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78章 借机探病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机会是争取的,人是市侩的。当然我们的王浩也不例外。听说萨西尼亚的妈妈重病,王浩就在思量。

    是否应该去看看,什么叫朋友。什么叫交往,人的交往是相互的。开始认识了,就是一个机会。

    有的人善于把握机会,所以他就能成功。有的人觉得,刚认识,是不是很唐突,所以甘愿放弃机会。

    也许这一次的放弃,就放弃了会改变一生命运的机会。王浩选择了厚脸皮,当然,我们的王浩脸皮本来就厚。

    次日清晨,王浩洗涑完毕。走到卧室,用手刮了刮,许薇的小脸蛋。

    “薇儿,你不起床呀。难道你想继续躺下去?好吧,那我可要自己出去了。”

    许薇慵懒的转了个身,用被子紧紧地裹住身子。

    “你起来,讨厌。折腾了人家一晚上,你是舒服了,我就睡了不到一个小时。你愿意去哪就去哪,别惹我,讨厌你。”

    王浩无语了,伸手摸了摸许薇的头,被许薇一巴掌打开了。王浩哈哈一笑,走出了房间。

    约好了去萨西尼亚家拜访,王浩又打电话确认了一下,于是决定马上就去。拿起昨晚自己捕捉到的尖角兽肉,感到有些心疼。

    看到大尖角兽眼泪汪汪的摸样,王浩很不忍心。昨晚细细的数了一下,一共是三百六十八只尖角兽。

    竟然还有三只刚刚出生的,身上的鳞片还带着粘性。王浩不知道该不该捕捉他们。更不知道该不该残忍的将他们杀害。

    好吧,我有小鸟,但是不代表我喜欢依人。王浩狠了狠心,对于这些权势滔天的贵族阶层。

    他不想去刻意的讨好,没办法。他想到了以后,想到了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为了别的,哪怕是亲情,哪怕是责任。自己都必须负担,必需要强大。既然上天赐予我,就是希望我保护和使用它们。

    王浩对安得利点了点头,安得利摇了摇头。一脚油门,车如离玄之箭,飞速的驶向y国王室路易的府邸。

    y国自从1849年后,就没有了正式的郡主。在1859年更是通过了新宪法,采取了共和制,成立了共和国。

    但是我们都知道,权利毕竟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萨西尼亚就是y国,古老王室里真正的公主。

    萨西尼亚刚刚举行过,隆重的成人礼。据传豪华奢侈的成人宴会上,单单礼金的的收入就达一百多亿y国币。

    数字是枯燥的,但是代表着一定的意义。也是一个象征,是权利和被人认同的象征。

    就是说在y国,路易家族还是非常有威望,被很多人期待的。是很有能力,也是很受尊重的。

    对于王浩的身份,路易家族不甚了解。所以对于王浩的来访就完全不受重视。

    一个z国的引资副团长,还不是想借机钻营取巧?王浩刚下车,就看见等候在门口的萨西尼亚。

    萨西尼亚迎风站立,身着一套纯黑色套装。紧身裤、小皮靴,换个一个新式的发型。给人一种端庄成熟的感觉。

    两个清瘦干练的安保人员,站立在萨西尼亚身旁。目光凌厉的打量着王浩,嘴角露出轻蔑的神色。

    王浩很自然的对他们点点头,萨西尼亚则非常兴奋的跑了过来。竟然扑到了王浩的怀里,兴奋地大叫。

    “师傅,师傅!你可是来了,我还以为你是敷衍我呢。你要是敢敷衍我,我会很生气的。”

    王浩突然间感到一丝欣慰,被人叫师傅的感觉是这么的舒爽。浑身上下都很惬意,全身的毛孔都在放松。

    “萨西尼亚,你的母亲怎么样了?我能去看看嘛?但愿我的到来能为他带来好运。”

    萨西尼亚清纯可爱的点了点头,拉起王浩的手向大门口走去。

    “师傅,你真的学过医生?嗷!我太幸福了,我看过很多你们z国的古典小说。像什么《红搂梦》《水塘演义》《西有鸡》。

    这些故事都太迷人了,写的很不错。只是《西有鸡》写的不太好。《西有鸡》故事说的是一个中国的和尚去西方旅游的经历。

    这种旅游的性质实质上是一种探险。他骑着一匹白色的马,带着一位名叫沙僧的仆人。

    为了打发旅途的寂寞,他还带了一只宠物猴子和一只宠物猪上路。

    一路上,这个和尚路过许多高山,渡过一些大河大川,受到许多惊吓。他走过名叫火焰山的火山口。

    艳遇过一个只有女孩的女儿国。据说他带的猴子本领很大,一路上替他扫除许多障碍。

    其实不过是1只蝎子,2只蜈蚣,5只黄鼠狼,7只蜘蛛而已。大的动物有1头牛,2只狮子和3匹狼。

    猴子还有一些让人不解的行为,比如一发火就烧东西。

    一路上烧了几个山洞,一棵柳树,还有8个漂亮的宫殿,还围着一堆白骨,狠狠的打了许多遍才罢手。”

    王浩哈哈大笑,他被眼前青春可爱、纯洁善良的萨西尼亚,逗得捧腹不已。这太不可思议了。

    要是老吴地下有知,听到这番话。还不得再次翻了白眼。还好这是个外国小女孩,说出的见解。

    试想大度的老吴不会真的生气吧。王浩笑完挺身站起,他又笑了。嘴角微微上翘,顽皮的眼神流漏出戏弄的神色。

    因为身前站立了五位彪形大汉。样子看起来很恐怖,都是那种大力士摸样的人物。

    膀阔腰圆、胸毛暴漏、歪脖子伸腿的,好不吓人。

    “你是王浩?小子!既然想做我们萨西尼亚公主的师傅。那么就请先过了我们这一关。”

    一个看起来相当吓人的大力士说完,也不等王浩回答,便要动手。

    “慢着!你们还不配和他动手,要想找抽。就让我来吧。”

    安得利潇洒的耸耸肩,活动了一下手腕。话说完一个虎跃,右脚凌空踢出。

    可怜的大力士,可悲的膀阔腰圆。惨叫一声,扑倒在地。还不算完,生生的滑出去十几米远的距离。

    安得利虽然下手不重,只是把人踢飞了。但是仍有警告立威的意思。剩下的四个人中,走出一位脑大如斗的男子。

    毫不夸张的说,这个大脑袋,绝对能够顶的上猪头了。端详一下,不下五十斤,不信你割下来称称。

    大脑袋怒声怒气的,脸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随着脚步的移动,脸上的一颗带毛大黑痦子。也上下跳跃,给人一种凶神恶煞的感觉。

    “你是谁?敢胆在此放肆,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没等大脑袋继续说,安得利轻轻一笑。阻止了他的讲话。

    “我是安得利,王浩的近卫。无论何人,想要对他不利,都要先经过我这关。除非我死,你们可以从我身上踏过去。”

    王浩很感动,因为安得利说的是真心话。安得利说的很轻松,就像家常唠嗑。

    “嗷!近卫?真看不出来!一升为庄园主,连近卫都用上了。哈哈哈,可怜的胆小鬼,恐怕,这个庄园主来的不正吧。”

    这是王浩的软肋,可以说是他,很痛恨的一件事情。他本无意当什么庄园主,他看好的是那座山。

    “我不介意你这么说,说了我也不怕。但是你要有说这种话的资本。我是王浩,我讨厌嫉妒与挑衅,你会付出代价的。”

    王浩对安得利摆了摆手,安得利退后站到王浩身侧。

    “让我们相互验证一下吧,你有两种选择。一是直接认输,二是被我打趴下。”

    任谁听到这两个条件,都会愤怒。狂妄,这太狂妄了。再就是自大,夜郎自大。这又不是晚上,你装什么牛郎呀。

    大脑袋笑了,哈哈大笑。笑声浑厚宽广,音律悠长。

    “你确定你不会输?”

    王浩眯起了眼,他感觉这个脑袋大的像猪一样的男人,是不是有什么毛病。我话都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还要问我?

    给一般的男人,应该说是个男人。被这样的话语刺激,唯一的反应就是发怒。发怒的行动表达当然是动手。

    但是大脑袋没有动,他在问王浩。好像等待王浩的确认,是的,他是在确认。王浩又笑了,继续说。

    “你怕了,不想打了?你害怕会挨揍,你怕打不过我?哈哈,不会吧,我们还没打呢。再说看你这模样,应该会很耐打吧。”

    大脑袋出奇的冷静,很冷静。王浩郁闷了,自己的试图激怒无效。看来这个人很精明,不能小窥。

    越是这样的人,其实越凶狠。因为他在考虑,在思量和探测对手的实力。在给自己找机会,找那种一击必中的机会。

    “怎么?说完了?还有什么?没有了吗?好吧,那我告诉你,我不是怕。我只是必须要阻拦你,这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任务。”

    王浩恨的咬牙切齿,你他马倒是打呀。你墨迹什么?王浩有些浮躁,是的,心浮气躁。

    高手过招,就怕心神不稳。这会影响出手的速度,与方向。带着情绪出手,势必会招式用老,一招不中,变招不及。

    王浩没动,大脑袋动了。大脑袋看起来笨,动起来却不慢。全身溜圆,像个满地乱滚的地豆子。

    看的王浩眼花缭乱,大脑袋不是直接去攻击王浩。他围在王浩身前,左突右探。他还在寻找机会。

    他不想像自己的同伴一样,只一招就被人打趴下。他感到那样会很丢脸,是的,相当丢脸。

    因为同伴竟然没有出招,是没机会出招。他看出了王浩的心燥,看出了这个男人有些不耐烦。

    所以他选择了先出招,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于人。他是这样认为的,在选择了满地乱滚寻觅机会的情况下。

    他出招了,左脚蹬地,右腿伸直,脚背拉平,横扫而出。竟是混元扫堂腿,标准的东方功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