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18章 有心而动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灿烂的礼花炮,绚丽的绽放。象山国家级,地质公园的一角热闹非凡。整个别墅小区都被震动了。

    老妖怪这是碰到什么好事了?难道娶了房媳妇?不能呀,这么大岁数了。得作死?还不得把他直接抽成皮?

    “爷爷,爷爷,你快带我出去看看吧,姚爷爷家在放炮呀!好多呀,你听听?你快点,要不我就讨厌你。”

    老李头看着自己的小孙子,孙子太可爱了,今年才四岁!哎,这些天杀的!就知道玩,现在才给我弄个孙子出来,这不是耽误孩子上学吗?

    哎呀,老妖怪说过。只要听到炮响,那是他大摆流水席,摆上一个星期。还一直不说为什么,叫到时间自己去看。

    得,去看看吧,怎么说也不能拨了,老姚的面子!

    “走来!爷爷的大孙子,你让爷爷去,爷爷能不去。笑话,爷爷就为你活得,来,抱抱我的,亲亲大乖乖。哎呀,抱不动了。”

    “爷爷,爷爷,你快点,我要看烟花。”

    来到老姚门口的老李头,被这气势震惊了。一溜的大长桌,足足排了二十多米。满当当的都是人。

    刚出院的任老爷子,端着杯奶。左手提着个大鸡腿,正忙活着喂自己的小孙女。看到了老李头,急忙招呼。

    “老李呀,快过来,快点,把我孙女婿带过来了!好呀,哈哈哈,老姚中福彩了。快过来,这个星期不用做饭了。我们吃大户呀。”

    老李看着任老头,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什么人呀,什么便宜都赚!哪有这样的?哎,这老任,老了老了,还是不老呀。

    老没正行呀!你看看这吃相,看看这做派。

    “我说老任呀,你八辈子没吃东西了吧。你也不能这么个吃法呀,你看看,你看看你面前。哈哈哈,我真服了,真服了。”

    老任头面前,半斤的鲍鱼抢了两盘,一条大龙虾、两个大鸡腿,一大盘全聚德的烤鸭,还蒸蒸的冒着热气。

    “哎,你可不能抢我的,这个吗,我孙女婿可以吃点。来小乖乖,爷爷给个大鸡腿。这可是真正地野山鸡呀,我吃了一个,整整一个鸡腿,一点没剩,好东西呀,香,真香!”

    “哎,老任头,你可别撑坏了。你可是刚出院呀,吃坏了可不划算。怎么不见人呀,老妖怪呢?这是摆的哪出呀?”

    任老爷子这个气呀,你老李充什么大尾巴狼。在我面前摆阔气,你有钱,你家儿子做大买卖。成天穿金戴银,吃好的穿暖的。

    我老任就不能也吃点,我这是做样子。我就做给你们看,让你们都知道,我老任过得不如你们。我就是一个小吏,没有什么威风。

    “哈哈,老李呀,我今早上没吃饭呢。这不是赶上了,人有福没办法呀!怎么,你吃了,那没办法,你看看你这命,有好吃的都没福消受。”

    老李随身坐到了老任头对面,把他的大龙虾一把抢了过来。

    “这个好,这个好,这个吃饱了也能吃。这个不占地方,味道还好,哈哈哈,怎么样,老任头谢谢你给我留着呀。”

    任老头急了,想去抢,看看老李都抱怀里了。没机会了,假装不抢了。老李一看任老头不抢了,就放到桌子上准备开始吃。

    刚扒了个大虾腿,还没开始咬。就被老任头把桌子上的大龙虾身子抢走了。老李这个气呀,故意站起身和他抢。

    老任头还真有一套,一看老李真要抢,端起盘子,拿起大虾用舌头,上下舔了一遍,一边舔,一边说。

    “其实呀,这虾肉没滋味,我吃过。那次我孙女过生日,在华都国际吃的。对,就是华都国际!

    没味道,没味道,就这外面的汁还行,还可以品品,怎么,你不信,那给你,你扒开尝尝。”

    老李头瞪眼了,这老任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他笑了,一探手把老任头的大鲍鱼拿了过来,直接上嘴咬了一口。

    “好吧,好吧,这个好呀,你吃你的龙虾,我就吃个小鱼。你那是大龙虾呀,我没那个福分,我就是吃小鱼的命,哈哈哈,不错,很不错。”

    姚为民把王浩接回了家,指示赶紧让饭店送饭摆流水席。这可是自己多年前,就答应王浩他爸爸的。

    孩子可以叫爷爷,但不能改姓,还得姓王。可以培养,但要说出是领养。因为王家就这一条根,以后最好多生几个孩子,可以有一个男孩姓任。

    饭店离得也近。不到一个小时,陆续送了过来。门口聚集的人,开始慢慢的多了起来。可真不简单呀,除了老人小孩,就没个年轻的。

    姚为民拉着王浩说了会话,交代了一些事情。嘱咐他要注意的问题,带着他连忙出来迎接客人。

    “哈哈哈,大家都来了,吃好喝好呀,使劲吃,不够还有呀。怎么了,老任,看看你,吃着饭还不开心?”

    任老头瞅瞅老妖怪身边的王浩,明白了。我说又是好菜,又是好酒的。原来找了个螟蛉义孙呀,行,真有一套。部下的孩子都抢。

    迎面的山路上驶过来一辆悍马超酷h2改装版。精致、优美、帅气的大悍马,一个侧移,稳稳地停靠在了别墅的墙角。

    走下一位大将,他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宽阔的大门口。不错,好环境呀。炫耀的构架,却不张扬。富丽的门脸,却不俗气。

    一挥手,走下来两个勤务兵。抬着一个大红皮箱,好像很沉。

    “首长好,哈哈哈,老爷子们都在呀。我也凑个热闹,出来透透气。”

    来人宽额大脸,阔鼻大嘴,一双眼睛往外稍突,炯炯有神。越发显得威严神武,六十多岁,步履矫健如飞。

    “哎呀,王浩,快叫伯伯。这是你熊伯伯。”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王浩父亲的死对头熊满飞。想当初一直盯着王镇山的位子。要不是老姚,力挺王浩的爸爸,那可真不知道会是什么结局。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的熊满飞,选择了打小报告。这才有了王镇山的,痛失爱侣,割情断义;才有了王镇山的弃子从死、浴血敌营。

    姚老爷子皱了皱眉头,转过身却换上一副和蔼的笑容。现在的熊满飞,早就不把老姚头看在眼里了。有的只是那么一点尊敬而已。

    熊满飞已经是大将了,不但是大将,还是军委委147员、国务委员。实力已经相当的雄厚,不能再和以前的小熊相提并论了。

    熊满飞看了看姚老爷子,对旁边的勤务兵点了点头。两个勤务兵当场打开了箱子。箱子里竟然是对景德镇瓷瓶。

    “老首长,听说您今天迎回了大孙子。没别的好东西,这是当年我去南方时选的一对瓷器。您收着吧,我的意思您知道,就不要多说了。”

    话语简单,理由一般,语气中肯,神色却是不容推却。姚为民略微沉思了有十几秒,点了点头。

    “王浩呀,还不接过来。你熊伯伯,也是一番心意。你可得好好保管呀,这东西怕碰,来不得半点粗心。”

    姚为民看了看熊满飞,一伸手。

    “满飞呀,还不坐,我这条件简单了点。既然来了,我就高兴,送什么东西呀。咱们爷俩,陪着他们几个老东西喝点。”

    熊满飞也不矫情,大咧咧的坐了下来。王浩急忙为几个老爷子们斟满了酒。还没开喝,山路上开过来一辆高档红旗轿车。

    一个人小跑着走了过来。

    “老首长好,祝贺老首长,给老首长贺喜。”

    姚为民摇了摇头,哎,这怎么话说的,不该来呀,得,来就来吧。

    “哈哈哈,小峰呀,也老了,也老了,看看,脸上有皱纹了。来来,坐,一块坐。”

    李老爷子看了看叫小峰的中年人,哎呀,这不是发改委,今年刚换的大部长穆林峰吗?

    “李老、任老、哎呀,熊哥,你也在!好呀,好久没看到你了。”

    熊满飞点了点头,把自己桌上的酒递给了穆林峰。

    “来,这杯给你,刚倒得,我们都没动。我们一起陪老爷子们喝点。”

    穆林峰连忙点头,这不对呀。你怎么感觉成主人了,我穆林峰来这里,还用得着你给我酒喝。

    “哈哈,熊哥,别客气,我自己来,自己来。”

    穆林峰说着,拿起了旁边的酒瓶。倒了满满一杯酒,放到了熊满飞身边。

    “来,熊哥,我们敬老爷子们一杯。熊哥你不常来,老爷子经常提起你。真有些想你。”

    熊满飞的心咯噔一下,二十几年前的事,他们还耿耿于怀?看来我熊满飞是来错地方了,他斜眼看了看穆林峰。不动声色的举起了酒杯。

    “好呀,难得老爷子还记挂着我。老爷子,李老,任老。我敬你们,我先干为敬。”

    熊满飞喝完向大家亮了亮杯子,朝穆林峰点点头。穆林峰有样学样的干了。

    “老爷子们,你们慢点,我陪熊哥多喝点。”

    熊满飞却站了起来,对大家鞠了一躬。

    “老爷子们,对不起了,我还真有急事。就是来看看,这中午还得会见外国使团。真对不起了,改天我一定再来叨扰。请原谅。”

    几个老爷子那什么事没经历过,什么人没接触过。马上意识到,有问题了,绝对有问题了。都不表漏,依依呀呀的打了个招呼。

    就见熊满飞拍了拍王浩的肩膀,说了些鼓励的话,转身扬长而去。几个老爷子也是好久都没聚到一块了。大喝了一顿,有些高。王浩连忙安排人,将他们依次送回了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