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97章 祸兮福所倚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书记我,我,我不正派。我有愧呀,我,我侵占了公家的财产。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党这么多年来的培养呀。”

    赵誉刚拍在徐主任肩膀上的大手震颤了一下。

    “什么?老徐,你不要胡说。算了,你回去吧,这马上要退休了,你搞什么呢。”

    赵誉刚心里很害怕,老同志呀。对于老徐的人格与作风,他是知道的。要是说像老徐这样的人都会犯错误。

    看来y市真要下大力气整治一番了,可是y市真的经不起再折腾了。前前后后不到一年时间,十几位干部纷纷落马。

    y市都快成斩马厂了,怎么的也需要平静一段时间。老徐的清廉是全市公认的,为此还遭遇了很多辱骂。

    这样的干部本来就是纪委树立的典型,真要是像老徐说的犯了错误。赵誉刚不敢想象,不敢去想。

    他现在只希望老徐,能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安稳的退休。说实话,他不想追究。哪怕你真的贪了点,拿了点。

    你也拿不了多少,物资办那么一个小衙门。实讲起来还真是油水丰富,但认真算起来有什么呀。

    也就是家用的一些物品,大衣棉被。大钱没有,小钱你贪污了工作肯定做不好。也没听说物资办,有什么事情没有落实。

    “赵书记,我真的犯了错误。真的犯了,我向您检讨,我退赔。在我工资里扣,实在不行我,我接受组织处分。”

    老徐钻到死胡同里了,给一般的人早就理解了书记的意思。就是以后纪委找自己谈话,也没什么大问题。

    我已经向书记交代了,我正等组织处理呢。书记那里的意见没下来,你们纪委忙活什么。

    反正党有规定,主动向上级交代与承认错误。错误不大是不会被严重处理的,甚至有可能不予处理。

    赵誉刚真生气了,这老家伙就是一根筋。算了让他说说吧,赵誉刚突然很想知道他究竟会贪污多少。

    “赵书记,我对不起你呀!呜呜呜,我,我利用工作之便。我,我自己从王浩秘书长那,截留下来一个采暖炉。

    我算了,价值能有两千六百多块。我不是人,我辜负了党的培养,辜负了您的期望。我退赔马上退赔,我请求组织处分。”

    赵誉刚好歹没坐到地上,他等了半天。老徐就在那哭了半天。

    “没了?”

    “没了,赵书记,呜呜呜。”

    “我靠!我说老徐,你还有没有点党性,有没有点纪律性。我知道了,你回头把钱直接交给我吧,这事谁也不能说。”

    赵誉刚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他想笑。他忍了半天了,可是看到老徐认真地摸样。强忍着批评了两句。

    赵誉刚想骂娘,这是什么样的干部呀。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他那个老政府家属楼,赵誉刚还是了解的。

    自己在y市干了这么多年了,最早自己还住过那里。老楼了,真是有年头了。上个厕所还要出门。

    因为厕所是公用的,在楼道内。楼里还好有个水电,厨房都是各家以后自己改造的。

    “老徐,你行了。这么大岁数了,你也不知道丢人。你哭什么呀,这让外面的同志听见,还以为怎么回事呢。

    行了,行了,别哭了。”

    “书记,我、我、我心里有愧呀。您处分我吧!我认了,虽然现在家里暖和了。但是我的心凉了,晚上经常做噩梦,我睡不着觉呀。”

    赵誉刚看着老徐认真地样子,看着两鬓斑斑的老干部,心酸不已。这么多年了,光忙着市政建设了,是该为他们想想了。

    “老徐,这样吧。牛市长和王浩他们马上就回来了。他们的引资很成功,我准备做个计划。

    你晚两年退休,我想把市委市政府的家属楼改造落实起来。你给我挑起这个胆子,怎么样,有信心吗?”

    徐靖宇抹了把脸,鼻涕眼泪一块擦。他瞪着自己迷茫的眼睛,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就那么看着赵誉刚,眼神由原先的灰暗无光,变得越来越凌厉,越来越炯炯有神。他感觉自己又年轻了,浑身充满了力量。

    “你看着我干什么,你说话呀。级别是提不上去了,我努努力吧。要是能把你弄个,享受副厅级待遇退休还是可以的。

    但是你要记住,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负责吗?搞基建那可是会进监狱的,老徐呀,我相信你,也就只有你能担负起这个任务。

    我怕其他干部太年轻,把握不住呀。搞基建最能考验一个干部的党性原则,当然你也不要林黛玉进贾府——胆小谨慎。

    我要你大胆的干,认真负责任的干。这个消息你先不要向任何人透漏。我还得和老牛商量一下,你明白吗?”

    老徐也不是个傻子,他明白了。自己刚才真是钻进了死胡同,被赵誉刚的罚站吓怕了。说实话,能做到处级干部的有几个傻子。

    他知道赵誉刚的心思,明白了领导的意思。自己贪污了个采暖炉算个屁呀,但是说出来了还真是轻松了不少。

    这没犯过错误的人就是胆子小,成天七上八下的。老徐这段时间上班,看见同事们站在楼道里小声说话。

    都会想他们是不是在议论自己,俗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老徐因祸得福,当即向赵誉刚表态。

    “书记您放心,我这把老骨头,从今开始就埋到基建里了。搞不好咱们的家属楼建设,我接受任何处分,我宁愿退休后放弃所有的待遇。”

    “哈哈哈,好!老徐呀,你回去吧。不要成天瞎想,原则上的东西我相信你。那个采暖炉,你回去根据情况,每人发一套。

    就这样吧,以后这事不准提了。就当你先把福利领了,安排好人统一安装。我让财政局给你们拨款。”

    徐靖宇感激涕零,他不能不说赵誉刚的办法不好。这样既堵住了大家的嘴,又免除了后顾之忧。

    怎么说?看群众茶余饭后的议论。

    “那什么,听说物资办的老徐贪污了一个采暖炉?”

    “放屁!人家是拿回家试验一下。看看究竟好不好用,冒不冒烟。”

    “那是市政府组织的统一福利,每个住老楼的干部都有。不试验怎么能知道效果,采购东西我们需要谨慎呀同志。”

    “我靠!这也行!”

    “你说呢?难道不是吗?”

    “是,还真是!那我明天去试试那个,防弹的劳斯莱斯——幻影?”

    地上晕倒了一大片,有个退休多年的老干部,站起身来,举起了自己屁股下面的马扎。一马扎喀晕了想试验‘幻影’的同志。

    呜呼!大街上传来了救护车的乌拉声、、、、、、。

    闲话不提,回归正题。

    徐靖宇看着严肃认真的赵誉刚,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正事。

    “赵书记,我今天来是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向您汇报。您看看,这是我找的材料。”

    “什么?这么严重?油荒?工地、企业基本半停产?我怎么不知道?老徐呀,你和我好好说说。”

    徐靖宇用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老徐是真出汗了,内衣都沁透了。由一开始的紧张,到现在的激动。

    已经出了几身汗了,谁受得了,这么大岁数了。五十马上就奔六十岁的人了,那架得住这么折腾。

    “赵书记,据我们了解。其他市的供应都很正常,现在好多单位都跑到外市加油。这一来一去怨声载道呀。

    好多不法地下油贩子,趁机都出来了。地下油价每升都提了五毛钱。但是我们还不能采取打击措施。

    他们现在很大的程度上,缓和了我们的油荒。大家都在猜测,这是不是z石化针对我们市采取的一种措施。

    因为我们国内,其他任何城市都很正常。没听说有这事发生,倒是听说油价要上调。说什么国际上的原因,一个大公司破产了。”

    赵誉刚百思不得其姐,这省委也没下来文件呀。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应该提前通知。

    “老徐呀,你等等,我打个电话请示一下。这情况不对劲呀,你等等。”

    赵誉刚急急忙忙的坐到了自己的大班台里。拿起了那部红色直线保密电话。一会电话里传来了钱沐瑾那特有的声音。

    “钱书记,我有紧急情况向您请示一下。”

    钱沐瑾眉头紧皱,陈兵昨天才和自己打了个招呼。自己还在琢磨,王浩这小子怎么得罪了卢德华。

    卢德华可是财大气粗呀,自己的面子人家还真不一定会卖。虽然说自己现在是个政治局委员。

    但是对于这些国家特殊行业的企业领导,哪个身后不是一大堆人在罩着。弄不好惹了一个,会得罪一大片。

    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也更加不希望实现的147。他还在想等王浩回来吧,回来后我找个机会,带着他亲自去卢德华家走一趟。

    冤家易解不宜结,我带人上门道歉,你卢德华总不能不开门吧。只要你开门就好说。

    能有多大的事,什么事还不是要两片嘴来撮合。钱沐瑾打定了主意先不管,没想到卢德华的报复立马就来了。

    这个大佬很生气,你好歹也是党和国家的干部。你把个人恩怨参杂到工作中来,你算个什么东西。

    ( )