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0章 两个在YY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许薇羞涩的坐在沙发的一角,自己的yy老妈,不住的向姚为民说着自己的好。许薇感觉有些坐不住了。

    谁能受得了,都说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可你也不姓王呀,你的女婿才姓王。许薇起身,悄悄地溜走了。她看到站在后院的王浩,有些疑惑。

    “喂,傻瓜,你站在那里看什么?你可不许动我的雪,我没让他们扫的。看看你,真讨厌,给我踩了这么多脚印。”

    王浩有些心乱,是的!有些不知所以然。爷爷带着自己来求亲,其实也就是走个过场。但是王浩知道,这就是定下了。

    定下了吗?可是雨蝶、文静、小艺还有韵寒怎么办?我那个乖乖呀,不想不知道,一数吓一跳。我怎么惹了这么多的情债?

    王浩轻轻地拉起许薇,慢慢的拥入怀中。他无话可说,说什么?如果说现在让王浩舍弃其中的任何一个,王浩说死也不会答应的。

    许薇的纯真善良、雨蝶的娇小羞涩、文静的古典含蓄、小艺的优雅大方还有韵寒的痴心不悔,风情形骸!

    王浩不想舍弃,不愿意放弃。每一个女人都是王浩的心属,都是他爱的感应。都是王浩的知己,王浩的生命。

    “哥哥,说话呀,你不开心?你怎么了?”

    许薇立刻意识到了,王浩有点不开心。哥哥怎么了?难道他有什么想法?不想现在订婚?不会的,哥哥究竟在想什么呢?

    呜呼!看着不想说话的王浩,许薇一下想起来了问题的关键。许薇是很聪明的,所以说王浩有什么事,从来没有瞒过许薇。

    “哥哥,你是不是担心她们?如果我们订婚了,那么她们都会有想法?哥哥,你说话呀,你说话,我就告诉你一个好方法。要不,我就不理你,你去和她们订婚好了。”

    王浩把头贴到了许薇的小脑袋上,用自己的脸感受着许薇的丝滑。王浩不能说,他不想说出来。

    怎么能说呢?自己和爷爷来求亲,难道还能告诉,即将成为未婚妻的许薇,我希望会有很多媳妇?滑稽,滑天下之大稽!

    “好吧,哥哥,你不用担心,你记得一首歌吗?你唱给我听,我就帮你解决你的难题。我知道你无法开口,但是薇儿明白你的想法。”

    王浩用脑袋轻轻地顶了顶许薇,意思是说吧。许薇歪了歪脑袋,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吃着我,还想着别人。

    “但是,你要答应我,永远要答应我,不允许再伤害我。我会,我会!我被你,被你已经,一层层的完全剥离,完全摧毁。

    我已经迷失,没有了自己,哥哥,你明白吗?你还会再领一个女人回来吗?难道还会再夺走我的爱?终究要支离破碎、、、、、、”

    王浩赶紧堵住了许薇的嘴,用自己的唇轻启贝齿。他紧紧地抱住许薇,吻得那么用心,那么专情。

    许薇羞涩的回应着王浩的吻,她感觉王浩要把自己吸干了。王浩吻得那么深,他紧紧地吸住自己的舌。好像要把自己的小舌头,吞到他的肚子里。

    ~呜~、呜!许薇呜呜着,她感觉自己开始呼吸困难。感觉自己整个生命,都被王浩吸走了。她就像漂浮在云端,就像双脚踩在棉絮上。

    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她想抓住王浩的胳膊,让哥哥放开自己。想紧紧地缠绕住哥哥,想让哥哥把自己融化。

    她无力的捶打着王浩的后背,王浩感觉到许薇的变化。意识到自己太用力,太投入。轻轻地吐出许薇的舌。

    许薇的舌,没了着落。一下就失去了那种被禁锢与束缚的感觉。仿佛如,正在允吸奶水的孩子,一不小心咬疼了妈妈,被狠心的拿开了‘小葡萄’!

    她急切地寻觅着,微闭着眼睛、呓语着。粉红色的舌,在唇中不住的探索着,回味着,寻觅着。微启的唇,轻微的上下品味着。

    “我还要,人家还要,我要吗,坏哥哥。呜呜。”

    王浩笑眯眯的看着许薇,把她轻拥入怀。爱怜的抚摸着许薇的后背,轻轻地说。

    “薇儿,哥哥爱你。哥哥永远都爱你,爱你一生一世。哥哥永远都是你的,你是哥哥的生命。”

    许薇缓缓的抬起头,迷离的眼中全是哀怨。她痴痴的看着王浩,看着令自己爱的,如此疯狂的男子。

    “你骗我,你还有那么多妹妹,那她们怎么办?难道你要让她们嫁给眼泪,难道你希望她们被别的男人拥入怀中?”

    王浩马上瞪起了双眼,许薇轻轻地摸了摸王浩的脸。

    “哥哥,不要骗我了,也不许你骗自己。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一切的。今生我注定是你的妻子,这就是命运,那么我就要接受你的小妾。”

    小妾?王浩睁大眼睛,看着许薇。这是自己认识的许薇吗?她怎么会这么说?她竟然有着如此的胸怀。

    一个女人,难道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能允许他犯下如此不可饶恕的错误?这就是女人?女人的爱真就是包容,真的就是伟大。

    如果是我呢?王浩不禁在想,如果把许薇换做我。那么我会怎么做,如果我是许薇?或者说,如果我深爱着许薇,许薇又爱上了好多男人,那么我?

    王浩使劲的摇了摇头,他不敢去想了。什么也不敢想,如果那样,王浩一定会发疯的,他会拿把刀,杀光所有缠绕着许薇的男人。

    “哥哥,我们回屋吧。我有些冷,都是你了,刚才有些出汗,现在有些冷。”

    王浩哈哈大笑,他看到许薇一瞪眼。立刻,生生的隐住了笑意。他不敢再让许薇生气,他忽然间明白了,意识到了。

    原来爱是如此的相互付出,相互珍惜与忍让。记个有个词语是‘耙耳朵’,也就是怕老婆。

    仔细想一想,其实怕老婆,完全是一种福气。怕老婆是一种爱,一种心疼和对自己老婆的怜惜。是心的珍惜,爱的妥协!

    “我们回来了,好饿呀。妈妈,吃什么呀。”

    许薇一进大厅就开始喊。大厅里一个人也没有,静悄悄的,连个阿姨都没有。许薇疑惑的看了看王浩,不会吧!难道发现我们两个在yy,都被吓跑了?

    许薇的脸立刻泛上了一丝红晕,完了。丢死人了,这可怎么办。她一转身踢了王浩一脚。王浩赶紧呲着牙,揉了揉小腿。

    “臭哥哥,都是你,怎么办,他们都走了。一定是看到我们了,我讨厌死你了,不喜欢你,每次都弄人家!哼!”

    王浩这个委屈呀,他们走了,你怨我干什么。我也不能看着他们,不让走呀。这话说的,真没道理。可是你敢和女人讲道理吗?

    不敢,最起码王浩不敢,和许薇讲道理。他怕被踢,又不是没被踢过。还记得一开始,自己就被她踢趴下过。

    一个勤务兵听到了被许薇的喊声,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小姐,小姐,刚才大家找了你们一圈。都没找到你们。姚老爷子交代,你们回来后赶紧去象山。大家都在那里,你们去了就明白了。”

    许薇点了点头,对他说了句谢谢。拉着王浩往楼上走。

    “哥哥,来,看看我给你买了很多好东西。我给你挑一件戴上再走。”

    来到了许薇的卧室,这个卧室不大,还没有王浩的卫生间大。王浩疑惑的看了看,怎么能这样,也太小了吧。

    仅仅一张床,还是不大的单人床。一个写字台,一个衣柜。

    “这是你的房间吗?怎么这么小呀?”

    “是呀,哎呀,你个猪!这是红墙内呀,有的住就不错了。”

    “什么内?就是红墙内,也不能这么小吧。好吧,算了,看来我的早点把你娶回家,省的你在这个什么内里憋屈得慌。”

    许薇有些感动,他知道王浩绝不是随口说说。她拿起一件自己精心挑选的白金项链,项链底下吊着一个金镶玉的观音大师像。走到王浩的面前,仔细的为王浩戴上。

    “要戴好呀,这可是我在普陀山求的呢!经大师开过光的,很灵验的。你记住,戴上了,就一定不能摘下来。记住呀,你要是敢摘下来,我就出去留学。明白吗?”

    王浩看着认真仔细的许薇,眉头拧成了疙瘩。怎么回事呀,条件这么严格?

    “你让我戴这么个项链,我是个公务员呀。这怎么能行,别人看见了,会说的。”

    许薇叹了口气!也是,这可怎么好。那个大师说过一定要带as的,我就是给他求得。可是戴上了,还真有点暴发户的感觉。

    “对了,乖,那就把项链换了。我给你换根红绳,这样行了吧。我戴项链,你呢戴观音大师!怎么样。”

    王浩这才点了点头,许薇赶紧把项链解下来。又拿出一根红绳为王浩系好。退后一步,歪着脑袋,欣赏的看了看。

    “嗯,不错,很不错,哥哥,你自己照着镜子看看。”

    王浩疑惑的来到衣柜旁,照着镜子仔细的看了看。还行,没什么感觉,就能看见个红绳而已。

    其实王浩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这个项链真救自己一命。当死里逃生的王浩感觉到胸前很疼的时间,才发现自己的项链里竟然嵌着一枚弹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