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54章 傲慢的空乘长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这一巴掌打得响,徐沫沫粉嘟嘟的小脸上,立刻就是几条清晰的晕痕。也把徐沫沫打愣了,她疯了般的抓向许薇。

    机舱内顿时安静下来,随即就是大伙解开安全带,起身的责问声。

    牛建晨还在和许薇的姑妈,兴奋地交谈着。这两个人可是遇到话题了,从对孩子的教育,谈到孩子的未来,甚至重孙子。

    谈着话的牛建晨,看到大伙站起来,吓了一跳。

    “大家都坐好,系上安全带。不许离开座位,我过去看看。”

    牛建晨阻止了,要起身的许薇的姑妈。走到王浩身前时,已经知道问题的大概了。许薇能打人?

    不会吧,她姑妈说这孩子很乖的。王浩已经把许薇拉回了座位,正在向徐沫沫道歉。

    许薇更加气愤。

    “你神经病吗?她挑衅我,你向她道什么歉?把他们领导叫过来。我要投诉,一定要投诉。”

    王浩一个不留神,徐沫沫竟然冲上前,抓住了许薇的职业套装。许薇的衣服本来就是,林雅如酒店内的员工服。

    试想一下,崭新的员工套装,在冲忙之间拿出来。能找到合体的已经很不容易了,质量就不用说了。

    被徐沫沫使劲一拽,竟然把扣子拽掉了。扣子掉了不要紧,一只衣袖的上肩部,也裂开了一道口子。

    王浩很生气,站起来把徐沫沫拉开。推到牛建晨身边,脱下自己的西装,为许薇披在身上。

    同事们也都看到了,很生气。纷纷要求叫乘务长出来处理问题。牛建晨严肃的,看着面前的空姐。

    乘务长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他还在疑惑,不会呀。公务舱今天不允许对外呀,那是航空公司总部,接到上面命令,亲自通知的。

    徐沫沫看到乘长走了过来,仿佛遇见的主心骨。挣脱牛建晨的拉扯,跑向了乘长。

    “乘长,他们打我,猥亵我!他们身为公务人员,怎么能这样,你要替我主持公道。我要求飞机返航,请求处理。”

    乘务长看了看,迎面扑过来的徐沫沫。就感觉到一阵骚风,向自己袭来。身下开始有点爽。

    当他看到面前严肃站立着的牛建晨,不仅心里有丝震撼。好冷酷的表情,好压抑的感觉。

    “这位同志,请您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我是本次航班的乘务长,有什么问题或是不愉快。

    您可以向我反映,您放心,我一定会给予您,满意的答复。”

    牛建晨冷冷的看了看乘务长,严肃的点了点头。心想好呀,你处理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过王浩这关。

    乘务长也不知道牛建晨是个什么干部,就是个干部他也不惧怕,更不要说王浩。这些天天飞来飞去的人。

    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身上原本就带着一丝傲气。看人也是一种俯视的心态,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注定了他们桀骜的个性。

    那是多年来骨子里的积累,已经沉淀。化为身体的一部分,不可以更改。只是身为服务人员的责任,才让他们说话中带有敬语。

    “您好这位女士,请问您碰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可否向我说一下,我会秉公处理的。”

    王浩看了一眼这位,身穿航空制服的乘务长。

    “你们这位小姐,总是试图激怒我的未婚妻。还把我女朋友的衣服撕破了,在她的挑衅过程中,我们忍无可忍打了她一巴掌。”

    “是吗?尊敬的先生,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有什么证明可以说。我们的空乘小姐挑衅你们,请注意你的用词。”

    王浩和许薇已经很气愤了,一听乘务长这样说,更加生气。本来就是你们的错,还要我们拿证据,岂有此理。

    “你们不是有摄像监控吗?你调出来看看就知道了,我也请你说话注意点。话不要随意说,用词不当,会词不达意的。”

    乘务长还真不好反驳,人家顾客敢这样要求。就是说人家占理,难道真是徐沫沫乱发脾气。

    这个女人也是,这段时间无休无止的。不会是激素分泌过多吧,导致思维混乱。我肋了个去的,净添乱。

    乘务长转过身,严肃的看着徐沫沫。徐沫沫看着,乘务长不友善的眼神。非常激动,难道他要处理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对我发火?

    昨晚上自己,还在他的雄胯下,辗转承迎。他还说一定会疼我的,还说最喜欢我。这个骗子,看到比自己厉害的就会装怂。

    徐沫沫心里真是气愤万分,玩完了一抹嘴就不认账。老娘也不是好欺负的,惹火了我,我谁也不放过。

    “乘务长,他们说的不是事实。我只是想过来问一下,他们需不需要其他服务。可是他们却让我收拾垃圾。

    还是那种我只配,收拾垃圾的意思,我一直说话都很注意方式。一直在用您好,严格遵守行为用词。

    可是这个女人却打了我一巴掌,你看看。你看看嘛!到现在人家脸上还疼,感觉火辣辣的,我不管,你要为我主持公道。”

    乘务长心里说,你本来就是个垃圾。公司里谁不知道,你是个随意的烂货。只是你的技术很好,服务的大家很满意就是了。

    “人家让你收拾垃圾,你就不愿意?你当时是很礼貌地说的吗?语气和语速呢,我警告你徐沫沫,你是一名空乘服务人员。

    你要明白自己的身份,你还是一名班长。你要起到以身作则的表率作用,好了,马上向顾客道歉。

    另外具体的处理意见,等飞机落地后再说。你还要陪人家的衣服,这样吧,你先道歉吧,马上。”

    许薇坐直了身形。

    “道歉就不必了,我很生气。你让她离开这里,现在就离开。在飞抵y国期间,我不希望再看到她出现。

    至于以后怎么处理,还要不要处理,那以后再说吧。我真的很生气,请你明白我很生气,你们都走吧。”

    乘务长还想说话,不过被王浩制止了。

    “先生,请离开。带着你的乘务员一起离开,谢谢。”

    乘务长疑惑不解的笑了,什么人呀。不就是些工作人员吗?人五人六的,就是你们这次担负的任务有些紧要吧。

    要不也不会有领导,来为你们送行,还特别安排。乘务长真的不知道是谁来送行,要是让他知道了,他一定不会说出下面的话。

    “我这为你解决问题呢,你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什么东西,撒野也不看看地方。这里是你能随便胡闹的。

    你敢乱说话,我都可以拘留你,你要明白。这里是z国航空器,适应z国的航空法令。

    在这里我说了算,我让你坐着,你就的坐着。我让你站着,你就的站着。在这里我就是法,我说的话就是基准。

    如果你愿意,你就在这坐着。你们不愿意,我现在就可以为你,找个地方让你好好休息休息。”

    乘务长越说越激动,全身抖擞。最后竟然配合起手势,大手狠狠地在空中一挥。快速的在许薇面前落下,把许薇吓了一跳。

    王浩和牛建晨相当的震惊。去了一个‘李刚’之后,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人。

    牛建晨不仅思索着,是什么让这些人,如此的疯狂。竟然会如此的不理智,这就是狂妄至极。

    其实也是王浩与牛建晨,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使这位乘务长感到压抑。他看着机舱里蠢蠢欲动的大伙,也是想出言警告。

    他的意思就是,你们都别想仗着你们人多。随意妄为,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你们多大的官不好使。

    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安得利站起来了。安得利直接走到他的身边,毫不客气的给了他几巴掌。

    也没说话,一手拎着这个乘务长,一手拎着还在旁边,兴高采烈的徐沫沫。朝机舱处的空乘人员服务处走去。

    走到服务处的安得利,看着其他几名空乘小姐。露出自己一贯地微笑,对她们点点头。

    “女士们,你们好。很不好意思,你们的这两位同事精神有点毛病。我帮你们把她们送回来了,另外这是我的证件。

    我要与机长通话,好的非常感谢你的帮助。”

    接过证件的空乘小姐,傻傻的看着被安德利,狠狠地摔到地下的,自己的班长与乘务长。

    两个人快被安得利摔晕了,半天没爬起来。摔到地上时,空乘小姐感到整个飞机都在颤抖。

    空乘小姐还在发愣,驾驶舱的内线通话器却开始呼叫。

    “我是机长,请问公务舱,出现了什么状况。请马上回答。”

    小姐这才拿起通话器。一边说着话,一边打开安得利的证件。额头的汗珠顿时就溢了出来。

    “机长,没,没情况。有位先生要和您通话,您等一下,不,他是位将军。是,是国家特殊的将军。好的,我知道。”

    安得利接过电话,把情况简单的向机长作了汇报。不一会机长从驾驶舱走了过来,亲自看了看安得利的证件。

    他查看了飞机上的实况监控,马上对安得利敬礼并表示道歉。叫来了副乘务长,指示把乘务长与徐沫沫两人,带到飞机隔离室休息。

    等候落地后的进一步处理,机长知道公务舱内,有很多身份特殊的人物。随安得利一起来到公务舱,向大家亲自表示歉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