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96章 笑渐不闻声渐悄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没想到包围了法拉利后,他们还是惹不起。上前问话,人家根本不下车,只递出来一部手机。

    示意带队的警务负责人接电话。来的警长是轮敦市内轮敦警局的汤姆。汤姆疑惑的接听完电话后,大气不敢出的吩咐一律放行。

    所有的警务人员纷纷撤退,汤姆亲自指挥,让围观的群众让开了道路。王浩他们一溜烟的开走了。

    走出了两三里地,王浩拨通了陈兵的电话。

    “爸,我是浩儿。您身体好吗?哈哈,谢谢爸的夸奖,您可要多注意身体呀。我回去就去看您。”

    s省组织部部长陈兵,正在办公室里看着文件。拿起电话,听到这声爸,心碎不已。

    “孩子,树大招风呀。你的风头够盛的,要小心,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算计。你先忙,我很好,不用一回来就来看我。

    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事呀,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说吧,我给你参谋参谋。”

    王浩挠了挠头,这都能猜出来。真是神人!

    “爸,你改行当算命的得了。我跟您打听个人,他叫卢德华,一身肥肉,一走路浑身乱颤。

    个子不高大约一米七八,也许是胖不显个吧。好像很有钱,现在在轮敦,刚才有点小摩擦,他好像很记仇。”

    陈兵慢慢琢磨着。

    “卢德华?卢德华。是不是脸上有块青痣?在耳唇下方,有两厘米大的一块?”

    王浩问了问菲尔,菲尔急忙点头。

    “是的爸,您知道这个人?”

    “发生了什么事?这,这个人哎!他是z石化的老总,正儿八经的正省级干部。浩儿,你快说。

    我估计我这老脸不如老钱的,你说给我听听。我去找老钱和他过过话。”

    王浩哈哈大笑。

    “爸,谢谢您,不用了。我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就行了,一个z石化的老总。我还真没把他当盘菜,他不惹我怎么都行。

    惹了我了,我就会让他疼。我会让他知道,人长得胖总是要喘的。哈哈哈,谢谢爸!我一回去就去看您。”

    挂了陈兵的电话,王浩对牛建晨点点头。

    “牛哥,z石化的老总。可能是收购了y石油,他来打通门路的。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还以为是干什么的呢。”

    牛建晨一听卢德华,竟然是z石化的老总。惊得冷汗连连,还好自己靠上了王浩。要不人家想修理个市长,还真不在话下。

    王浩说完话,靠在了椅背上闭目思索。卢德华,一个z石化的老总。出国后如此的狂妄,公干还要带着自己的老婆。

    好吧,你别惹我。真惹了我,我会好好地给你减减肥。既然你是为了工作来轮敦,那我就睁只眼闭只眼吧。

    多少的,你还在为z石化出力不是。暂时我不知道,也不明白你的来路。等我查清楚了再说。

    王浩却不知道,自己的一时疏忽。为y市带了了一次巨大的油荒危机。卢德华回去后,立刻查明了牛建晨的身份。

    马上指示自己的亲信,交代他们因为受国际上石油集团破产事件的影响,紧缩对s省y市的用油供应。

    s省y市的石化公司,一夜之间收到了消息。纷纷将自己对社会供应的汽油、柴油的价格一律上调两毛钱。

    不光上调,还限量供应。本该加满的现在加半箱,加半箱的直接给加十几升。汽油柴油关系到国计民生,不容忽视。

    市民倒是好说,厂矿企业那就受不了了。y市本就是个外企云集之地,那些独资合资的企业老总。

    纷纷把电话打到了市物资供应办,供应办了解了一下情况。写好了书面报告,直接带着材料来到了赵誉刚的办公室。

    赵誉刚这个月真忙坏了,牛建晨不在。常务副市长刚上任,还没打开局面。大事小事都是他亲力亲为。

    好不好的那个挂名秘书王浩,也死到y国去了。物资办的大佬徐主任犹豫了半天,还是敲了敲赵誉刚办公室的门。

    手刚落下,屋内就传来浑厚而沉重的声音。徐主任轻轻地抹了一下无汗的额头。紧张的拧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说实话徐主任感觉,这道门特别的沉重。他不仅回过身轻轻地关好门,看了看这道普通的木门。

    深深的感叹,门里权贵门外道。门外行人,门里大佬笑。笑渐不闻声渐悄,无权总被多权恼。

    赵誉刚一直低着头,在写着什么东西。徐主任就那么站在赵誉刚的面前。他紧张的后背都湿透了,没办法自己虽然快退了。

    但面前这个书记大人一句话,就能决定自己退休以后的待遇问题。自己一个小小的正处级,和赵誉刚的关系一直都很平常。

    那是今天有事,没事他都不敢来。也是来干什么,没事总不能来找书记聊家常吧。这就是很多正直官员们的通病。

    其实很多人都说,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没有靠山的官员,只有没有勤奋的依靠。

    为官从政。是要学习的,学习需要有一个小圈子。这个小圈子就需要,有一个杰出的人来主持。

    说白了,你不和领导靠到一块,什么事都想依靠正常程序,除非你自身的实力过硬。

    人是不能脱离社会的,也不能离开群体。领导是需要手下的及时汇报的,而不希望手下离自己很远。

    就如同亲戚,亲戚需要互相走动,走动的频繁了才感觉亲。长时间不走动,甚至几年见一次面,那就淡了。

    你用不着我,我也用不着你。算算还不如个邻居,你来也是那么回事,你不来我也没少点什么,照样过日子。

    所以突然有事想找人家,就不太好意思开口。人呀!这是通病。徐主任等了半天,脚站得都有些发麻了。

    赵誉刚还在写着什么,他小心地看了看。大标题好像是什么规划意见,看了一眼。赶紧又站好。

    心里七上八下的,恨自己平时不靠近书记,不来汇报工作。这不被晾了半天了,书记大人这是让自己练站功呀。

    其实赵誉刚还真忘了,他写的太投入了。赵誉刚心里乐开了花了,王浩他们引资成功的好消息,早就传到了他耳朵里。

    他让市委办公室天天写计划,写报告。看了好多份了,没一份让他满意的。一时生气心血来潮,提起笔自己写开了。

    这一写好吗,刹不住车了。听见敲门声,胡乱答应了一声早就忘了。徐主任也是平时不太接触赵誉刚。

    要是给其他人早开始喊书记了,都了解赵誉刚的工作作风。有急事谁等得了老赵的埋头苦干。

    早习惯了这位书记大人,对于秘书的摆设。什么事现在都是自己动手,其实市委办公室又给赵誉刚配了一名临时秘书。

    只是实际上的,原则上还没有正式宣布。那是因为赵玉刚没看好,没点头。

    市委大管家只好让这位秘书,帮着安排一下市委书记的接待出访,临时代替王浩帮着处理一些零碎事物。

    赵誉刚入神了,刷刷刷的写着。真的忘记了有人站在自己面前。他伸手端起自己的茶杯想喝水,才发现早就没水了。

    一抬头看见了,站的颤颤歪歪的徐主任。愣了一下,赶紧站起身,把老徐扶到沙发上坐下。

    “哎呀,老徐?你什么时间过来的?你看你这是,哎呀!我在写计划,我那秘书死y国去了。

    老许呀,真对不起。我真的太投入了,你这是?看看腿麻了不是。哈哈哈哈,我说老徐呀,你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

    你是真不知道呀,你来了你坐下就行。你叫我呀,你什么时候听说我赵誉刚,弄这些没意思的事了。

    你听说过我故意给谁脸色看了吗?真是的,你呀你呀,太正派。”

    老徐都偷着琢磨了一个小时了,怎么琢磨怎么害怕。老了老了,自己就要退了。

    难道自己往家里,偷偷弄了个取暖炉子,被赵誉刚知道了?书记这是嫌弃自己利用权力,侵占公家财产呀。

    哎!老了老了,晚节不保!这一辈子害在了这个破炉子手里了。细想一下不对呀,就一个炉子,也就是千八百块钱的事情。

    自己也没犯什么大错误,书记不能拿捏自己呀。难道书记举一反三,认为我一定倒腾了不少东西?

    这下老徐站不住了。后背的汗把衬衣全浸透了。都站了这么长时间了,书记是在考虑吗?

    难道还没考虑好?这总不会是想把我树个典型吧。赵誉刚呀,赵誉刚。我老徐不要说没拿什么东西。

    我马上就退了,就一个破炉子。你要是真和我翻了脸,我还真不怕。不就是个正处待遇吗?大不了我享受个科级退休。

    我还不吃你那套,徐主任想到这都准备转身走了。他想狠狠地推开那道权力之门,临走时再踢上一脚。

    一道大门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木头做的吗?我老徐一个老脚上去,说不定能踹个窟窿。

    可听了书记的话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一时间受伤气愤的心,感到相当委屈。人老了,又处在这么大的岗位上。

    肩上的担子不小,身上的责任又大。联系到自己为革命、为党也是辛苦了大半辈子了,兢兢业业,没贪污挪用一点公款呀。

    实在要说,那就是利用王浩给董家沟群众,解决取暖问题时。自己私下里多报了一套煤暖炉。

    也是因为自己住的那套,老旧宿舍楼实在太糟乱了。四下透风不说,生个煤炉子根本不管用,这个带暖气片的还真不错。

    一暖全屋都暖和,被老伴好一顿夸奖。一生得到了一次嘉奖,得到了老伴的认同。不由委屈的老泪众横。

    继续求收藏!感谢亲们的大力支持!加更一章!推荐好友‘无敌小菜鸟’呕血新作《疯狂的系统》醉眼酒神《我的生化女友》东北鑫仔《逆袭光武帝 》欢迎亲们评阅,多提意见,指导我们的写作~!~语茶鞠身拜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