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2章 导火索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和许薇疯狂的进行k舞的王浩,接到了市委书记赵誉刚的来电。想想也是,一大堆事情等着自己去做。

    引资考察团已经组建了起来,从自己受伤到现在,一个多月了。是该回y市干点什么了。王浩想起妈妈临走时的交代。

    妈妈让去y国过圣诞节!好吧,今年过年好舒服,也开开洋荤。王浩和姚爷爷打了个招呼,带着许薇踏上了返回y市的行程。

    安得利和annie谈了很久,从新制定了详细的计划。随着王浩的一步步爬升,也许会遇到更复杂的问题。

    八个多小时的路程,几个人都感到有些疲惫。车子终于下了高速,进入了y市外环。安得利转头看了看,抱着许薇的王浩。

    “王浩,你是去市委呢?还是回家?”

    “哎呀,都快四点了,回家吧!我给赵哥打个电话,明天再上班。”

    “好肋!我说这个小薇真能睡,睡了一路了。也不怕睡迷糊了。”

    许薇迷糊着双眼,伸了个懒腰,对安得利说。

    “不许说我坏话!哼,都是你开的快了,晕晕的,好难受。还在这笑我,讨厌你。哎呀,你晃什么呀?怎么了?”

    安得利一个急刹车,前面路口冲出一群、手打横幅、挥舞着大标语的男女老少。足足一千多人,占据了整条化工路。

    “还我们碧海蓝天,还我们绿树田园。把化工厂从市区赶出去,赶出去!”

    化工厂的环境污染问题由来已久。y市化工厂,是z国的一个最大的化工企业。是国企,是z国六五期间重点的建设项目。

    是z国化工企业的领头兵,是目前为止z国最大的化工企业,聚氨酯生产基地。是重大化工项目,与轻工联合企业集团。

    占地面二十多平方公里,集团总资产达100多亿元。员工10万多人,是全国5200重点工程。国际化工企业排行前十,可以说是y市的市中市。

    因为化工厂是国企,主管单位是国资委。集团领导是副省级,副总是正厅级。化工厂只是用的y市的地皮。

    y市早就想干点什么,干不了。地皮租让合同是100年。还是国资委直接签署的。对于y市来说,化工厂就是一个大钱罐子。

    只能干看着,管是管不了,人家根本就不鸟你。拿级别你压不住人家,人家还比你高。税收什么的和你没关系,所以只有在环保方面入手。

    王浩看着前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过是过不去了。要想走,只能倒回去,换条路。得,反正也不关我什么事,赵誉刚早就交代了。

    化工厂是条底线,千万不能碰。那么只能绕道了!王浩交代安得利掉头,选条别的路回家。安得利点了点头一打方向,车子平稳的驶离了化工路。

    王浩不由得思考着,这是谁鼓捣的?有问题,一定有问题。赵誉刚 刚上台,市长牛建晨也是刚刚扶正。不可能拿化工厂说事,更不可能指示环保进行挑衅。

    难道是环保局看到要过年了,自己捣鼓的?以前环保局的史革风,总是跑到赵誉刚的办公室,要求封查合成革厂。

    认为多少也得给市里点好处,说实话,合成革集团没少给市里补偿。一年几百万是有,合成革的污染一直是个大问题。

    合成革厂也在加紧改善,投入几十个亿。大力的治理污染问题,从水处理,到废料的排放。从源头抓起,这几年来成效显著。

    又重新整修了多条,通向合成革厂的道路。加强了厂周边的环境绿化,各种公用设施。对于周边的群众,每年还有补贴专款发放。

    获得了不少民心,化工厂建在y市。其实受益的还是y市百姓。不要说解决了十多万人的就业问题。单单一个厂区与生活区规划,就使y市一下繁荣了不少。

    换了条路的安得利又停下了车。前面也有人,还不少。也是一千多人,围住了化工厂的西大门。

    王浩看了看,难道四个大门都围上人了?这可不好,围着大门的群众。根本就不许任何车辆通行。

    他们设立了路桩,一会就是下班高峰期。这样下去会出事的!不要说过往的车辆恼火,就是合成革本厂10几万的职工也不会同意。

    这要出大事,一定会。这么长时间了,也没个部门出来协调一下?王浩没有办法,只好下车,安得利一看连忙跟在身后。

    as  交代许薇好好地坐到车上,不许乱跑。锁好了车门。王浩焦急的走到群众当中,看了看。发现一个年长的大爷,就问到。

    “大爷,这是干什么呀。”

    “你是干什么的?小伙子,没事赶紧走,不要在这看热闹。”

    “哈哈,大爷,我是开发区的。回家,这不过不去了。回家也没事,你们是来宣章正义的吧!这就对了,这个合成革,污染太厉害。我住开发区,有时都能闻到股污水腥味。”

    大爷仔细的看了看王浩,点了点头。

    “看你说话,也是本地的。我就和你说说吧!我们呢,是这附近的村民!这以前每年呀,合成革都给我们点补贴。

    虽说不多,但过个年,买个年货,还是够了。今年马上都到年尾了,这补贴还没动静。一打听、人家说给市里了,去市里问了,又说没给。这不,我们就来问问。”

    王浩点了点头,你们这叫问呀。这叫威胁。可他没说,给市里了,也对。合成革厂每年都是给市里。

    赵誉刚很早就强调,这笔钱不能动,专款专用。难道是谁做了手脚?王浩溜达到路边,看了看厂区边上的公益设施。

    正是北方的深冬季节,前几天下的雪。还没有完全融化,有已经融化了的地方。露出来的是黑乎乎的污水。

    那些曾经绿树成荫、婀娜多姿、浓阴遮日的大树,现在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干。耸立在寒风中,不住的摇曳着。

    只有一些点缀的冬青,观景松还依旧苍翠清新。让人心情一亮,感觉到生命的活力。面前熙攘的人群,猥缩着脖颈,眼中流漏出无奈的神采。

    是呀,谁闲的没事,大冬天的不在家坐着,跑这里挨冻。百姓也是不得已,他们需要维护自己的利益。

    可是又是谁把人群,号召起来的呢?难道真的没有,别有用心的主使?王浩不相信,算了。先打个电话问问再说,既然躲不过,就只能开山筑路。

    姚老爷子,一直交代自己。以民为先,以大多数人的利益为基准。自己也是平民出身,既然身为小吏,也当尽力。

    “赵哥,是,我回来了。还没呢,我被堵化工厂了,这里几千人堵着路呢。说今年的补贴赔偿没到位,堵着厂大门,不许任何人出入。”

    赵誉刚还在市委,这个一心为民的市委书记。真是把整个身心都拿到市委了,搬了床被子,在小休息室住了十多天了。

    他懒得回家,自己也没家了。把房子和所有的家电、家具都卖了,还不到一百万,全送给自己的前妻出国了。在哪也是自己一个人,在这还清净。

    “什么?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王浩呀,你千万要稳住群众。这马上就下班了,你千万要稳住。我马上就到。”

    赵誉刚急了,披了件外套,拿起手机打给了邓立化。

    “立化呀?什么,好好好,你快点!把武警调过去,对,你要记住,通知下去,任何人只能劝阻。千万不要和群众动手,我发现一个,直接撤他得职。”

    邓立化也是刚接到市长牛建晨的电话,急急忙忙安排人,马上出发。赵誉刚一下楼,就看见了等在门口的牛建晨。

    “哎,老牛,你在这干什么,快跟我走。出事了,出大事了。”

    牛建晨也不说话,转身上了自己的车。朝赵誉刚招了招手。赵誉刚疑惑了一下,也坐了进去。

    牛建晨吩咐司机去海滨路,阻止了赵誉刚的问话。车到了海滨路,牛建晨也不下车。司机一个人下去了。

    “誉刚,这是个局。你没发现?我在楼下等你,就是要告诉他,我和你在一起。这件事情处理不好,这年就不好过呀。”

    赵誉刚愣愣的看了看牛建晨。牛建晨还给赵誉刚,一个蔑视的神态。赵誉刚更加郁闷,怎么回事呀?你买什么关子。

    “你倒是说呀,都火烧屁股了。老牛,我可告诉你,这是严重事件,弄不好我两都得担责任。我就怕发生冲突,你以为合成革老实?人家是不屑和我们一般见识。”

    “老赵,你怎么就不开窍呢?你都书记了,虽然我们都知道各自心里的想法。但是你想过吗?为什么偏偏现在出事?为什么以前不出事。

    王浩的考察引资团,已经确定了具体的人员。你想过吗?吕忠静那是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失利呀!他能没想法?

    他的人就去了一个,还是个科级小角色。他想狠狠地分一杯羹,他拿什么分?这就是焦点,就是导火索。”

    赵誉刚有些不相信,老吕要是敢这么干。那可是严重的违反原则,组织发动群众闹事。难道他这个市委副书记当够了?他可是党群干部。

    组织原则,组织纪律还要不要了。这真是豁出去了?不能呀,你豁出去了,你也得有所得呀。没有利益,你拼的哪门子性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