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69章 乱弹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想不到轮敦的太阳,也是在西边落下。王浩张拯与牛建晨,在富苑豪华大酒店外的广场上。

    一边散着步,一边兴奋的谈论着。几个人兴致都很高,一阵晚风轻袭,牛建晨拉了拉上衣。

    张拯看了看牛建晨,略一沉思。

    “牛市长,有件事情,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牛建晨心里暗暗一沉,来了。你是副部级干部,还什么当讲不当讲。你吩咐我去做不就得了。

    你虽然不是我的直接领导,但也是风口浪尖上的驻y国大使呀。我们来引资,还不得依仗你。

    “哈哈哈,张大使,看您这话说的。怎么说你也是我的上级,当讲无妨。”

    牛建晨在心里琢磨了一通,如果不这样说。自己就有攀交情的嫌疑,还是官话应付一下看看风向,再定也不迟。

    张拯不禁心里一愣,哎!看来自己还是人微言轻呀。人家毕竟是一市之长,是国家十四个,开放城市之一的市长。

    刚才的自己一番肺腑之言,也许人家听得惯了。没当回事,也罢!既然你是官本位思想,我也没什么好和你交往的。

    其实两个人也是官当得久了。本来已经兄弟相称,谈得很好。非得正式的来这么一出,闹的互相猜疑。

    王浩看着两个人相互皱眉,各动心机。不禁感到为难,这个张拯人还不错。难道有什么私事不成?

    能办就办了吧,也是个积累。偷偷在后面用手捅了捅牛建晨,牛建晨意会。估计张拯也不能有什么大事。

    人家还是副部级的身份,既然开口了。大不了走点人情吧,看来自己还是有些不上路呀。

    “哈哈哈,这冠冕堂皇的,我就觉得别扭!张老弟,你说呀。干什么吞吞吐吐的,我牛建晨是个急性子,大家都知道。”

    张拯抬头看了看天色,好像在做什么决定。牛建晨看了看王浩,使了个眼色。王浩点了点头。

    “张哥,你倒是说呀。你放心,能办的牛哥一定会帮你办了。在y市,只要不是太违反原则。我相信牛哥还是有办法的。

    引资考察团,要来y国引资的时候。张拯已经通过各方渠道,暗暗打听过王浩与牛建晨的一些事情。

    侧面了解到的一些评价,大多数人,对牛建晨还是肯定的。对王浩都表示,这人深藏不漏。应该示好,千万别得罪。

    经历过王浩的被绑架事件,张拯彻底的了解了王浩的秘密。也被嘱咐过不要外漏,他知道对于王浩。

    暂时不能有什么太大的表示,自己靠的是外交部长。如果传到部长耳朵里,终究不太好。

    但是牛建晨就不一样,牛建晨只是个厅级的市长。自己和他交往,别人说不出什么,更何况我是驻y国大使。

    “好吧!既然老牛你把我当兄弟,我就和你这个当哥哥的唠叨唠叨。”

    “张老弟你尽管说,只要是不出y市地区,一切都好商量。”

    “牛市长,我知道你们这次来,是要招商引资。据我知道引资是没问题,只是规模的大小而已。

    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好的投资环境,恐怕,哎!算了,我也不兜圈子了。你知道zy市矿业集团吗?问题就出在这里。”

    牛建晨和王浩听得莫名其妙,zy市可是y市,下属的重点县级市。那是全国的黄金宝地,号称金都。

    难道这里也会出问题?这要是出了问题,那就是全国大案,恐怕不仅仅是y市,整个s省都不得安生。

    但是谁也不能对zy市有什么想法,那是因为有任老。任老祖籍zy市,也是土生土长的zy市人。

    牛建晨苦丧着脸看着王浩,王浩也频频皱眉。这擦边球,玩不起呀。说不定一把大火烧死哥几个。

    张拯看着面前两人的痛苦表情,摇了摇头,继续说。

    “你们两个被驴咬了?怎么这么个表情。是不是以为我要求你们办事?

    哎!办事吗?有,只是现在不用。不要担心吗,任老我知道。那是你们y市的骄傲,也是我们国家的骄傲。

    放心,这事牵扯不到那么远。就是个小金矿,但是产量却不少。矿业集团看不上眼,但是对下面的区镇来说就不能小墟了。

    当然,具体和上面有没有联系,我还真不好说。只是我一同学,大学时期的。那金矿原本是他包的。

    但是被区里某些人,硬逼着卖给了也是私企的龙海矿业。这里面的内情很复杂呀。在外人看来,那就是被逼迫。

    逼得企业家不能生存呀。我听说你们的引资会分散下去,所以提前给你们打个招呼。也算是变相告告状吧。”

    牛建晨舒缓了一下心神。

    “张老弟,我刚上任。还真摸不清情况,你放心,我回去后一定好好调查一下,我会认真处理的。王浩呀,你清楚吗?”

    王浩赶紧摇头,我哪知道呀。我这干秘书才几天呀,里里外外就没去过zy市。

    张拯知道牛建晨只要说了,就能真去调查。这样也好,自己那个同学已经完全是个废人了。

    自己又不是s省人。可是去年回家过年时,就没能进的去家门。二十多口子呀,伤的伤,残的残。

    就围在自己父母老家的大门口,让进屋也不进。看到自己的车刚到门口,那就跪了一片呀。

    全是青壮劳力,全是断胳膊少腿,以后怎么活呀。但是张拯没办法,他只是一个外交大使。

    当然他的同学不这么认为,在他同学的眼中。张拯就是大官,那比谁的官都大。张拯看着同学递过来的材料。

    他知道这件事不好办,哪怕办了,矿要回来了,也没用。他就是想能帮他的同学讨要点补偿,最起码能保证以后的生活。

    大家又聊了些其他的话题,故意将这件事暂时沉寂下来。一会李勇一路小跑着走了过来。

    “张大使,市长,王主任,酒席已经安排好了。是否现在入席?”

    牛建晨一挥手。

    “走,我们也好好吃一顿。王浩呀,这顿你报销呀。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牛市长,这么多人?你要宰死我呀?这得有四五十位呀,我那个天哪。”

    张拯也跟着哈哈大笑。

    “这没办法,这么大规模的宴请。只能自掏腰包,谁也不敢给你报呀。要知道,你可是答谢大家,辛辛苦苦找你这么长时间。

    这个,我先表示感谢呀。我记得富苑豪华大酒店,可是有五十多道世界名菜呀。”

    说完和牛建晨一起往酒店里走。王浩大叫一声追了上去,张拯回头看了看,急急忙忙追上来的王浩。

    其实也是这几天,把张拯和牛建晨给愁得。王浩的失踪,给他们的压力真不少。早算好了,回来要怎么收拾他一顿。

    牛建晨也想了,我不让你心疼,你哪来的压力?哪来的动力,我就得让你疼一下。这样你才能扑下心来,认真得投入工作。

    “王浩呀,你着什么急?请我和牛市长,还有这帮同事们吃顿饭很委屈吗?要建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

    你要想想,记得我们的本善大叔说过。人这一生最遗憾的事情,就是人死了,钱没花了。

    什么是有意义的人生?不光要树立理想,追求理想,还要为实现和追求,创造条件吗。

    留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你要学习一下佛家的慈悲,和儒家兼济天下的热枕。内心的富有才是真富有呀,谁让你有个好妈呢。”

    “这,这,这张大使。我没和我妈要过钱呀,可千万不能乱说。我都是自己赚了自己花。”

    张拯知道自己一时说漏嘴了,赶紧示意王浩闭嘴。摇了摇头,王浩吐了吐舌头。几个人迈开步子,走进了宴会包厅。

    大厅内满当当的都是人,还真来了不少使馆的工作人员。妇女小孩都来了,看来把这小人憋坏了。

    张拯和牛建晨与王浩解释,使馆工作人员一听祖国来了考察团。这个兴奋呀,都要来。

    这还是一部分,大家天天呆在轮敦市。妇女小孩很多不会说y国语,小孩还好点。在学校学习,y国话是学会了。

    可自己国家的话,倒是被影响了,变了味了。说出来总带着一种,半生不熟的轮敦音。也就没办法,只要有祖国来人的聚会。

    基本上成惯例了,妇女小孩必需随行。他们看着是,随着来的干部家属,但是心里苦呀。谁能知道思乡的情怀,会有多么的难熬。

    也不用怎么介绍,大家都认出了王浩和牛建晨。因为这几天这些人,没少拿着照片满大街找王浩。

    王浩一听非常感动,急忙招呼大家就坐。坐下来王浩傻眼了,面前的桌子上,是标准的四菜一汤。

    量到不少,四菜都是用大盆装的。汤简直就是大锅,把王浩气得。站起身来四下找着李勇,却怎么也找不到。

    牛建晨和张拯面面相续,走的时间没交代这么弄呀。也没看见王浩吩咐,这怎么话说的。

    就是革命的老传统,也不能这样呀。这不是胡闹吗?这么多的人,都在盆里捞菜吃?在锅里舀汤喝?简直是乱弹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