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42章 欣慰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听到了王浩的话,林雅如停了下来。如果真的可以给政策扶持,那就是不赚钱。前期也可以做样板工程。

    “你的话不管用,我不信。要是真的能行,那我只要五个亿。但是一年之内我们不可能有收益。”

    王浩看了看林雅如,五个亿,一年之内没收入。我就是放银行里,也得冒个泡吧。他摇了摇头。

    林雅如琢磨了一下。

    “你要收益也行。只是我们这些干活的,都得勒紧裤腰带了。文静到现在,用的还是最便宜的化妆品。

    你们这些臭男人,就知道勒索我们女人。”

    王浩赶紧摆了摆手,急切的说。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你得说说你的打算。难不成还能把,买卫生巾的钱也算上?”

    大家哈哈大笑,赵誉刚也憋不住了。这个臭小子,都正处了。还没点正行,林雅如一跺脚,假‘啐’了王浩一口。

    “好吧,那我就说说。如果市里可以允许的情况下,最好一拿到地皮,我们就能申请到贷款。

    然后所有的批文,都要在两个月之内办完。这样我就能套出现金,资金链就不会断裂。

    前期我们可以打造精品样板工程。第一次开盘完全可以少盈利,或是微利。做的是民心,民心有了。我们就成功了。”

    王浩点了点头,看向赵誉刚,赵誉刚大手一挥“吃饭,吃饭,边吃边谈。”

    郑书强赶紧叫服务员,已经是八点多了,大家也不想点菜。许文静吩咐随便上几道素菜,做了一大盆海鲜疙瘩汤。

    大家吃得津津有味,纷纷问这疙瘩汤是怎么做的。许文静不说,贫穷是让人痛苦的。任何人处于贫穷的生活中都会激励斗志。

    小时候的文静家里很穷,穷的有时会吃不上饭。只能把很少的各种蔬菜,放到一起下到锅里烧开做成汤。

    然后取一勺面粉,加一点清水,打成面疙瘩,冲到汤中。又可当饭,又可当菜。可是那时肚子里没东西,一个人就能吃一大盆。

    现在不一样了,蔬菜是精挑细选的。还加上了荤腥,什么海参鲍鱼,各种珍品。不要说做疙瘩汤了,随便弄熟了都好吃。

    赵誉刚是从末期,过来的老人了。他小时候经常吃这个,当然知道怎么做的。

    就向大家介绍起来,许文静听着赵誉刚,说什么树皮草根就笑。王浩还真吃过赵誉刚说过的草根,不过不是因为挨饿。

    那是小时候,和邻居小妹妹去山上玩。当时挖出来解闷的,不过这种草根,的确有一种甜味,山里的小孩没事也愿意嚼。

    据说还可入药,有滋补养颜,滋阴补肾的效果。就是俗话说的,类似于‘干草’的根而已。

    王浩想起了草根,也就想起了刘奶奶,想起了刘丽丽、想起了刘牛犇。奶奶的病是治不好了,现在只是维持。

    annie从国外带回来很多药,一针就得一万多块。刘奶奶就是这么坚持的,停了药也许早没救了。

    刘丽丽王浩哪也没让他去,就让她在别墅陪奶奶,照顾奶奶。也算尽了心了,奶奶的气色还不错。看来今年的年是能挺过来。

    只是刘牛犇的工作,现在一直没着落。既然要做房地产,牛犇也在工地上干过。何不让他,跟着雅如姐见见世面。

    “雅如姐,我有个发小。以前一直都跟人在工地上干,去年干了一年了。没拿到工钱,前段时间我才帮他要回了钱。

    你看能不能去你那干个零活?这小伙子有劲,什么事你指使他就行。人也老实,不能给你惹事。”

    林雅如搽了搽嘴,轻轻地点了点头。

    “农村的?那敢情好,我们可以少发包。一些小点的工程,自己能做的自己做了。你跟他说,让他给我找一百个农民工。

    就让他带着,找几个懂技术的,我高薪录用。怎么说‘肥水不流到外人田’不是。”

    其实这句话有点深意,也是大家处得久了。说起话来很随便,许文静毕竟在酒店干过这么长的时间了。

    还是没忍住,急忙转身。‘噗’的一下喷了出来。加上又笑,呛着了,不住的咳着。王浩赶紧轻轻的拍着。

    连忙问为什笑,吃饭的时间不许笑。大家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气氛才真正缓和了过来。

    许文静闹了个大红脸,对着王浩狠狠地瞪了一眼。赵誉刚急忙打趣,向王浩解释。

    “其实‘肥水不流外人田’,是个典故。我就向大家说一说吧。这个故事的来源,还是引自‘东坡传’。

    东坡,就是苏东坡。他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不学无术。成天无所事事,东游西荡。却娶了一房好媳妇,媳妇聪明灵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有一天中午,天气闷热。儿媳就冲了一壶清茶,为自己的公公端了过来。轻声说‘爹爹辛苦,请饮茶。’

    说完不走,痴痴地看着苏东坡。这儿媳也是仰慕东坡的文采。因为仰苏慕东坡才嫁了过来,发现丈夫的平庸很是无奈。

    苏东坡正在想一首词,看着身穿轻纱薄翼的儿媳,痴迷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多端详了一会。

    看着儿媳那粉红如花的脸蛋,婀娜的身姿他有些忘乎所以。飘飘然了,就在他心猿意马的时候。

    忽然想起这是自己的儿媳,顿时满脸通红。儿媳问他‘公公为何脸红’苏东坡也不说话,接过茶杯,用食指在书桌上写了两句诗。

    ‘青纱帐里一琵琶,纵有阳春不敢弹’。也是因为苏东坡人很懒,长时间不搽桌子,所以桌面有一层灰。

    这样字迹看得很清楚,儿媳妇看了,幽幽的一声长叹。也用手在后面续上了两句‘假如公公弹一曲,肥水不流外人田’。

    写完了红着脸跑了,苏东坡看得洋洋得意。他的儿子回来了,见父亲今天很高兴问道:‘父亲在看什么?’

    苏东坡吓了一跳,连忙用衣袖拂去桌子上面的字迹说‘我什么也没看,我在扒灰。’

    大家听后哈哈大笑,王浩更是忍俊不止。一阵玩笑后,话入正题。决定了加大对花生油,与肉食品的两大集团追加投资。

    又确定了房地产的上马项目,打算做一个中档位的民生小区。谈完时间已经不早,有十一点了。

    王浩让许文静又开了,两个豪华总统套间。许文静招呼门口的小迎宾,带着赵誉刚离开了。一会小迎宾回来又带走了郑书强。

    王浩看了看许文静,一把抱住自己心爱的人儿。走进了大卧室,轻轻的放到床上。许文静娇啧的扭捏着。

    “哥哥,还没洗身子呢。我们一起去好吗?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

    王浩看着娇羞的可人儿,抱起许文静走进了浴室。许文静被王浩抱着,打开了热水阀门,往浴缸里放着水。

    浴室非常大,装修很豪华。彩妆的墙壁,拼有大胆的,性感瓷砖对拼画。画中的少女妖娆,娇媚。

    竟然只穿着一个小小的丁字裤,上身赤着。一对玉兔栩栩如生,欢悦的跳动着,原来是水雾的影幻,发生了波动的效果。

    许文静看着王浩,轻‘咳’一声。

    “臭哥哥,她有我好看吗?你放下我,我要脱衣服。”

    王浩连忙放下许文静,打开了浴室内的浴霸,整个浴室顿时一片温暖。许文静看看了急速的水流,要注满浴缸还需要一段时间。

    “哥哥,这个钱,我们拿着好吗?你毕竟是个干部,我怕会出事。哥哥,我们不要行吗?还有这个酒店,我明天就离开这里。

    哥哥,我不需要这么多东西。真的不需要,我也不需要名份。今天雅如姐姐问我,你会娶我吗?我没回答她。

    哥哥我只想要个小公寓,想把爸爸妈妈接出来。哥哥,他们、他们太苦了。我攒了十九万,可以够首付。

    你能帮我担保吗?只要你能帮我担保,我就能贷出钱,买个房子。”

    许文静哭了,伤心的哭了。她感觉自己是在出卖,是在要求。她本不想说出这个想法,但是想到明天自己会离开这里。

    就会没有栖身之地,一个女儿家,将寄身何处?她哭了,哭得很伤心。王浩看着怀中哭泣的文静,默默的抚摸着文静的秀发。

    我该怎么说,我该怎么安慰她呢?难道告诉她我很富有?富可敌国?王浩想了想,毅然地抬起头。

    他轻轻地抱起文静,用一只手抬起她的头。深情地吻住这个爱人,许文静热烈的回应着王浩的吻。

    “文静,你什么都不要想。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然后你再做决定好吗?你要相信我,既然你是我的人,那么我就得为你负责。”

    许文静点了点头,王浩轻轻地退去了她的衣衫。一具完美迷人的酮体,就呈现在王浩眼前。

    王浩细细的端详着,和墙上的画面比较着。

    “这里比她大,这里比她细,皮肤呢更没法说了,比她更白。简直是没法比呀,明天安排个人,把她敲下来。长这么丑还挂在上面。”

    许文静羞涩的敲打着王浩。

    “神经病,说什么呢,不许说,不许比,讨厌!还要敲下来,喜欢呀,是不是要敲下来带回家?哼!我就知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哎呀!哥哥,不要呀,不要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