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80章 师傅请更衣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看到这个z国男子,眉头紧皱,公爵不禁惭愧地说道。

    “这个,实在对不起先生。您是王浩先生吧,我是萨西尼亚的父亲。你可以称呼我路易公爵。

    很抱歉王浩先生!我对我的失礼,真的很抱歉。可是为了我的女儿,我无法不对你进行一番试探。

    我要知道你究竟,为什么接近我的女儿。你能原谅一位父亲的心情吗?请您原谅我吧,王浩先生,我希望得到你的宽恕。”

    王浩点了点头,朝路易公爵挥了挥手。路易疑惑的把脑袋伸向了王浩,听完王浩小声的说完话后,大惊失色,在地上团团乱转。

    王浩生气的整理着自己的衬衣与外套。这是许薇刚给自己买的,花了五六百万y国币呢。他长叹一声。

    “哎!可惜了才穿一天,我怎么这么命苦呢,就穿不了好衣服。一穿新衣服准出事。”

    路易公爵听到王浩在嘟嘟哝哝的,马上停止了转圈。上下打量了一下王浩,哈哈大笑。看着自己的女儿,急切的说。

    “萨西尼亚,快带你的师傅去换衣服。我的上帝,穿这身可不行,会把你妈妈吓坏的。先穿你哥哥的,他们的身材很相像。

    萨西尼亚,通知ng大师,你就说我恳求他能来一趟。是的!我的孩子,是恳求,一定要注意用词。

    为你的师傅,我们路易家族最尊贵的师傅,定制全套的恩师礼服。快!我的孩子,快去吧,这里就交给我吧。”

    王浩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实在没办法。只能感激的道谢,随萨西尼亚走了出去。两个人一路走去,形象的确有些狼狈。

    特别是萨西尼亚,外套被整个撕裂。仿佛被谁施暴过似的,引来仆役和杂役们,不解与惊恐的目光。

    王浩只能不断的解释,无奈的躲避着更为不解的目光。萨西尼亚却不为在意,反而拽着王浩大声说。

    “有必要吗?他们是我的臣民,你没必要解释的。真搞不明白,快点呀,师傅,你还说。”

    “嗷!萨西尼亚,怎么可以说是臣民,好吧!先这样吧,以后再说。”

    路易公爵交代自己的管家,带安得利去客厅休息。看着安得利离开,急急忙忙的对自己的几位护卫说。

    “你们知道马克的女友在哪吗?快点告诉我,马克现在需要她。”

    几个护卫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公爵大人,相互摇了摇头。

    “大人,他没有女友的。我们不是不可以交往女朋友吗?这要经过您的允许的大人。”

    路易破天慌得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长叹一声。

    “你们从今以后可以交往女朋友。但是一定需要管家的认可,明白吗?麦克,你去把厨娘尤利娅给我叫来。

    对的,你们都出去吧,我自己在这就行。”

    王浩真的想不到,自己踢断了马克的腿,却成就了一段姻缘。一会时间,身段姣好,脸形端正的尤利娅来到了公爵面前。

    “公爵大人,您叫我?”

    路易看了看尤利娅,点了点头,感到有些难为情。但是又不能不说,急的在屋内溜达了好几趟。

    因为在这个等级森严的公爵府内,对于色性控制的比什么都为严格。这要是乱套了,那就是大乱子。

    也不是没发生过假公爵的事情,什么主人与奴仆互通。私自产下婴儿,或是被移花接木。

    路易想了半天,狠了狠心,看着尤利娅。尤利娅感到一阵眩晕与激动,她又紧张又害怕。

    难道是主母不行,公爵大人看好我了?想不到我尤利娅也有扬眉吐气的一天。我的上帝呀,我一定会好好敬奉您的。

    “公爵大人,我,我,我很紧张。大,大人。可不可以让,让尤利娅去洗洗身子。我,我回来好好侍奉大人。”

    路易一愣哈哈大笑。尤利娅一看更为紧张,竟然蹲下身子,双臂环着肩膀。声音像小猫一样呜咽着。

    路易赶紧止住了笑声,伸手扶起了尤利娅。尤利娅更加恐惧,她不光是害怕,她还很激动。

    她颤抖着身子,抖动的自己,像一片风中飘零的落叶。路易感觉自己被误会了,把尤利娅吓坏了。急忙咳嗽了一声。

    “尤利娅,你误会了。我是想,哎呀。我想把,我想把你介绍给马克。你听我说尤利娅。

    马克受伤了,你不是曾经赞扬过马克吗?你说他是我们公爵府内,真正有智慧的勇士。

    尤利娅,你们的婚礼,我定下日期。这个月内挑个好日子帮你们办了。或许您的主母也能被萨西尼亚。

    带来的那个神秘的师傅治好,嗷!想起来我就兴奋。可是尤利娅,你现在必须和马克同房。

    可以吗?你愿意吗?如果你实在不愿意,那我只能想办法把他,送到妓院去了尤利娅。

    难道你愿意看到你的勇士,被那群喜欢交际的女人们,夺走第一次吗尤利娅。嗷!看我在说什么,我可爱的尤利娅。”

    尤利娅失望了,她傻愣的看着面前的路易公爵。她的心拔凉拔凉的,人活着都憧憬着,希望哪天能有点,什么好事发生。

    对于尤利娅来说这天来到了,就在身边。可是现实与期望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她摇晃着头,眼泪扑哧扑哧的往下落。她说不清是为什么,不是不喜欢马克。如果刚才自己不误会的话。

    她还是很欣赏马克的,只是她误会的太深。期望太大,让自己的内心,上升到了一个,无法逾越的高度。

    路易公爵实在有些于心不忍,他喜欢这个厨娘。到不是那种色性的喜欢,他喜欢尤利娅的勤奋善良,纯洁朴实。

    喜欢尤利娅大方可爱,知性外向的性格。他看了看尤利娅,无奈的说。

    “我的尤利娅,你知道我是不能喜欢你的。这样会对不起你的主母,你是知道的,你的主母没病的时间,是有多么的爱我。

    我可爱的尤利娅,如果你实在不愿意。那我也没办法,只是马克会被这种药物害死的。我只能选择让他出去,好吧,你回去吧。”

    路易公爵无奈的长叹一声,大声吆喝了一句。

    “管家!”

    管家应声推门而入,小心的站立在路易公爵身侧

    “我的大人,您叫我!我在这里大人。”

    路易公爵心痛的看了看自己的管家。

    “管家,马上,马上联系那些喜欢交际的女人过来。多找几个,快去吧。一定不能是那种妓女,我的管家,你明白吗?”

    管家在外面早就听明白了一切,他赶紧答应,经过尤利娅身旁时故意长叹一声。

    “哎!可怜的马克,还是个壮小伙子。这怎么也不能把第一次,稀里糊涂给了别的女人,他醒过来会后悔的。

    他心中可是惦记着一位女神呀。可惜了,我的马克。想不到我们最有智慧的勇士,却会受到这种不公正的待遇!我的上帝!”

    管家摇着头大叹着气离开了,走的时候余音拖得老长。

    尤利娅感到很心痛很心痛,他被管家的话折磨得五内俱碎。管家的每句话都像针一样扎在尤利娅心头。

    针针刺痛,针针见血。尤利娅不禁问自己,我怎么了。我为什么要为马克担心,为什么?

    嗷!马克,马可是那么的勇敢,那么的有力气。他一个人竟然能帮我,提起一大包粮食。

    “不,管家大人,不,管家,不要去。我同意,我同意。我爱马克!公爵大人,我答应您,答应您!我愿意,真的愿意。

    大人,我现在就去洗身子。现在就去,大人!”

    管家的身影急忙从门外闪进来,路易公爵兴奋地转回身看着尤利娅。

    “真的吗?尤利娅,太好了。我的尤利娅,我的马克,太幸福了。好的,你马上准备,管家,尤利娅加薪每月三千y币。”

    管家也很激动,这就是说尤利娅成为了公爵府里的高级人员。

    “我的上帝,我的尤利娅!你还不快点谢谢大人,你还等什么尤利娅,快呀。”

    尤利娅愣愣的站着,巨大的欣喜包围着她。自己竟然和管家的身份只差一级了,我的天哪。

    这怎么可以,等她回过神,想要道谢的时候。早已不见了路易公爵与管家的身影。她急忙羞涩紧张的洗了洗身子,钻进了马克的被子里。

    老管家悄悄地在门外点起了礼炮,一炮就把马克震醒了。醒来后红着眼睛的马克,一眼就发现了自己身边的尤利娅。

    他急切的抱起赤身裸体的尤利娅,生猛的进行着原始的采伐。屋外都能听到可怜的尤利娅,撕心裂肺的声音。

    老管家看了看自己的公爵大人,公爵大人努了努嘴。两个人唉声叹气的离开了。

    十八世纪的老公爵府邸内,王浩默默地站立着。被公主萨西尼亚,脱得只剩下小短裤。

    却不给王浩赶紧穿上衣服,打开哥哥的衣柜大门。仔细的翻找着,翻出一套,就在王浩身上比划一阵。

    不是嫌颜色不正,就是嫌弃款式不端。王浩被这些华贵高雅的衣料,在身上滑来滑去。弄得浑身燥痒难耐,心急火燎。

    偏偏萨西尼亚只穿着个,粉色的小巧衬衣。腰间的嫩肉,与发育较好的胸脯在王浩眼前晃来晃去。

    王浩暗暗地压抑着自己,一个劲的给自己打气。一定要坚持住,一定要,这个小丫头就是在引诱我,我昏了头了。

    竟然听她的话,说什么要亲自给师傅换衣服。说什么按照z国的要求,就是要亲自服侍师傅。说什么一日为师,终身为夫(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