小虎子。我发现他窥探我们的驻地,感到可疑,所以想阻止他,没想到他竟然打我。”

    王浩哈哈大笑,好玩,真好玩。什么游击队都出来了,真有趣。其实王浩不知道,虎岭山游击队,正是自己的亲爷爷,亲自给的封号。

    中年人正是现在的游击队队长,话说回来,游击队早改编了。取消也是好久以前的事。只是姚老爷子念旧,所以没事做个念想。

    “住嘴,不许笑,年轻人,你很放肆呀。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你这是讥笑我们的老军人,老传统,把他抓起来,送派出所。”

    王浩急了,自己伤是好了,可是伤筋动骨一百天呀。这才半个月,我怎么这么倒霉呀。这段时间老是碰到这么些人。

    “慢着,等一下,我是王浩,我来找姚爷爷。我是他孙子,能不能帮我通报一声?”

    王队长打了个趔趄,唉呀妈呀,王浩,那就是自己的首长的,老首长的孙子?这姚老爷子可没少给自己讲游击队的故事。

    王浩那可是姚老爷子,成天挂在心肝上的亲人呀。他就是王浩,一表人才,好俊朗的相貌。王队长上前一把抓住王浩的手,激动地摇摆着,没有说话。

    “还愣着?放炮,快放炮!把过年准备的炮都给我搬出来。放完再买,快去,把红地147毯给我铺到门口。这是我们姚老的宝贝大孙子回来了,快去呀。”

    王浩连忙阻止。

    “王伯伯,这可不行,您这是干什么?放炮会惊扰四邻的。再说这也太那什么了吧?”

    王队长哈哈大笑。

    “王浩呀,既然你是王浩,你就不要担心。这都是老爷子交代的,只要你回来那天,你就是姚家的少主。老爷子不但要放炮,还要向所有的人,隆重宣布你的回归。”

    说着话,旁边分两溜排开了,九十八箱九响的礼花炮。别墅大门的正中间,放了一个九十九响的巨型礼花炮。这阵式要把天轰个窟窿。

    王队长笑呵呵的向王浩,介绍着这个巨型的礼花炮。这可是老爷子亲自定做的,每年花炮厂,都要专门拉回去重新检测换药。

    来来回回运了二三十多趟了,那就是十多年呀。今天可是用上了,用上了!王队长越说越激动,他悄悄的拭去了,眼角溢出的泪水。

    王浩假装没看见,他明白了姚老爷子的心。他再也不能拒绝这种感情,这种发自内心的对亲情的乞盼!王浩知道了,瞬间明白了友爱的真谛!

    得到消息的姚为民,激动不已。他知道王浩会回来,知道王浩一定会回来。小孩子嘛,撒个娇,闹个宠,很正常。自己是他爷爷呀。

    自己是他的爷爷,不是亲爷爷,也是真正地爷爷。这是不能更改的,就连他的母亲也真心认同。如果他的爷爷还在,他的爸爸还在,那就更不用说了。

    如果那样这孩子,我早就要过来培养了。王浩的亲爷爷,我们也会天天聚在一起。上上山、练练武、种种地、锄锄草,回忆回忆过去的老时光。那多好呀。

    姚为民唏嘘不已,感叹的搽了搽,眼角流出的泪水。他突然感觉自己有些老了,在移动自己的双腿时,发现自己步履有些蹒跚。

    他停下了脚步,他意识到自己老了。他明白了,明白了自己竟然,坚持了这么多年。这是有了依靠了,这是心思放下了。他仰天长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代名将,一代伟人,一代安邦定国的老人。欣慰的感叹着!我要坚持,还要坚持。浩儿根基不稳,现在还没有自己的主见。

    怎么我也得坚持几年呀!老伙计们,你们再等等,再等等。等我安排好了,等我再帮他打扫打扫。我就去见你们,我就去和你们团聚。

    一直不肯离开,做了一辈子秘书的魏长仪,感叹的摇了摇自己的头。虽然他现在身为总参的总参谋长,可是他知道,只要姚老还在的一天,自己就是他的秘书。

    他走过来,小心的扶着姚老爷子。姚老爷子摆了摆手,看着魏长仪,笑了!笑的那么灿烂,笑的那么开心。

    “长仪呀,不要说,不要说。我还能行,你明白的,我要坚持,还得五年吧,怎么也得坚持五年!你说呢?”

    魏长仪哭了,心痛不已!他颤歪歪的咧着嘴。

    “老首长,长仪明白,长仪明白,您这身体没事,别说五年,十年也没事!”

    姚为民感叹的拍了拍魏长仪的肩头!

    “十年是不可能了,我放下了,放下了。有了主心骨了!放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