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1章 生死绝恋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打开门的许薇吓了一跳,楼道内全是人。满满的,挤得没有一丝缝隙。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

    大家静静的站着,头都往上仰望着。谁也不说话,王浩刚想说话。却被楼道里的人一起制止了!他们共同作着相同的手势。

    把食指竖起,放到紧闭的唇边。王浩很疑惑,一个大爷小心的,附到王浩的耳旁。

    “小伙子,来看我们局长的?别说话,医院要保持安静!你看看,我们都是来看邓局长的。别说话呀,去了看看就出来,千万别说话。

    我们人太多,在门口看一眼就行。千万别打扰他,那是我们的英雄呀!听说疼了一晚上,刚睡着!

    可不敢惊动呀,这楼道里的。在下面上来时,都被打了招呼了,你看看,哪有说话的。我们要遵守纪律。

    看完了人,依次跟着大伙往前走,走的时候脚步一定要轻。你的女朋友要把高跟鞋脱了,先用手提着吧。要不惊醒了邓局长,那就是犯罪呀!”

    王浩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他赶紧点了点头,许薇感觉有什么东西落到了脸上。

    伸出手搽了搽,疑惑的邹了邹眉头。她抬头一看,哥哥怎么哭了。一个不好的预感向心头袭来,邓哥死了?

    “哥!邓哥怎么了?大爷和你说什么了?你快说呀,邓哥是不是死了?”

    王浩赶紧堵住许薇的嘴,他看到大家那一道道杀人的目光。整个楼道的人,都看向了许薇和王浩。

    一个小伙子忍不住了,小声的说。

    “你才死了呢,邓局长好好地。他现在睡着了,你丫的再敢胡说。一会下去我嚣死你。”

    老大爷离那小伙子近,对着小伙的脑门,轻轻地拍了一巴掌。

    “小声说,都不许说话了。在下面怎么说的?都忘了?你还敢打架,这不是给我们的英雄添乱吗?都闭嘴,跟着队伍,我们慢慢走。”

    王浩向许薇解释了一番,许薇点了点头。王浩弯下腰,帮许薇把鞋脱了下来。刚起身,被老大爷制止了。

    老大爷又小声说。

    “孩子,先穿上,地上凉。等到了八楼再脱,我们估计呀,得等三四十分钟呢。”

    王浩一听,三四十分钟。这哪行呀,我还得赶快回市委。省委钱书记还在市委呢,今天有的忙了。

    “大爷,我是市委赵誉刚书记的秘书。我上去有急事,这可怎么好呀。我等不了那么久呀!”

    大爷乐了,大爷不相信!眼神中流漏出一种,你干嘛骗我的神情。王浩一看大爷的表情,赶紧掏出自己的工作证。双手向大爷递了过去。

    大爷疑惑的接了过来,打开工作证。伸出老远,细细的端详着。

    “姓名王浩、工作单位y市人民、、、、、、哎呀,看不出来,真看不出来。你真是赵书记的秘书?好好好,年轻呀,年轻有为呀!”

    老大爷拿着王浩的工作证,往前面的几个人眼前亮了亮。大家一看,这是市委书记秘书,急忙生生的让出一条路。

    刚才说话的小伙子连忙低着头,看着墙壁。王浩不忍心,轻轻地拍了拍,小伙子的肩膀。

    小伙子抬起头,不好意思的笑了,被老大爷狠狠地瞪了一眼。用手指隔空,点了点小伙子。

    “记住!年轻人还是要学会稳。讲文明,讲礼貌,树新风!”

    小伙子连连点头。意思是我懂了,我知道了,老大爷!人家都原谅我了,您老放过我吧!

    大家一看都会心的笑了,老大爷也笑了。脸上的皱纹,像极了美丽的秋菊,灿烂的盛开着。

    大爷就在前面亮着证件,小心的解释着。王浩和许薇在后面,慢慢跟着往上挤。短短的三层楼,挤了十六七分钟。

    好不容易挤到八楼。楼梯内的群众,自发的排成一条长长的队伍。小心谨慎的依次往里走,女的都把高跟鞋脱了。

    拎在手里,有几个男的也把皮鞋脱了。许薇连忙也脱了鞋,王浩心疼的看了看许薇。这可是大冬天呀,外面还在飘着雪呢。

    这雪也怪,今年冬天下起来,没完没了,也许想一次下个够吧!楼道里还是那种大理石地面,大家不住的抬脚,交换着往前走。

    亲们可以想想,在没有暖气的楼道里有多冷。还要脱下鞋、赤着脚往前走,王浩心酸不已。

    他没办法,现在要是劝阻这些真诚的、自发赶过来的群众,说不定自己就被大家愤恨的眼光杀死了。

    往里走的队伍,忽然骚乱了起来,里面病房处,传来了大声呵斥的声音。大家也顾不上,再小心翼翼了,急急忙忙的随队伍走了过去。

    病房外站立着两位,全身武装的干警。他们目视前方,身形笔直的守卫在病房门口。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厉声的呵斥着。

    “你今天说什么也没用,我告诉你,你是我生的。我就有权利管你,你还反了天了!你给我出来,出来,你跟我回家。”

    王浩赶紧拉着许薇跑了过去,看到司徒慕儿,凄苦的蹲在病房的地上放声大哭。

    “我不回去,我不回去,这是我的老公,我爱他。我喜欢他,我就要陪着他。”

    中年妇女跳着脚的,指着自己的女儿,往病房内冲。被严肃的干警伸手拦住!严肃的制止在门外。

    “你们别拦着我,啊,怎么,还想打人呀?啊,你看看你们这些素质,什么老公,啊,你再敢胡说八道。我打死你我,我打死你。

    你们给我让开,让开。你看看,大家都来看看。这就是人民警察呀,这就是局长呀。这是流氓,是强盗。

    这是什么,这是不要脸,这就是男盗女娼,啊!不对,这是男盗,对,是强盗。我女儿是个好人,没我女儿什么事。

    你这是拐骗妇女,你这是偷情。啊呸!看我这嘴,我都让你气糊涂了我。你这是强奸,是强迫,是以势压人。”

    围着看热闹的群众,终于听明白了。原来是邓局长的,那个八字还缺一撇的,丈母娘来了。

    不知道的纷纷打听,这怎么回事呀这是!知道的赶紧解释,这老婆子有疯病。人家恋爱谈得好好地,她就是不同意,好几年了。

    隔三差五的找点事,仿佛她一不出现。y市还真少点什么风景似的。这个八字少一撇的丈母娘,一听大伙在说她,照着那个说话的群众就去了。

    “你说什么,啊,你再给我说一遍。我神经病,那你就是疯牛病!女儿是我的,是里面那个,不要脸的拐了我女儿。

    怎么着,我不同意不对吗?你看看,你们说说,啊,天天要死要活的。这过的什么日子,前几天受伤刚好,今天又要死了。

    我不阻拦能行吗?两个人都是警察。我有一个让我,天天担心的就够了。”

    说着又来到了门口,指着司徒慕儿。

    “你给我说说,啊,你给我说说。你一值夜班,我的心就吊在,嗓子眼里了呀。我是成宿的,捞不着睡觉呀!

    你这个破工作,你干一天,我就担心一天。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这是要我命呀,要我命呀!

    你死了我们怎么办,啊?你为我们考虑过吗?你为爸爸妈妈考虑过吗?呜呜呜呜!你自己让我担心还不算!

    你还得再给我找一个。你直接让我死了得了,我不想看着你,年纪轻轻的就守寡呀!要命呀,要命呀!呜呜呜呜”

    议论纷纷的群众,安静了下来。这是一个警察母亲的心声。是一个善良慈母的怨叹。

    是一个公安干警亲人的悲泣!是对自己亲人的无奈牵挂!

    有几位老大姐走上前来,亲切的扶起了这位母亲。她们循循善诱的,开导着这位母亲。不顾及这位母亲无礼的谩骂,蛮横的踢打。

    她们依旧劝慰着,这位悲痛不已的母亲。她们希望她能想得开,希望可以化解双方的矛盾。希望母亲可以接受,这位英雄的局长。

    司徒慕儿悲愤不已,自己爱得深。爱的有尊严,爱的无怨无悔。邓立化现在就是自己的一切,是自己的生命。

    在邓立化受伤的那一刻起,司徒慕儿的心就定了,坚如磐石!哪怕你死去。我不会后悔,哪怕我只身一人,哪怕我孤苦一生!

    我甘心为你守节,为你照顾双亲!哪怕你负伤残废,我还是不会后悔。我会照料你终生,担起应尽的责任!

    既然爱了,我无怨无悔。既然是真情,我宁愿为你受苦。因为你是我的爱人,是我一生爱的牵挂!

    看到外面那拼命地阻止自己,坚决不允许邓立化和自己交往的母亲。司徒慕儿悲愤不已,这是为什么呀,为什么?

    她起身走到母亲面前,‘噗通’一声,双膝跪倒。

    “妈,您原谅女儿!妈,对不起!妈,女儿让你丢人了!妈妈,您就答应我吧,答应女儿吧!妈妈!我求求您,求求您!您答应我吧!”

    母亲气愤地指着自己的女儿,全身颤抖不已。

    “你不要脸,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你给我丢人,丢到家了还不算完。你还出来给我丢人,我告诉你,你别想,哪怕我就是死,我也不会答应你。”

    司徒慕儿仰起脸,冷冷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怒,慢慢的转化成绝望!

    她对着自己的母亲磕了三个头。母亲冷冷的别过脸,表示无用,你就是把头磕破了。我也不答应。

    可是令她,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司徒慕儿快速的站了起来,急速的跑到了窗户边,飞身纵起!

    “姑娘,不要呀!姑娘!”

    “孩子,别想不开呀,孩子!”

    “作孽呀!”

    “畜生!你这个当妈妈的不配,你不是人!”

    妈妈惊呆了,大叫一声。

    “慕儿,慕儿!我的儿呀!”

    扑倒在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