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88章 东风吹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路易公爵再也压不住心中的邪火。

    “首相大人,您是来支持我的?好吧,我路易明白。也从心里面感谢,您对我的支持。

    我就是不明白,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们都不懂?你看看我们y国。除了我们自己的战斗特别部队,除了军警与城市守卫。

    哪里还有正规武装?我们是战胜国,不是战败国。我们需要的是自己的队伍,难道要把自身的安危交到外人手里?

    我不明白,什么大力提倡雇佣军,使用国际武装。试想一下,真正的战争爆发后,会有多少雇佣军为我所用?

    一个国家的安防,怎么能靠,怎么能依赖雇佣军队?这就是笑话,滑天下之大忌的笑话!

    我们的国力是强盛的,我们的实力是可以与国抗衡的。但是现在呢,你们看看国在做什么?

    他们的军备物资人员,还有他们的国民训练与武装。人家是往外输出部队,是锻炼好士兵出门赚钱。

    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要求,我们也出门赚钱。可是首相大人,您想过吗?如果是真的爆发了战争。我的担心,那就是整个y国的恐惧。”

    戴高帽,神色严肃的点了点头。这些事情他明白,也担心,但是先下想改变雇佣的局面毕竟不太现实。

    雇佣军是谁的,是annie的。是自己的支持者与合作者。y国的实际情况是谁也不想当兵,根本就惧怕服役。

    自从二战结束到现在,y国的子民们死里逃生。一提到当兵人人唯恐不及,这是个观念,早已根深蒂固。

    要想更改,那不是容易的事情。就连自己都不看好当兵,不要说其他人了。在骨子里戴高帽首相,是完全支持雇佣兵的。

    以y国的现状,与长期发转规划来看。雇佣军的市场是庞大的,也是有战斗力的。雇佣也是国民在参加。

    雇佣军的待遇高,风险高,但是保障也高。国家现行服役兵种福利好,可只是当兵的几年里,走的还是自愿的路线。

    一旦复原,可怜的复员费,不够谋生的。

    两相比较,当然选择受雇佣的多。真要是打起仗来,也不怕。毕竟雇佣军都是y国的子民,没那么危言耸听。

    “我的路易公爵你忘记了,雇佣军是受你的领导与指挥的。那些反对者,不是要反对军队的建设。”

    路易公爵突然意识到自己失策了。是呀,雇佣军是自己领导的。也是以annie的雇佣军为主导。

    雇佣军当初还是自己父亲提出来的,反反复复,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雇佣的政策也不是太垃圾,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国家兵员的困难。

    其实路易公爵也不是反对雇佣兵,在他的心里还是赞同雇佣兵的。只是作为一名军事统帅,一名国防部长。

    他不想看到国家去花钱,雇佣自己的百姓服役。他希望的是自觉自愿,当然他的希望不尽现实。

    可是面对国会里那些老家伙们,路易公爵感到更加难为。现在摆明了财政大臣亨瑞是不支持对外出兵维和的。

    这不但要耗费兵力物力,还是一个耗钱的无底洞。短短的三个月,y国投入在维和部队上的钱,数目惊人。

    更可怕的是舆论压力,还有受伤与死亡的战士们。和平时期的死亡是可怕的,也是人民最不容易理解的。

    好端端的你不在家呆着,你跑人家地盘上找死,还的花着钱买罪受,这不是脑袋被驴踢了吗?

    “据我所知,长老也不希望继续维和。司法大臣也有希望撤兵的考虑。”

    “首相大人,这是不对的。出去维和说明我们国家的实力,并且能证明我们国家的水平,我认为不应该撤兵。”

    随着话音的落下,路易阿姆斯与王浩一起走到了大客厅的沙发处。路易公爵大惊失色,愤怒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要知道他和戴高帽,在这商量的可是军国大事。不要说你一个小小的大校,就是个将军、大将,也是无权插话的。

    往小了说这是目无尊长,没有家教。往大了说就是作风肆意、涉嫌国家机密,越主代庖。

    戴高帽的这些话是说给路易公爵听得,路易阿姆斯无论是身份与地位,和戴高帽相差十万八千里。

    一个首相难道需要听,一个小小校官的建议?当然,我们平常看电视时,为了突出的刻画大人物平易近人的的风格。

    多半是描绘大人物们谦虚、不耻下问的精神。可现实中,几个省长会去听一个乡长的意见?很少,很少。

    路易公爵愤怒的站起了身,你一个小小的耗子。你说话我可以打你一顿,子不教父之过。

    可是你还带着个外人,一个实实在在的外国公务人员。出现在我和首相的面前,这就是不懂礼数,不懂纪律,什么都不懂呀。

    他刚要大声斥责,嘴都张成o型了。没想到戴高帽笑了,哈哈大笑。

    “路易阿姆斯,好样的。大校了,没想到呀,年轻有为。我们y国以后,可要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了。

    来来快坐,这位是王浩阁下?我的上帝,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真没想到我们轮敦市的,荣誉市民会出现在这里,我亲爱的阁下。

    快请坐,快请坐。早就想找个机会和你谈谈,引资情况怎么样?annie总裁大人可是不好向隅的呀,需要我的帮助吗?

    需要你尽管开口,我可是把你当做自己的市民对待呀。再说怎么说,你也是z国的商务与政府代表。

    我作为y国的首相,这样吧,这几天找个机会。我亲自组织一些y国的工商界著名人士,与你们一起开个酒会。”

    路易阿姆斯大校,一个立正,严肃的对戴高帽敬了个军礼。

    “首相大人,我们路易家族一定第一个参加,王浩先生是我们路易家族最好的朋友。”

    如果说路易阿姆斯第一次的抢话,算是不守规矩,目无尊长。那么这一次不等王浩回答,再次抢话。

    代表路易家族做出这样的承诺,那就是打脸,生生的打着路易公爵的老脸。

    路易家族的决定需要谁做出来?当然是路易公爵。族长没发话,你一个当儿子的胡乱说什么。

    就算公爵的爵位可以世袭,可是你爹还没死不是吗?路易公爵的脸色铁青,嘴唇轻微的颤抖,这孩子被自己教导坏了。

    但是愤怒的同时是巨大的震惊,震惊戴高帽对于王浩的抬举与看中。这是个z国人呀,还是个z国公务人员。

    他只是来引资的,一个小小的政府代表人员。是想吸引我们的资金,这对于y国来说,本来就不怎么算一件好事情。

    我们自己的国家难道不需要开发,不需要建设?你戴高帽不应该这么支持呀,还要开个酒会大力协助他。

    再说他的身份仅仅是个市级的小公务人员,他代表的是一个城市,而不是一个国家。

    你一个首相,为了一个小城市的代表举行一次酒会。这个小城市和轮敦根本就不可以相提并论,充其量和轮敦的一个街道相比还差不多。

    所以路易公爵不理解,他愣了,没想到令他更加愣神的话语,又从戴高帽口中说出。

    “王浩阁下,我正在向轮敦市市政厅,提交让伦敦市与你们y市结为友好城市的建议。

    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通过的。你们的建设日新月异呀,我很看好你们。我相信z国的y市,有先生这样的人才。

    是z国的荣幸,也是你们y市的荣幸,更是你们y市百姓之福。”

    路易公爵已不可以用震惊来代替了,他马上意识到了,这是个人物,y国未来的大人物。

    这是个自己需要交往和讨好的人脉,戴高帽如此低姿态。这是在奉承与刻意的讨好呀,难道此人势力惊人?

    还好,还好,自己没有做出太失格的行为。但愿现在补救还来得及,只是调查这小子身份的电话怎么还不来呢?

    就是一个身份调查,难到就这么难?

    “路易阿姆斯,今天是首相大人第一次的来访。你太不像话了,哪能这个样子。简直是没有教养。向首相大人道歉!”

    “哈哈哈,我纯属私人拜访,哪里有那么多规矩。路易公爵,你可不能借题发挥呀。路易阿姆斯,是我一直认可的将才。

    我相信不久的将来,路易阿姆斯就是我们y国的奇迹。我还打算让他带着我们的新军舰,代表我们的国家出访z国呢?

    怎么样路易公爵,我想王浩先生和路易阿姆斯的关系这么好。一定会加大我们两国的友谊的,不是吗尊敬的公爵大人。”

    路易公爵急忙出声附和,我的上帝呀。我儿子帅舰艇出访,那就是意味着以后,有可能会成为,y国的军事继承人呀。

    他想是这样想,却不能说出来。

    “这,这样,我的首相大人。路易阿姆斯现在还是太年轻,是否应该多长点见识再说呢?”

    戴高帽心里可不这么认为,你个老东西。说什么太年轻,增长见识。这完全是说必须要去吗。

    不去怎么增长见识,不去怎么增加阅历。哎!要不是看在annie的面子上,我才不搭理你这个老家伙。

    也怪了,这个王浩怎么会让annie这么关心。来路易家做个客,都不放心。还得求自己帮忙来做个局,力挺一下。

    难道annie和z国政局,真有什么关联不成?她毕竟是去z国学习后才回来的人,我需要好好调查一番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