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50章 逃跑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何冬青现在怎么说,也是个科级干部,大小摸了点门道。连忙走过去,也不说话,拿过兔子在手中,挥舞的一串钥匙。

    就为任晨把手铐打开了。任晨的确还在恍惚中,没有意识到这是对自己的欺辱。

    他对何冬青感激的点点头,何冬青还是不说话。严肃的把钥匙交还给了兔子,严厉的说。

    “带队上好好做个笔录,走吧。”

    说实话兔子真怕何冬青,不说别的。一起干的交警,人家都升官了。自己还在执勤,想进办公室都难。

    交警队的援兵终于到了,兔子赶紧向赶来的兄弟们,说着现场情况。来人看到何冬青向自己走过来,老远就开始打招呼。

    “老何,你怎么在呀!究竟怎么回事,我越听越糊涂。”

    说话的是肇事科的副科长,何冬青连忙把他拉到一旁,仔细的解释了一番。副科上下左右看了看,今怎么这么倒霉呀。

    本来想出来透透气,没想到碰着个鲸鱼。自己想拿拿不动,不拿吧看着可惜。这么大个的鱼,拿回去弄好了那就发了。

    同样,弄不好,不是在半道被压死了,就是货压手里,资金白投了不说,还套不了现。

    他犹豫着看着何冬青,何冬青也没办法。市长和王浩还在车前站着,这就是看自己怎么处理。

    我该怎么办呢,看着肇事科的副科长在犹豫。他也很为难,这就是个烫手的山芋。忽然他眼睛一亮,拌住副科长的肩膀。

    “我要提市长秘书了,这次回来就能提。你记住,千万不能说出去,只可以告诉大队长。

    你把人带回去就行,审不审都无所谓。哪怕你最好想个办法,让他自己在半道跑了。这样最好,你懂吗?

    记住一点,这个人有间歇性神经病,现在是发病期。明白吗,你也别往队里带了。你找个超市停车买东西,回来他自己准跑。

    只要他一跑,你马上给我打电话。我九点的飞机,现在还有四十多分钟,应该来得及。

    我走了,事你给我办漂亮点。你懂得,千万记住,他是故意撞人,畏罪潜逃。我们一车人都能证明,你明白的。”

    肇事科的小副科,看着和自己一个级别的何冬青。满脑门子都是汗,这丫的坐火箭呀,我干了十来年了都没提起来。

    还在这副科上转悠,你刚提副科,这一转眼对头还不到一年。你就能升市长秘书?那可是正处。

    他不信,但是他没办法不信。因为一个现实的例子,在他眼前摆着。那个市委大秘,神话传奇。

    火箭干部王浩,正严肃的看着自己。他感觉浑身发冷,机灵的打了个寒战。对呀,何冬青现在靠的是王浩呀,这就对了。

    肇事科副科长把手一挥,和同来的交警一起。走上前也不和大伙打招呼,押起任晨就往车里塞。

    塞完直接上车,让兔子继续处理。开车扬长而去,兔子真急了,你们走了我怎么处理呀。

    何冬青对兔子笑了笑。

    “你叫个拖车来,把前面那皮卡拖到大修厂。带人上医院看看,花多少钱回头找我报了。明白了吗,我们得走了,你自己看着办。”

    兔子一听有着落,得,有认账的就行。一挥手对前面站着的大巴司机说。

    “赶紧赶紧,把车开走。影响交通,赶紧开走,等候处理。”

    147   然后快步经过牛建晨身边。

    “领导放心,都会处理好的。”

    也没停,故意围着客车转了一圈。让人感觉不是和市长在说话。转完了走到前面皮卡右侧,一拉车门上车了,不下来了。

    牛建晨转头就往车上走,大伙接着跟上车,向机场方向开去。牛建晨指示王浩,赶紧把情况汇报给赵书记。

    王浩点头打起了电话,刚打完不一会牛建晨的手机响了。牛建晨看了看电话号码,对王浩们示意不要出声。

    恭恭敬敬的接起了电话。

    “钱书记您好,我是牛建晨。是这么回事、、、、、、”

    钱木槿很上火,你一个小小的副团长。你一个招商办的主任,你一点道理也不懂?竟然恼羞成怒当场开车撞人?

    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你让我怎么说。我就是看着蒋家的面子要保你,你也得给我个理由呀。

    钱沐瑾正生着气,电话又响了。一看是赵誉刚的,赶紧又接了起来。

    “什么?逃跑?还是在警车里,还把交警打晕了?好,我知道了,就这样吧。”

    钱沐瑾拿着电话,半天没放下。你老蒋也是,你举荐个什么人不行,你给我举荐个间歇性神经病。

    你们蒋家这不是害人吗?我这是去引资,要是在谈判中发了病。那我们s省的脸往哪搁,再怎么丢人也不能到外面丢呀。

    钱沐瑾想了想拿起了电话,刚接通就传来蒋老爷子的道歉声。说什么,刚知道情况。刚想给你打电话,真对不起纭纭的。

    钱沐瑾客套了两声,挂了电话。从此还就没和蒋家再接处过,这个大佬以后听说蒋家的电话,一律回答人不在。

    话说肇事科的小科长,让同事把车开到了一家超市门口。让自己的同事去买些办公文具。

    等同事走后,他就开始对任晨,大谈肇事的后果。什么身为干部,故意伤人,那就是杀人什么的。

    说完又说自己昨晚,打了一宿的麻将,是困得不行了。让任晨自己好好想想,一回到了队里怎么交代,竟然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任晨还真被吓怕了,看着这个警察睡了。一开车门跑了,他想着怎么的,我也得先离开。

    我不能死的不明不白呀,我得赶紧找找人。疏通一下也行,这可是自己的小命呀,哪怕官不干了,命得留着。

    还有一大把钱和小三没人照看呢。他根本没想自己本来就没大事,只是被自己吓怕了。

    逃回s省也没敢回单位,回家收拾了点值钱货。老婆都没告诉,直接把小三接出来去买机票。

    因为他手里有去y国的公干证明,所以这么大的干部出国,机场也没在意。还真让他带着小三跑出去了。

    这人傻吧,干什么都不行。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混到了,这么大的级别。出国没一个月,带了五百来万全赌输了。

    签证是临时的,竟然被遣返回来了。王浩他们还没回国,大家这才知道。任晨出事了,出大事了。

    一时传的沸沸扬扬,他老婆还以为他出国公干了。气的上气不接下气,好歹没死了。任晨在看守所拒不交代问题,说要见家属。

    他老婆根本就不见,拖了一个多月。任晨是想透了,后悔的要死。上个月天天逃亡,天天在赌场,刺激着也来不及想。

    现在被抓了起来,是成天想。他可算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他佩服不已。真的很佩服,这被人算计的滴水不漏。

    一赌气晚上趁看守不注意,把床单绑在窗户上自缢了。死了不要紧,他家里人连尸体都不收。

    直接签了个字,让民政局随便处理。民政局一看,按照任晨的生前意愿,送医院了。

    医院不要,尸体死亡时间太长,民政局又和医科大学联系,送学校了。好赖做成了标本,听说标本做的水平不错。

    弄得小三,在看守所里听说了,哭得死去活来。看来还有点人缘,以前的同事都唏嘘不已,人人自律,真起了点警示的作用。

    王浩一伙总算上了飞机。大家也很激动,虽然出了前段的小插曲。但是大家和任晨根本不认识,谁都没往心里去。

    唯一的是郭红忐忑不安,郭红是任晨一手提拔起来的。到了y国的时间里,郭红哪都没去。

    除了和大家一起去总部考察,就把自己关在酒店写考察资料。最后王浩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拉了他一把。

    这才改写了他的人生,不过也没大作为。一生碌碌无为,退休时混了个,享受正处级待遇。

    话说回来,王浩们上了飞机以后。牛建晨感到有些担忧,毕竟也是一个正厅级干部。

    被大家这一顿耍,能不耍出点事,是不可能的。背后是什么人,自己也不清楚,知己知彼,方才百战百胜。

    “王浩,太冲动了,退一步海阔天空。我们这次也不知道得罪的是谁,以后人家会还的。”

    王浩知道牛建晨的意思,牛市长和赵誉刚交往多年。对自己完全是好意,那是关心自己,王浩压低了声音。

    “牛哥,你放心,人家不会对我们记恨。有顶缸的,你怕什么。你没看到这个任晨有多狂?大家可都看到了,他的主子会查的。”

    牛建晨欣慰的笑了笑,也是,我们也没和你闹别扭。一车人都看着呢,出事了我们还下去帮你处理问题。

    “哈哈,倒是挺解气。”

    王浩回应了一句。“解气就好。”牛建晨再没说话,靠在椅背上缓缓睡去。可把王浩憋坏了,得找个说话的呀。

    一路下来十几个小时,还不得闷坏了。他转头看了看,空乘小姐急忙走了过来。王浩摆了摆手,小姐又走回去了。

    那小屁股扭得,没把王浩给扭趴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