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79章 试探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他动了,王浩也动了。他想的是先发制敌,后发受制于敌。王浩想的恰恰相反,王浩在等待,等待后发制人。

    王浩是谁,王浩的爷爷是老军人。那是满山设计,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的老游击队长。

    那是让鬼子们闻名丧胆,哭爹喊娘的军事家。那是深入虎穴,蔫的虎子的老英雄。王浩的一身所学,都来自自己的爷爷。

    是打小就被爷爷提炼出来的,被爷爷打出来的,狠心出来的。所以大脑袋注定了失败的下场。

    并且败的很惨,相当惨。大脑袋可是拿出了看家的本领。怎奈不好使,本想用自己这招杀手锏撂倒王浩。

    没想到反被王浩一脚,踢在自己的小腿上,两相相撞勇者胜。就听‘咔嚓’一声,大脑袋抱着小腿滚出了老远。

    王浩身形没动,坚毅的站在场中。目光如炬的盯着剩下来的三人。三个彪形大汉脸上,狂傲与不屑的神色一扫而光。

    几个人身形有些哆嗦,听着自己同伴不住的哀嚎声,心里更加恐惧。他们强忍着,不敢妄动。

    “师傅,手下留情。大胖头哥哥,你怎么样呀。师傅,胖头的腿被你踢断了。呜呜呜,胖头哥哥,你好可怜呀。”

    王浩动了,跑到被自己,踢断腿的大脑袋身旁。

    “你别动他,我看看。”

    王浩握住大脑袋的右脚,对大脑点点点头。大脑袋眼神惊恐地看着王浩,王浩实在很无奈。

    大脑袋不相信自己,不想配合自己。他绷着身子,紧张的把住自己受伤的右腿。尽力的躲避着王浩。

    “你不要动我,请走开。公主,我没事,你别哭。不就是腿断了吗,养养就好。帮我叫急救车吧,谢谢公主。”

    王浩很生气,大吼一声。

    “不要动,我给你看看再说,我是医生。”

    王浩刚说完,身后传来破空的声音。竟然是剩下的三人中的一个,手里舞着一根警棍。

    其他两人抽出自身的腰带,呼呼地带着风响袭向安得利。安得利大喝一声。

    “来得好。”

    身形一闪,左手做蛇形出水。右手做神龙摆尾,往前一探身。一手一个,双臂各夹一人。

    原地转了一个圈,把两个人像丢大萝卜似的丢了出去。好在安得利手下留情,只是把他们丢了出去。

    要在以前按照习惯,安得利一定会用臂轴撞碎他们的脊柱。直接让他们瘫痪一辈子。

    王浩看着袭向自己的y国大汉,看着就要砸向自己脑袋的警棍。轻蔑的避开身形,一把抓住来人的手腕。

    往怀里顺势一拉,直接在来人的后屁股上踹了一脚。可惜这个精武的汉子,就像怀里抱着的宝被人抢走了。

    伸出双手向前乱抓着飞了出去。‘噗通’一下,摔在了园中的理石路面上。还好他摔出去后双手先落地,没有磕到下巴。

    王浩又俯下了身,轻轻地拍了拍萨西尼亚。萨西尼亚泪眼模糊的看了看王浩。

    “师傅,不要打了。他们都对我很好的,也许是被爸爸派过来试探你的。你为什么要把他们打伤呀,会很疼的。”

    王浩摸了摸脑袋,很抱歉的看了一眼萨西尼亚。

    “萨西尼亚,让我看看,放心,我会治好他的。相信我,萨西尼亚,只是他来打我。我不能呆呆的站着让他们打吧。”

    萨西尼亚点了点头,感觉王浩说的也对。

    “大头哥哥,你就让师傅看看吧。师傅应该能治好你的,我相信他。”

    大头瞪着眼睛,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的上帝,不要开玩笑了。你把我的腿踢断了,你知道吗?这是踢断了。你说你能治好,你难道很喜欢开玩笑嘛?我的先生。”

    王浩摆摆手。抓起大脑袋的右腿,使劲的上下一拽。慢慢的对好骨逢,然后对着大脑袋的枕骨就是一掌。

    把像杀猪般嚎叫的大脑袋直接打晕了。抬头看了看围在身前的,四个精壮的y国大力士。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拿绷带和甲板。要固定一下,你们把他抬到屋内。应该不到十分钟他就能醒过来。

    我先给他配点药,有烈酒吗?威士忌就行,要高度的,度数越高越好。快点呀,还傻愣着。”

    几个人分头而去,一会功夫找了个木板。把大胖头抬进了宿舍,王浩接过萨西尼亚递过来的威士忌。

    让其他人退下,从衣兜里掏出自己焙干成粉的独角兽肉。王浩心里很担心,不知道培干后的兽肉还有没有效果。

    他昨晚只是小心的冲了一小杯,自己喝了下去。没想到整整欺负了许薇一个晚上,他相信药效还有,最多就是剂量的大小而已。

    他不能炖一锅肉给人家吃,那算什么。不好看不说,真要是严重的患者,会彻底的丧失咀嚼的功能。

    再说要是用兽肉的话,万一别人认出来。或是发现了,那自己的秘密就不是秘密了。

    王浩把调好的药汤端到大脑袋身前。用手掐了掐大脑袋的人中,大脑袋‘啊’的一声,有气无力的醒了过来。

    王浩把外屋的人叫了进来,让他们把药给大脑袋服下。自己走出了房间,来到小院的天井中。

    他早就猜到,有人在偷偷地观察着他。他故意不动身色的,背着手看着远处的天空。假意的欣赏着园中的景色。

    这是一个前进中进后出的大套院落。占地面积宽广,院内都是一排排,单独的y国风情的王室别墅。

    王浩不相信他们在前面打得这么惨烈,里面会一个人也没听到。更加证明了自己的猜测,这是试探。算了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

    典型的具有y国风情的,古香古色的,十八世纪格局装饰的房间内。一位优雅的绅士叼着个大烟斗,微微的吐着烟,看着面前的监视器画面。

    绅士穿着标准的十八世纪,y国正装王公骑士服。双排的锦扣大方艳丽,菲黄的颜色明亮醒目。

    脑袋上带着高筒绅士帽,精光四射的眼睛微微眯起。他身前摆放着调色盘,油彩。右手前方支着一个画架。

    画架中的稿纸上,画着一个半裸斜躺在床的美妇。美妇神态安详,眉宇间略带忧伤。一丝锦缎恰好的掩映着,自己的重要部位。

    再往前看,正是画纸上的情形。原来王公画的就是自己的妻子。

    “他还没走,在院子里站着。你别着急,我想再观察一会,亲爱的玛琳瑞娜。你的病就是我的心,你让我心神俱碎。

    萨西尼亚毕竟还是个孩子,我就是想考验一下这个人。在不确定他的实力下,我们没必要与他接触。”

    贵妇艰难的点了点头,看得出来非常的痛苦。王公气定神闲的拿起了画笔,运笔的动作看起来悠哉随意。

    但是神色却相当的严肃,仿佛正在批改文件奏折。一丝不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突然监视器里传来了,呜呜的声音。

    王公放下画笔,转身看去。在大胖头的房间里,自己的几个贴身护卫,正紧紧地按着大胖头。

    大胖头急切地想起身,裸露的断腿部肤色通红。焦急的样子越来越急切。王浩匆忙的从院子里跑了进来。

    仔细的观察着大胖头的伤势。竟然把胖头腿上的绷带解开了。

    奇怪的现象发生了,大胖头原来肿胀的,像发面馒头似得,小腿处已经消肿。

    王浩动了动胖头的腿,大胖头竟然挣扎踢打着王浩。

    “我的上帝。我的上帝,这是真的吗?他竟然可以动了,我的上帝!嗷!这不会是真的,绝对不会。玛琳瑞娜,你知道吗?

    我亲爱的玛琳瑞娜,你有救了。天哪!我的神那!你竟然把天使降临到了我的身边。我的神呀。”

    王公跪在地上,对着墙上的十字架频频叩头。不一会的时间,他像想起了什么似得。走到床边,焦急的对自己的妻子说。

    “玛琳瑞娜,你等一会。你先休息一会,我下去迎接天使。我们的天使,这是我们的主,赐予我们的希望与幸福。”

    床上的美妇,吱语着,艰难的闭上了眼睛。王公飞也似的跑下了楼,向大胖头的房间跑去。

    跑到大胖头的住处,王公惊呆了。大胖头正抓扯着王浩,王浩身上的西装衬衣已经被撕裂了。

    还剩条领带被大胖头抓在手中,使劲的拉扯着。其他的近卫们都衣不成形的,远远的躲着。

    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自己的女儿萨西尼亚的上衣也被扯开,还好衬衣没被撕开。

    他疑惑的看着面前的情况,对大胖头大吼一声。

    “马克,住手,你要干什么?你这个混蛋。你都做了什么,我的上帝。”

    马克依旧站在床上,疯狂的拉扯着王浩的领带。王浩一生气直接把领带,揪开给了他了。

    可惜马克看也不看,被自己抢了过来的领带。依旧向王浩抓来,王浩实在没办法。跳到床上找了个机会,又把马克打晕了。

    “嗷!我的天哪!我的上帝!我尊敬的王浩先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难道马克疯了不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