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91章 我怕谁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牛建晨讲完话,就完了。在内轮敦市,市长哈瑞·吉森、与内轮敦市,工作人员的带领下。

    王浩与牛市长向轮敦市,工商联的负责人帕奇·哈姆走去。帕奇·哈姆热情的迎了过来。

    “您好!我敬爱的牛市长,王浩先生。我是帕奇·哈姆,很荣幸能认识像你们这么伟大的人。”

    牛市长笑着与帕奇·哈姆握手,表示感谢,王浩也有样学样的握手示意。看着牛市长与帕奇·哈姆热情的谈着。

    王浩不禁感叹,这要是在国内。这么大的人物,就相当于一个正处级干部。在这种酒会上,怎么也得讲半小时的话。

    “嗷!您好王浩阁下,我们轮敦市的荣誉市民。感谢您对轮敦市的厚爱,我代表轮敦市全体工人阶级的朋友们,欢迎您的到来。”

    王浩正思索间走过来一位,身长不下两米的巨人。一说话把愣神的王浩,吓了一大跳,王浩急忙伸出手要和对方握手。

    没想到来人直接无视了王浩的握手,对他来了一个紧紧地熊抱。作为拥抱,王浩已经很熟悉了。

    这是y国人的习俗,他很配合的与来人抱了一下。却没想到这个高大的y国人,就像抱小孩一样。

    抱住王浩的肩膀,把自己抱在他的怀里。王浩郁闷不已,自己也是一米八的个头。你这是鄙视我呀,刚想抽身,耳边传来细小的声音。

    “王浩先生,我是工人代表。我叫波特,你要小心了。有很多人不看好这次的友好缔结,一会他们或许会发难呀。”

    王浩与波特分开了拥抱的身子,用眼神向他表示诚恳的感谢,并且说道。

    “非常感谢我亲爱的波特先生,我很高兴能认识您。非常欢迎你来我们y市做客,我会拿出我最丰盛的一切款待您的,我的波特。”

    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哈哈大笑,从走过来的服务生托盘里,端起两杯葡萄酒。会意的一碰,一饮而尽,而后随意的交谈着。

    “哈哈哈,尊敬的先生!你就是王浩。很不好意思,我是德克拉,他们都叫我钻石。王浩先生你也可以叫我钻石。

    我听说你们z国y市人,都很能喝酒吧。来!我敬你一杯。这可是我们轮敦市,专用于招待贵宾的葡萄酒。”

    王浩疑惑的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波特,波特的眼神告诉王浩,此人很危险。王浩马上会意,哈哈大笑。

    “是吗?德克拉先生!我可没有称呼别人外号的习惯,我认为那样是不礼貌的行为。

    对于你说的酒的看法,我也不尽认同。世界上哪都有能喝酒的人,我看这美丽漂亮的轮敦市,完全是酒的故乡吗。

    请,德克拉先生,为我们的相识,我们喝一口。”

    “哈哈,王浩先生,仅仅是一口吗?难道你不能喝酒?那你怎么会夺取我们菲里的酒庄呢?

    一个不喝酒的人,处心积虑的夺取别人的庄园,那是因为什么呢先生?我很是不理解。”

    正在一旁和牛建晨说话的内轮敦市,市长哈瑞·吉森气愤地走了过来。他严肃并且生气的看着德克拉。

    “你喝醉了,德克拉先生。你该回去关心一下你的石油了,我记得现在国际上,油价下跌的很厉害,您千万可不要破产才好。”

    德克拉是y国的石油垄断巨富。不要说一个市长,就是戴高帽站在他的面前。这个石油大王也不会给首相大人什么面子。

    他今天所以来这里,那是因为实在想看看这个王浩是个什么人。菲里是他的老朋友,两个人交往多年。

    对于菲里的死他深深地惋惜,他花大价钱打听出,菲里死前的确绑架过王浩。对于自己老朋友菲里。

    德克拉是相当了解的,也知道菲里在做违法的生意。他劝阻过,失败了。于是他选择放弃了与菲里的交往。

    所以说这个人还是明智的,但是我们的人类是有感情的。交往了这么多年的朋友,无话不谈,相知多年。

    他知道菲里是因为怀有,振兴整个家族的野心。所以才步入歧途,现在147死了。他很难过,很伤心。

    所以他开始调查王浩,但是他的调查一无所获。得来的消息是因为y国政府,不好向z国政府解释,王浩为什么被绑架的原因。

    所以不得不授予这个小子,荣誉市民的称号。把菲里家族的庄园给这个小子,是因为想补偿他,堵住他回国后的嘴。

    这个解释骗一骗其他人还可以,想骗德克拉门都没有。于是德克拉来了,他选择来到这个酒会,他就是想了解到真相。

    他要替菲里讨回公道,为自己的朋友要回庄园。他想的很轻松,一个庄园,怎么也不能给一个外国人。

    拿回来了,就是菲里家族实在没人经营,自己也可以找人看着。也不能便宜了这个外国小子。

    在他看来这完全是掠夺,自古以来只有我们y国人,夺取你们z国的东西。难道现在你想反过来不成。

    国会里那些老家伙们,是不是真老了。是不是该换了,还是脑子被驴踢了。让一个z国人,站在我们y国人的脑袋上拉屎。

    就让我这个纯血统的大不列颠人,给这小子一点教训吧。

    “你不为你的话感到羞愧吗帕奇·哈姆,你太让我们伟大的大不列颠人民失望了。

    帕奇·哈姆,难打你忘记了,我们的使命了吗?我可怜的帕奇·哈姆,你怎么像一个可怜的走狗,你真让我感到鄙视。”

    帕奇·哈姆怎么说也是一位市长,相当于我们这里的一个正厅级干部。因为他是内轮敦的市长,而不是整个轮敦市的市长。

    面对德克拉的讽刺与辱骂他非常的生气。他气愤的瞪着眼睛,大声地吼道。

    “德克拉!不要感觉你很有钱,不要以为谁都会惧怕你。你会后悔的,为你的愚蠢而后悔,为你糟糕的行为付出代价。

    我请你马上离开这里德克拉,以后我不希望再看到你。我出现的地方,你不要出现,或是你出现的地方我会躲开你的。你这个疯子。”

    德克拉哈哈大笑,笑声张狂而挑衅。

    “是吗?帕奇·哈姆,哈哈哈,可怜的帕奇·哈姆。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你太自以为是了,你太可怜了,我真的为你感到惋惜。”

    王浩轻松地轻松的耸了耸肩膀,耸完后,王浩后悔了。才来了y国几天,好的没学会,学会外国人耸肩膀了。

    奶奶的,难道肩膀上有鸟屎不成,非得耸两下。

    “可怜的人是你,令人感到惋惜的也是你。可爱的德克拉,难道你被驴踢了脑袋吗?

    嗷!悲催的德克拉,你的脑袋真是有问题。我应该建议你去看看神经科医生,他们会治好你的。”

    “我也这么认为,亲爱的王浩阁下。”

    帕奇·哈姆市长随声附和,两人嘲笑的看着德克拉。

    “你这个z国猪,你给我闭嘴、、、、、、。”

    德克拉话语刚刚说完,被王浩狠狠地扇了一巴掌。这一巴掌太响了,响到把宴会大厅的音乐声都盖住了。

    本来他们的吵闹,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身边已经围了不少y国绅士,这一巴掌不但打停了舒缓的音乐。

    也打停了大部分y国绅士,与工商联代表们的心脏。王浩打得是谁,这是y国的实力派人物,石油行业垄断级大亨德克拉。

    没有人敢说话,也没有人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有震惊与安静,包括被打的德克拉在内。

    这个石油大亨千想万想,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结果。自己会被人打,还是在大厅广众之下,还是被打脸,还被打出了血。

    他愣了许久,足足有一分钟。他傻乎乎的看着王浩,嘴角溢出一丝血迹。刚刚回过神,张开嘴准备大骂。

    不想‘噗’的吐出了一口血,血中竟然带着两颗牙齿。

    他吐完,抬起身摇了摇头。接过旁边不知是谁,递过来的一条手绢刚刚擦完嘴。又被王浩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比刚才还很,直接把德克拉一巴掌扇到了地下。

    德克拉愣愣的拿着手绢,坐到了地下。这时他才想起,手绢是王浩给自己的。他这个气呀,把手绢一丢。

    又吐了一口血,带出了两颗牙齿。又后悔自己把手绢丢了,翻了翻自己的衣兜,竟然没有什么可以擦嘴。

    他再也顾不得形象了,用自己的手一抹嘴。顿时疼的眉头紧邹,可不是疼吧。现在的德克拉和猪头没什么区别了。

    两腮高高的肿起,嘴唇像个猪拱往前突着。鼻子夹在隆起的双脸中间,就像个大肥屁股上,插了一截红蜡烛头。

    “左寅,左寅!你快来呀,我的孩子,把他给我抓回去。我得让他死左寅!”

    左寅是德克拉的保镖,德克拉呼喊了三四遍,就听旁边传来了一句。

    “你是说他吗?我可怜的先生,好吧,那我就让它过去吧。大家让一下,亲爱的朋友们,谢谢合作。”

    声音说完,一个满身肌肉。看起来身材像个健身教练的左寅,从空而落。‘轰隆’一声闷响,砸在了德克拉的身上。

    可怜的德克拉再次被砸倒在地,围观的众人传来了‘哇’的一声惊呼,纷纷躲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