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89章 战鼓擂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事情的发展往往使人不可控制,annie本想让戴高帽去送点东风。这样王浩好借着东风起航,一举降服路易公爵。

    她预料到了戴高帽会胡思乱想,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我不怕你怀疑,就怕你不怀疑。

    让我知道你真的怀疑,我才能更好地控制你。戴高帽的一番力挺,完全打消了路易公爵对王浩的怀疑。

    这个老家伙现在有些后悔,后悔自己的多疑与猜忌。想不到刚招待完戴高帽,送走了这位大神,电话也来了。

    “大人!已经查出来了。”

    “讲!”

    “大人,王浩是z国y市地区hy市的,一位农民家庭出身的孩子。他的父亲是一位大干部,在z国的首都当官。

    不过已经与二十多年前死亡,具体干什么的不清楚。多半是军人,他的爷爷也是军人出身,做过老团长。

    王浩现在是y市的市委副秘书长,市委书记秘书。不过他的住处相当奢华,里面防范森严。

    世界顶级豪车过500万以上的有十三辆。女朋友是z国上将肖振国的女儿,现随王浩已经在我们轮敦市。

    其他资料不详。”

    路易愉快的放下了电话,这就好!哈哈哈哈,这就好!原来这小子是个名将之后,家资颇丰呀。

    误解了!误解了!我说戴高帽这么个态度,这说明什么,在z国那个以人情为重的古老社会,王浩就是要崛起的新星呀。

    既然这样,我路易就需要好好的对待你。毕竟你的医术是神奇的,是我路易的恩人。我怎么也不能忘恩负义呀。

    可是给他钱财他不要,给他半个路易家族又不现实。思来想去,计上心头,走向了王浩的房间。

    咳、咳。

    “倒是很热闹嘛。”

    三个人正在玩二十一点,玩得不亦乐乎。自己的女儿身前已经赢了一大堆,花花绿绿的y国币。

    高兴地嘻嘻哈哈的手舞足蹈。自己的儿子好像输了不少,正摸着脑袋想牌。

    三个人一看见路易公爵来了,都站了起来。

    “怎么,我是个老虎?你们继续玩,我就是来看看。要不算我一个?”

    三人面面相续,王浩早就在心里打起了小九九。黄鼠狼给鸡拜年,这是没安好心呀。这么大的爵爷,竟然来玩牌。

    好呀,玩不死你,别的我不会,玩牌自己在宿舍里没少研究过。还记得自己跟一个生病的流浪汉学过几手呢。

    那汉子当时输的全家精光,房子都卖了。病了没钱看,就躺在大街上。王浩好心给他又看病又拿药的。

    最后赌徒没什么回报,教了王浩几招骗人的招数。谨慎的告诉他,除非得以,不能使用,轻则挨打,重了会丢失性命。

    王浩从来没试过,今天一时心血来潮小露一手。牌开三局,大家有输有赢,王浩也没使什么手段。

    路易公爵输了一把,把身上得体的小燕尾服一脱。萨西尼亚起身,帮父亲挂在身旁的衣架上。

    路易公爵又松了松自己的小领结,摇了摇脖子。王浩看了看,只穿着件衬衣的路易公爵。不禁感叹,还真是绅士风度十足。

    “真么样,我的王浩阁下,我们继续。”

    “当然继续,我的公爵大人。你不认为我们应该来点更刺激的吗?”

    “嗷!你的意思是这个不刺激?哈哈哈,好!那我们就加倍怎么样。我也感觉这么玩不怎么刺激,像哄小孩子不哭。”

    “呀!爸爸,你真讨厌,我不玩了,你和哥哥们玩吧!我赢了这么多,我可不想输。哈哈哈,王浩先生,我帮你们发牌好吗?”

    王浩抬头一看,路易公爵与路易阿姆斯都同意。于是点头说。

    “嗯,很好!不过你倒是应该换一套衣服。我在电视上看的人家发牌的荷官,都是衬衣小背心,精神抖擞的,很有味道。”

    萨西尼亚摇头晃脑的想了想。

    “好呀,你们先玩,我五分钟就回来。只要你喜欢,我就穿给你看。”

    “唉、唉。你回来。胡说什么呢。”

    萨西尼亚说完转身就跑,王浩叫了两声。根本没叫住,只好无奈的摇头。

    不一会的功夫萨西尼亚又跑回来了,不过从头到脚全换了。还真和赌场发牌的荷官有些相似。

    手里还提着一瓶上好的葡萄酒,王浩识货。一看这酒就不一般,但是具体是什么也没看清。

    萨西尼亚为大家各斟了一杯,路易公爵一仰头就喝了一杯。萨西尼亚急忙又给斟满,拿着酒瓶子等着。

    王浩和路易阿姆斯对视一眼,举杯各自小抿了一口。随着王浩的放下杯子,萨西尼亚疑惑的说。

    “为什么不干了,这可是珍稀的十六世纪窖藏。是在海里打捞上来的,是爸爸从拍卖会上拍来的,是吧我的爸爸。”

    路易公爵身形颤抖,弯着大半个身子看着萨西尼亚手里的葡萄酒。

    “我的上帝呀!我可爱的萨西尼亚。你知道吗?这,这怎么可以喝?这是文化!我的上帝!”

    路易公爵痛苦地皱着眉头,相当无奈的摇了摇头。就仿佛快死了爹似得,愁苦万分。

    “这怎么就不能喝,哼!摆在那也是摆!不过我听说这个瓶子也挺值钱的。喝完了送给我们的王浩先生吧。”

    路易伯爵再次摇头,死的心都有了。他痛苦万分地说。

    “好吧,既然打开了。已经喝了,也没办法,但是怎么可以送个空瓶子给我们的王浩先生。

    既然要送,就送那瓶路易十六吧!我可怜的萨西尼亚,那一瓶酒完全代表着,我们路易家族一个世纪的辉煌。”

    路易公爵说的没错,他所说的那瓶路易十六。完全是十六世纪的珍藏,这在全世界仅此一瓶。

    是路易家族保存不多的珍藏版,葡萄酒里的极品。王浩这才回味起刚才喝的葡萄酒。

    感觉除了有一股特别浓郁的葡萄酒味后,什么感觉也没有。这人就是这样,你不说是好东西,吃了也就吃了。

    路易阿姆斯和王浩再次对视一眼,两个人又品了一小口。王浩微眯起眼见,一小口一小口的咽下,细细的回味着。

    “是不错,真的很不错,这是我喝过的最好的葡萄酒了。就是在菲里庄园里也没喝过这么好的酒。”

    萨西尼亚赶紧又为王浩斟满,王浩摆了摆手。

    “一杯足已,再好的东西,也不要品鉴的太多。多了就是浪费,完全埋没了第一次的美感。”

    路易公爵哈哈大笑。不由得有些欣赏起这个孩子。路易公爵看出来了,这孩子不但不贪心,而且做什么事情都很有分寸。

    更懂得享受生活,珍惜生活。从他的语言谈吐,就知道,他还是一位相当有学识的人。

    路易公爵感觉自己之前认识的不足,做了很多错误的决定。

    “好吧,我的孩子。我向你道歉,为我今天白天的失礼,我感到很惭愧。请原谅我吧,我的孩子。”

    王浩心神一震,急忙起身还礼。身子诚挚的鞠到九十度一下。这句话对于王浩来说没什么,一句道歉而已。

    可是实际意义却是天壤之别,首先是称呼改了。改为了孩子,那就是说路易公爵在心里面认可了王浩。

    其次是道歉,作为一个国家的军事统帅,那是什么身份?我不说大家也应该明白。

    他能放下架子,承认自己的错误很不容易。更何况还是向小辈承认错误,这是相当难能可贵的,完全值得深思的。

    “公爵大人。”

    “叫路易叔叔吧,我的孩子。”

    王浩再次感叹,咽了口吐沫。小心的叫了一声。

    “路易叔叔,您,您的做法是对的。我完全理解,如果是我的话,我相信我也会这么做的。

    恐怕我做的更过分,路易叔叔。我真的是这样认为的。您相信吗?”

    路易公爵哈哈大笑。

    “可是我的孩子,戴高帽首相是你叫来的吗?你们是什么关系?”

    王浩一愣,本以为自己做的很小心。没想到这个老狐狸还是看出来了。他感到惭愧,想了一下。

    得了,自己也没必要隐瞒下去了。这是在y国,并且看样子,这个路易公爵不是个太坏的人,一定会为自己保守秘密的。

    “叔叔,我知道你派人去调查我了。所以我故意安排好了人,向他们透漏了那些信息给你。

    我不是不喜欢钱财,只是我看得很淡。当然钱多了更好,只是我现在不需要。所以我拒绝了你的一切报答条件。

    正是这样引起了您的疑心,我很抱歉。他们向您回报的都是正确的,我想这也是您今晚来这里的目的吧。”

    路易公爵为王浩的聪明而感叹!

    “孩子,你是想和我好好交往,留下基础。你放心吧我的孩子,我明白了。路易叔叔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会支持你的,为了你走的更远。也为我的路易家族。我知道这一切对你来说都是秘密,在你们国家这是很可怕的。

    你放心,今天在座的。都是你的亲人,以后你回到轮敦,这里就是你的家。我的孩子,你说呢?”

    王浩认真地点了点头,眼中竟有丝丝的泪花。路易公爵伸开自己的双臂,一把抱住了王浩。两个人开怀大笑,欣慰不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