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8章 连夜雨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雪花沸沸扬扬的在空中飘扬着,像极了一个个快乐的精灵。特别是在路灯的的映射下,感觉雪特别的美。

    邓立化指挥着干警们带好人犯,回到了警局。奔波了这么久,又被水湿了身子。零下十度的气温,外衣早结冰了,就是铁人也受不了。

    还没吃饭,的确有些饿了。邓立化交代大家赶紧换衣服,换完了大伙全吃火锅。要求食堂多放些辣的,驱驱寒。

    食堂早下班了,就一个值班的大师傅。看到干警们浑身全湿透了,连声叹息。赶紧洗菜烧水,准备做一大锅鲜汤,到时好做锅底,准备开涮。

    汤都做好了,可是预定的羊肉片,还没来。大师傅走到局门口翘首观望,等了足足半个小时了。打了十几个电话,再打关机。

    “我肋了个去的,下次我再定你的东西,我就爬着走。”

    大师傅气的鼻孔冒泡,没办法,连忙向办公室跑去。

    “哎!大师傅,做好了?同志们,走了,去”

    “等等,等等,局,局长!这定好的羊肉片,可是,可是那家送羊肉的老婆死了,不能来了。”

    邓立化皱了皱眉头,用手指了指大师傅。

    “你呀你,撒谎都不会。你生气也不能咒他老婆吗!说不定人家真有事。他不来就不来吧,走,你跟我走!

    我岳父家门口那,有一家,绝对地道!我们去买点。哎呀,我可告诉你们,就当我没说啊,这岳父八字还少一撇呢。一会让那谁知道了,我就惨了。”

    逮住了喷水的职工,又平息了聚众集会的村民。邓立化的心情格外舒爽,他亲自开车,带着大师傅去买羊肉片。

    也是晚上临时加班,再加上那么多人,都要进行口供的询问。自己坐到局里大办公室中,反而成了最清闲的一个。

    邓立化有些累,实在是累。看着这个银装素裹的世界,仿佛是在梦境。好纯洁的世界呀,他在一刹那间,被雪的凌白、纯洁而感动。

    正在这时,他看见了一个美女,是的,正是这个美女。这个美女不说话,她停下了急匆匆的脚步。

    她宁静悠远

    在这飘渺的雪中

    她如烟如梦

    在这痴迷的夜晚

    她踏雪而来

    似凌微的仙子

    她芳华如水

    堪比世界的洁白

    邓立化看着车外的身影,不仅感到有些为难。自己看样子要加一晚上班了,难道让她住在自己办公室冷冷的小屋中?

    “那个,你怎么出来了。这么冷的天,你出来干什么?”

    司徒慕儿柔和的看着邓立化,她似水般的流出,涓丽的声音,如黄莺清唱。

    “是你说让我帮大伙买羊肉片呀,我都选好了,你们要加班吗?我陪你好不好。”

    邓立化彻底地无语了,这些臭小子。看我回去怎么修理他们。

    “那,那什么,你是怎么出来的?”

    司徒慕儿哀怨的看了一眼邓立化。

    “我洗澡呢,妈妈接到办公室电话。说今晚上紧急任务,必须要到,还要带羊肉片。我还没洗好,冲了一下就出来了,真讨厌,以后不许撒谎。”

    邓立化哈哈大笑!赶紧下车把司徒慕儿抱上车。哎!可怜我们敬爱的大局长,谈个恋爱还得偷偷谈!还得同事帮忙撒谎!

    可怜的局长正在极度的兴奋中,他三十六岁的人了,还没结婚。司徒慕儿就是他的一切,他欣喜,他激动。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抱,此生铭记!这一抱,天怒人怨。从路边急速的冲过来一辆,suv越野吉普。

    司徒慕儿微闭着双眼,正在享受着邓立化,那坚实温暖的怀抱。邓立化拉开了右前门,刚刚把司徒慕儿放下。就被冲过来的越野车,生生的顶断了左腿。

    车上冲下两名匪徒,举起手里的片刀。没头没恼的砍着邓立化,后背、头、胳膊。整个后身一片模糊。

    司徒慕儿吓傻了,生生的吓傻了。足足有半分钟,司徒慕儿不愧为一个女警。她大叫一声,拿出邓立化车里的六四。

    对着最前面的悍匪‘啪啪’两枪。直接将其击毙,剩下的一个,飞快地跑回了越野车。越野车如脱僵的野马,打着撗滑就逃离了现场。

    司徒慕儿嗷嗷大哭,早已没有了女警的英姿。有的只是对心爱的人儿,无限的的怜惜与哀痛。

    “老邓,老邓,你醒醒呀,你醒醒,老邓!”

    拿着羊肉片走出门的,大师傅彻底地傻眼了。他天天听办公室的,小警察们说办案的危险,一不小心就会丢了命。他还不信,还笑他们胆小。

    现在的大师傅信了,他怒吼一声,抱起邓立化就上了车。可惜他不会开车,他看了看不住的哭着的司徒慕儿。

    “你开车,快给我开,哭什么,你是警察。”

    司徒慕儿被这声,‘你是警察’的吼声惊醒了。她坚毅的抹了把眼泪,发动汽车打开警笛,一路狂啸着驶向市医院。

    路上让大师傅,把电话打给了赵誉刚。可怜的赵誉刚,刚刚接到市委办公室主任的电话,告知省委领导很生气,已经到了y市。

    让所有的市委常委,市委委员全部参加市委扩大会议。赵誉刚还没来得及宣布,刚刚挥了一下手。

    就接到了老邓遇险的噩耗。这么多年的感情,整整六年了,自己和老邓情同手足,亲如兄弟,就差没有住在一起了。

    赵誉刚本来就被大水淋湿,这么大岁数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又接到省委领导到来的消息。是再也承受不住,再也坚持不了了。心脏一阵剧痛,就晕死过去。

    这下可是炸了窝了。几位市委领导们急忙,大呼小叫的叫来了医生。急急忙忙的送到了抢救室,一阵紧急忙活人是醒了过来。

    这边刚醒,那边有急急忙忙的,把邓立化抬进了骨科手术室。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祸不单行呀!

    赵誉刚晕倒了,抢救醒了,也没告诉大家省委领导们来了。大家急急忙忙的救局长,也忘了赵誉刚说的,全市紧急戒严的指示。

    好家伙,省委十三位常委全部到齐。这在y市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这在全国也可以说少见。

    省领导全部现身y市,亲自指挥坐阵,缉拿凶手。处理问题,一时间。y市上下各级干部人心惶惶,惊恐万分。

    y市的机场、火车站、码头、公路干道全部戒严,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到处巡逻的警察、武警、民兵、联防队员。

    钱沐瑾像个老和尚似的,端坐在市委常委会议室的大椅子上。他万分感叹,y市真是不让人省心呀!

    短短的几个月,这才几个月。历经风雨,频频出事。领导抓的抓,关的关。换的换,这又伤的伤。

    钱沐瑾感觉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说。先说什么?这么多事,这么多问题。就没个头绪,就不能单独来处理。

    这很明显是群众事件的后遗症。很明显是携私打击报复。他刚刚想开口,就见王浩急急忙忙的冲进了市委常委会议室。

    门也没敲,根本就是闯进来的。他闯进来,慌慌张张的看了看大家。

    “这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王浩的一连三个‘怎么了’吓坏了钱沐瑾,这孩子傻了?十几位省委领导,和十几位市委领导也面面相续。王浩怎么了?

    王浩看了大家一圈,终于发现了钱沐瑾。他惶惶的走到钱书记面前,颤抖的说。

    “钱、钱、钱、”

    前书记真火了‘嘭’的一下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喝一声。

    “放肆,王浩!你给我好好说话。”

    王浩这才回过神来,马上站好。

    “钱书记、领导们,许薇不见了,许薇丢了。真丢了,快想想办法吧,快点。”

    王浩的话不亚于,投放了一枚原子弹。钱沐瑾感觉天旋地转。整个身子都在飘,那个飘呀,飘呀!根本就找不到方向,完全没有重心。

    别人不知道许薇是谁,在座的只有钱沐瑾、陈兵、马德江、袁万彤四人知道。这几个人也傻了,和钱沐瑾一样傻傻的站了起来。

    钱沐瑾就往门口跑,这四个省委常委也跟着。大家一看,可了不得了。王浩的一句话,把省委书记和省委常委们吓跑了。连忙都跟了出去。

    跟出来的大伙,看到省委常委们,都静静的站在钱沐瑾身后。钱沐瑾足足站了十多分钟,大手狠狠一挥。

    指示省委领导除马德江外,其他的连夜回省主持工作。自己和马德江,留下来处理问题。几位省领导还真不敢多言。

    因为有刚想问的,被马德江一个威吓的手势吓坏了。马德江竟然对那个,比他高的省委领导,做了个枪毙禁言的手势。

    大家明白了,这是机密,是国家机密。可是什么样的国家机密,王浩会牵连在内呢?难道说只有一把手知道?那就是老赵也知道,所以王浩才知道。

    钱沐瑾也不看大家,指示王浩去开车。和马德江一起上车,赶去了军区大院。钱沐瑾是真没办法了,只好向肖振国摊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