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59章 干红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戴高帽当天下午召开临时议会。议员们激烈的讨论着。对于王浩的被绑架,事实如此,无需争论。

    现在他们争论的是,关于菲里酒庄的军火问题。在y国的法律中,是允许国民拥有武器的。

    只是菲里的军火,从资料上看来,数目相当巨大。并且还私自培训,军队性质的人员。

    世袭贵族约翰大声质问着,司法大臣艾德森。艾德森毫不示弱的还击着,两个人唇枪舌战,毫不相让。

    新封贵族米奇和财政大臣亨瑞也开始了口水论。戴高帽期待着农业大臣的加入。

    现在戴高帽,没有播放有关约翰、米奇、和农业大臣史密斯,三人的受贿资料。他在等待一个契机,等待三人彻底地把其他议员们激怒。

    这三人仿佛达成了某种协议,两人在前打头阵,农业大臣在下面小声地嘀咕。给人一种你的观点是正确的,我认同的意思。

    时间都过去半个小时了,世袭贵族约翰竟然站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开始向大家大声的讲述,什么人论自由,拥有武器无罪。

    戴高帽还没来得及说话,议会长老严肃的墩了墩,自己的华丽手杖。举起手杖,向约翰打去。

    “你这个疯子,国家是我们的。菲里家族在十八世纪,就妄想着参与到国会中来。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向他们这种不思正务的家族,不是我们所要接受的。永远也不要想,我们是一个民族法制的国家。

    绝对不允许这种以私利为目的,以自我为中心的存在。如果这种人我们都能饶恕,那么我们还坐在这里干什么。”

    长老说完又顿了顿拐杖,坐了下来。这几句话说的郑地有声,气势磅礴。戴高帽不禁感叹annie的,语言思想攻势。

    长老级的家伙你都能劝动,看来自己的担忧毫无道理。既然你为我打开了,前进的道路,那么我就可以完全不顾及了。

    戴高帽敲了敲自己的震锤,嘈杂的会议室总算是安静下来。大家看向这位,素来认真地首相大人。

    戴高帽指示继续播放画面资料。于是约翰、米奇、和农业大臣史密斯,三人受贿与违纪的情况,完全出现在大家面前。

    面对事实,三个人开始时,恼羞成怒。大声地辩白,坚决不承认。戴高帽冷冷的丢出最后的杀手锏。

    竟然是三人帮助菲里走私的记录,上面详细的罗列了,三人的犯罪记录。还有约翰吸食毒品的尿检证明。

    议员们一致投票决定,对三人进行司法程序。又投票决定了对菲里进行拘捕,罪名是贿赂议员国务大臣,并组建非法武装,组织走私贩毒等等。

    在议会长老的强烈要求下,议员们一致通过。由annie的国家雇佣军,换上警察的制服。

    以反对镇压恐怖袭击的名义,在菲里庄园内,进行反恐演习演练。事不宜迟,立刻进行。

    王浩在酒窖中被关的,心里实在是没底,坐立不安。还好每次送饭时,都有一杯不错的葡萄酒。

    王浩不禁感叹自己的好命,被绑架,还会给酒喝。中午一个女仆又来送餐,王浩小心的用y语和她交谈。

    可是女仆对自己的事情一无所知,一个劲地摇头。王浩实在没办法,就问她能不能多给自己来点葡萄酒。

    女仆矜持的笑了笑,样子倒是很迷人。点头答应了,为王浩拿来一个纯钢快餐杯。倒了满满一杯。

    “你要记住呀,这是菲里干红。是我们十八世纪的窖藏,这种酒你在外面,只能喝到二十世纪的。

    是酒窖总管吩咐我为你准备的,他说你是有钱的绅士。应该喝这种酒,你尝尝看。”

    王浩仔细的品了一小口,一种浓郁芬芳的葡萄发酵的香涩,占据了整个口腔。慢慢的咽下,感到像葡萄汁的青涩,还略微有一丝隐隐的酸。

    到了胃中细细的感受,又是一种清爽的清新感觉。这种体验美妙极了,王浩不由得又喝了一小口。

    “真舒服,对了,你可以为我讲一下,你们这种酒,是怎么做出来的吗?我是z国人,z国听说过吗?”

    面容姣好的女仆,轻轻地摇了摇头,又赶紧点了点头。王浩又说。

    “我是z国的海港城市y市人,你知道解百纳吗?我们那也产葡萄酒。听说以前的酒窖和酒厂,就是你们y国人,投资建造的。”

    女仆明显有些兴奋,说起葡萄酒,她就很开心。她刚想回答王浩,身后传来了一个,老年男人的声音。

    “菲亚,还不回去。这个小伙子把你迷住了,你说的是解百纳酒庄吧。小伙子z国y市人?不错,不错。”

    叫菲亚的女仆答应着,走到老人的身边,抱住老人的胳膊。

    “爷爷,那我回去了,你自己可不要多喝酒呀,你一喝酒话就多。”

    老爷爷年岁大约有七十多,但是面色红晕。双目精芒微露,腰不弯,背不驼。看起来神采奕奕,不过给人的感觉有些阴冷。

    王浩赶紧站起身,把绑在自己双手的铁链缠到身后。

    “老爷爷,是的,就是解百纳酒庄,您去过?”

    老爷爷抬头看了看酒窖的顶棚,想了半天。摇了摇头,从身后摸出一个不锈钢小酒壶。吱溜了一口,伸手递给王浩。

    王浩赶紧接过来,一股浓香的酒味的直冲鼻腔。王浩兴奋地嗅了嗅,轻轻地喝了一小口。

    酒入口中,什么滋味也没有。王浩疑惑的吞到胃里。顿时一种火燎般的感觉,由胃中慢慢升起。

    一种强烈的刺激,带着馨香的辣爽。从口腔开始慢慢的经过食管、胃而后是整个小腹。

    王浩傻乎乎的站着,任凭这种感觉,暴爽的刺激着,自己的整个五脏六府。现在的王浩完全被这口小酒给征服了。

    他感觉自己在漂浮,又像是在水中。整个身子像是在游弋,全身的毛孔都在变大。好像变大后还在,慢慢的帮助自己呼吸着。

    王浩就这样站了整整五分钟,却感觉自己过了一个世纪。睁开眼睛时,手中的酒壶早就不在自己手里。

    定神看时,却见这个外国老爷爷,正斜坐在自己面前。手里拿着那个纯钢小酒壶,细细的把玩着。

    王浩连忙坐下,往老爷爷身前凑了凑。

    “老爷爷,您这是什么好东西。再让我喝一口如何?”

    老爷爷转过身,瞪着王浩。

    “他们为什么抓你?你不像一个葡萄酒商,欠钱这种理由,我认为是个借口。说吧,小伙子。”

    王浩开始有些愣,不过听明白了老爷爷的意思。王浩急忙点了点头,刚要说话,老爷爷又说了。

    “不要幻想,我会放你出去。我没钥匙,我只是疑惑。”

    “好的爷爷,您认识徐沫沫吗?”

    “那个风骚的女人?航空公司的。”

    “啊,您这么说,我没有意见。”

    “说吧。”

    “在飞机上,她挑逗我,并且试图激怒我的未婚妻。就这样,我未婚妻打了她一巴掌。”

    “嗷!上帝,你未婚妻也被抓进来了?这样我就更不能放你了。”

    “老爷爷,没有。我未婚妻被她的朋友接回家了,现在很安全。老爷爷,您真的不能放我?”

    “我不能,好了,我走了,这酒你还要不要喝?”

    王浩接过小酒壶,‘咕咚、咕咚’两口就喝光了。把酒壶豪爽的递给老爷爷,打了个酒嗝,生气的说。

    “什么酒庄,就是个黑窝,你们y国人就这种品质,还绅士风度,法克尤!”

    老爷爷顿了顿身形,他很想放了王浩。他是个善良的老爷爷,不过同时他也是菲里家族的一员。

    菲里告诉自己,这个男的欠酒庄的酒款没付。老爷爷就不相信,菲里在做什么。老爷爷是知道的,也一直都很后悔。

    那是因为有一次,自己在清理酒窖时,发现个一本十八世纪的菲里老家族史。上面有很多传统的,葡萄酒酿造工艺。

    不光记录着详细的酿造方法,还详细的记录了,发酵时间应该注意的问题。也就是最后的一个酿造方式,让菲里着了迷。也彻底的把菲里害了。

    这种方法需要大量新鲜的葡萄,并且种类要求非常苛刻。菲里庄园里的葡萄,完全不能够满足,这种方式的供应。

    菲里家族在十八世纪,是一个庞大的家族。拥有着y国种植业一半的土地,所以才有这种酿造方式。

    这就促使了菲里的野心,他开始不顾一切的赚钱。他要买下更多的葡萄庄园,用来试验这种方式。

    要知道在y国,是没有大量的葡萄,可以供应的。葡萄都被用来酿酒了,酿出来的美酒,是葡萄价值的上百上千倍。

    所以只有买庄园,买葡萄根本不现实。疯狂的菲里,心中有了疯狂的梦想。于是好好的孩子变了。

    他的辛勤,也为他换回了劳动果实。可是菲里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赚钱以后。庄园的价值,也在悄悄的发生着变化。

    他拿着自己两年内,辛勤赚回来的钱,竟然买不到半处庄园。他更加疯狂了,铤而走险,开始了走私与贩毒。

    当然走私老爷爷是知道的,也不是个什么秘密。大不了就是往,其他的贫穷地区,倒腾点破烂货,换取暴利。

    老爷子是家族的老人不假,但是他没有权利干涉菲里。因为在y国,只有庄园主说了算。自己根本没有地位,没人听一个老头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