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86章 软禁(上)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住嘴路易阿姆斯,你在胡说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对父亲说话。难道这就是你作为一个大校的修养吗?

    我可怜的路易阿姆斯,你真让我失望。”

    路易阿姆斯非常气愤,对着自己的妹妹大声的质问。

    “我没修养,我没有修养吗?我的萨西尼亚,你看看爸爸要做什么,他这是软禁!王浩先生是我们路易家族的恩人。

    是我路易阿姆斯,用一生都无法报答的人。我的萨西尼亚,你知道吗?我天天在海上漂泊,你知道我最希望看到什么吗?

    我最希望看到的就是我的家人,是爸爸、妈妈、还有你我亲爱的小公主。我不怕牺牲,不怕流血。

    因为我的名字叫路易阿姆斯,但是我最怕的就是失去亲人,是失去你们。我天天都在担心妈妈!

    我不知道我出完任务回来,还会不会再看见我的妈妈。你知道吗萨西尼亚。我已经是个大人了,我想报答。

    我天天都希望自己,会有个什么办法,能治好妈妈的病。我幻想着会在美丽浩瀚的大西洋上,遇到点什么神奇的事情。

    我幻想着会遇到海神,幻想着海神会被我感动。赐给我仙丹妙药,但是我的希望一次次的破灭。

    我曾经无数次在梦中吓醒,梦中我已失去妈妈。我,我无力报答我的妈妈,我很无能,很无能。”

    路易阿姆斯痛苦地,讲叙着自己的内心苦闷。这个堂堂的海军大校泪流满面。他诚恳的抓住路易公爵的胳膊。

    “父亲大人,请原谅儿子的无理。请原谅我!爸爸!你让王浩先生走吧!我看得出来,他不是一个无信的小人,绝对不是。”

    路易公爵看着自己的儿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的儿子性情耿直,为人豪爽大方。但是却没有心计。

    这也是他最为担心的,一个军官怎么只能靠匹夫之勇。本来以为把他送到部队,可以好好地锤炼一番。

    怎么现在都做到大校了,还是这么单纯。这样很不好,一点都不像自己。这种大大咧咧的性格会害死他的。

    路易公爵生气的拂开儿子的手,他真的有些生气。

    “路易阿姆斯,你是个军人。怎么能这么考虑问题,你回去好好想想吧。这里不需要你,你回屋吧。”

    王浩早就从萨西尼亚的那一抹眼神里窥出了端详。听到路易公爵对儿子的呵斥,不由得想起了姚爷爷对自己的关心。

    既然你想留下我,我本就想找个理由靠近你。好吧将计就计,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实力。

    古话说得好,知己知彼,方才百战不殆。提前打好关系,也是为以后铺路吗。路易阿姆斯在路易公爵,严厉的斥责下愤恨的离开了。

    王浩挺着胸膛面对着路易公爵,他就是要看看这位公爵大人,接下来要做什么。路易公爵做出很痛苦的样子,对王浩说。

    “王浩先生,你可否答应我的要求。我非常担心,所以我请求您能留下来。可以吗?我以我路易家族的名义发誓,您是安全的。”

    王浩摇了摇头。

    “路易公爵,很抱歉。我不喜欢你的发誓,但是我可以留下来。不为别的,只为你对你妻子的这份爱心。

    当然,如果我想离开的话。我相信公爵大人是不会阻止我的。因为大人是一位很聪明的人,不是吗大人?”

    路易公爵明白王浩的意思,那就是说留下来是我自愿的。以你们路易家族的实力,想要强留下我,会很费劲。

    路易公爵也没有否认,他不能够否认。自己的护卫,这小子一进门的时间,很轻松的搞定了。

    还说什么,这小子就不怕自己。不但不怕,现在还有挑衅的意思。有味道,很有味道,路易公爵喜欢这种味道。

    像年轻时得自己,桀骜但不骄傲。有实力,但不轻易表漏。那么他选择到我府上来的目的是什么呢?

    难道仅仅是昨晚上和女儿的约定?看好自己的女儿了?不会,这小子的眼神很正直,至始至终都没有流漏出,对女儿的摸样。

    难道他有求于我,试图与我接近?他是z国引资团的副团长,听说刚与亨瑞家族达成协议。

    难道也想让我对他们的城市进行投资?也不会呀,这小子刚才的机会多好。我都答应给他半个家产。

    他不但不动心,反而拒绝。路易公爵有些晕,很晕!他想不明白王浩打得什么算盘。所以他感到心神不宁。

    对于这些高端顶级阶层的贵族们来说,由于从小时候,就处在纷乱复杂的,家族环境中长大。

    分析一件事情,分析一个人有什么目的,几乎成为了习惯。路易公爵卓然而立,做了个请的手势。

    王浩随着路易公爵离开了卧室,来到了公爵大人的书房。书房里到处都是奖章与御赐珍玩名品。

    王浩也没拘束,慢慢的欣赏着,这些价值连城的艺术品与奖章。

    x年x月地中海战役一等功勋

    x年x月英吉利海峡夺岛战役一等功勋

    x年x月参与联合国维和xxx地区一等功勋

    、、、、、、 、、、、、、

    当王浩震惊至极的看着,身前高级水晶玻璃制作的恒温展柜内。那两件闻名世界的艺术品时,王浩转回了头。

    路易公爵很随意的看着王浩,向他点了点头。

    “那是真的,外面展出的是假的。”

    “什么?你是说博物馆里的是假的?”

    路易公爵破天荒的耸了耸肩膀,伸出双手歪了一下脑袋,对王浩作出了个很无奈的动作。

    意思是,是呀,我也不是太清楚。只是我的是真的,至于博物馆的,我就不知道了。

    王浩急忙又转回身,仔细的端详着这两件世界珍贵的艺术品。

    一件雕像是断臂的‘维娜斯’。

    一副是达芬奇的名作,微笑的‘梦娜拉萨’

    王浩不敢置信,仍然在仔细的欣赏着。身后传来路易公爵那特有的轮敦音。

    “可怜的维娜斯,嗷!你知道他的来历吗?”

    王浩没有回身,摇着头。路易公爵又说。

    “这是个很不好的故事,故事讲叙了人类的贪婪。当然,如果不贪婪,这件珍贵的雕像早就不存在了。

    这是我们的爱神,也是我与妻子美丽爱情的见证。

    故事最早发生在公元前4世纪。希腊著名的雕刻家阿海山纳,在神的画像的基础上加以想象,用大理石雕刻的,后来遗失了。

    在1820年一个农民在自己的农田里,挖出了这件艺术珍品。被人报告给了法国的大使,大使连忙派人前去购买。

    然而雕像已经被卖给了,当地的一个神甫。派去的人与神甫交涉,神甫拒绝了,于是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争夺。

    在争夺中可怜的爱神被摔断了双臂,两家打起了官司。最后还是被法国人买走了,保存在卢浮宫。”

    王浩终于转回了头,他疑惑的看着路易公爵。

    “你是说,雕像原来是完整的?”

    “是的,她是完整的。原来他的右臂下垂手扶衣襟,左臂上伸举过头顶,握着一个苹果,双耳还悬着耳环。”

    王浩疑惑之际不敢相信的,又看了看美丽的爱神维娜斯。然后手指着微笑的蒙娜丽莎说道。

    “这件呢?这是珍品?这个我知道,他是达芬奇的名作。画的是一个资产阶级贵妇。

    这个微笑好多人都在研究,据说她的微笑中含有83的高兴、9的厌恶、6的恐惧、2的愤怒。”

    路易公爵哈哈大笑。他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

    “你喜欢,可以送给你。但是不能展出,你只能自己偷偷的与朋友一起欣赏。”

    王浩看出了路易公爵的意思,这个家伙在试探自己。王浩一进门时就看到了这两件艺术品。

    凭自己对艺术品认真的专研与揣摩,可以肯定地说这两件是真品。就是不是也不是现在仿制的。

    他明白了路易公爵的意思,你要是要,我就给你,不就是两件艺术品吗。这对于路易家族来说很珍贵。

    但是比起承诺和欠着恩情来说,算不得什么。要是要了,那就证明你是为钱财与势力而来,也就逃脱不了利欲的熏俗。

    要是不要,那只能说你不爱钱财,别无所图,或是有着更大的目的。

    王浩不禁思索,我怎么才能让这个老家伙打消对我的猜测呢?让他认为我什么也不图,让他永远都欠着我。

    “哈哈哈,路易公爵,您说笑了。我就是欣赏,还有就是疑惑而已。现在我有些明白了,你的是真迹。

    那里的也是真迹,只是看你愿不愿意让她们到哪里展出而已。”

    路易公爵愣了零点零一秒钟,他是怎么猜出来的。这本来就是我们家族的东西。说得对,我愿意和不愿意都得看我的心情。

    难道说他调查过我?我的上帝,这个小子不会是z国的情报人员吧。那么他接近我的真实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难道是国家利益,不,我路易是坚决不会出卖我的祖国的。哪怕就是死,哪怕你重新让我的妻子生病。

    我相信,我美丽善良的玛琳瑞娜,她也一定不会同意我做出,有损我们国家的事情。好吧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来人,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直接送到gay(相当于国家安全局)。不,我亲自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