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82章 会被杀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步入这个古香古色豪华典雅的,十八世纪欧洲皇家卧室内。王浩有一种穿越的感觉,古老、奢靡、却不腐朽。

    沉重厚实的实木家具,精致的手工大床。床头床尾的装饰物,都是实打实的真金水钻,精心镶嵌的玉饰、宝石。

    点缀的恰到好处,让你无法说出是炫富与摆阔。富丽的大床上,躺着一位贵妇。她的名字叫玛琳瑞娜,是路易公爵的夫人。

    玛琳瑞娜是弗朗索瓦公爵的小女儿,是一个天资灵慧、乖巧动人的美丽公主。

    y国是个共和国,是欧洲一个迷人的国度,充满着故事的国家。而弗朗索瓦家族就是y国的重要的组成部分,他们的地域被称为奥蒂丽。

    举世闻名的约瑟夫与茜茜公主的生死爱恋,成就了我们心中奥蒂丽那最初的轮廓。

    但是美丽善良的玛琳瑞娜,却身患一种顽疾。任凭全欧洲最出色的的名医,也诊断不出病因与给出完美的治疗方案。

    玛琳瑞娜就一直躺在这张,华丽奢侈的大床上,躺了整整五年了。好在路易公爵非常的爱自己的夫人,从没有放弃过对玛琳瑞娜的治疗。

    他紧张而焦虑的看着王浩。他一直都在期望,在努力。他一直都在欺骗自己,他幻想与憧憬着哪天他一睁开眼睛。

    还会发现旖旎妩媚的玛琳瑞娜,站在自己的身前。这种痛苦每时每刻都在缠绕着他,让这个受到万人瞩目的公爵唏嘘不已。

    对于自己的爱妻,这个本应受到全世界瞩目,y国人敬仰的公爵夫人。路易公爵早已无力憔悴。

    他的心痛大于任何哀伤,他的承受早已超过了预期。对于自己妻子的病,对外是严格保密的。

    这是公爵府的秘密,是奥蒂丽皇室的耻辱。两家到处寻觅名医,寻觅来的名医都要进行郑重的筛选与考核。

    诊治完毕还要签署保密条列,即便如此还要对他们进行严密的监控。因为无论是路易公爵,还是奥蒂丽王室。

    都不想让任何有损两家,名誉的事情被暴漏。可想而知,为了保护这条秘密。两家付出了太多的金钱与精力。

    “王浩阁下,我的妻子她还有希望吗?”

    王浩没有说话,只是抓起了玛琳瑞娜夫人的手吻了一下。然后对这个意识清醒的美丽女人点了点头,露出自己完美的微笑。

    他转身对路易公爵说。

    “尊敬的公爵大人,我答应你,我以我的人格和我未来岳父的名义发誓,我一定会保守秘密。”

    公爵瞪着眼睛,焦急的口,张成o型。

    “这,这难道没有希望了吗?我尊贵的王浩阁下,可是我看到您!还没有开始为我的妻子,进行诊断呀!”

    王浩皱了皱眉头,保密自己是没问题的。也不想到处去宣扬一个,和自己无关的王室秘密。

    这完全没有意义,所以他发誓了,并且连许向东的名誉也堵上了。他看得出来,这个女人有可能是传说中的重症肌无力。

    他内心忐忑不安,又不能确诊。只是病情相似,想到自己的身份,王浩有些释怀。还好自己有着公务身份,就是治不好,他们也不会把我怎么样。

    大不了我就是替他们保守秘密而已,最多被他们监视。但是以自己的能力,他们想要监视自己,还真得付出点代价。

    王浩还是没有回答路易公爵。转过身再次看着这位美丽的公爵夫人。她身上盖着一床薄被,沉静的如同睡美人。

    五官如此的精致,简直就是萨西尼亚的姐姐。由于长期的卧床,没有室外活动。她的肌肤变得像雪一样的洁白。

    可惜是那种病态的纯白,本来就是白种人的玛琳瑞娜。因为脸色的极度苍白,给人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

    真是自古红颜多薄命,世间造化弄人。女娲娘娘用心的捏就成如此一位佳人,却又狠心的将她揉碎。

    王浩没有信心会把她治好,他甚至不想拿出自己的尖角兽肉粉末。他怕浪费,据他研究,这种尖角兽肉。

    应该是一种含有极热成份的,活血活骨类药性的珍贵滋补佳品。对于玛琳瑞娜夫人的这种顽疾,应该疗效不大。

    弄不好还会起到反作用,玛琳瑞娜夫人已经卧床五年。这么剧烈的滋补药物用到身上,恐怕不是她能承受的。

    王浩再次转回身,他准备告辞离开。他不想把自己的小命交代到这里,不想一时冲动而后悔一生。

    他还有一身的责任与义务没有去履行。他要给自己的妈妈一个交代,给自己的女人们永远的安慰。

    当看到路易公爵身后的萨西尼亚,看到她痛苦、无奈、伤心、憔悴、期盼、焦急的眼神。一副想说话,又不敢上前的神态。

    王浩又转回了头,他徘徊、心绪复杂的斗争着。王浩蹲下了,蹲在了华贵的地毯上。他现在甚至希望自己能躺一会,缓解一下自己的紧张。

    “嗷!师傅!求你救救我妈妈,求求你!只要你能救好她,我宁愿嫁给你。不仅仅是报答,因为我喜欢你。”

    天真的萨西尼亚,急切而痛苦地对王浩承诺着。路易公爵身形猛的颤抖,感觉自己的身体刹那间如此的僵硬。

    女儿要嫁给这个男人吗?他有什么?我们是y国皇室,是贵族血脉。啊!血脉。是呀,如果他真能治好我的玛琳瑞娜。

    那么我就答应他,可怜的玛琳瑞娜。这是你们家族丑陋的血脉遗传吗?应该是传女不传男吧,难道我的萨西尼亚。

    也会遭到如此的厄运?我的上帝,你的外婆可是仅仅四十三岁,就逝去了年轻的生命。难道真的这么可怕?

    我的上帝呀!这是为什么,这个王浩会是我们的希望吗?果真如此,他能治好的话。我就应该把女儿嫁给他。

    于其等女儿以后发病再找他,不如现在就嫁给他。这样不就等于为女儿找到了保障,找到了终身的生命依靠了吗?

    路易公爵想明白了,他很认真的蹲下身子。真诚的看着王浩,拉起了王浩的手。

    “我的上帝!是上帝把您派了过来。我最珍贵的王浩阁下,我答应女儿的要求。因为,因为我害怕。

    我担心这种疾病是家族的遗传,会是传女不传男。”

    路易公爵转身起来,拉过惊诧万分的女儿。紧紧地拥入怀中,泪水纷纷,继续说。

    “王浩阁下,请允许我的自私。我宁愿以我们路易家族一半的财产,作为对您的报答。

    作为我爱女的陪嫁,还有,还有他的外公弗朗索瓦王公,也会对您进行报答的。我的阁下,请原谅我的自私。

    我不能把自己的全部财产都给与你,因为我是路易家族的继承人。

    我还有个儿子,我们家族的血脉还要延续下去。请原谅我的自私吧,我尊贵的王浩阁下!我再次恳求您,帮帮我们。”

    王浩被路易公爵的真诚打动,被路易公爵的肺腑之言感动。这个男人是伟大的,怎么说都是真诚与值得的信任的。

    他完全不像其他那些富有的人,有那么多的坏心眼。他把一切都讲到了明处,他甚至毫不隐晦的说出担心女儿会遗传。

    王浩站起身,坚定的点了点头。

    “公爵大人,我没有把握。真的没有把握,我很担心。如果我进行治疗很有可能会加速夫人的病情。

    也许,也许玛琳瑞娜会在瞬间内死亡。这是我不愿意的,也是大家不希望看到的。我不要你的什么报酬,真的不要。

    我曾经是一名医生,能治好一位患者。对我来说是我最大的欣慰。美丽的萨西尼亚。我可爱的公主殿下,对不起。

    我辜负了您的爱,真的很抱歉!我比您大很多岁,更何况我早已有了自己的爱人。您放心,如果你真的到时候会不舒服。

    我一定会为你治疗的,请相信我。我以我的人格和我的、、、、、、”

    “够了,伪善的人,不要再说了。我不管那么多,我是一定要嫁给你的。难道你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你这么快就忘记了?你在卧室里对我做过什么?你竟然选择逃避,我恨你。我不会原谅你的,永远都不会。

    爸爸,我的父亲。你把他拖出去,我要杀了他。女儿的清白已经,已经被他、、、、、、”

    路易公爵的嘴又变成了o型,他惊异的看着女儿,而后是王浩。怎么会,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可能?

    难道这个男人竟然吃了豹子胆?他竟敢涉渎我的女儿。这,这!好吧,一定不是这样的,应该是女儿的过错。

    路易公爵看透了自己女儿的心思,也看出了王浩委屈和焦急的心态,完全不是装出来的。他打定主意,严肃的看向王浩。

    公爵大人的威势的确不同凡响。王浩感觉一种巨大的压抑,由头顶瞬间袭向全身。

    他感到自己仿佛被一种什么罩子,给束缚到了一个又窄又小的笼子里。这种强烈的压抑,使他近乎不能好好呼吸。

    “大,大人,不是的。完全不是公主殿下说的那样,不是的、、、、、、”

    路易公爵恨恨的挥了挥手,面色更加凝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