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92章 敲山震虎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德克拉被自己的保镖左寅,沉重的身体压了个半死。他大口的喘着粗气,愤怒扒开自己身上早已昏迷的左寅。

    “你这是要找死,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德克拉,不是你们随便就可以打的,你们是要付出代价的。一定要付出代价。”

    王浩笑了看了看拍着手,一身轻松的安得利。又看了看坐在地上的德克拉。

    “可怜的家伙,你不觉得你是个奇怪的人吗?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奇怪。好好的人,怎么脑袋像个猪呢?”

    王浩犹豫的摇着头,配合着滑稽的语调。故意羞辱着德克拉,德克拉生气了,早就生气了。

    “你会后悔的,年轻人。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我要杀了你。不光是你,包括你的全家,你的女人,你的父母。”

    王浩哈哈大笑,阻止了想要上前打人的安得利。

    “闭上你的嘴巴,我可怜的德克拉。如果我预计的没有错误的话,你现在就是一只癞蛤蟆。

    你除了呱呱乱叫,到处的讨厌人以外,你不会给人带来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哈哈哈,德克拉痛苦地笑着。由于自己的脸严重变形,并且嘴里还在流血。他连笑都要很小心,已免带动脸部的疼。

    他的眼光微缩,瞳孔聚集到了一点。如果说眼光可以杀人的话,我相信王浩现在已经被德克拉凌迟了。

    门口处匆匆的跑来了三个黑衣保镖,分开议论纷纷的人群挤了进来。德克拉哈哈大笑,指着王浩。

    “把他给我抓起来,快抓起来。给我带回去,马上。”

    王浩轻蔑的看着三位保镖,他看出来了,这三个人绝对是特殊训练出来的。即便可以忽略他们强壮的身体。

    但是从他们走路的姿态,和悄无声息的表现就可以知道,来者不善。王浩不是担心这些,王浩是疑惑。

    他们怎么可以随便进入宴会厅?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内伦敦市宴会厅。德克拉不是个傻子,绝对不是。

    既然不是,那么他,难道真敢在这里动粗。这是个石油大王,他不会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吧。

    试问世界上有几个傻子,能把企业做成全国垄断集团。德克拉狂傲的看着王浩,向保镖们狠狠地挥了挥手。

    “还等什么,给我动手,我白养了你们这些吃干饭的?动手。”

    工人代表波特一挺身子,站到了王浩身前。

    “你们要干什么,这可是我们大轮敦市,市政宴会厅。”

    德克拉再次出生讥笑。

    “波特,这没你事,你给我让开。不要以为你有几个蛮力气为你撑腰,我就怕了你了,你还敢领导大罢工不成。”

    波特毫不畏惧,又往前站了一步。

    “他是我们轮敦市请来的客人,我必须要帮助他。德克拉先生,我不惧怕你的任何报复。

    也请你自重,你现在严重的违反了,我们轮敦市的法律。请你不要继续给我们全体市民们丢脸了。”

    德克拉疯狂的咆哮着,不屑的叫嚣着。

    “波特,我警告你。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轮敦市几百万工人们,会和你站在一起吗?

    你做梦,你个贼孩子。你从小就是靠偷偷摸摸长大的,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把你扶上来,那是利用你。

    你个狗奴才,你还硬起来了。你们给我打,连他一块打。我还不信了,我连你这个小东西都制服不了。”

    这个世界上就是这样,总是有些自以为是。自认为很猖狂的人,他以为自己很有钱。就可以左右一切,可以欺凌一切。

    他不知道有钱,只是证明他很成功,只是证明他有商业头脑。至于地位和真正的权力,那是他用钱换来的。

    到了真正的时刻,人家能给你,也能拿走。哈瑞·吉森市长很恼怒,不光是因为自己挨骂,还有酒会糟糕的争执。

    他完全明白牛建晨与王浩,这伙人的分量。如果对方没有实力,怎么会得到国会里那么多人的支持。

    如果对方就是个z市普通的引资团,怎么可能与内伦敦市,缔结成友好城市。这有可能是牵扯到国家的什么利益。

    哈瑞·吉森果断的叫来市政厅的警卫人员。在三个黑衣保镖即将当手的时刻,连警告都没有。

    哈瑞·吉森直接开枪,打向了一位黑衣保镖的小腿。哈瑞·吉森想过,既然闹,就要闹大点。

    闹小了以德克拉的背景,他一定不依不饶。开枪了这是保护外国贵宾不受伤害。谁也挑不出毛病。

    “德克拉,都说商人重利!现在看来你德克拉也不过如此吗。我看完全是流浪的乞儿们,才这样的称赞你吧。德克拉先生!

    我代表内伦敦市,市政厅警察局,向你发出直接逮捕令。你袭击z国政要领导与我,你们把他和他的随从们直接抓起来。”

    哈瑞·吉森举着枪,枪口直接对着德克拉。大声的吼着,他气坏了,竟然无视他这个市长的存在。

    这件事情过去以后,伟大的哈瑞·吉森。被媒体与市民们,一度称为勇猛的持枪市长。也不知道算不算大不列颠的一大趣谈。

    德克拉哈哈大笑,肿起来的双脸再次疼痛不已。

    “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也很可怜你的愚蠢。哈哈,丝~哎呀~我的市长,你out了。难道你好好的市长不做,你想当个局长不成。”

    王浩温馨的一笑。

    “可怜的德克拉,你一直像个苍蝇一样,在我耳边叫个不停。就是不见你出手,你的废话太多了。”

    德克拉真的被激怒了。

    “动手,市长是不可以代表警察的。”

    站在对面的三个黑衣人瞬间开始移动,脚尖点地,身形成s样向前突进。却又不连贯,完全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军人的步行。

    无论怎么看,敏捷的移位,身形的俏丽,换位不出声的状态。安得利与王浩都感觉到一丝压力,不由得小心的警戒着。

    王浩不禁感叹,还真有不怕死的,还真有和自己做对的。这绝对是哪个政要部门的特殊人员计划的这场戏。

    王浩还在思考,右侧冲上来的一位,黑衣人就开始了袭击。一个标准的直拳,一道凌厉的拳风,虎虎有声,典型的军拳。

    王浩身形侧移,刚想回身给他一脚。枪又响了。是的哈瑞·吉森没有留情的,一枪击碎了来人的肩胛。

    另两名黑衣人这才收住了身形,一起看向德克拉。王浩对哈瑞·吉森摇了摇头,对亨得利点了点头。

    哈瑞·吉森惊异的耸了耸肩膀,看着王浩。只见王浩腾身而起,一个鹞子凌空。当空翻了个跟头,斜楞愣的踢出一脚。

    站在德克拉身旁的两个黑衣保镖,哪见过这种招式。以为王浩的凌空一翻,也就是为了能快点靠近自己。

    还不屑的相互对视一眼,意思是花哨,中看不中用。没想到王浩人没落地,脚已经踢出来了。

    站的靠前的黑衣人,动招是来不及了,急忙往右侧闪。没想到他这一闪,正中王浩下怀。

    王浩这个腿法是安得利教给他的鹞子缠龙。没等自己的左腿势尽,王浩身子凌空一滚,换成右腿带着风声,抡向了躲开的黑衣人。

    就听‘咔嚓’一声,真像木头被踢断的声音。黑衣人的小腿骨应声而折,这小子抱着腿就滚出了老远,不住的哀嚎着。

    剩下的黑衣保镖心里吃惊不小,自己的同伴连人家身都没靠上,就被打断了腿。难道是一时疏忽,我靠,这他妈打仗,你寻思什么去了。

    他抖擞精神,拉开架势。王浩看也不看,直接一顿连环腿劈了过去。在绝对的实力下,任何功夫都是纸老虎。

    王浩连连的踢着,那人连连后退,双臂不住的招架着。与王浩的脚刚一接触,后悔不已。

    感觉像被一根大钢筋砸在手臂上,他甩了甩手臂。王浩也不等他恢复一下,右腿又抡了过去。

    这小子学精了,不敢用胳膊去档,只能一味的躲避。终于退无可退,躲到了墙根下。

    被王浩一脚狠狠的砸在了脑袋上,当场砸晕了,估计没十天半个月好不了。

    王浩潇洒的耸了耸肩膀,摇晃了一下脖子。晃完又后悔了,感觉自己不知不觉间学了很多坏毛病。

    他狠狠地瞪了安得利一眼,向安得利做了个猥亵的动作。安得利急忙耸了耸肩膀,摊开双手,表示不理解很无奈。

    王浩也不说话,迈步走向德克拉。抓住他的衣领,往前拎了一下。对着德克拉的屁股,一脚把这个大不列颠绅士踢到了门口。

    “哈瑞·吉森市长,我已经把这头猪踢出去了。你们现在可以抓他了,我相信他会选择保释的。

    很可惜那应该需要一大笔保释金吧!但是我很认真的告诉各位,从现在开始,德克拉的石油公司。

    已经完全归于我们菲里酒庄所有,我很遗憾,先生们,女士们。他应该已经破产了,他会不会成为乞丐我不清楚。

    不过我想他的下半生,应该会在监狱里面度过吧。现在我郑重的宣布,不要试图激怒我。

    我,叫王浩。是你们内轮敦市的荣誉市民!当然,我也是一名z国人。我不希望再看见令我不开心的事情发生。

    我对于癞蛤蟆,与苍蝇是很讨厌的,谢谢大家,我想我们应该继续我们的酒会,不是吗尊敬的市长大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