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4章 枪响了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高速路上一辆北方奔驰高级大客车,在快速的行驶着。明亮的大灯映在结冰的路面上,特别的刺眼。

    车里一伙人激烈的争辩着,钱沐槿坐在靠尾的一角哀声叹息!老书记想不明白,真想不明白。眼中不时的露出疑惑的神情。

    y市的化工厂,西大门一片ang yang。武警战士们鸣枪示警,终于制止了向群众们,向市委领导和武警战士们,喷水的合成革职工们。

    原来下班了的厂职工,一看又被堵了大门。非常气愤,都有家有孩子。都惦记着早些回家!干了一天活了,也想歇歇了。

    看到外面全副武装的战士和公安干警,职工们小心的过来要求放行。战士们不敢答应,只好请示邓立化。

    邓立化看了看自己对面,那迫切想得到赔偿的群众。只好上前给职工们解释,大家先等等,再等等。

    还得等等,等到什么时间?我们是厂职工,我们归厂里管。这y市的公安根本管不到我们。我们属于国家直接管理,y市也管不到我们。

    大家冲出去,对呀,对!有带头的,有蛊惑人心的。有发表看法的,顿时群情激奋。一起朝大门涌了过来。

    其实合成革厂部,公安处的人员也在现场,他们也不归y市公安局领导。看着自己的厂大门被围,相当气愤。

    人都是向着,自己本场的职工,看着群情激奋的员工,也不想多加阻拦。厂办只是说让过来看看,了解一下情况。又没说让阻止事态扩散。

    这样也好,给这帮村民们脸了。一年比一年闹得厉害,前年给了五百万。今年给了六百万,你们还来要。

    职工们看到厂办公安处不管,都往大门口硬挤。武警战士们可不会客气,自己得到的命令就是。前防冲入,后防冲出。

    哪一方都得防,大局长解释了半天,没人听。也不解释了,跑市委领导那,等处理结果去了。战士们瞪着眼,假装拉动枪栓。

    还真把厂职工们给吓回去了,有害怕的。就有不害怕的,哪都有这样的人。也就是大傻、二愣子之流的。

    合成革是重点防火单位,单位里到处都是消防栓。几个二愣子一合计,不能等了。干脆,不是现在流行打水仗吗?

    他们接好了几十杆消防枪,打开阀门朝着战士们,和外面的群众就开始喷。这可是大冬天呀,今天晚上风力还在加强。足足78级,气温零下9度。

    又是沿海城市,那北风也没什么遮挡。直溜溜的就进了市区。瓢泼大雨般的水柱喷过来,谁受得了。

    厂外的群众顿时沸腾了,疯了般的往厂里冲。厂里的职工连忙架起水枪,不管不顾的一阵乱扫。

    这都是高压水枪,几个冲到前面的人被活生生的击倒在地上。还有几个体轻的,被水柱硬硬的,打出去十几米。

    最先倒霉的是吕忠静,吕忠静离门口最近。也就被浇得最厉害,他回头一看,大惊失色。连忙要求武警战士们鸣枪示警。

    赵誉刚想阻止,完全来不及了。孙玉修拉住想往前冲的赵誉刚,摇了摇头。被赵誉刚一把推开了。

    王浩早就冲了进去,安得利一看不好,也跟着冲了过去。王浩手起掌落,顿时劈倒了一个,还在喷水的二愣子。

    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厂公安处的干警们竟然也掏出了枪。朝天‘砰、砰、砰’的放了三枪。这三枪是在武警们,已经维持好秩序之后。

    却生生的点燃了,厂职工们的愤怒。看到外面还有人冲进厂里,还打到了自己的工友。自己的公安处又开枪。

    也不知道什么意思,误以为是警告往里冲的人,不许打厂里的人。大家一拥而上,朝着王浩和安得利扑了上来。

    赶到跟前的赵誉刚傻眼了,早就挤不进去了。哪还有王浩和安得利的影子?已经被一层、压一层的人给埋了。

    这些人是生生压过来的,跑过来也不打。跳起来抱着王浩,抱着安得利就往地上压。足足摞了一个山头,也不下一百多人。王浩被死死地压在了人群底下。

    赵誉刚又急急忙忙的跑回了大门口。慌乱中差点摔了一跤,他指示邓立化,赶紧带武警进去营救。

    邓立化和孙玉修掉头,带着两个班的战士就进了厂大门。先把持枪的厂公安处的干警,控制了起来。又急忙开枪示警,吓退了摞成了山的群众。

    王浩趴在安得利的身下,安得利像一口铁锅。四肢拄地,死死地留出一丝空隙。王浩没受到一点伤,毫发无损。

    可敬的安得利,生生顶着一百多个身躯。嘴角早就溢出了一抹鲜血,得到解救时。四肢还在硬生生的拄着大地,早已经不能动了。

    门外的赵誉刚,还在劝说着村民们。村民们就是不答应,又被浇得浑身是水。更得讨个说法。赵誉刚火了,真火了。

    他对还想往前冲得群众下手了。快五十多岁的赵誉刚,虎虎生威。抓住个小伙子‘啪、啪、啪’的一阵乱扇。

    群众毕竟是群众,也真认识自己的市委书记。赵誉刚在y市,当了六年的市长了。是在市长位上提拔起来的。

    赵誉刚的实心为民,坚决把人民利益,放在前面的思想,被市民们广为传诵。赵誉刚也是这么做的。

    看到自己敬爱的书记发火了,看到书记动手了。大家急忙相互劝阻,我们也许错了。看看老市长真火了,嗨!也怪了。

    人群竟然自动撤离了,不光西大门,几个大门的群众都撤了。还好,发生冲突的,只有西大门。

    王浩站起身,命令邓立化坚决要抓住喷水的几个人。抱着安得利,拒绝了武警的帮助。冲出大门,和前来迎接的医院大夫们一起,急急忙忙的往医院赶去。

    安得利还在轻轻咳着,又咳出一些血。王浩焦急万分,不住的催着司机快点开。难道是伤了肺了?自己真糊涂呀,我往上冲什么。

    一进医院,直接进入了急诊手术室。王浩看着昔日的同事们,泪如雨下。要求赶紧检查,马上手术。

    他亲自穿上了隔离服,做好了准备工作。被急急忙忙赶过来的师傅,一把抓住了前胸,往墙上一顶。

    身为副院长、创伤外科主任的李永兴,严肃的看着王浩。他细细的端详着,自己的爱徒。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是失望与伤心的哀叹!

    “你要干什么?想让他活,我来,你辅助我。还愣着!我怎么这么没眼力,你好好的医科大研究生,你从的什么政!”

    王浩低着头,羞愧万分的随着李永兴,进入了手术室。手术室的自动钢门,缓缓地合了起来。外面死一般的沉寂。

    邓立化使出了自己,干特警时的杀手锏。他抓住一位厂干警的左肋,生生的扣了进去。慢慢的加着力气,厂干警一阵剧痛,说不出话来。

    “说,都是谁,我是邓立化,你今天不把名字说出来,我要你的命。”

    邓立化放开了手,厂干警直接扑倒在地。蜷缩着身体,捂着自己的左肋,惊恐地看着这个y市的大局长。

    这是个魔鬼,是个魔鬼。他交代了十几个人名,邓立化在其他两名,厂内干警的的协助下。直接将十几个人,连同这三名干警一起抓了起来。

    他走到三名厂干警的身前,一个立正。当着厂里几万职工的面,对三人严肃的说。

    “对不起,同志!从刚才开始,你们已经严重的违反了警察条例!我代表国家,代表党!现在正式逮捕你们!

    你们已经失职,严重的渎职!造成重大事故的发生,已经触犯了法律。已经不配再做一名人民警察。

    我宣布你们被开除警察队伍,等候法律的制裁!”

    邓立化严肃的,毫不犹豫的,摘下了三个厂干警的警帽。狠狠地扯下他们的肩章、警号、胸牌!凌厉的挥了挥手。

    武警战士们推搡着,这十几人,就往大门口走去。还没走出门口,自动报警大门竟然缓缓地开始关门。等武警们意识到,跑到门口时,大门已经关死了。

    从厂内部冲过来一辆依维柯警车,车上下来二十多名厂经警。齐刷刷的跑到武警面前,带队的是个厂干警!他对战士们一敬礼。

    “同志们,战士们,请把人交给我们处理。这是我们厂内自己的事情,请不要干涉我们的厂务。谢谢!这是交接手续,请签字。”

    武警战士急忙看向邓立化,邓立化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接过交接手续,看也不看‘呲啦’一下就给撕了。

    带队的干警一个机灵,这什么人,好大的胆子。啊,局长呀,这不挂着牌吗?看不出来,这么年轻。

    “你放肆!你蔑视我们厂部的尊严,撕毁重要文件。同志们!把他给我抓起来!”

    武警战士们面面相续,乖乖,好大的口气!抓局长,天方夜谭吗?没等邓立化开口。战士们枪口一平,‘哗啦’一声拉动了枪栓。

    对面二十几个经警,连忙掏出四五把手枪,心虚的对持着。自己拿的是手枪,还是破‘五四’才五把。人家那是正宗的八一杠,全自动。

    邓立化哈哈大笑,严厉的看着,几个持枪的经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