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49章 小交警拘正厅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牛建晨不想管,说实话,他不想出头。市里的基准报到省里,本来就是定局。临时安排个副团长,没有相当的实力和背景,那是不可能的。

    作为一个正厅级官员,已经踏入高干的行列。都会有自己的为官之道,有自己的思想。

    不该你参与的事情,应该绝对的远离。好奇会害死猫的,这是恒古不变的名言。牛建晨说完话,有些后悔。

    但是骑虎难下,整个车里自己级别最大。发生了这种事,也只能当仁不让。省力安排自己是什么意思,那就是力挺王浩。

    关键时刻与这个加塞,进来的副团长顶杠。一对一干死了,王浩才可以自由活动。牛建晨明白大佬们的意思,也不矫情。

    起身走到车下,向跑过来的交警,挥了挥手。说实话,牛建晨刚升市长。无论是上镜率,还是讲话次数,少之又少。

    总结起来,还没王浩露脸的次数多。也是赵誉刚的强势,的确遮挡了这个,一心抱负市长大人。

    交警走过来,站好,一个敬礼。

    “同志,你是怎么开车的,你会开车吗。我真怕了你了,本来就堵车,你得要我的命呀。我这大早上,忙忙活活的,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

    牛建晨相当郁闷,这个小同志。上来就训人,真是职业病呀。也别说,还真是疯咬,真没办法,是自己这方的错。

    王浩和李勇也走了下来,何冬青也参加了这次考察团。这个全市最较真的交警出身的,直属办安置办公室副主任,有些激动。

    自己出了名了,那可是王浩一手提拔的。现在有时去交警队坐会,大队长是每次,都会叫自己去坐坐。

    一看出事了,撞了车了。王浩和市长都下车了,也赶紧下来了。车上的大伙也都跟着下来了,交警一看这架势,怎么的,人多?

    还想打我不成,这是哪个单位的?不会是上班车吧,也不像呀!看这穿的整整齐齐的,一个个人摸人样的,心里就有些打怵。

    “问你话呢,驾驶证,行驶证。我说,后面的都上车,路上这么多车。你们都下来干什么,不要命了,赶紧,别影响交通。”

    交警说完拍了拍自己脑袋,转身向皮卡车那跑。也是,皮卡车上的人,到现在没下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过来后的交警乐了,车里是个胖小伙。嘴里骂骂咧咧的,由于车门变形,自己的确太胖,硬没挤出来。

    “你不会从那边门下呀,你属猪的,就知道往一个地方拱。我说,你没事吧,受伤了吗?”

    小伙子见到了交警,就像见到了亲娘。

    “哎呀,警察叔叔,您可来了。您赶紧的,后面那个就是疯子,你说我等信号,等得好好的,我招他了吗我。

    你看看这把我撞的,唉呀妈呀,我出不去呀。这车座卡死了,不过倒没伤着我。这怎么办呀,您快救救我,我还得去港上接货呢。”

    “你先在车上呆着吧,等候处理。人没事就行,还想着货,满有干劲的。你给你们老板,打个电话说一声不就得了,我找人救你。”

    交警马上用对讲机,向队里汇报求助。转身一看,哎呀妈呀,大客车前挡风玻璃上,是市委的通行证。

    看到这个,心里顿时有些打小鼓。我说呢,这些人不太一样。算了还是做孙子吧,做孙子有人疼呀。

    “请问,你们是谁开的车,这是怎么回事呀。不会是车出了问题吧,我看像刹车失灵呀。还好,前车上的人没事。”

    牛建晨就是一愣,这小伙子前前后后,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他是不是认识我呀,算了我问问再说。

    “没事就好,你叫救护车了吗?你打算怎么处理呀,我们还赶飞机呢。”

    交警一听这人说话的口气就是个领导。再看看这严肃不寻常的表情,感到浑身好像被罩在笼子里,非常压抑。

    一定是个大领导,就是我和科长在一起,也没这么压抑过。还记得有一次自己向大队长,汇报一次严重的交通事故。

    大队长那严厉的表情,也没这么吓人。自己汇报完还是出了一身汗。这会是个什么官呢?管他的,放走了再说,反正我也管不了。

    “如果你们着急,可以先留下单位地址和联系方式。以后到队上接受处理,其实这也就是个小事,刮刮蹭蹭,在所难免。

    实在不行,你们也可以私了。给前车赔点钱,双方签个字,这是允许的。我们也不用麻烦,大家还省心,该干嘛干嘛。”

    牛建晨有些生气,他本想你依法办事,你把肇事司机带走呀。那就解决我的大麻烦了,你这不痛不痒的,我怎么办。

    牛建晨不开心,很不开心。所以有时候领导的意图很难理解,很多人都不喜欢干秘书,也是这个原因。

    何冬青自从进入安置办以后,的确见识得多了。也看出点门道,随着阅历的增加,加上自己的聪明,很能领会领导的意思。

    他走上前来,用手一指这个交警。乐了,以前一个队的。

    “兔子,你过来。”

    “呀,何哥,你怎么在呀。有什么指示,您说,见到你真开心!好久没看见你了,大家都想你呀。”

    何冬青也不想多说话,这里面的事太复杂了。他拉过被称为‘兔子’的交警,耳语了几句。

    ‘兔子’大眼瞪小眼,看了看市长牛建晨。就打了个哆嗦,哎呀妈呀。你是市长,你一开始不说,你得玩死我呀。

    他快步走到大客车上,看了看车里的人,严肃的说。

    “请问,刚才谁开的车?请跟我下来。”

    大家看看这个严厉的警察,纷纷用手指向,被郭红扶到座位上,低头坐着的任晨。

    任晨早就缓过神来了。现在后悔的,死的心都有。

    我怎么了这是,我发神经了。不能呀,我就这么点承受能力?他知道自己完了,这笑话闹的太厉害了,原来胡闹也得交税。

    他不由得感叹‘苛政猛于虎’的道理。交税就交吧,但是自己交的!有可能是,一生的前途,一世的命运!

    ‘兔子’走到任晨面前,一个立正,一个敬礼。表情严肃的说。

    “同志,您严重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我现在依法请你,跟我回去协助调查,处理问题。”

    任晨抬起了头,他很无奈,实在很无奈。他深深地体会到,什么是‘龙困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的道理。

    自己堂堂正正的正厅级干部,国家的高干人员。现在面对一个小小的交警,竟然如此乏力。

    昨天上午他才接到,蒋家大佬的电话。任晨是蒋家的人,蒋家听闻了王浩,发起的这次去y国考察引资的消息。

    很是欣喜,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很好的报复机会。你不是要引资吗?你不是牛皮上天吗。那我就让你成为泡影,成为天下的笑柄。

    蒋老爷子听闻了,大儿子蒋墨禄的汇报。急忙合计起来,发动所有的关系。真是上下承诺,用无数的交换,换来了个副团长。

    钱沐瑾真不知道蒋家的实际用意,他和几位省委大佬商量了半天。这蒋家的面子还不能不卖,他们是想分杯羹。

    既然下了这么大的本钱,那就得多少让出点。有钱大家赚,财分天下人的道理,几位大佬还是懂的。

    今天挡了这个面子,明天人家也会挡了你的路。官场就是个相互利用,相互追捧,相互妥协与相互扶持。

    研究来研究去,加上了个,省招商办主任任晨。也算名副其实,招商办吗,这么大的项目,也该有个懂行的。

    为了不使王浩为难,不使他感到受到轨制。又把你牛剑晨加上去了,牛建晨是y市的市长。

    招商引资本来就是市政府的工作,市长率队,合情合理。总不能让王浩一个处级干部,领导一个正厅吧,说出去,s省丢不起那人。

    这就是大佬们用了半天时间,加上一个晚上,讨论出来的结果。省里决定了,又开始实施了,王浩不愿意也没办法。

    何况还给你了个市长,协助你工作。王浩也明白上面的意思,算了,即使自己反对,也没用。

    那还不如顺其自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所以兔子上车去抓人,王浩和牛建晨都没阻止。

    他们巴不得你把人抓走,牛建晨甚至看了看何冬青。

    “你是何冬青?那个志愿者交警?哈哈,好吗,有没有想过来市政府工作呀。我身边还缺个秘书呢,怎么样,考虑考虑?”

    何冬青头上在冒汗,真冒汗。李勇看着自己的老领导嘿嘿直乐,王浩看着李勇也在笑。

    “李勇你不仗义呀,你走了也不给牛市长再找个秘书,还得领导自己操心。”

    李勇瞪了何冬青一眼,看这小子没反应。又当众在何冬青的屁股上踢了一脚。何冬青这才醒过神来,刚想说话。

    被牛建晨阻止了,因为任晨被兔子从车上带下来了。竟然戴着手铐,牛建晨一看急忙向王浩使了个脸色。

    王浩也暗暗赞叹,这个小交警的胆大妄为。向何冬青使了个眼色,何冬青现在是神清气爽,激动不已。

    一看自己兄弟比自己还猛,吓了一跳。他心里明白呀,那是正厅级的干部。你哪来的权利,给人家戴上手铐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