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87章 洞房花烛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推开卧室的房门,感觉就不一样。以前自己进门,整个房间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生机。

    床上躺着人是躺着人,可那人如同一堆死肉。现在不一样了,打开门就有声音。声音很轻,床上的人还在轻微的移动。

    路易公爵心情一震,几步走到玛琳瑞娜身边。欣喜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妻子微闭双目,面带微笑的轻轻低语着。

    “玛琳瑞娜,玛琳瑞娜!你在说什么?嗷!你没有午睡吗?怎么不好好的盖着被子,身体好点了吗?”

    玛琳瑞娜羞涩的看着丈夫,嘴里呜噜着。很着急,可就是说不清楚。

    “玛琳瑞娜,不要着急。我慢慢听,你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好吗?”

    路易公爵说完,干脆躺在床上。枕到枕头上,侧着身伸出手把玛琳瑞娜,拥到自己的怀里。

    “路~~易~~~我~~好~想~你~~好~as想~·好~想~~我又~~活了~~全~身~都活了~~路~易路~易我~只想~叫你的名~字~路易”

    玛琳瑞娜艰难的说着,一句话整整用了三四分钟。路易公爵心疼得都快哭了。

    他紧紧地抱住玛琳瑞娜,把她的头深埋在自己的胸膛。

    “玛琳瑞娜,我亲爱的玛琳瑞娜。会好的,慢慢就会好的。你要配合王浩先生的治疗,让我能早点再次欣赏到我美丽的夫人。”

    “路 易 ,王 先 生 去 哪 了?你 把 他 怎 么 样 了?你 不 能 那 样 对她,我 能 感 觉 出 他 是 个 君 子。”

    路易公爵真是恨死了这个王浩,他现在对王浩是又敬、又爱、又恨。

    敬是因为恩德,爱是感叹他的才华,恨是到现在他也不相信,这个小子什么也不求,甘愿付出。

    所以说人不能只做好事,做好事也得要求点回报。你不要钱就要点名,不要名就要点利吧!别让人误会,还得在背后骂你。

    “玛琳瑞娜,你先不要说话,你听我分析一下好吗?”

    路易公爵把自己的分析,告诉了亲爱的妻子。玛琳瑞娜耐心的听着,她尊敬自己的丈夫,也最信任自己的丈夫。

    听完后她沉思了好久,就像要睡着了。其实她一直都在思考,自己病了五年了。难道说有人利用自己的病?

    大做文章,处心积虑的研究了五年?这种可能很小,可以说微乎其微。自己的家母,也是这种病死的。

    要是以前能治的话,那些人何必等到现在。再说自己家族有这种遗传病的事情,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凭借自己父亲弗朗索瓦公爵的势力,和自己丈夫路易的威望,谁敢打这样的注意。那不是和尚头上找虱子——找死吗?

    就算王浩是这样的人,她和自己的女儿结婚了。以女儿的聪慧和儿子的精明,也不可能让他得逞呀。

    可以防范于未然吗?可以先和儿子好好地谈谈,早做预防,她相信自己的儿子不傻,她是认可自己的儿子的。

    再说王浩有这么好的机会,他什么也不要。那除了说明人品伟大外,还有最为关键的一点。

    那就是他的身份,他有没有钱?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如果人家本身富可敌国,当然不在乎你的什么赏赐,你的赏赐对他来说,反而成了涉渎。

    玛琳瑞娜夫人艰难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路易公爵猛然惊醒,是呀,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如果真是一个富家少爷,那我岂不是太愚蠢了。他轻轻地吻了一下自己的夫人,就要告辞,去书房安排调查。

    没想到夫人的手指,紧紧地拽着自己的衣服,妩媚如丝的看着自己。路易公爵愣了一下,他有些疑惑的明白了妻子的意思。

    他一下想起了马克和尤利娅,身上腾地起了一阵。五年了,五年来自己没有好好地品味一下自己的妻子。

    他急急忙忙的打了个电话,严厉的要求无论使用何种办法,必须尽快、立刻、马上的,查出王浩的真实身份。

    打完电话的路易公爵,温柔的抱住了自己的妻子。这个身体是他熟悉的,也是陌生的。

    妻子躺了五年,他就按摩了五年。整整五年呀,一个路易家族的王子殿下,竟然学会了按摩。

    哎!看来世界上,本无不会一说,只是心没用到。按摩大家也许很熟悉,但是谁会体会到按摩人的苦。

    亲们下次去按摩的时候,你们好好观察一下,为我们按摩的服务人员的手。他们的手骨早已变形,手指短而粗。

    那是日久累出来的,常常这样为我们服务。他们会患上关节变异,肩周炎。严重的甚至关节腔囊肿。

    所以要是有能力,尽可能的多给些小费吧。

    随着路易公爵的抚摸与探索,玛琳瑞娜夫人越来越激动。她身子开始急速的发热,她很想疯狂的拧动自己,但是实际的效果只是蠕动。

    路易公爵感受着妻子的热烈,他的心脏开始砰砰的跳动。他非常紧张,如同新婚之夜。

    动作变得生涩而缓慢,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他的额头出现了细密的汗珠,双手也开始慢慢的颤抖。

    他紧张而恍惚的看着自己的妻子,看着这雪白迷人的酮体。她的身体是这么的诱人,修长的美腿就是上帝,赐给自己最珍贵的礼物。

    手上伸,继续上伸。再继续,妻子的身体,竟然早已泥泞、山花烂漫。路易公爵愣住了,真的了愣住了。

    五年来他不是没有抚摸过自己的妻子,他摸过,还忍不住的做过。可是那时妻子早已干涩,自己根本就无法做。

    只能借助润滑油,那种情况下的做,大家可以想象到吧。和那什么木头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的妻子还活的。

    听到自己夫人发出的呜呜声,路易公爵再也忍不住了。反而心跳的没有刚才那么厉害了,他扶起昂跃马开始了征伐。

    这一战,横刀跃马;这一战,酣畅淋漓;这一战,万里长江新决口;这一战,千里秦淮又决堤;

    这一战,驰聘杀场,溃军千里;这一战,巾帼英雄,不让须眉;这一战如洞房花烛迎新婚;这一战,如久逢甘露抽新芽。

    这段盘肠大战,激烈又激动,两个人不知不觉,已做到了天黑日落。

    路易公爵满足万分的看着自己的妻子,玛琳瑞娜夫人娇羞无比。在狂烈的刺激下语言竟然变得流畅起来。

    两个人更加欣喜的小声的说这话,不想这时床边矮柜上的电话响了。路易公爵起身拿起了听筒。

    “您好路易公爵,我是戴高帽。我想一会去您那拜访一下,不知可否方便。”

    路易公爵连声答应,挂上电话。吻了吻妻子,急忙起身去端了一盆清水,为妻子仔细的擦好身体。

    然后赶紧离开了卧室,交代管家准备迎接。安排厨房动手准备筵席,因为戴高帽破天荒的说,要在府上吃饭。

    这对路易公爵来说,可是很荣幸,荣幸之至。戴高帽上任以来,从未在任何爵府内就过餐。

    这个人很谨慎,很小心。不靠近任何一方,也不拒绝任何一方。对于今晚的主动拜访,路易公爵断定了戴高帽是有事相求。

    他心里正默默地盘算着,不想管家通知,首相大人已到府邸。他急忙出门迎接,刚走到半路,就看见了笑呵呵的戴高帽。

    “哎呀,首相大人,真的很抱歉!我实在是没想到您来的这么快,里面请,里面请!”

    戴高帽哈哈一笑。

    “怎么,路易公爵看来是没有准备呀。哈哈哈,冒昧打扰,实在不好意思。其实早就想来拜访阁下,只是一直没有时间。”

    路易公爵复议不已:靠!骗鬼呢,你是不想被人说吧。你打得什么算盘,我能不知道,无非就是分化、打击、拉拢而已。

    想是这么想,但是却不能说出来。怎么地也是你来我这里了,外面的人也不是没长眼,这下我路易可是有了炫耀的资本了。

    迎入大客厅,双双坐下。纷纷说了些客气话,戴高帽话题一转。

    “路易公爵,我们维和派遣出兵的事,可是你一人在大力主张呀。你看现在纵说纷纭,舆论不小呀。

    说什么我们拿着国库的钱,去贴国的冷屁股。什么没得到,人倒是牺牲了不少。还有的说。

    我们就是闲吃萝卜,淡操心。人家是大卖武器,我们呢?不但什么没有,还得倒贴。

    哎!这具体情况你也知道,我就不和你详说了。国会准备对此事列入议程,我看要求撤兵的议员们不少呀。

    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路易公爵气的小胡乱颤,嘴角一个劲的上扬。这都是谁说的,支持出兵的也是你们,不支持也是你们,就弄我一个人当冤大头。

    还真没办法,出兵的提议自己是力挺的一方。也是想在现下的和平时期,考验一下士兵们的应战能力。

    路易公爵骨子里就是好战的,这也是他们家族以来的风尚。对于战争,路易公爵从不害怕。

    他本身就是个统帅级的人物,又主管着国家的军务防务。这是有人想夺权呀,拿我开刀,挑衅的何止是自己的权威。

    这完全是无视整个路易家族,无视奥蒂丽的统帅,自己的岳父弗朗索瓦公爵。这是y国其他家族,针对他们两个家族的斗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